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仗着权力就敢欺负皇帝?的确,他做到了

 玉稻筱麦坊米 2016-09-17

张释之是汉文帝刘恒在位时的一名官员。

什么官呢?最高职位任的是汉朝的最高司法长官——廷尉!廷尉放在现在来说,就相当于最高法院院长,掌握着全国官员及老百姓的生杀大权!当时就有人说,张释之在当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时,西汉王朝就没有被冤枉的老百姓。我感觉这种说法绝对有拔高之嫌,但可以看得出他对工作对司法的态度。

实话实说,主管司法的官员放在哪个朝代都容易得罪人,不得罪人还真当不了那个官。

张释之就一个“愣头青”,他一位严于执法,也是经常反驳皇帝这位大领导的意见,督促大领导按照法律行事的人物。

经常性让皇帝下不了台,敢用手中的权力欺负皇帝,张释之胆子不小啊。

在封建专制社会,他为什么敢这样?首先他的确有才,其次他遇到好领导,皇帝这位大领导非常欣赏他,否则他造就人头早已落地了。

你在哪个职位,你有多能干不重要,关键要看领导对你的容忍度在哪里!你强不强,能不能有所作为主要取决于你领导的作为。

看得出,走仕途自古以来都是老百姓家庭出人头地的最佳途径。

但是要实现这个仕途,起码家里还得有点钱才行!

张释之家里算是有钱的了。

他家为他买了一个很低级的侍奉汉文帝的小吏。可惜浪费了十年光阴,汉文帝连正眼就没有瞧过他,他仍在原地踏步,这才叫郁闷。“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本来当官就是花家里的钱,这个小吏收入有很微薄,能基本保障自己的生活就算很不错的了。可惜,现在还在花家里的钱,张释之觉得很惭愧,准备搁挑子不干了。

都说,人不遇贵人是很难被发现的,不管你多有才。

这时候,他的上级领导中郎将(只比将军差点点)袁盅出现了。袁盅就认为张释之是很有才华的人,只不过是缺少机会而已。他就跟汉文帝说,这是一个人才,不能让他走啊。升个官留一下吧。汉文帝一想,不驳面子,行,就当我的贴身侍卫吧。

有一天,汉文帝召见张释之,看看这人到底咋样。

开始,张释之和其他官员一样,迎皇帝所好夸夸其谈,汉文帝一挥手说,打住!说点现实题材吧。于是,张释之早就准备好的的强项来了。他说了汉文帝最想听的“秦亡汉兴”的话题,这正中上意,汉文帝非常满意,于是他又升为贴身侍卫队领导。

后来,张释之表现出很强的政治才华和智慧,最终汉文帝把他提拔成为掌管全国司法的最高长官廷尉。

张释之是长期“潜伏”在汉文帝身边,是一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物。

张释之当廷尉后的表现,估计让汉文帝有点后悔,因为张释之经常让这位大领导下不了台。

这个院长有点冲啊。

有一次,汉文帝器宇轩昂地带着一大批人外出视察,当来到长安北三里的中渭桥时,突然从桥下面窜出一人,显得很慌张,在逃离时把汉文帝的马惊吓了,差一点就把他弄到马下。汉文帝大怒,叫人把这位抓起来,然后交给张释之,你看着办吧。

张释之在审问时问这位“犯罪嫌疑人”到怎么回事?“犯罪嫌疑人”说,回家时,当知道皇帝外出要经过中渭桥时,他就急急忙忙地躲在桥下,但是过了很久发现桥上没有动静,于是就出来了。不料,这位“犯罪嫌疑人”出来的时候,汉文帝的大队人马也到了,于是一惊慌惊扰了皇帝的坐骑。张释之一听,原来如此。冒犯圣上肯定不对,罚点钱,你回家去吧。于是把这个处理结果上报汉文帝。

汉文帝一看到这个结果,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多亏我的马性情温和,才没有让自己摔下来,这是大罪啊。这人必须杀掉。可是,张释之不买账,他认为法律是皇帝和天下老百姓都要遵守的,不能因为领导的意志想怎么来就这么来了,这就会破坏社会的法律基础。因为按法律这个“冒犯车驾”就是罚钱,不能由着皇帝性子来。史书说汉文帝“上良久”,估计汉文帝心中涌出无数感叹号!这才让汉文帝那个郁闷啊。没有办法,为顾良好的政治形象,汉文帝只得对张释之称出大拇指,你说得对!

这还没有完。张释之继续秉公执法,让大领导继续郁闷着。

有一次,一个小偷在汉高祖刘邦的宗庙前偷了一枚玉环,后被守卫抓住,汉文帝十分恼怒,我父亲的宗庙的玉环都敢偷,“还有王法”吗?汉文帝还是一如既往地将罪犯交给张释之处理。张释之一看,这个案件非常简单,依照法理将罪犯拉到外面斩首即可。于是又把结果上报。汉文帝一看,不干了,要求张释之判这个罪犯诛九族罪,因为在他看来这就是“大逆不道”的重罪,不能轻易放过。可是,张释之又跟汉文帝顶上来:诛九族是最终的刑罚。如果偷个玉环就诛九族,那么以后有人挖汉高祖陵园,那诛几族呢?那就没有诛的了!法律哪能这样随心所欲呢?张释之坚决不干。

汉文帝没有办法,和自己的母亲薄太后商量了很久,最后还是认为, “张释之,你才是大哥,你说了算”。最后也就那一人伏法。

都说在古代封建专制社会都说皇帝老儿一个人说了算,很多事实证明,就是皇帝老儿也不一定能搞“一言堂”。

公元前157年,“文景之治”的开创者汉文帝去世,他儿子汉景帝刘启继位。张释之失去可以依靠的大山,顿时感到威胁来了,准备称病辞官隐退,这是为什么呢?张释之是强硬,但不傻。因为张释之得罪过当时还是太子的刘启。

张释之做掌宫殿中司马门的警卫和接待工作时的公车令时,还是太子的刘启和梁王路过司马门没有下车,可是按照当时宫卫令“诸出入殿门公车司马门,乘轺传者皆下,不如令,罚金四两”的规定,张释之上去将太子、梁王连人带车都扣下来,然后上报文帝,此事闹得沸沸扬扬,连文帝都出面道歉说自己“教子无方”。可见,这件事对太子的伤害有多大。

后来,张释之受高人指点,找机会面见了汉景帝,就当时之事作了一个“思想汇报”,恳请这位继任“大领导”理解和原谅。汉景帝表现得很大度,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吗?一年多点,汉景帝就把张释之的廷尉之职免了,把他贬到淮南王处当相国。其实那件事,汉景帝是放在心上的。

幸运的是,汉景帝还不算残忍之人,给了张释之一个善终。

自古以来,都有时常让大领导下不了台的人,后来还不是有一个海瑞吗?这肯定取决你自己的才华和能力,更重要的是取决于领导们能容忍你多久,你的价值在他们心中能存在多久?

张释之失去汉文帝的庇护时,在有过节的新领导上台后,内心还是恐惧的,不然也不得故意称病辞官。这说明什么呢?价值!在汉文帝和汉景帝的心中张释之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民言民语

liuzm8888_2014

换个角度看世界

欢迎来约

微信号:liuzhumin888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