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知己 / 文件夹1 / 席慕容:生命,其实到最后总能成诗

分享

   

席慕容:生命,其实到最后总能成诗

2016-10-20  生死一知己

雨后
席慕蓉


生命其实也可以是一首诗 

如果你能让我慢慢前行 

静静盼望、搜寻 

怀带着逐渐加深的暮色 

经过不可知的泥淖 

在暗黑的云层里 

终于流下了泪 

为所有 

错过或者并没有错过的相遇


生命,其实到最后总能成诗 

在滂沱的雨后 

我的心灵将更为洁净 

如果你肯等待 

所有飘浮不定的云彩

到了最后,终于都会汇成河流






席慕蓉,1943年10月15日生,出生于四川,成长于台湾,父母皆为来自内蒙古的蒙古族,蒙古语名为穆伦·族公主。1981年,台湾大地出版社出版席慕容的第一本诗集《七里香》,一年之内再版七次。其他诗集也是一版再版。席慕容多写爱情、人生、乡愁,写得极美,淡雅剔透,抒情灵动,饱含着对生命的挚爱真情。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成长历程。






我们总以为生活该是别种样子,它或者多彩,或者苍白,多彩如虹,绚烂到一发不可收拾,或者苍白,极简到一眼望穿人生。


我们总以为多彩的生活里没有风雨和忧愁,总以为多彩的姿态才是人生的极致,可是谁又能懂,多彩的人生里也有着难以为外人道的不如意,也有着寻常人家都有的苦辣酸甜,只是我们只用眼感受他们的人生,倘若用心来对话,有些风雨我们总会懂。


其实谁的生命不能成诗呢?只是有些人善于用言辞来修饰,有些人哪怕有再多的风雨也难以阐述人生,我们走过的每一步都是一行诗,只不过有些句子颇为热闹,还有些句子异常平静,它们起起伏伏地编织成我们的生命,在成长的过程中镌刻成只属于我们的印记。


生命的诗句从未停止,就像编织成线的雨丝从未间断,活这一世本身就是一场旅行,享受每一段年华和风景,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人生,它让我成为我自己。






配乐为Michael Hoppé - Bella,这首乐曲舒缓平静,悠扬的曲调缓缓流过我心房,像一首轻轻吟唱的歌曲,挠着耳朵的痒,撩拨起一番情绪。










《雨中行》


这幅画如一幅着了重彩的水墨写意。穿一件红衣裳,撑一柄花伞,走在雨中。风的指尖轻轻抚摩她的肌肤,有些暧昧;雨丝点点的落在她身上,有些温情。远处一对对男女相拥在雨中,虽然朦胧但依稀可辨。雨中行也是对人生沧桑生活的历练,让你更加懂的生活的真谛。作者安德烈科恩(Andre Kohn)出生于俄罗斯,接受过莫斯科艺术大学的印象派绘画教育,还受到像列宾、谢罗夫、德加、萨金特和索罗拉这样的艺术家的启发。 1993年移民到美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让美国媒体和观众对他成熟的艺术和年轻的俄罗斯具象绘画表现出极大地兴趣。科恩至今仍然是一个具象印象派杰出领导人。 他说:“我的绘画一直在追求自己的独特,努力在普通和非凡之间寻找解释的瞬间”。



十月“英语共读”,现在报名,有书送您16天免费学时,并可享受半价优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