简简单单336 / 职场法律 / 贵州首例微信红包赌博案一审宣判, 群主被...

分享

   

贵州首例微信红包赌博案一审宣判, 群主被判三年刑

2016-09-12  简简单单3...

日前,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对我省首例微信红包赌博案作出一审判决。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邵某某在2015年8月至11月期间,通过组建微信群,以抢红包的方式,组织十余人参与赌博。在此期间,邵某某抽头96020元,代包手(为群主收发红包的人)李俊某、薛某某两人分别抽头9756元。

三被告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公诉人审查认为,被告人利用微信及网络技术、制定赌博规则、建立微信群,为参与赌博的人提供了一个虚拟的、可供赌博的相对固定场所,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法院审理后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邵某某有期徒刑3年,李某和薛某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案件回顾

微信群里只抢红包不聊天

去年10月份,贵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在侦查中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微信群:大家在群里不聊天,只管闷声抢红包。

民警卧底微信群后发现,这是一个利用微信“拼手气红包”赌博群,参赌人员多达100余人,涉及贵州、浙江、云南、广东等地……

在贵州省公安厅要求下,省、市两级治安部门抽调精干人员组成“11.24”专案组,对该案开展侦查。

经过数月努力,警方将这个新型网络赌博团伙一锅端掉,抓住6名骨干人员,治安处罚13名参赌人员。

此案被告人邵某某就是其中一个微信赌博群群主。

民警发现,每天,群主或者代包手(专为群主收发红包的人)派发金额为263元的“拼手气群红包”,分为三四个红包发到群中供所有群成员抢,以每个人抢到金额小数点后的“两位数”之和比较大小来确定输赢。点数最小的输家将298元通过微信转账给群主或者“代包手”,由群主抽头15元,再将20元放进“奖金池”,剩下的263元由“代包手”以“拼手气红包”的方式再发到群中供大家抢,以此类推。

据了解,群主还制定了群内赌博规则,当成员抢到如“1234”的“顺子”或“1111”类“豹子”等特殊数字时,还要从奖金池中提取一定金额奖励。

法庭陈述

“我也是个受害者”

今年6月15日,邵某某“微信红包赌博案”一审开庭。

被告人邵某某在法庭上说,他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2015年8月以前,他首先是在另外一个叫仔仔(音)的微信群里参与抢红包赌博,后来渐渐发现该群赌资大,群主抽水基数太高、太狠心,于是邵某某打起了另起山头的主意。

他在和仔仔群里的部分微友商量后,由邵某某自己组建一个微信赌博群,并亲自担任群主,通过降低群主抽水基数,进一步丰富抢红包赌博的相关规则,设立“群福利”,每晚睡觉前,群主都会给在线的所有参赌人员发一个“睡觉红包”,以此拉拢一些人加入到他的微信赌博群中。

随着业务越做越大,邵某某让朋友李某、薛某某加入,担任他的“代包手”,负责发红包,有抽水分红。

被告人邵某某在法庭上说,直到有一次在新闻报道中看到浙江有人因为微信抢红包赌博被抓,他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涉嫌犯罪,所以在去年11月份关停了这个微信群抢红包群。

被告人李某和薛某某在法庭上声称,他们自己法律意识淡薄,根本不知道已涉嫌犯罪。

公诉人当庭出示了包括书证、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电子证据及鉴定意见等六组证据,并一一进行举证、质证。

法庭辩论

是“开设赌场”还是“聚众赌博”

在法庭辩论环节,就此案涉及的罪名是“开设赌场罪”还是“聚众赌博罪”,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公诉人认为:本案属于新类型案件,与通常所遇到的开设赌场有一定区别,但不论是在现实世界中还是在虚拟空间里,赌场均系一个有着特定空间的可以供多人聚集在一起进行赌博活动的场所,邵某某利用微信及网络技术、制定赌博规则、建立微信群,为参与赌博的人提供了一个虚拟的、可供赌博的相对固定场所,且邵某某招募李某、薛某某作为代包手,内部有明确的组织与分工。另根据本案证人的证言,老玩家可介绍新人入群参加赌博,说明该赌博微信群具有一定开放性、场所具有相对固定性。公诉人认为其符合赌场的特征,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外,公诉人还强调,微信作为通讯及网络发展的产物,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便利的同时,也为违法犯罪提供了新的空间,利用微信群开设赌场的违法犯罪行为时有发生,因微信具有犯罪成本低、传播速度快等特点,通常会具有其他同类型案件所不具备的社会危害性。

被告人邵某某的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开设赌场罪名不成立。他认为,微信群是利用微信创建的,用以邀请朋友在同一界面进行交流互动的集合,其辐射范围仅限于群内成员的各自朋友,他人需要通过群里人员的主动邀请才能进入。被告人通过微信群聚集的参赌人员系朋友及朋友各自邀请的朋友,并未对社会不特定公众开放,而他人亦无法通过网络搜索该群组并径自加入,不符合开设赌场的场所开放性和参赌人员不特定性的特征。另就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对网络赌博犯罪的认定,仅规定了利用计算机网络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等的行为属于开设赌场,但公诉机关把组建微信群解释为建立赌博网站是刑法所禁止的类推解释,且刑法有“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基本原则。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构成开设赌场罪不成立,建议人民法院以聚众赌博罪追究三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对于量刑,公诉机关建议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邵某某有期徒刑三到四年;判处李某、薛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到一年;邵某某的辩护人则建议法庭以聚众赌博罪判处被告人邵某某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