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和IMF谁才是全球央行?

2016-10-06  安然如狮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肖磊

  隔夜,国际市场给正在“休市”的中国投资者一个措手不及,美国三大股指下挫,国际金价大跌3.3%,目前已回到英国脱欧公投之前的1270美元的水平,美元指数一度上涨至两个月来的高点。

  市场风险到底在聚集?还是在释放?

美联储和IMF谁才是全球央行?美联储和IMF谁才是全球央行?

  第一部分:美国告诉你,美联储才是全球央行,而不是IMF

  金价的波动往往能观测出宏观面发生的突然变化。昨日,IMF下调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但维持中国经济增长。这一消息并没有被市场重视,而这一消息的另一个背景是,IMF刚刚宣布新的SDR生效(人民币已纳入)。

  两周前,我在分析美联储加息逻辑的《美国加息是为了巩固美元地位》一文中明确指出,美联储加息除了考虑通胀、就业和经济增长之外,“美元作为世界储备、结算和交易货币,除了扮演美国主权信用货币的角色,还在有力的“维护”着世界货币体系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运转。因此,在加息或不加息的选择上,更深层次的考虑是美元地位问题。”

  如果打开我的微信公众号,此文后面的评论里,一个投资者这样问到,“10月1号人民币入篮,美联储会有什么反应?”,我的回答是,“为此加息一次不为过”。

  实际上9月22日美联储没有宣布加息,其后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讲话也并没有增加紧缩预期,前天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William Dudley还表示,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应该谨慎。

  按照目前市场增加的变化,比如人民币加入SDR被持续关注,IMF持续看跌美国经济,已经可能在影响到美联储维护美元的长期思考,打破其原有节奏。昨日,更有消息说,为结束量化宽松,欧洲央行可能会逐渐减少债券购买,尽管此说法遭到欧央行的否认,但市场对欧洲央行开始紧缩的预期升温。如果从“美元地位”的角度看,美国根本不担心全球的负利率和超级宽松,美联储甚至不关心所谓的货币竞争性贬值,反而更在乎其他央行加息或收紧货币。

  昨夜,美联储择机释放鹰派言论,里士满联储主席Jeffrey Lacker非常肯定的敦促美联储加息,以遏制通胀上扬,市场押注美联储12月份加息的预期上升。这降低了其他市场紧缩货币的可能,反而促使其寻求更加宽松的政策去应对美联储加息带来的风险。

  货币市场的博弈永远存在,主要的原因在于货币代表着主权国家的信用,信用是决定经济和金融的基础,美国可以接受任何贸易逆差、财政赤字,以及巨量的债务,但绝对不会轻视全球对美元信用的挑战(包括美元金价的剧烈波动),因为只要美元信用在,其他经济问题都不是问题。

  2011年8月5日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消息扩散后两周内国际金价飙升了超过260美元,其后标普总裁直接被赶下台,穆迪和惠誉赶紧重申了对美国的最高信用评级,金价很快从1900美元的历史高点回落,一直下跌到了去年底的1045美元。人民币加入SDR或正在触动了美国一些金融措施,全球市场需要承担一点风险,黄金也不例外,但市场风险可控,具体逻辑可阅读作者上一篇分析《人民币、SDR、黄金》。

  第二部分:金价的波动不仅仅是黄金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好了,很多投资者肯定不乐意看以上分析,因为这既没有给投资者给出建议,也没有将风险的正常进程说清楚,还有兜售“阴谋论”的嫌疑。尤其是黄金价格的下跌,以及对未来市场发生的变化,更加一头雾水。那么正常的分析如下:

  金价走势由于单一,并不像股市一样可以有多种分析角度和多种推荐及选择,也不像债券和外汇市场一样分类庞杂、跨越多个期限和维度,分析黄金市场的落脚点只有涨跌,反而更加难以阐述运行逻辑。

  目前投资者需要思考一个具体问题,如果美联储加息,或者说全球进入到了反宽松的时代,欧洲央行开始减少资产购买,全球资本市场的最大的风险在哪里?是金价吗?抛了黄金买什么?什么资产可以抵御低增长、低通胀条件下的紧缩?

  投资永远是低买高卖,什么资产是高估的,什么资产是低估的,判断的标准并不是当下该资产正在下跌或上涨。

  自英国脱欧以来,由于市场风险并未增加,投资者在买入黄金之后,目前已进入比较困难的选择期。而黄金市场的短期走势往往难以在宏观层面给出答案,9月22日美联储并未决定加息的举动,仅仅将金价的上涨维持了不到一周,目前国际金价已连续下跌超过六个交易日,对美联储不加息的反馈几乎是负面的。

  美联储不加息,为何金价反而会出现下跌呢?其实这跟去年末美联储加息之后,金价触底反弹给市场带来的冲击是一样的。

  目前的全球市场,大部分资金配置在流动性极高的外汇、债券和股票市场,由于全球融资成本极低,利率处在历史最低水平,因此只要市场稍微有所波动,投资者就会赌性大发。试想一下,如果外汇、债券、股市的波动能够保持在日波动1%以上的可预期水平,而利率是零,资金就有更大的动力去追逐风险资产。在高利率环境下,市场对风险的追逐反而是谨慎的,投资者会转向保守。

  由于波动加剧,目前市场传递的是一种激进信号,没有投资者愿意在美国加息消息落地前变得保守。黄金作为一种保守型资产,暂时会受到抑制。低利率之下,更多的投资者愿意去扩充杠杆冒险,从基数配置方面,同样会提升对避险资产的持有总量。假设投资者可以获得一百万的低成本投资资金,大部分用于追逐风险资产,有一小部分会拿来对冲,自然是买入黄金等,至少这类投资者很难在此时抛售保守型资产。

  正因为如此,今年以来,金价的底部总是在抬升,而每一次回调总具备相当的阻力,因为抛售方并未形成共识,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和对冲基金没有从战略和趋势上认为持有黄金的风险更大,波段性沽空目的是将可预期的利润最大化。

  全球最大的ETF专业黄金投资基金SPDR Gold Trust目前的持仓依然保持在950吨左右的水平,国际金价自7月初的1377美元已回落至目前的1273美元,回落幅度已超过7%,但SPDR的持仓量跟7月初的953吨相比,仅仅减少了不到6吨。

  此外,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周五(9月30日)公布的周度报告显示,截至9月27日当周,对冲基金和基金经理增持Comex黄金净多头头寸,为三周以来首次。截至9月27日当周,COMEX黄金投机净多头头寸增加42758手,至261892手,为9月13日以来最高水平。

  昨日的大跌可能会冲击到整个市场的信心,ETF基金会减仓,期货净多头也会迅速削减仓位,不过市场实际上更加确信正在发生什么。如果美联储12月分铁定加息,黄金价格目前的走势可以说正在复制去年。去年10月份至12月加息之前,国际黄金价格从1180美元一直下跌到了12月初加息之前的1045美元,下跌了11%。

  与去年不同的是,投资者往往以经验来选择买入机会,如果市场正在为12月份美联储加息做准备,此轮金价的下跌可能要比去年幅度小得多,因为更多投资者并不想再一次错过机会。如果能够很好的把握节奏,在此期间增持比抛售明智。

  说到货币政策,另一个消息是,作为全球经济增长最高的印度(IMF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在6%左右,印度经济增速将超过7%),刚刚意外宣布降息25个基点,回购利率创6年来最低。除了美联储这样可以压迫全球资金回流美国的国家央行,试问还有哪个经济体具备逆势紧缩或加息的条件?

  本周五,美国劳工部将公布9月份非农就业数据,在这一数据公布之前,市场依然会尊崇最直接的主导因素,即美联储加息预期陡增带来的影响。

  但如果9月份非农数据差于预期,市场可能修复里士满联储主席Jeffrey Lacker迫切加息的愿望,市场的反转在所难免。反之,市场将更加默认年内加息一次的看法,金价有进一步下跌的可能。不过在9月非农数据没有公布之前,美联储多个官员连续发布对加息的看法,说明9月非农数据已不再是美联储考虑年内是否加息的关键,这就呼应了文中第一部分关于加息与“美元地位”有关的分析。

  周五过后,我们再来推演。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