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籚2011 / 忧伤美文 / 我喜欢的那个姑娘,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

0 0

   

我喜欢的那个姑娘,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

2016-10-25  酒籚2011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下个月,我就回老家结婚了。”

 01

 

飞机抵达上海虹桥的那一刻,我既忐忑又兴奋。在外流浪四年,我终于重新回到了我曾经的大学校园。

 

大学校园的喇叭里,依然放着陈奕迅的那首《你的背包》。四年的光阴已经从指缝溜走,唯独这首歌却锁住了时间的咽喉。

 

学校一处的宣传栏上,依旧张贴着四年前微电影的宣传海报。只是这宣传海报并没有这首歌来得有魅力,能留住时间的脚步。宣传海报已经褪色,只能勉强辨识几位主演的名字。

 

我看着残缺不全的海报,不禁感叹,原来,我离开这座城市已经很久了。学校的篮球场没变,食堂没变,教学楼没变,变得只有我。从校园出来,我发现我越来越想念一个姑娘。

 

陈宇在我曾经建的微电影网站上给我留言。他说,他五一节要结婚了。

 

我从怀里拿出烟,点上。在网页上,跟陈宇说,恭喜啊。

 

陈宇回我,我靠,***,你终于肯出现了?这些年在外把妹还是去海外谋事业了?你可知道你要是再不吭声,我就把你送我的篮球给埋了,就当为你建座坟墓,想起你的时候,就过去缅怀缅怀。

 

看着陈宇一口气发那么多信息,我只回复他一行字,你结婚那天,苏海翼会来吗?

 

过了好久,陈宇跟我说,你个***,见色忘友。我怎么知道苏海翼那个酒鬼会不会飘出来砸我的场子?再说,我真的不知道那个酒鬼现在在哪里鬼混。

 

我给陈宇发了我的号码,并威胁他说,要是苏海翼不来,我就去抢亲。

 

陈宇打电话给我,道我,你大爷的,苏海翼不来你抢我的姑娘干嘛?我不就是希望你给我包一份大红包的嘛,你至于让我没结婚就妻离子散嘛?

 

我笑着说:“我不管,要是苏海翼不来,我就砸场子。”

 

2016年4月23日,晚九点。

 

陈宇发短信向我保证,苏海翼一定会来。此时,我一直悬着的心才稍微有些放松。

 

我连忙掐掉烟,重新拿出钱包里的照片,照片里的她,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就这样静静地捧着她的照片,就像捧着罗浮宫最美的壁画,在上海的黄埔江边吹了一晚上的风。

 

不知道她现在会如何?可有人开车送她上班?可有人为她应酬帮她挡酒?可有人在下雨的时候接她回家?

 

在青春的那一场风中,有人离去是因为远方有更美的风景。而有人离开则是为了更好的喜欢一个人。

 

02
 

2009年9月,我刚踏进大学校门那会儿。在学校的门口看见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在澄澈的阳光下,明媚地像迎着太阳盛开的向日葵,舒服地让人窒息。

 

她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在我的前面,忽然停下脚步,对着走在她旁边的一个同学爽朗一笑:“同学,我帮你提着行李吧。”

 

还未等那个同学开口,就抢过那位同学手中的行李,领着她一起寻找宿舍。

 

我看着这一幕愣了神,现在大多数初来乍到的学生,都是自扫门前雪。鲜少有像她那样的,先帮别人扫雪的。

 

后来我向多位同学打听这个女孩的消息,都未果。大二的时候和朋友出去打篮球,在篮球场上认识了学校篮球队的前锋陈宇。偶然间从他那里听说了那个女孩。

 

原来,她叫苏海翼。

 

用陈宇的话来说,苏海翼就是喝酒能干掉一个男生宿舍的酒鬼。

 

在我认识的女孩中,很少有这样魄力的姑娘。听陈宇这么一说,我对苏海翼更是好奇。我想我喜欢的姑娘就该是像她这个样子,独立又善良。

 

2010年10月25日,我的邮箱里收到一篇文稿,文稿的标题叫《我对你的爱,缺了条腿》。下面署名正是苏海翼。

 

我看着苏海翼三个字,莫名的兴奋。想了很久,只在键盘上敲出了“故事不错,只是结局太悲惨,可否改成皆大欢喜的?”

 

我寸步不离地盯着邮箱页面,一分钟之后她给我回了“坚决不改”四个字。

 

我看着这几个字不禁在图书馆里笑出声来。

 

其实,她写的故事我并没有仔细研读。倒是她的名字,我已经研读了千遍万遍。

 

03
 

在陈宇给我打电话的那天晚上,我就到了他在上海开的酒吧里。

 

我点了一杯鸡尾,只是把玩着,并没有喝的意思。

 

陈宇接到我的电话,便匆忙跑了他的酒吧。

 

他刚看到我的时候,就给了我一拳。他说:“你他妈知不知道苏海翼那个酒鬼喜欢你啊?”

 

我拿起我的酒杯,愣了愣,笑着说,我知道啊,她表现得那么明显,我怎么能不清楚呢。可是那时候,我他妈就像个乞丐一般一无所有,根本配不上她对我的好。

 

我请苏海翼喝酒的那天,我正准备跟她表白。只是刚到饭店的时候,我接到家里的电话。他们告诉我,父亲因为酒驾去世。

 

我只能连夜从上海赶回老家奔丧。

 

在亲人与喜欢的人的面前,对于那个尚未成熟的我来说,只能放弃后一个。

 

曾经父亲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如今他突然离去,家里的一切一下子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而我做了一个影响我一生的决定,那就是休学。远离那个阳光明媚的地方,那个有她的地方。

 

在到达西安的那天晚上,我依然接到苏海翼的多通电话和信息,然而我并没有心思回复她。

 

月色如昙花一般高傲清冷地铺在落地窗上,我靠着窗,打开微信。有一条微信,是苏海翼凌晨三点发的,我点开来看,是一段文字视频。视频的背景音乐是马天宇的《亲爱的,你在哪里》。

 

这是我第一次哭,就算父亲去世的那天我都没有这样地伤心。

 

第二天,我便换了号码与微信。

 

陈宇突然安静了下来,道我:“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看着酒杯里的酒,笑了笑:“这四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苏海翼那个丫头至今仍然在原地等我。”

 

陈宇喝了一杯酒,朝着我摇了摇头:“大学毕业,苏海翼一个人去了浙江闯荡。而在毕业之后,她的微信和qq就一直写着暂停服务。不过,前两天我好像联系到她了。”

 

我踹了陈宇那小子一脚,道他:“只要苏海翼能来,我就免费给你当摄影师。”

 

陈宇结婚那天,我准备向苏海翼求婚,告诉她,我很喜欢她,喜欢她七年了。 

 

04
 

2016年5月1日,陈宇的婚礼。我拿着摄像机站在酒店的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我喜欢的那个姑娘。

 

你的出现,似一抹阳光洒进我的心房,给我明朗。每日凌晨你还在网上冲浪,不是你喜欢通宵打游戏,而是你知道,我喜欢打游戏,我在黑夜里需要你这朵明媚的花。

 

以前我觉得她是淑女中的假小子,现在看着她倒像是假小子中的淑女了。

 

她变瘦了,头发也变短了。精致的脸颊化了淡妆,踩着罕见的高跟鞋,在茫茫人海里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到处张望。

我拿着摄像机一直跟着她,我突然好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就这样,她走在我的前头,我紧跟着她的后面。就这样,用摄像机记录她微笑的样子,她着急的样子,她漫无目的的样子,她欣喜若狂的样子。

 

她在穿着西装的陈宇面前停下,笑着跟陈宇说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一回头就看到了我,看到我拿着摄像机静静地看她的样子。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仿佛是欣赏一幅名家的画作。倒是苏海翼先打破了气氛,微笑地跟我说:“许安,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她打招呼的方式真的好特别,我连忙将相机扔给陈宇,紧紧抱住了这个我喜欢了七年的姑娘。

 

她也紧紧地抱住了我,笑着在我耳边道:“下个月我就回老家结婚了。”

 

我一下子愣了神。结婚了?那……恭喜。

 

我突然感慨万千,甚至我都不愿意和她说,你结婚那天要邀请我啊,或者是我给你包一个最大的红包。这些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呢?

 

过了好一会儿,我尽力克制住悲伤,只淡淡对着她说:“我四年前欠你一杯酒,现在可以还给你了吗?”

 

苏海翼突然推了我一把,对着我道:“你不要命了吗?你对酒精过敏啊。”

 

是的,我不要命。我都快要失去你了,我还怕什么酒精过敏?

 

可是我已经离开她四年了,当初是我邀请她喝酒又放了她鸽子,是我主动断了和她的联系。现在,我又什么资格跟她说:“苏海翼,你不要结婚,你跟我走吧。”

 

不能了,我只能默默地对我面前的姑娘说:“少喝点没有事。”如果我这一次不还给你,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念以前的她,及腰长发,明媚如花。

 

我突然想念,我和她第一次正式见面,我说你好,她说不好的样子。我突然想念,她像个傻姑娘一般,帮我挡酒的样子。

 

从2009年到2016年,整整7年,我都未曾想过时光如血般残酷,明明左脚踩得还是下午,右脚却已经迈进了黄昏。

 

我一直以为,时间还在等我,等我有勇气为她停留。

 

05
 

陈宇的婚宴结束后,我开着车带着她到我们常去的一家大排档坐下,点了一些她喜爱吃的龙虾,鱿鱼和扇贝,还特地嘱咐店家不要放香菜。

 

我刚把一瓶啤酒和一瓶可乐放在桌子上,苏海翼边吃着龙虾边问我最近在哪里鬼混?

 

我看着喝啤酒的她,轻声道:“不好说,之前在西安,后来又去了广州,北京,目前留在上海。”

 

我曾经在西安的一家电子厂上班,后来又到广州的一家餐厅当服务员。再后来被餐厅的老板提拔到北京的一家餐厅当经理。积攒了一些钱,准备在上海开一家餐厅,准备娶你。

 

她笑了笑,依旧吃着她的龙虾,依旧没心没肺地问我:“你大三的时候为什么休学?”

 

我低头看了看我手上的戒指,突然一笑,对着她说:“休学是想娶我喜欢的姑娘。”

 

笨蛋,我想娶你啊,是你让我喜欢你,让我做你男朋友的啊。

 

微电影上映的时候,我请了微电影社的几位同学一起吃饭。我因为酒精过敏,不能喝太多的酒。所以每次敬酒的时候,我都是以果汁代酒。

 

有一个不懂事的哥们,说我忒不仗义了,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一点都不如打篮球的时候豪爽。我只笑笑,没有说什么。倒是苏海翼坐不住了,举起酒杯就跟那个哥们说:“许安的那份酒,我给承包了。”说着就是一瓶啤酒下肚子。

 

我连忙夺过她手中的第二瓶酒,笑着对桌子上的人说:“这酒,我喝了。”喝完就拉着苏海翼出了饭店。

 

苏海翼这次的酒喝得有些多了,似乎有些醉意。从口袋里摸出好多个啤酒拉环,然后蹲在校门口的松柏旁,一个一个把它们戴在树枝上,每戴一个就说一句:“向许安告白呢?还是向许安告白呢?”

 

我扶着她听得一愣一愣的,她突然看向我,将她大拇指上的戒指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然后很正经地说了一句:“许安,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然后睡在了我怀里。

 

我高兴地看着她,突然胸闷,一口气没喘上来,和苏海翼一样睡在了马路上。

 

06

 

我的那瓶酒还没有打开,苏海翼就用纸擦了擦嘴,站起来跟我说:“我要回去了,订了今天晚上回西塘的车票。”

你要走了吗?我连忙站起,对她道:“那我送你吧。”

 

最后一次,就让我送你吧。她没有说话,大概是默认了。

 

抵达车站的时候,她头都没有回,只摆了摆手对我说:“许安,祝你幸福。”

 

没有你,我不幸福。

 

我看着我手上的戒指,愣了神,她四年前就为我戴上了戒指。如今四年后,我还是没有为她戴上戒指。

 

我站在检票口,从口袋里拿出四年前我就准备好的戒指。对着检票口,喃喃道:“苏海翼,祝你结婚快乐。这一次,我是真心的。”

 

我喜欢的那个姑娘,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

 

我将我手上戴了四年的戒指取下来,重新放在盒子里。然后又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在口袋里。

 

这时候的心境,正如当年苏海翼笔下写的那样:“那个男生准备跟他喜欢的女生告白,却不幸出了车祸。然后,缘分就这样被命运耗尽了。那个男孩,仅仅是离她家小区二十米,缺了条腿。”

 

而我对于苏海翼的爱,也如她故事的主人公一样,缺了条腿。

 

我出了车站,对着月色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天空说,我,许安,许你苏海翼,一世安稳。

 

年少的时候,我遇见了最美的你,可那时的我年轻气盛,懦弱无能,只能从你的身边逃走。可如今,我有能力给你一个答复,给你好的生活。那么,你我能作为陌生人一样重新再遇上吗?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有意思吧,可通过意念关注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