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天宇:留俄手记之六十一——伏尔加河畔古战场

 济宁二中谭天宇 2016-09-28


 

写到《留俄手记》这一篇的时候,我一时还不知道该如何下笔。究其原因,最为主要的是对于这座伏尔加河畔的英雄城市应该如何称呼它——这可是一个有难度的问题。因为这座城市有三个名字,按照出现顺序的先后,依次为察里津、斯大林格勒与伏尔加格勒。关于此问题我在微信朋友圈、人人网、QQ空间里都向网友们提问过,结果得到的答复五花八门,最多的回答还是斯大林格勒。它现在的名字——伏尔加格勒反而被人冷落了。

有趣的是,在2013年我选修“俄罗斯战争史”的课程时,上课的老师与同学们自然也没少提到过这座城市的名字。而当他们提到的时候,全部用的是“斯大林格勒”。看来在现在的俄罗斯,大部分人也是更为习惯将伏尔加河畔的这座英雄城市称为斯大林格勒吧。

伏尔加格勒水电站

2016720日早上,我们乘坐的“谢苗·布琼尼”号游船到达了伏尔加格勒水电站。这座水电站的规模很是庞大,很难同时望见水电站的两端,只能看见水坝的公路上,各色车辆在来来往往。我们的船驶入了水电站一侧的船闸,这座船闸共分为上下两级,每一级有二十多米高。这时只有我们乘坐的“谢苗·布琼尼”号游船在通过船闸,没有其他的船只。伏尔加格勒水电站建成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现在它仍然在供应着俄罗斯南部地区的电力。看到我们乘坐的“谢苗·布琼尼”号游船经过了伏尔加格勒水电站,吃早饭的时间也到了。我们到游船一层的餐厅里面吃了早餐,船上的早餐为自助餐,品种还算较为丰富。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到了游船上的三楼,这里有一个小型的音乐厅。在音乐厅里,有一位手风琴手在演奏着俄罗斯民歌,在这里聆听的都是一些中年人与老年人,他们中的不少人还边听边吟唱着。

10:30,我们乘坐的游船到达了伏尔加格勒港口。在港口上有几位小贩在向我们兜售着这里的各种旧物和纪念品,我们在这里买了一份当地地图,随后上了旅行大巴车。大巴车先把我们拉到了伏尔加格勒的和平广场,我们下车之后,当地导游便开始向我们介绍这座城市。

导游告诉我们,伏尔加格勒全城有近百座纪念碑和雕像,以及数十处供人们凭吊和瞻仰的纪念地。这些雕像与纪念地大部分和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的事件和人物有关。这些雕像与纪念地中最为著名的有市中心烈士广场上的无名战士墓、位于列宁大街和苏维埃路之间的“巴甫洛夫楼房”、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全景画纪念馆、马马耶夫山岗纪念碑群、察里津保卫战纪念碑以及分别矗立在州府大厦前和列宁广场上的列宁雕像等。我们前来首先参观的是和平广场,是其中较为有名的一处纪念地。刚来到这里时,周围的建筑物都多少有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我在之前展现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电影中多多少少都见过类似的。和平广场上有四座纪念碑,其中最高的一座有二十米左右高,为方尖碑的造型。走到广场的最北端,我们见到了一座高耸的钟楼,导游告诉我们,这里是当年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曾有过激烈巷战的地方。

伏尔加格勒和平广场

参观完和平广场之后,大巴车载着我们到了伏尔加格勒的苏维埃广场。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全景画纪念馆便座落在这座广场之上。纪念馆是一幢造型高大、式样新颖的白色高大建筑物。据导游介绍,全景画悬挂在纪念馆的中央大厅中,画面是以当年的主战场——马马耶夫山岗为中心向四周铺陈展开。全景画长5米、高3米,由8人花费两年才创作完成,是俄罗斯最大的全景画。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全景画纪念馆的旁边有一幢五层楼房的残垣断壁。这座建筑的残垣断壁上到处都是弹孔,墙面上杂草丛生,从它便可以想见,当年在这里的那场战斗曾经是多么地残酷。

大巴车在苏维埃广场短暂停留后,便前往此次来伏尔加格勒的最为重要的景点——马马耶夫山岗(Мамаев курган)。

“这座山岗的名字有些奇怪,看起来并不是俄语里的词汇。”秦艺芯看着地图,对我说。

“你说得对,”我解释说,“курган这个词来自于突厥语,意思是高大的墓地、土丘。而前一个词,实际上是一个物主形容词,意思是马迈汗的。所以这个景点的名字如果用意译的话,就是‘马迈汗的墓地’,据说金帐汗国的马迈汗就埋葬于这座山岗的下面。”

“马迈汗又是什么人呢?”

“他是十四世纪七十年代金帐汗国的权臣,也是莫斯科大公国的劲敌。1380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在顿河畔击败了马迈汗,动摇了金帐汗国对俄罗斯的统治。”

谈话之间,我们乘坐的大巴车已经停在了马马耶夫山岗的山脚下。蓝天白云印衬下的绿色山丘显出了一种独特的美。现在的这里是一片和平安宁的景象,可是在1942-1943年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这里却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这座山岗并不算高,只有102米,但是它的位置却非常重要。在马马耶夫山岗上,可以俯视整个斯大林格勒市和伏尔加河,控制住这里就能控制一个很大的范围,包括当时作为斯大林格勒命脉的伏尔加河运输线。

马马耶夫山岗的脚下,便是一条铁路线,这里在今日也是俄罗斯极为繁忙的铁路线之一。各式列车在铁轨上飞驰而过。南俄地区是俄罗斯重要的粮食与石油产地,这里时至今日在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中还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这座城市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了。

在马马耶夫山岗的入口处,左右各有一座巨大的浮雕。它的名字为“世代永记”,提醒着人们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不要忘记昔日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烈战争。在浮雕的后面,是一道长长的阶梯。站在阶梯下面向上望去,看见其中用白色的瓷砖贴出了一句口号:“为了我们的苏维埃祖国!”

爬上阶梯后,我们走过了长长的林荫道,林荫道的两侧种满了白桦树。走过林荫道之后,我们便来到了马马耶夫山岗的英雄广场。这里中央有一座圆形的水池,水池正中央为一尊苏联红军战士的雕塑。雕塑的苏联红军战士左手持一支“波波沙”冲锋枪,右手握着手榴弹,目光中对敌人充满了怒火,准备将手榴弹扔向敌人。这座水池的后面是两排平行的浮雕,它的名字是“废墟墙”。浮雕中间是宽阔的石阶,墙上的浮雕所展现的内容主要是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惨烈。据导游告诉我们说,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围绕马马耶夫山岗的战斗持续135个昼夜,这场战斗双方都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当时在山岗上每位士兵的存活时间绝大多数不超过24个小时,即使是军官也难以超过3天。马马耶夫山岗的山坡多次遭到炸弹、炮弹的轰炸,以致于1942-1943年的冬天里,下在山岗上的雪都是黑色的。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的第一个春季,马马耶夫山岗寸草不生,因为土地已被烧焦,无法长出青草。

说到这里,我们不禁都为这场战斗的残酷而感到不寒而栗。虽说我们到访伏尔加格勒的这一天非常炎热,气温超过了30℃,但是我们在“废墟墙”中的石阶行走时,感觉如同在隆冬里一样。

好在我们接下来看到的一幕为我们沉重的心情放松了一下。我们刚走过“废墟墙”间的石阶道,便遇到了“斯大林”。这位“斯大林”穿着苏联军服,嘴里叼着烟斗,一见我们便高兴地说:“合影100卢布。”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广场上和喀山大教堂附近,也有不少假扮成“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的人与游客合影,而在曾经以斯大林命名的城市里,出现“斯大林”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这一位“斯大林”与真实的斯大林确实有几分神似,上来与他合影的游客不少。我们也给了“斯大林”100卢布,与他合了三张影。前一段时间我刚刚看到德国拍了一部喜剧电影,名字是《希特勒回来了》,于是我便从这里得到灵感,把这三张在马马耶夫山岗与“斯大林”一同拍的照片命名为《斯大林回来了》。

斯大林回来了

在马马耶夫山岗的半山腰,有一所半地下式的圆形军人荣誉厅,我们入内进行参观。大厅正中的地面上伸出一只大理石雕成的手,遒劲有力地握着一支火炬,长明火在上面熊熊燃烧。墙壁上是34面马赛克镶嵌着的红色军旗,上面写满了阵亡的苏军将士的名字。围绕壁顶的缎带上写着:“是的,血肉之躯的我们没几个人幸免于难,但是在神圣的祖国母亲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恪守了爱国的职责。”在长明火炬旁,有四名士兵守卫着,每个整点时刻都有卫兵交接,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来到这里的访问者络绎不绝,有人手捧鲜花,有人眼含泪水,有人衷心祈祷。

走出圆形军人荣誉厅后,我们向山岗顶部走去。山顶耸立着的,便是伏尔加格勒市的标志性建筑物、全俄罗斯乃至全世界闻名的雕塑“祖国母亲在召唤”。这尊塑像有85米高,由花岗岩雕刻而成,重达800吨。塑像中的祖国母亲面向波涛滚滚的伏尔加河,右手持长剑,左手指向敌人来犯的方向,她在号召苏联各族英雄儿女冲锋陷阵、消灭敌人。整座雕像显得气势磅礴,来此的游客莫不感受到极大的震撼。

“祖国母亲在召唤”的塑像北侧不远处,是马马耶夫山岗的另一座山峰,这座峰低一些,与主峰之间有一个稍矮一些的鞍部。这座峰上建有一座东正教堂。教堂刚刚建成没有多少年,里面的设备还都特别新。教堂的名字为诸圣教堂,四壁挂满了圣像。在角落里有一个金属做的水箱,水箱下面有一个水龙头,游客可以从这里接取东正教神父祝圣过的圣水。同行的游客都把带过去的各种可以盛水的容器接满了。

马马耶夫山岗顶端的雕塑“祖国母亲在召唤”

随后顺着一条小路,我们到了山脚下,这里展出了一些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双方使用过的武器。其中有大炮、坦克与飞机等,他们放置在这里有很久的年头了。离这些展品不远处,还有一家咖啡馆,它就以斯大林的名字来命名。附近不少兜售纪念品的摊位上,所出售的纪念品也大多是与斯大林有关的。可见在这座曾经以斯大林命名过的城市里,大部分人都还多少保留着一些对斯大林的崇敬与热爱。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伏尔加格勒要求将城市重新更名为“斯大林格勒”的呼声越来越响了。

我们在这里上了大巴车,大巴车将我们运回了“谢苗·布琼尼”号游船。在游船上面,我们用了午餐。下午,我们继续到游船顶部的观景台上观赏风景。此时“谢苗·布琼尼”号游船已经离开了伏尔加格勒,继续沿着伏尔加河向下游前进着。这一段的伏尔加河河水流速放缓,河中出现了不少岛屿和沙洲。夏季时它们大多成为了鸟类的乐园。有的岛屿上面长出了很多植物,还有人搭起的小型木头房子,有人在上面定居或将其作为休闲别墅,而有些岛屿还只不过是刚刚露出水面的沙洲。相比昨天我们在伏尔加河萨拉托夫段所见的情景,这一段河流的航运明显比较繁忙,经常能看到十几艘货船组成的船队在河面上往来穿梭。

秦艺芯望着这种景象,对我说:“没想到这里的铁路、河运都是这么的繁忙,这么短的时间就过去了很多条船。”

“所以说嘛”,我看着伏尔加河道,“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前,这里还有过别的什么战争吗?”

“多了去了,听我慢慢说吧”,一说到我自己的专业,我可来了兴趣,打开了话匣子,“这里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战争发生在公元四世纪。那时匈奴人被汉朝打败,被迫一路向西远迁。垣迁过程中,他们就跨过了欧亚分界线的乌拉尔河,接下来匈奴人就沿着里海沿岸一路继续西迁,到了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当时在这里进行游牧活动的是阿兰人,匈奴人刚刚度过伏尔加河,也就在伏尔加格勒附近与阿兰人展开了战争。这是匈奴人进入欧洲之后发动的第一场战争。结果以匈奴人大获全胜而告终,阿兰人大部分被杀,一部分被强行编入匈奴人的队伍为奴,还有一部分向南逃到了北高加索地区,分布在今日的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

“那接下来还有?”

“数不胜数”,我接着说道,“在民族大迁徙之后,伏尔加格勒附近的地区长期为草原游牧民族所占据。在游牧民族的各个部落之间、游牧民族与定居民族之间几乎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战争。当时在这一带活动过的有保加尔人、佩彻涅格人、波洛伏齐人和哈扎尔人等民族。这一带是他们厮杀的重要战场之一。中世纪时这里最为著名的几场会战,都是与蒙古人有关的。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草原后,开始了大规模的征服活动,1220年击败了南俄草原上的钦察人,钦察人向基辅罗斯求援。当时的基辅罗斯已经分裂为很多公国,在蒙古的威胁之下,这些大公联合起来组成联军。罗斯大公们居然敢深入南俄草原地区与蒙古人决战,这造就了一场巨大的灾难。罗斯与钦察联军既没有统一的指挥,又没有制定好作战计划,在蒙古大军的冲击之下很快便乱作一团,终被击溃。但是蒙古人并没有长期留驻,很快便退军了。”

“为什么会退军呢?蒙古人后来又是怎样征服俄罗斯的呢?”秦艺芯是内蒙古包头人,对蒙古族的历史颇为感兴趣。

“因为这支蒙古军队并不是成吉思汗亲自统率的,而是由他手下的大将哲别与速不台统率西征的”,我解释道,“成吉思汗与他们分别前令他们三年回师,他们行军与打败钦察与罗斯联军正好用了三年时间。罗斯各大公却仍未从这场失败中警醒过来,之后二十年里仍然是内讧不已,削弱了自身的力量。成吉思汗死后,由他的长孙拔都继续西征,拔都此时有蒙古名将哲别和速不台的辅佐,军力非常强大。1236-1237年,拔都率蒙古西征大军进军伏尔加河流域,征服了当时生活在这附近的钦察人和保加尔人,打开了西征的大门。蒙古人接下来便从这里一路西进,征服了罗斯的大部分公国,一直打到波兰和匈牙利。这时蒙古传来了大汗蒙哥的死讯,蒙古各汗忙于争夺大汗之位,于是停止了西征。如果不是因为此事,天知道西征的蒙古大军会在哪里止步呢?拔都领军返回伏尔加河下游,就以这里为中心,建立了金帐汗国。”

“接下来这里有发生过什么战争呢?”秦艺芯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我喝了一杯在索契亚美尼亚人开的超市里买的草药茶,继续说了下去:“接下来在这里发生的重要战事,要与一位枭雄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了。关于他,我在《留俄手记》的《特列季亚科夫画廊》那一期里面提到过。你还记得里面介绍过一幅名为《帖木儿之门》的画吗?”

“记得那幅画”,秦艺芯回答说,“画的是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士站在一座装饰精美的大门前面,非常的威风。”

帖木儿(1336-1405年)

“但是那扇门后的人物,方才是真正的英雄”,我接下来便讲起了帖木儿的故事,“这扇门后的人物便是帖木儿,他出生于今日中亚的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帖木儿具有蒙古人与突厥人的双重血统,他早年在故乡起兵反抗蒙古贵族的统治。作战时他腿被打伤,成了跛子,后来他于1364年控制了中亚的河中地区。帖木儿如同成吉思汗一样,在欧亚大陆上掀起了一股征服的旋风。帖木儿征服的地区相当广阔:从帕米尔高原到埃及与小亚细亚,从东欧平原到印度河流域。帖木儿在这附近一带进行的,是他与金帐汗国脱脱迷失的决战。要说起这位脱脱迷失来,他最早与帖木儿还是同盟者,打败了金帐汗国的马迈汗——就是马马耶夫山岗下埋葬的那位汗。脱脱迷失随后还进攻俄罗斯,围攻莫斯科,并最终放火烧毁了莫斯科城。实力日渐强大的脱脱迷失为了与帖木儿争夺伊朗高原闹翻,脱脱迷失甚至敢越过里海沿岸地区侵入中亚,帖木儿决计与他决战。帖木儿做了充分的准备之后进攻金帐汗国,脱脱迷失率领的军队在面对帖木儿时制定的战略是典型的蒙古式:利用骑兵机动后撤,诱敌深入,打算等帖木儿军队补给短缺后再予以伏击。但是这种老掉牙的战术早被帖木儿识破,帖木儿军队以动制动,只派出小股部队佯追敌人,主力部队则绕了一个大圈子,越过山岭沼泽,急行军迂回敌人侧翼,最终出现在脱脱迷失军队的后方,在伏尔加河畔设伏反包围了脱脱迷失的军队,一举歼灭之。金帐汗国那时的都城是别尔哥-萨莱城,那就在伏尔加河的东岸,距离伏尔加格勒不远。我们乘船回伏尔加格勒的时候,有时间去那里看一下。”

“我也想去看一下”,秦艺芯说,“后来在这里还有过什么样的战争呢?”

1918年在这里发生的察里津战役,规模也是很大的。十月革命之后,地主阶级与资产阶级不甘心于失败,组织白卫军与苏维埃政权相对抗。19187月至19191月,哥萨克白卫军集结力量,对察里津进行了三次进攻。苏维埃政权非常重视察里津的防御,建立了北高加索军区军事委员会,任命斯大林为主席,并调派了大量火炮、机枪与装甲列车。当时的红军前线总指挥,便是我们这艘游船以之命名的谢苗·布琼尼将军。红军在战役中于城市接近地建立防御地区,大量集中使用炮兵和装甲列车,在防御战斗和反攻过程中各兵种密切协同作战,阻止了白卫军对察里津的三次进攻,迫使白卫军退却。为了纪念斯大林在察里津战役中的卓越贡献,1925年察里津改名为斯大林格勒。”

我们在游船的观景台上聊了一下午伏尔加格勒周边地区曾经有过的战争,不知不觉间日已西斜。19:30,我们到餐厅里用了晚餐。在“谢苗·布琼尼”号游船上的第二天就这样结束了。

在下一期的《留俄手记》里,笔者将会带领大家游览阿斯特拉罕。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