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画骨

2016-10-24  ashd41sa

01

女尸

今天是4月10日,是刑警程汐的结婚纪念日,她却因为一起连环凶杀案,忙得连和丈夫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每隔十天杀一个人,三个死者分别死在3月1日、3月11日、3月21日。

三个死者都是女性,全都是被注射毒药而亡,尸体完整无缺。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容貌美艳、身材性感,以及死状唯美。

从3月1日第一个死者被发现到今天,已经整整40天了,案件却依旧没有进展。

程汐的心情十分沉重。她死死地盯着现场照片,问同事颜浩:“‘钓鱼’组那边有没有进展?”

颜浩摇头:“二十个美艳性感的短发美女,频繁在几个热闹的地方活动,却没能钓到凶手。”

程汐面色愈加沉重,转而盯着白板上的“陈树”二字沉思。

陈树是发现“3.21”案女死者的人,也就是报案人,但他同时也是嫌疑人——因为警方在死者身上找到了他的指纹。

陈树解释说,他第一眼看到女死者时,并不知道她是具尸体。当他看到她绝美的容貌和性感的身躯后,身体起了一些羞耻的反应,冲动之下抚摸了死者的身体,所以才会留下指纹。

陈树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却有待查证。

这时,程汐的电脑响起了收到新邮件的提醒音,她打开一看,说:“陈树果然在撒谎。”

邮件里是一段男女激烈争吵的视频,视频里的女人是“3.21”一案的女死者,男人却是陈树。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男女双方熟识,但陈树做笔录时却一口咬定不认识死者,这让程汐更加怀疑他那套“生理反应”说辞。

程汐立刻重新调查陈树,却发现联系不上他,最终只能去找陈树的妻子于娇娇。

程汐亮出证件后,单刀直入地询问道:“陈树在哪里?”

于娇娇一怔:“我从3月31日就联系不上他了,正打算去公安局报案!”

程汐却一下抓住重点:“今天是4月10日,你们已经失联10天了,为什么不一早就报案?”

于娇娇解释道:“我们吵架了,所以他刚失联时,我以为他是故意不理我。”

程汐话锋一转:“你认识张雨吗?”

于娇娇侧头避开程汐的目光,思考了片刻:“不认识。”

程汐微微眯眼,立刻判断出于娇娇在撒谎。她没有揭穿于娇娇,只是将“张雨”这个名字重点圈了出来——张雨正是“3.21”一案死者的名字。

02

名单

于娇娇送走程汐后,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下班后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郊区一座老旧的废弃石桥下。

于娇娇弯腰在桥洞下摸索了许久,最终在一处隐蔽的石缝里取出一个信封。见信封安然无恙,她一直提着的心才放回原位。

她其实非常担心陈树,却不敢借助警方的力量寻人,之前也选择撒谎欺骗程汐——她其实认识张雨。严格来说,她只认识“张雨”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出现在陈树保险箱里的一个古怪信封里。那个信封上没有寄信人,也没有收信人,只打印了“主要人物”四个字。

信封里装了一张纸,纸上打印了十个人名,每个人名后面详细地备注了性格、爱好以及相貌,其中有五个人名被人用红笔划掉了。“张雨”正是被划掉的五个名字之一。

而于娇娇不敢报警的真正原因,是除了张雨,连环凶杀案里的另外两名死者,名字也同样出现在名单上。这也许只是巧合,死的人也许和陈树藏的古怪名单没有任何关系。

但陈树是于娇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允许他有丝毫闪失,所以她不但没有报警寻人,还悄悄地将那份名单藏在废弃的石桥洞里。

于娇娇将名单重新藏进石缝里,之后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好友说在望海路看到陈树了!

于娇娇立刻赶了过去,却失望地发现不过是一场乌龙。

那个人并不是陈树,只是一个身形和陈树相仿,又恰好穿了和陈树一样衣服的男人。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是个变态,大白天的居然在巷子里残忍虐猫。于娇娇不敢再多逗留,逃一般地迅速离开。

她回到家刚走出电梯,远远地就看到程汐站在家门外。

“于女士,请你如实解释这份名单的来历,如果再有任何隐瞒,警方将会起诉你妨碍司法公正。”

原来程汐一直悄悄尾随于娇娇,并在她离开后,找到了那份古怪的名单。之后,她继续跟踪于娇娇,直到确定于娇娇真的不知道陈树在哪里才现身。

于娇娇一看到那份名单,就知道秘密再也藏不住了,只能选择把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她告诉程汐,3月31日那天,陈树说有事要离开东海市几天,却不肯告诉她具体是什么事,只说等他回来后,他们就能在东海市拥有一套大房子。

之后陈树就失联了,紧接着她找到了这份名单。

“那你为什么要将这份名单藏起来?”程汐问道。

“我……”于娇娇顿了顿,才低头小声说道,“我担心他做了一些钻法律漏洞的事,我不想他有事,所以……但即便如此,我也依旧相信他不敢杀人。”

程汐淡淡开口:“你对陈树的信任,并不能替他洗脱嫌疑。我们刚刚查到一个消息——3月31日11点8分,陈树给死者张雨的父母汇了一大笔钱。”

于娇娇惊讶道:“陈树不可能有这么大一笔钱!即便有,以他抠门的程度,也绝不会拿去做慈善,除非……”

程汐看了她一眼,把她没说完的话说出来:“除非他不得不给对方钱。警方查到陈树生前和张雨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陈树想分手,张雨不愿意且一直纠缠他。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陈树为了不被张雨继续纠缠,想办法杀了她,并把尸体布置得和连环凶杀案一样,借以干扰警方视线。”

于娇娇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做梦都想不到陈树会背叛她!她拼命摇头:“不!我不相信陈树会背叛我!我也不相信陈树会杀人!”

程汐却猛地逼近她,举着手机冷冷说道:“最新消息,3月31日S市有人失足坠楼,死者的名字恰恰叫‘赵刚’!且有目击证人看到当天陈树曾在S市出现过!”

于娇娇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赵刚”这个名字同样出现在那份古怪的名单上,且被人用红笔划掉!

程汐立刻动身赶去S市,于娇娇则跌坐在沙发上,拼命回想过去的种种,试图找到陈树背叛她的痕迹。

这时,于娇娇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虐猫男”的脸——她曾经在别的地方见过他,而且当时他是和陈树在一起!

那是在医院背后的暗巷里,他坐在一个巨大的纸箱上面,陈树则站在他对面,手里拿着一张薄薄的A4纸——是那份古怪的名单!

03

死讯

程汐从S市回来后,再次找到于娇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于娇娇就一脸激动地抢先开口:“程警官,我找到陈树了!”

于娇娇告诉程汐,她发现“虐猫男”和陈树有关系后,立刻赶去望海路守株待兔,最后确定他住在望海路上的丽景小区里。

她趁他外出时偷偷潜进他家,四处寻找线索,最后在他家里找到了属于陈树的东西—— 一个刻有陈树名字的限量版打火机。

除了打火机,于娇娇还在“虐猫男”家里发现了一间被锁住的房间。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后,发现有“呜呜”声从里面传出来,像是有人被堵住嘴,却又拼命地想要说话。

于娇娇想把锁打开,但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回来了,她不得不离开。

“程警官,陈树一定被囚禁在那个房间里,你快带人去救他!”

程汐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说出来意:“于女士,你丈夫陈树已经有消息了,他不幸罹难了。”

“这不可能,他明明被一个变态虐猫狂囚禁了!”

“于女士,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噩耗,但你丈夫的确遭遇了泥石流——3月31日16点40分,S市盘山公路突然爆发泥石流,有监控拍摄到陈树被泥石流冲下山崖,最终被活埋在崖底,理论上说是没有生还可能。”

于娇娇连连后退,指着程汐的鼻尖大声质问:“你说他死了,那你们找到他的尸体了吗?”

“目前还没有,但等我们警方清理完被泥石流冲毁的……”

“没有找到尸体,那他就没有死!”

04

剁尸

待程汐走后,于娇娇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她喃喃低语:“真是荒谬!陈树怎么会死?他明明被那个变态男人囚禁在公寓里!我要去救他!对,只有我能救他了!”

于娇娇立刻找了好几个开锁师傅,旁敲侧击地询问开锁技巧,又上网查了许多资料,再一次来到丽景小区,潜进发现陈树的那间公寓里。

这一次,房间上的大锁竟然是打开的,房门虚掩着。

“咚、咚、咚……”于娇娇听到重重的剁肉声,循着诡异的节奏,她一步一步地朝房间走去。

当她推门而入时,看到的却是永生难忘的一幕——还是那个虐猫男人,还是那把菜刀,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被剥皮剁肉的不是猫,而是人!

于娇娇眼前一黑,身体软绵绵地往地上倒去。

5.窃尸

程汐见于娇娇转醒,递了一杯水给她。于娇娇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一脸茫然地问道:“我怎么会在公安局?”

程汐解释道:“你是一起盗窃案的目击证人,所以报案人把你一起送到公安局来了。”

“盗窃案?”于娇娇皱眉回想,记起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幕,立刻跳了起来,“怎么会是盗窃案?不应该是杀人碎尸案吗?”

这时,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瘦男子走了过来,欠着身子向于娇娇道歉,并解释道:“于女士,你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

这个高瘦男子笔名叫夜白,是一个知名度极高、拥有无数粉丝的网络作家,他在网上连载的小说,点击率一直保持着高纪录。

那个“虐猫男人”名叫白汉杰,是夜白的弟弟。

夜白解释说,白汉杰从小就患有一种怪病,不发病时和正常人无异,发病时则会丧失辨认事物的能力,控制不住地去偷各种尸体,并用一些极其残忍的方法虐尸。

夜白怕弟弟闯祸,所以每当弟弟有发病的征兆,就会把他捆绑住并锁在屋子里。

“至于你丈夫的打火机,是他曾经拜访我时,不小心落下的。

“你闯入我家时,汉杰正好处于发病期,举动的确容易让人误解,但他的确没有杀人,他只是犯了盗窃罪。当时我正在闭门创作,所以没能及时阻止。”

夜白解释完一切后,还向于娇娇出示了白汉杰的精神鉴定书。

程汐见于娇娇半信半疑,主动补充了几句,说警方已经证实夜白所言属实。

事情都弄清楚后,夜白友善地向她伸出手。于娇娇下意识地连连后退,看了那怪物一样的白汉杰一眼后,飞快逃离。

夜白并没有追过去,因为他很快被一群粉丝围住索要签名。他面带微笑,逐一在他们带来的书上签名……做完这一切后,他还专程送了几套宣传用的样书给程汐等人。

程汐拿起一本,一面漫不经心地翻阅,一面琢磨断了线索的连环凶杀案——最初陈树的嫌疑最大,但他遭遇泥石流死后,凶杀案却再一次发生了。

这次的死者不再是美艳性感的女人,而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但作案手法却是完全一致……这表明凶手转移目标了。程汐有些烦躁地敲了敲桌面,凶手如果一直转移目标,那就更难被揪出来了!

这时,程汐的目光无意中扫过某一处……电光石火之间,她内心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断!

06

真相

一个刚出道的男星在东海市迅速走红,城市里随处可见他的海报。他炙手可热,却从不低调,这让他在一次独自夜跑时被一名粉丝偷袭了。

偷袭他的粉丝叫李峰,一动手就被从暗处涌出来的警察制服。

程汐把从李峰家里搜出来的一叠小说丢到桌上,盯着李峰的眼睛审问道:“‘樱桃小嘴,齐耳短发,性感火辣的身材’,这些是《镜》的女主人公所拥有的外貌特征,同时也是你挑选作案目标的几个必备条件吧?”

李峰目光狂热地看着书,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你不觉得她完美无瑕吗?她是世上最迷人的女人!”

程汐选择无视他的话,继续审问道:“所以你疯狂地爱上女主人公,绑架了和她相貌特征一样的女人,然后毒杀了她们!”

李峰满不在乎地承认:“你很聪明,全都猜对了。不过,你是怎么猜出我是根据小说来挑选目标的?”

“是三位女死者的死法,那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唯美画面。”

原来当日夜白所赠之书,里面正好包含了《镜》。程汐无意中翻到结局,发现里面女主人公死时的文字描写,转换成画面后,竟和连环杀人案的案发现场一模一样。

程汐立刻推断,凶手杀人后,是照着小说场景来布置现场。

接着,程汐翻阅了夜白的其他小说,发现男死者的外貌特征和正在网上连载的《空》里的男主人公十分相似。

程汐立刻改进钓鱼方法,找了一个最符合男主人公设定的男人作为诱饵,将他包装成明星,然后用尽一切手段和渠道大力宣传,确保他的照片在城市里随处可见。

凶手果然对“诱饵”产生了兴趣,继而找机会向他下手……而他一下手,自然也就自投罗网了。

警方抓了人后,很快在李峰家里搜出了凶器—— 一个注射器,一瓶毒药,以及各式各样的口红和皮衣。至此,东海市连环杀人案宣告侦破。

紧接着,S市“赵刚坠楼案”也有了结果——赵刚是自己失足跌落的,警方已经排除他杀。

丽景小区,那间曾被大锁锁住的房间里,夜白正在奋笔疾书。

被他绑在椅子上的白汉杰发出“呜呜”声。

夜白见弟弟一脸愤怒,连忙安抚道:“最近风声紧,你先忍一忍,等有合适的尸体就放你出去……得再找个像陈树那样的人帮我们淘买尸体才行。”

原来,陈树一直在替夜白淘买合适的尸体。

白汉杰和陈树会面时,于娇娇看到的巨大纸箱,里面装的就是陈树从医院“买”出来的尸体。

而陈树手上那份古怪的名单,则是夜白设计的、拥有各种性格和身份的小说人物——也就是夜白创作所需要的尸体类型。

夜白钟爱美艳性感,且拥有樱桃小嘴的女人。他的这种审美观延续到了创作上——他每列出一份尸体名单,上面必定会有这种外貌特征的女尸。

这是夜白的癖好,也是他激发灵感的另类手段。也就是说,先有了尸体,才会有名单。

陈树会先去找那些尸体的亲人,亲人同意就给钱,不同意就用些见不得光的方法偷走,搞定一具,就用红笔划掉一个名字。

只是陈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遭遇意外身死后,尸体也会被夜白收集来激发灵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