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斋主人 / 朦胧资鉴录 / 朦胧资鉴录(七一)

分享

   

朦胧资鉴录(七一)

2016-09-26  朦胧斋主人
朦胧资鉴录(七一)

>>作者:严明军(号:朦胧斋主人)

20160926资鉴第七十一卷:

0514公元228年春,正月,司马懿攻新城,旬有六日,拔之,斩孟达。申仪久在魏兴,擅承制刻印,多所假授;懿召而执之,归于洛阳。
@@朦胧语:司马懿作为统帅,独立自主地率部打仗,首战告捷,斩杀孟达,逮捕魏兴,取得了个开门红。从此,便开启了司马时代,掌控兵权,争夺政权,直至司马称帝,改朝换代,另辟新晋。
0515诸葛亮将入寇,与群下谋之。丞相司马魏延曰:“闻夏侯,主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闻延奄至,必弃城逃走。长安中惟御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东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亦足以达。如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亮以为此危计,不如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朦胧语: 诸葛亮太过于自负,他只相信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除此之外不信任任何人。如果采纳了魏延的冒险计策,或许真能一统天下。可惜的是,此时此刻的孔明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卧龙了,凡事谨小慎为,循规蹈矩,岂能不败?当然,这是天意,并非诸葛亮之力所能突破,《出师表》已为这一切埋下了伏笔。
0516 初,越太守马谡,才器过人,好论军计,诸葛亮深加器异;汉昭烈临终,谓亮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亮犹谓不然,以谡为参军,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及出军祁山,亮不用旧将魏延、吴懿等为先锋,而以谡督诸军在前,与张战于街亭。 谡违亮节度,举措烦扰,舍水上山,不下据城。张绝其汲道,击,大破之,士卒离散。亮进无所据,乃拔西县千余家还汉中。收谡下狱,杀之。亮自临祭,为之流涕,抚其遣孤,恩若平生。蒋琬谓亮曰:“昔楚杀得臣,文公喜可知也。天下未定而戮智计之士,岂不惜乎!”亮流涕曰:“孙武所以能制胜于天下者,用法明也;是以扬干乱法,魏绛戮其仆。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复废法,何用讨贼邪!”
@@朦胧语: 痛失街亭,泪斩马谡,孔明之过也。这还是自负惹的祸。刘备生前曾经专门提醒过亮,马谡就是个纸上谈兵的吹牛王。可诸葛亮就是不听呀!斩一个马谡就能挽回败局了吗?不善用将,岂能做帅?
0517公元228年十一月, 汉诸葛亮闻曹休败,魏兵东下,关中虚弱,欲出兵击魏,群臣多以为疑。亮上言天汉主曰:“先帝深虑以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当知臣伐贼,才弱敌强;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全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也,而议者以为非计。今贼适疲于四,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高帝明并日月,谋臣渊深,然涉险被创,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计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争二也。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孙、吴;然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 阳,几败伯山,殆死潼关,然后伪定一时耳;况臣才弱,而欲以不危定之,此臣之未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图之,委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况臣驽下,何能必胜!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邓铜等及曲长、屯将七十余人,突将、无前、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皆数十年之内,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当何以图敌!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穷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则住与行,劳费正等,而不及虚图之,欲以一州之地与贼支久,此臣之未解六也。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于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后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计而汉事将成也。然后吴更违盟,关羽毁败,秭归蹉跌,曹丕称帝。凡事如是,难可逆见。臣鞠躬尽力,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朦胧语:诸葛亮的《后出师表》败亡的信号更加明显。虽然罗列了六个方面不敢懈怠的原因,但处处都在为自己即将败北找理由。不是我孔明不尽力呀,而是我孔明能力有限啊!战事未开,即先言败,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将帅怎么能不败呢?
0518公元229年夏四月,丙申,吴王即皇帝位,大赦,改元黄龙。百官毕会,吴主归功周瑜。绥远将军张昭,举欲褒赞功德,未及言,吴主曰:“如张公之计,今已乞食矣。”昭大惭,伏地流汗。吴主追尊父坚为武烈皇帝,兄策为长沙桓王,立子从事登为皇太子,封长沙桓王子绍为吴侯。
@@朦胧语: 三国的第二国挂牌了,孙权称帝,拜将封侯。常言道:天无二日,地无二王。如今有两个皇帝加上蜀王,三王并立,其必然状态是战事连年,民不聊生。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足鼎立,更待司马,历史定律,如此而已!
0519公元230年冬,十月,乙卯,帝还洛阳。时左仆射徐宣总统留事,帝还,主者秦呈文书。帝曰:“吾省与仆射省何异!”竟不视。
@@朦胧语: 魏明帝曹睿对自己的臣子还是相当信任的,外出视察工作回来后,对委托负责人所办理的公事并不过问,显得十分大气。既任之,即信之。

※※作者QQ:1085290960。邮箱:yanba1973@163.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