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list / 阅读20160914 / 他卖肉10年赚200万 当公务员12年没钱了

0 0

   

他卖肉10年赚200万 当公务员12年没钱了

2016-09-20  dllist

穿上黄色工服,戴上黄帽子,系上绿围裙,“北大屠夫陆步轩广州市东山口肉菜市场操刀卖猪肉,引来众人围观。19日上午,陆步轩在广州宣布,将结束12年的体制工作,重新开始卖猪肉。站在东山口肉菜市场的档口里,51岁的陆步轩熟练地操刀切肉、过秤收钱,开启了自己南下卖猪肉的新工作。“现在的心情和过去不一样。以前是为了混生活,不得已才为之,现在则把它作为事业看待,这是我的主动选择。”

自从2003年7月被媒体报道后,“北大屠夫”的标签就一直贴在他身上。事实上,当上猪肉佬也是他当年无奈的选择,为了养家糊口,他选择了这个成本低、赚钱快的行当,但心里却一直有个心结:“自己是文化人,想在学问上成为一个‘大家’”。2004年,他进入西安市长安县地方志办工作。“北大学子卖猪肉,当初确实觉得憋屈,向往一种平静、受人尊重的生活。”

陆步轩称当时有很多工作可以选,他选了和文化事业比较接近的工作,希望能有所建树。县里的地方志办是参公管理的事业单位,陆步轩过上了和公务员一样的稳定生活。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地方志办的12年里,陆步轩一直忙于各种事务,一年就要写二三十万的材料。为了把工作做好,他还到宁波大学地方志专业学习过。然而,深陷繁杂的工作,他根本没有时间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只能沦为一个“文字匠”,更不要说成为“大家”了。

此前,他卖猪肉也攒了200多万元的积蓄,在地方志办干了12年后,积蓄所剩不多,工资也不足以支撑全家人的生活。“大众对基层公务员有误解,基层的事务非常多,收入很一般,上升的路都被堵死了。公务员是值得尊重的职业,但我并不留连”。这两天,陆步轩已经正式辞去公职,他如是总结这份工作。

相信很多人仍然记得,2013年陆步轩回北大演讲时曾说:“我给母校抹黑了”。如今,他又如何看待?“这次卖猪肉是主动的选择,心情也非常好,很自豪”。在嘈杂的肉菜市场,陆步轩忙着为顾客切肉剁排骨,神情专注。“如果有朝一日我成为真正专家的话,我也完成了当一个‘大家’的梦想。现在还在努力阶段,不会觉得丢脸”。皮肤黝黑,戴着眼镜,如今的陆步轩鬓角上已开始冒出白发。

为何在年过半百时开启新生活?“选择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陆步轩说,自己在这个行业已经有将近20年的积淀,对行业了解较多,在其他行业做不出什么成就,但在这方面有优势。在陆步轩看来,一般的专家教授对养猪、防疫方面关注多,但在销售环节,猪和人一样,在各个阶段都会生病,在猪肉上怎么反映出来,专家就搞不清楚了。而一般的杀猪卖肉的人,又缺少总结表述的能力,“我能把这两方面的优势结合起来”。

新闻多一点

北大才子辞公职卖猪肉:公职收入低难以维持生计

专访人物:

陆步轩,1966年出生于西安长安,1985年以长安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这个北大毕业后在长安街头卖肉谋生的才子,2003年7月26日经华商报首次报道之后,几乎家喻户晓,掀起了一场关于人才话题的大讨论。

随后,陆步轩被安排进了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工作。到区志办上班之后,他就把肉摊交给妻子打理,又于2010年给了弟弟,自己一头扎进了写书编书的工作中,甚至经常加班加点也毫无怨言。

专访背景:

时隔12年,陆步轩在自己50岁知天命的时候,又爆出惊人举动。9月19日,他对外宣称“辞去公职继续卖肉”,不过这次他把肉摊弄大了,和合伙人北大校友陈生一起赶互联网大潮,在网上卖猪肉。

近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陆步轩。他说:“卖猪肉10年赚了200万,当公务员12年分文不剩。看来,公务员还是没有卖猪肉实惠。我是单位里比较异类的人。现在,我这个异类的人,又异类了一把,把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公职给辞了,要重操旧业当‘猪肉佬’。过去我是匠,卖猪肉的匠人,现在我想成为家,一个猪肉方面的专家。”

谈辞职原因

网传“兼职”被调查 决定辞职跟校友一起卖猪肉

华商报:你现在辞职,经过了多长时间的考虑?

陆步轩:实际上,从我萌生辞职的想法到正式离职,也就3个月时间。递交辞呈是今年8月1日,现在已经获得区人社局批准。

2008年5月,我结识了北大校友陈生,他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董事长。他在养猪卖肉,我对这个行业比较熟悉,业余时间就帮帮他。2009年创办广州屠夫学校时,没有教材,我就担负起编写教材的任务,至于兼任该校名誉校长之职完全是挂个名,利用我的影响力便于招生。

今年5月初,我应陈生邀请,利用双休日赴广州参加他的公司的活动,某网以“北大屠夫能生意与公务员兼顾吗”为题予以质疑,并指责区政府不作为,被国内多家网站转发,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区政府就派人调查我在企业兼职的情况。

我与陈生是校友兼朋友,朋友之间,帮帮忙很正常,他提出过给报酬,为避嫌我没接受,也没持有公司的股份,所谓的兼职完全是无稽之谈。调查倒是没什么事——本来就没有的事,肯定不会查出什么。陈生得知此事后,鼓动我辞职,跟他一起卖猪肉。鉴于公司业务拓展很快,为了不再给区政府及领导添麻烦,更是为了做成一点事,我慎重考虑后,决定辞职。

华商报:决定辞职,都征求过哪些人的意见?

陆步轩:决定之后,我征询亲朋的意见,他们众说纷纭,当然主要意见还是求稳,走一处不如守一处,况且公务员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档案局及区志办的领导也挽留,劝我再坚持三年,工龄达到30年,办理提前退休手续,什么都不耽误。我权衡再三,既然去意已决,又何苦在意太多,蹉跎时日,徒增华发。征询老父的意见时,他倒挺开明,只是担心我走远了,怕他离世时我不在身边,毕竟他已经84岁了。我对父亲说,“不用担心,现在交通方便,万一有事,几个小时就能赶回来。”

谈担任公职

当时想当公务员是一种情怀 但公职收入低难以维持生计

华商报:此前的公职身份是什么?

陆步轩:事业编制,参照公务员管理。

华商报:当初你开肉店能挣不少钱,但你却想要一份公职。愿望实现了,13年后为何又不想要这份公职了?

陆步轩:不是13年,应该是12周年。那时候,想当公务员应该说是一种情怀。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国家统招统分,而且是名校,应该有不错的归宿;但我运气不佳,以致沦落到街头卖猪肉。公职比肉摊的社会地位高,收入稳定,而且受人尊重。

可是,真正上班之后,我的工资开始只有1000元,年收入万把元,这与我开肉店的收入相差甚远。2010年之后,肉店交给别人经营,没有了肉店的收入,仅靠一个人的工资维持一家的生计还是有些困难。情怀实现了,但作为一个基层公职人员,收入低,工作辛苦,12年只休过三次公休假,忙的时候,周六周日都得加班。区志办虽然也算文化部门,但基层工作琐碎,整天陷在文字工作里,枯燥乏味,缺少提升,在学术上也不会有什么造诣。

2010年,我为屠夫学校编写教材,压根儿找不着参考资料,几乎全凭自己依照经验摸索、调查、探究。撰写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优势。一般专家教授多从生猪的养殖、繁育、防疫上阐释,可能是“君子远庖厨”的原因,对猪肉销售环节的关注度不够,更谈不上实践经验;而杀猪卖肉的,实践经验丰富,但缺少探究、分析、总结、表述的能力。我综合二者长处,操刀卖肉十余年,接触过的猪成千上万,实践经验可谓丰富;受过几年高等教育,文字表述不会太差;又是个一根筋的人,遇事喜欢较真,再假以时日钻研探究,有可能成为猪肉营销方面的专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