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艺术文化古今谈 | 讲真!没有妓女,哪来的诗歌?!

2016-09-14  我的小夜曲   |  转藏
   

诚然,原始社会就有了诗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短短八个字,生动地描绘出了上古人民在努力实现中国梦的劳动场景,积极地弘扬了正能量。

后来,经过奴隶社会的漫长摸索和封建社会初期的大胆尝试,在公元八世纪左右,诗歌终于迎来了它的盛唐。

一.

公元742年,浙江绍兴的东山之上,传来了一个中年,哦不,应该是青年男子的哭声。那时他只有42岁,还不到中年定义的45岁,是个青年。他叫李白。

携妓东土山,怅然悲谢安。

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坟荒草寒。

白鸡梦后三百岁,洒酒浇君同所欢。

——《东山吟》

那一年李白使出体内的洪荒之力在翰林院谋了个专门作诗歌颂李唐王朝的职位,从此潇洒哥再不得潇洒,身心俱受压抑。终于熬到了期盼已久的带薪年假,李白赶忙携妓女一人与美酒一壶赴东山,坐在谢安的坟头前与自己的偶像隔空对饮,畅抒心绪。

李白在朝中备受排挤,他的苦闷可以向谁来寄托,寻谁来倾诉,找谁来排解呢?酒,偶像,妓女。

没有妓女,哪来的苦闷的排解?没有排解,哪来的灵感?没有灵感,哪来的诗歌?没有诗歌,哪来的后世敬仰的李白?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

——《江上吟》

这是天宝二十二年李白出仕无门时,与歌妓舞姬一同泛舟中流的场景。一句“载妓随波任去留”道出了诗人对庸俗的、黑暗的现实的摒弃和对美好的、自由的理想的向往。

出舞两美人,飘飖若云仙。

留欢不知疲,清晓方来旋。

——《秋猎孟诸夜归置酒单父东楼观妓》

这是李白于天宝三年秋天与杜甫、高适同游单父,呼鹰逐兔、饮酒赋诗,并邀两个舞妓一同度过十一长假的场景。如果没有飘飖若仙的两个美人,不知道大诗人的那个秋天能否尽兴,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样的豪迈诗句。

喝酒,李白是认真的;狎妓,他同样不含糊。酒与妓,促成了他的诗。

二.

自古文无第一,那是什么时代?是盛唐。在那个狠角色辈出的年代,真正服李白的诗人并不多。但李白作为盛唐诗坛的佼佼者和带头人,效仿他的人,不少。效仿他什么呢?比如喝酒,比如游历,比如狎妓。

杜甫就很仰慕李白,他为李白写了好多首诗,中心思想就是一句话:你是天,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众所周知,杜甫是穷困潦倒的,是忧国忧民的,是沉郁顿挫的,但这样的杜甫也曾有过风流往事。

雨来沾席上,风急打船头。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

缆侵堤柳系,幔宛浪花浮。归路翻萧飒,陂塘五月秋。

——《携妓纳凉晚际遇雨二首》

说真的,“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比之“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我真的觉得前者更有诗的风味和雅韵。世间疮痍落成笔底波澜的诗圣,也有食人间烟火的一面。

三.

盛唐文人的狎妓之风又传到了中唐,两个诗歌王国的巨人,同时也是风流场的大佬站了出来。他们一个叫白居易,一个叫元稹。

论诗歌,李、杜、白、元都是大咖,各有一众举着荧光棒的粉丝。但论狎妓,李杜还真是逊了元白一筹。

白居易是有唐一代存留作品最多的诗人,自然,他的撩妹狎妓作品也最多。

“绿水红莲一朵开,千花百草无颜色。”

这诗只有两句,并未成首,自然也不得其名。已知的是,这是白居易得知自己登科及第后去青楼庆祝,写给京城妓女阿软的诗。白大人就此拉开了人生风流大戏的序幕。

白居易一生结识多少妓女,作了多少与妓女有关的诗,我没有统计过。但至少,阿软、李美女、马美女、裴兴奴、商玲珑、谢好好、吴娘、容美女、满美女、娟美女、樊素、小蛮,这些妓女的在他的诗里,都不是路人甲,而是女猪脚。

尤其是小蛮和樊素,那一句“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至今还被人传唱。白居易晚年感慨人生迟暮时还说:“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我的人生里,多了病痛,少了樊素,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呢?

哪怕是他得以笑傲江湖的代表作品《琵琶行》,也是一首与妓女有关的作品。一个是郁郁不得志的被贬官员,一个是年老色衰遭人抛弃的过气妓女,两人因一曲琵琶结下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深切情谊。互吐愁思,互慰伤怀,以至于白大人忘了刚刚离别之情,执意要“为君翻作琵琶行”。

曲罢诗终后又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说,没有那个妓女,会有《琵琶行》吗?

至于元稹,他与名妓薛涛之间的缠绵悱恻酿造了多少情深意切的诗,还需多说吗?至于薛涛,她本身除了妓女的身份外还是一个文采令人侧目的诗人好吗?

四.

几十年之后,唐朝更加衰弱了,但诗歌并未萎靡,一个新的巨星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从李、杜、白的手里接过了唐诗使命和狎妓文化的接力棒,“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没错,他就是杜牧。

杜牧狎妓,比之李、杜、白,又上升了一个段位。他专好十三四岁的雏妓,扬州当地称这个年龄的妓女为“瘦马”。

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余。

翠茁凤生尾,丹脸莲含跗。

——《张好好诗》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赠别》

杜牧为中国女人的年龄创造了一个词汇——豆蔻,寓意为含苞待放的花朵。后世有千千万万的女人都会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忍不住用这个词来标榜一下自己。而这首诗,亦是赠妓之作。

五.

宋朝来了,宋词也来了,带着一种错落有致的气韵和一席玲珑婉转的风度,来了。有多少宋人与妓女有染,有多少宋词与妓女相关,就让他随风去吧。

我只记得,《浪淘沙》《虞美人》《望江南》等词牌均为唐代教坊名曲,而教坊,《琵琶行》里的琵琶女说自己是“名属教坊第一部”。所以,没有歌妓舞女便没有这些个词牌,没有这些词牌,大概也就没有了“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也就没有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也就没有了“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我只记得,“奉旨填词”的柳永一世风流,也一生困顿,既无家室,也无财产。黯然辞世的时候,险些曝尸荒野,是几位与他生前相好的妓女为他披麻戴孝,合金制备棺木坟头,送他入土为安。

说柳永为宋词的代表人物应当不为过。没有妓女当然也有宋词,但没有妓女,看看柳永,宋词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