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2016-10-13  0622jin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雪域之巅

一袭绛红袈裟

于皑皑白雪中遥遥而望

一道孤独而绝美的清影

他是西藏的缩影

是活佛的化身

也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他是藏民心中多才明慧的活佛,也是世人眼中多情率性的诗人,他是藏族不朽的传说,他的至情至性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他。

六世达赖——罗桑仁钦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出生在藏南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邬坚岭一信奉藏传佛教宁玛派红教的家庭。

他出生时,传说天降异象,花雨漫天,七轮旭日同时升起,金光耀眼……

后被选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离开家乡心念的姑娘,

被送往布达拉宫“坐床”成为活佛。

住进布达拉宫,      

他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问佛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坐在布达拉宫的日光殿,他们让我习经修道成为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佛爷。

上千上万的喇嘛诵经,朝我顶礼膜拜,一声又一声,煊赫犹如日月星辰。

世人皆爱我,我却独独寻觅最爱的一人。

我所心心念念的,并非是天上终年不落的星。

我自如尘埃,心却向菩提,我是谁,我又会成为谁?”

年轻的佛爷,对于自由和爱情是如此的执着和渴望。

他走出布达拉宫,走在拉萨街头化身浪子宕桑旺波,他要去享受每个藏民都拥有的自由,他要去寻找心爱的姑娘。

他的风流儒雅,她的美丽灵动,两个年轻人互相吸引着彼此,他和她之间最终摩擦出了绚烂的爱情火花。

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叫——达娃卓玛。

他在诗中写道:

拉萨人烟稠密

琼结人儿美丽

我心心相印的人儿

是琼结地方来的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有一位好姑娘,

我冒风雪而来,

只为与她相见。

我们永远在一起,

亲亲爱爱的相依,

要像洁白的哈达,

经纬密织不离。

他说:我想要成为一朵花,被你亲自摘下,凋谢在你的手中。

她说:你若是花,便是凡尘最美的莲花。

黄昏去会情人

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

脚印已留雪上

他知道他和她之间的爱情,是“摄政王”桑结嘉措所不容的,尽管已经很小心,他夜里私会情人的举动还是被发现了。

俗话说,甜青稞往往酿成苦酒,快乐往往变成悲哀。

后来仓央嘉措发现达娃卓玛好些天没有到龙王潭来了,给她捎信约会,也像撒在水里的糌粑一样没有回音,亲自到她住处拜访,从邻居口中,知道达娃卓玛被她父母带回了琼结好多天了。

仓央嘉措像丢了心爱的珍宝,心里特别难过。他失魂落魄,烦闷的时候,编写了前面那首“不要再说琼结琼结”的歌:

请不要再说琼结琼结

它让我想起达娃卓玛

达娃卓玛,我心中的恋人

难忘你仙女般的姿容

更难忘你迷人心魄的眼睛

从此,仓洋嘉措再没见过达娃卓玛,达娃卓玛成了他梦中的情人。

姑娘不是妈妈所生,

怕是桃树生的。

为什么她的爱情,

比桃花谢的还快?

失恋后的仓央嘉措情绪极度低落,他想到了死,他弹响了自己生命的 “死亡回响曲”:

对于无常和死

若不常常思量

虽有盖世聪明

也同傻子一样

是高高盘坐在

莲花台上的佛,

只是匍匐在

尘埃中的你的信徒,

唯恐我的爱

将圣洁的你亵渎

不属于我一个人,

属于整个尘世,

是藏族人民心中

世代膜拜的传说,

我不能,

也不可能

自私地去奢求你的爱,

请原谅我的离开。

                                            ——达娃卓玛

  多年以后达娃卓玛早已如藏族的普通女子一样嫁人生子,然而在她的心中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

  藏族同胞从来不怪仓央嘉措风流浪荡,只要是活佛的情绪,只要活佛做的事情,他们都表示认可,更何况一个了不起的活佛居然表达出跟他们凡人一样的情感。所以他们对仓央嘉措更加偏爱。

凡人有的,仓央嘉措也应有,既然被剥夺了,他理所当然可以寻求索取。

他的真实、大胆、叛逆的个性,激起了藏胞对他的情歌格外的偏爱。

独坐在

雪域之巅的宫殿中

默默地念着

魂牵梦绕的姑娘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祈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顿悟成佛,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只是,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零落风尘

他是凡尘最美的莲花

  他的超然灵性被凡尘太多的枷锁所羁绊,苦闷压抑的活佛,一次次地挑战着世俗的底线。

将康熙皇帝、拉藏汗、蒙古王公一次又一次警告都置之不理,如他这样灵气的人早感到了这一切,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意识到了这场斗争结局不祥。

他唱出了最后一首生命的绝唱:

请求洁白仙鹤

借借你的翅膀

去遥远地方

飞游一次理塘

再看一看曾经深爱的姑娘

明慧如他,似乎早就预感到了什么?

1706年5月17日,仓央嘉措在蒙古兵的押送下离开了拉萨。藏区的百姓十分震惊,群情激昂,边的信徒从大街小巷涌来,哀求着、痛哭着,试图挽留住心目中的精神领袖。拉藏汗看到这种状况很害怕,只有下令加快行进的速度。但是走到哲蚌寺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最终双方激烈对峙着,僧人们誓死不交出教宗,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信仰。拉藏汗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攻击哲蚌寺,仓央嘉措考虑到僧众们的安全,不顾喇嘛们沉痛的哀求,自己走出寺外,消弭了一场流血的战争。

寻找心灵的归宿,青海湖畔他褪尽俗世尘埃,他径直走进清澈清冷的湖水,让那透明的湖水永永远远地湮没了自己。

他的才情,将在青海湖的烟波浩渺中氤氲千百年。他也因青海湖而得到另一种生命,一种永恒的生命。

 

这位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活佛,在他短暂的24年生命中,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苦闷与压抑?

他又拥有过怎样的浪漫而又凄美的爱情?

他为何最终选择走进青海湖?

在青海湖中他看到了什么?

青海湖是他生命的终结,还是另类新生的开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