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文科青椒,连工蜂都算不上

2016-09-20  牧心小憩之

作者丨吴肃然(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系讲师



最近在“蚁族”后出了个新词——工蜂,指高校苦B的青年教师。其实这个词形容理工科青椒较为合适,文科青椒,连工蜂都算不上。 


第一,年龄。 


现在学术工作追求年轻化,动不动就是28岁的博导。申请任何好处,都会有年龄的杠杠。可文科有它的特点,只有十几岁的数学天才,还没听说过有十几岁的哲学天才历史天才。文科思考,需要生活的历练,这听上去挺玄乎,然而就是事实。 


第二,经费。 


有许多地方的考核按经费来,可文科是不挣钱的事情,除非那些喜欢忽悠老百姓的,可是严肃的文科学者不会做这种事情。许多人又会说了:“不挣钱,就证明你这个学科没用”,这种观点根本不值得反驳,交给历史来评价吧。 


第三,发表。 


理工科的尖端往往是paper,文科的尖端是书。两者关注的问题不同,写法差别很大,许多paper的指标要求,逼着文科教师去灌水。上周听说学校出了个规定,不管什么学科,论文的参考文献必须有大部分是近5年的文献。学校的初衷可以理解,但这种规定对于文科来说,实在荒唐透顶。 


第四,课题。 


这年头把一切研究都课题化,大家都得去申课题。可是文科的很多课题都是政策研究,那些做学术型研究的人,报课题报不上。文科博导不需要学生打工,让博导从课题里出钱给博士,这流行规定不知谁制定的。一切东西的价值都拿“吃饭哲学”来衡量,不是文科不行的体现,恰恰是因为文科做的不够。 


第五,分工。 


理工科需要学术分工,文科就未必了。许多组织模式号召大家去分工合作,把任务细化,搞出来的不少研究很难说有真正的文科意义。许多人分工翻译的名著,不堪卒读。一个整体有灵魂的东西是不好拆解的,找十个妈来带一个孩子,这孩子对母爱就会有格外深刻的理解?


第六,国际化。 


理工科和文科都需要学习别人,但学习的方法未必一样。片面追求国际化,崇洋媚外,什么“要在中国建立世界最好的汉学系”,这种口号太可笑。与自己老婆的关系搞的一团糟,与别的女人分析自家的夫妻关系时就头头是道,而且乐在其中,这丝毫不能证明你有多睿智,只能证明在你心中,这个女人比自己老婆重要。 


第七,反身性。 


你做的事情有什么作用?会改变社会吗?光批判有什么用?你的行动呢?怎么这么不合群?怎么看着神神叨叨的?这些都是对文科学者常见的批评。殊不知,真正对人类有重大价值的文科研究,都是比较另类的人搞出来的。那些观点让人无法接受的文科学者,往往才是对于知识、对于人类,持最最尊重、最最严肃态度的人。这种超越系统的反身性,是系统之内的人难以理解的。 


目前的整个学术评价体制是围绕着理工科建设起来的,这体制就是个蜂巢,工蜂们好歹能各安其位。而文科青椒大概就像那徘徊在蜂巢外的雄蜂,想挤都挤不进去,少数几个幸运儿挤进去了,也难逃被蜂后扯掉生殖器的命运。最后不得不做起太监学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