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涣 / 美景 / 游记《在路上》|新疆乌鲁木齐市当代草根...

0 0

   

游记《在路上》|新疆乌鲁木齐市当代草根美女作家张伟燕带你走进祖国大西北

2016-10-01  李涣


张伟燕,1973年生人,新疆乌鲁木齐市当代草根女作家,自谓“荼蘼”,取其开到荼蘼花事了之意。喜读书、写字,爱山野、自然,此生愿与清风为伍,花草为伴,鸟落肩头误为枝,青苔附体以为石。你若捡拾到这枯枝、顽石,别冷落屋角,交还山野,归还大地。 

在 路 上(游记)
作者    张伟燕


        去年“十一”自驾出游,出行线路:乌市——赛里木湖——霍尔果斯口岸——那拉提——巴音布鲁克,经独库公路到独山子,返乌市。练车,看景,协作,温暖,行路,迷雾,感动,了悟……

1
对讲机和师傅们

此次出行朋友们做了充分的准备,每辆车购置了对讲机,确保途中的联络,也防止我这样的新手,被甩得找不到队伍。

第一次上高速,很怯,超大车时,会感觉被无端地吸过去,要刻意地定定心才稳得住,对前后车距把握不好,超车迟疑不定。

同行四辆车,我行中间,前有领队,后有收队,派有丰富驾车经验的老司机在副驾驶做指导。第一位朋友心脏受不了早早退场,再坐下去要把脚下踩出坑了,一路帮着刹车呢。再上的副驾驶是此行的老大,此行运筹帷幄全权安排。对我这样的新手也完全不担心,他沉稳淡定在一旁指挥,加油,超车,别怕,再加油。收尾的车在不远处跟着,随时传送身后车况,我还在担心后面车犹疑着不敢超时,后车早洞悉了我的企图,立即行动,只听对讲机中传来,“快超,后面车我压住了”,从后视镜望过去,压下一排排车呀,赶紧加油超车。前有开道,旁有指挥,后有协助,车行进的酣畅淋漓,没有一点顿挫,渐渐体会到行车的快感。曾经车速60都会怕,如今竟是120、130的速度,一度要冲到前面领队去呢。

在后程的复杂路段上,对讲机发挥了极重要的作用,“注意右侧有死车”、“路上有落石”、“后面的车减速了,前面堵车”,“注意路面有塌陷”,“注意了有急弯”,“都跟上了吗”,“放心跟着呢”,轻松的路段上,车辆之间调侃着,一路上是彼此的关爱,是欢声笑语,此车上的孩子拿起对讲机,“叔叔阿姨我的蚂蚱会晕车吗”,彼车看到秋日美景做起诗“远看红红黄黄”,喊其他车对下句呢。

再换一位师傅,急了也会帮着刹车,再急就上手抓方向盘了。握方向盘的手有时会搅成麻花,他教我怎样将手倒过来。我开得好坏快慢,他都不急不躁。

开车以来,受过好些师傅的教导,坐在新手旁边,说严重点生命难有保障,他们虽然云淡风轻,可内心里的澎湃我也可想见。谢谢他们不曾犹豫地坐我旁边。后羿射下的太阳都化作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关爱,它不曾高高悬挂天空,却给予我们持续的温暖。人生的路途上我们受过多少人的恩惠,我们还将承受多少人的恩惠呢。好好爱自己,增长自己,在别人需要帮助时,伸出温暖而有力的手。有次跟朋友聊天,爱己,兼能助人,该是美好人生了吧。

2
夜空

到赛里木湖天色已晚,这里刚下过雨,刮着风,很冷,我们放弃了露宿的念头,找到一处蒙古包住下,男人们去选了羊,肉上桌还要一大段时间,大家都躲进蒙古包里,炉火刚刚生起,并不旺,女人围着火炉取暖,闲话家常,男人们盘腿围坐着打牌,大些的孩子去看宰羊,小孩子嬉戏打闹。外面风大,帐篷的铁皮门哐当当吹开又关上。帐内灯光昏暗,女儿回来,偎在身边,我指给她看,从前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高楼大厦,一个个悠长而温暖的夜晚该就是这样度过。女儿茫然听着,并不答话。现代文明里长大的孩子,看着电视,玩着手机游戏,在亮如白昼的夜晚里,硬生生地拉进梦乡。即便指给他们看,也再难体会这样简单的快乐。千百年来人们原本是这样相偎相守,在昏黄的烛火或是煤油灯下,守候着一个个炎热或是寒凉的夜晚,有不绝的虫鸣,有淅沥沥的秋雨,有寒风呼啸,在鸡鸣声里,迎候那一抹的鱼肚白。在这样的夜晚里就这样偎着,即便不说话,仅倾听这万籁,心也静也近也暖。

给女儿念书,她并不爱听,拉我出去看星星,怕她冷从身后抱着,仰头看银河从天空穿过。女儿去了主人的帐里,说那里暖和。我找炭也跟过去,撩开帐门便被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勾了去,那是一双孩子的眼,它几乎一眨不眨,对突然闯入的陌生人,没有惊奇,没有疑惑,这眼睛像高山上的一池碧水,不沾染尘世里的一点杂质,它不是夜空里闪亮的星星,那双眼能带你走进最深邃的夜空。女儿跟她的伙伴静静坐在一旁,另一旁主家夫妇切肉穿肉,那孩子和小姐姐就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小姐姐扶着孩子的腋下,孩子蹦呀蹦,他一直看着我,他笑着,眼里却是不变的纯净深澈,我忍不住一次次地惊叹,这是我看过的最澄澈深邃的一双眼。

那双眼是赛里木湖那晚的夜空。 

3
晨曦

       住在山与湖之间的一处平阔草地,与湖有挺远的一段距离,清晨要拍赛里木湖的日出,小跑着去湖边。走到哪里都要追逐日出日落,喜欢日出与落时的光景,光线温润,柔和,丰富,饱满,平静中又不失恢宏和力量,那光与影的转换在一瞬间完成,转瞬即逝,最灿烂处仅那几秒,不动声色,瞬息万变,是动与静的完美结合。美丽总是易逝的,我不敢苛求以任何方式留她,一睹芳容也是快意的。

我在湖的南面并不是观日出的好地点,草完全枯黄,亦不是好时节,与人如若日日都是好日子,与景时时不也都是好风景,何必苛求怎样的位置和时节,以喜乐之心看它们,时时便是它们最好的姿态。此地,此时,此景,我以为是最美的。我终以欣喜之心在看。枯黄的草去了粉饰,回归本然,致朴,致简,致爱。

与水相较,我终是爱山的,回望住处,平阔的黄草地上几顶白帐,背景便是那已覆了雪的巍峨群山,日出前,这景象并不明朗,却更显得静谧而肃穆。在山与水的平阔草地间,仅我一人与它们默默相对,虽不言语,却有道不完的深意,如一本好书,每个人在里面都看到自己的心,也只是看到自己的心。我看风景,在风景中亦看到此时的我。

 

4
妈妈看,奶浆藤

      穿过赛里木湖隧道,进入果子沟,一路前行,眼前呈现另一番景象,大片的翠绿之间星星点点的红黄,雪岭云杉苍翠挺拔,其间红色的是花楸、野蔷薇或是阿尔泰山楂,没下车辨认并不确定,在这个时节它们红彤彤的果实挂满枝头,叶子由黄到红掩不住的娇羞,黄色该是杨树、白桦,若这云杉是伟岸的男子,这红的黄的乔木灌木便是婀娜的女子,果子沟大桥便出现在这美丽的画卷里,蔚为壮观。

师傅让我跟好前面的车,可山路蜿蜒车速把握不好,又忍不住瞟眼风景,拉下好远,师傅说跟车是极考验车技的,我自然是差得太远呢。

到霍尔果斯口岸没停留太久,闲逛时女儿看到一种果实似羊角的藤蔓植物, “妈妈看,奶浆藤”。它来自于童年故乡的记忆,早已不记得它的名字了。“你怎么知道它的呢?”“是妈妈你告诉我的呀”。我对这株草的认识来自于遥远乡村我的姥姥、妈妈或其他的长辈,他们一度点亮我手中的火炬,那是始于一株草、一只虫、一餐饭、一件衣裳、一缕晨起阳光的最朴实的记忆,这火炬照亮我前行路上的一个个暗夜,我亦用这样的朴实去点燃孩子手中的火炬,有一天我会像遗忘了奶浆藤的名字一样,遗失所有这些温暖的记忆,而她已经牵着孩子的手,那孩子也会说:妈妈看,奶浆藤。

 

5
漂浮的灵魂

离开霍尔果斯口岸,出城时堵车,车辆似一只只大虫子,在路间蠕动,师傅说,正好练练对油门的感觉。行车途中,怎样的境况于我都是极好的锻炼。人生的路途,顺畅与困顿于我们不都是极好的锤炼?每一个或苦或乐的当下,都值得细细品味。

出了镇子,又遇些连续区间测速的路段,车行仍慢,路两旁是高大的树木,旁边是农田和村庄,一忽儿牛在路边驻足,一忽儿马要过路,羊群低着脑袋闷头走路,晃晃悠悠一群鸭子才从池塘回来,雪白的身子,优雅地行在路旁,它们对来往车辆熟视无睹,那傲然的姿态分明昭示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小心避让,不敢有丝毫冒犯。我喜欢它们此刻如此尊贵地活着。路中间的一只狗,却让我悲哀起来,虽然是一闪而过,可我分明看见它皮毛凌乱,颓然地躺在路间,过去好久没回过神来,恍然觉得它的灵魂在路的上空漂浮着。尊贵与卑微,是一刹那的事。记得看过张晓风的一篇文章,说是回家路上目睹了一起车祸,人已经死了,用白布盖着,过几日再去,隐隐地见些血迹,再几日连那血迹也没了,一个人的离去如此不留一丝痕迹。

天色暗下来,要赶路,车换师傅开。天完全黑了,路旁有条河,该是巩乃斯河了,它在夜色里泛着光,似一条白练,随河行进了很久,只在最初时隐约见些芦苇,其它再也分辨不清。我一度不甘地将车窗打开又关上,可始终走不近它,它泛着冷冷的光,近在咫尺却拒我于千里,这次并不是识它的好机缘,随它去吧。它宽广的怀抱里该是水草丰美,牛羊马匹悠然徜徉,有一日也一定容得下我。

到那拉提已是午夜,女人带孩子们睡下,男人拿了随车的炉灶煮方便面,睡一觉,吃一碗热腾腾的面,又睡去,寒夜里有一碗面的暖和香。

6
那拉提的沙棘果

早晨和女儿收到薰衣草香包和牛角梳,没有了薰衣草的季节,心底弥散开薰衣草香。早饭洗劫光一间小饭馆里所有的包子,大家心满意足,到那拉提景区门口,风景似乎跟羊圈沟差不太多,没进去调头走了,出那拉提镇加油时,在路边拾到些蘑菇,不禁再次感叹这里的丰饶。

赛里木湖的羊肉还没吃完,找了一处好风景,车停河边,继续烤肉、煮肉。这是两山间的较狭窄处,临着巩乃斯河,北面山上是低矮的枯草,南山上是树木和草地,谷地里长着些沙棘,黄色的果子熟透了,味道不错呢,有清新的果香,略酸,虽不甜,却有酒酿的气味,是在这枝头完成了酿酒的过程吗?很奇怪没有鸟醉倒在树下。一颗小果子里集聚了天地太多的美好,阳光、雨露、花香、巩乃斯河日夜不息的歌谣都汇集于此,一颗果子蕴积着天籁,这是自由飞翔其间的鸟儿独享的美味,这一刻我岂不如飞鸟一般自由、幸运。其实我们日之所食米面果蔬本都是天地最好的馈赠,加入了人的智慧,物质确是丰盈了,但注入太多的贪欲,滋味寡淡了。一米一麦一蔬一果都是如此蕴藉四季而成,其间又有无数人的辛劳汗水,如若又是爱着它们的农人,日日深情注视着长成,咀嚼时是不是会多些香甜滋味,也不忍再随意抛掷浪费。

河边的浅水里有小鱼,孩子们叫嚷着捉鱼,鱼儿如闪电般在石间穿梭,哪里捉得住。

出来这几日,胃口极好,每餐吃得很饱,不到饭点又会饿了。其实,平日里,不是饭量小,是思虑过多,影响了肠胃的运作。肠胃是极感性的器官,它们会随你的心情运作,一点都不会出差错,想善待它们,一剂良药便是快乐。

一位在药店工作的朋友,去周围找来蒲公英,给嗓子痛的朋友吃,一路上,她买药,督促着吃药,照顾生病的朋友。在巩乃斯河边清洗它们时,她告诉我要一棵一颗的洗,才会洗得干净,我会记得,一个善良的女人在这河边自然而然为别人做着事,教给我认真善待别人。

       让我吃惊的是,孩子们竟然徒手捉到了鱼,湿了鞋,它们径直淌在水里,大人会担心他们冷,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做的事情,再难也一定会做到的,我也很为他们的胜利而快乐呢。走时,要把小鱼送回到它们爸爸妈妈身边哦,给孩子们这么说的,他们虽不舍也这么做了。 

 

7
旅行的意义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一书中说: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的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

亚瑟.克里斯托弗.本森在《仰望星空》中也提到,到一个地方旅行的真正意义,便是在其地感受生命力,而非着迷于其外在的精致。

在书中,在景物里,我们始终是在阅读自己,感受自己。阿兰.德波顿说,旅行能催人思索,很少地方比在行进中的飞机、轮船和火车上更容易让人倾听的内心的声音。我不知道,阿兰.德波顿是否喜欢跑步或漫步,以我的感受,一个人的跑步或无目的的漫步也是极易唤醒心底的声音的。在旅行中我们始终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自己呢,让我们记忆深刻的不是壮观绝美的景象,往往是触动我们柔软心灵的一些细节,这样的细节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不会打动我们,旅行中理性收敛,感性打开,我们暂时与灵魂握手言和,我们释放出它,让它随意说出它想说的话,我们与它轻言细语,我们离开生活的层面与天地对话。哪一个是更为真实的呢?生活中琐碎的自己,书本中、文字中、旅行中、漫步中试图挣脱皮囊束缚的自己,那一个更为真实;那个美丽的丑陋的,勇敢的懦弱的,慷慨的自私的,飞扬的沉落的,这全部才是最真实的。

旅行是生活中一小段忧伤的旋律,生活是最漫长最忧伤最疼痛的旅行。

       给我一本书,一段旅程,一张纸,一支笔,还有易感而柔软的心灵,我还期望怎样更好的人生呢。 

本版责任编辑制作  姚喜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李涣 > 《美景》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