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云轩2016 / 生活 / “北大屠夫”的沉浮人生

0 0

   

“北大屠夫”的沉浮人生

2016-09-24  松云轩2016

  1993年,计经委进行机构改革,分出了工业局,陆步轩被分到了工业局。当时全国各地“下海”成风.一名副局长拉着10多个临时工“下海”办起了企业,陆步轩当上了一名弄潮儿。

  陆步轩成为当地一家化工厂的负责人,但生产的产品根本卖不出去,他就组建了一支装修队,把同村的农民组织起来,用厂里的产品搞装修。靠断断续续的装饰工程,收入仅够养家活口.无奈之下,陆步轩找领导请求回机关,但却毫无下文。

  曾经的北大中文系毕业生成了一个事实上的无业游民。

  从文科状元到屠夫状元

  “那段时间,我几乎都是在绝望中度过的,躲在家里不出门,每天只吃一顿饭,整日偎在床上,脑子胡思乱想.浑浑噩噩之际,就迷糊过去。”

  陆步轩消解绝望的方法就是喝闷‘酒,一度还曾沉迷于麻将。“我开始自暴自弃,一夜一夜地打牌赌钱.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两年啊,内心里一片麻木.还安慰自已说我毕竟在以‘打牌’维持生计。”

  渐渐的,陆步轩的内心在受煎熬.到最后,这样一个声音出现了:再这样下去,你的一生就毁了。“一生都毁了”这句话让陆步轩惊恐,他决心和颓废的生活告别。

  1999年,陆步轩和妻子拿出所有的积蓄开了一个小百货店,结果被人骗,进了一批假货,只得关门了事。“我媳妇见商店附近没人卖肉‘,就提议开个肉店。”夫妻俩一合计,马上行动,请来一个师傅卖肉,同时让陆步轩小舅子去学做屠夫。

  因为西安的肉要比长安的便宜几分钱,为了多赚那几分钱,每天凌晨两点多,陆步轩就脚踏自行车,去20公里外的西安进肉。

  但没多久,陆步轩就发现请来的师傅不行,于是就自己上阵,做起了主刀。“由于我坚持不进劣等肉,宁愿多付出一两毛的代价也要进好肉;分量又足,很快我的肉铺有了名气,附近的人都来找我这个戴眼镜的买肉。”

  在接连两年亏损后,到2002年,陆步轩的“眼镜肉店”终于开始赚钱了.一年就赚了4万元。“当时在长安有100多家肉店,多数肉店一天只能卖两头猪,我却可以卖七八头。要论手艺,我也是长安的一流高手。”

  一个文科状元变成了“屠夫状元”(《屠夫状元》是一出在陕西家喻户晓的地方戏),对陆步轩来说,这无疑像一个黑色幽默。

  虽然赚钱了,但陆步轩内心的苦闷却从未消散。“父亲在20多里外的乡下,但一年都难得回去看他.怕被乡亲们看见,脸上挂不住。我卖肉时也从不说自己是北大的毕业生,害怕丢北大的脸。”

  更令陆步轩觉得痛苦的是.曾想当一名学者的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摸过书了,甚至当年从北大带回的书也遗失了很多。

  “我还是喜欢研究语言.尤其是对方言很感兴趣。其实我最适合去做编辑词典的工作。”但对陆步轩来说,现实与梦想一度竟相隔得那么遥远。就在陆步轩认为自己将一辈子当一名卖肉佬时.一则新闻却令他的命运再度转了个弯。2003年7月,《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偶然得知陆步轩的身份,随即以《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为题作了报道,引发全国媒体关注。

  陆步轩由此一夜成名。

  人生有时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当你充满希望的时候,命运的急转弯会让你撞得满身伤痕,而当你已经绝望时,又在下一个路口获得拯救。对于陆步轩,这样的体会尤为深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