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茶馆 / 我的图文原创 / [原创] 《今生难忘老局长》

0 0

   

[原创] 《今生难忘老局长》

原创
2016-10-30  春山茶馆

今生难忘老局长

 

作者:春山茶馆 写作时间:2016年10月

 

328日,是个凄苦、思念的日子。老局长项良林驾鹤西去,离开了我们。协助他的长子戟、次子群,料理完老局长后事之后,整整3天睡眠不足,撑开眼是他,闭上眼是他,摇摇头还是他,老局长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么亲切。

一直想给老局长写点什么,总是无从下笔,拿起笔又放下,反反复复,不落一字,可能是与老局长太熟的缘故,也可能是想写的事太多的缘故,情感纠结,难写心境,但又不吐不快。

老局长是1988年的3月转业到市公路局担任党委书记,3年后兼任局长的,对于此前的他,我了解甚少,只知道他是一个来自歙县王村乡下的农村娃。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军分区参谋长,他用了近30年坚持不懈的努力。30年军旅生涯练就了他善抓机遇的能力、坚持不懈的毅力和干练果断的魄力。老局长曾说过:部队的培养,定格了他的人生;部队的经历,让他一生受用不尽。

初识老局长,是在1991年全省公路系统经济大发展,公路怎么办大讨论征文颁奖仪式上,他和我同获一等奖,因为他是全省唯一一个局长写文章并获大奖的人,所以他让我格外关注,很想亲近。也可能是因为一等奖奖项只有两个,所以我这个二十几岁拿奖的毛孩子也引起了他的关注。那次,老局长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米八几的个儿,腰板笔直,清癯瘦但挺有精气神,眼角弯钩着长寿眉,和蔼慈祥。

老局长学历不高,但笔头勤快,闲来喜欢舞文弄墨,诗歌、散文、工作心得、新闻通讯样样都来,但精品不多。颁奖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我在省公路史编辑室做临时编辑,他在黄山市公路局当局长,相隔两地,地位悬殊,彼此未曾谋面。此间,老局长给我写过四、五封信,并附了六、七篇稿件,多是讨论稿件修改之事,因为信中充斥着小张老师您好请您这位专家修改之类的恭谦语句,弄得我哭笑不得,左右不是,无法回复。

其实,我只是一名来自江北农村的农民临时工,1982年高考落榜,回家务农。成家后,体力不行,农活不精,三口之家,让我弄得经常缺油少米,吃了上顿没下顿,苦不堪言。为了生计,1985年我不得不到黄山区汤刘道班做了一名临时工。之后的八九年里,我从道班到小黄山市公路站,再到小黄山市交通局,再到省公路史志编辑室,临时工身份一直未变。猛然间,被一位大我30岁的局长套上老师专家的帽子,并用上的尊称,实在让我惊恐不已,入地无缝。

我到老局长身边工作,是199311月。那年,因为编写《黄山市公路志》需要,老局长亲自到省公路史志编辑室协调3次,将我调回黄山市公路局从事《黄山市公路志》主笔兼行政秘书工作。初到屯溪,老局长找我谈了2次话:第一次,老局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我都是农村贫苦人家的孩子,你是作为人才引进来的,必须在工作上、才学上闪出亮点,才能引起关注。你的困难我们了解,要改变农民临时工身份,你只有努力工作,尽快做出突出成绩,才能解决实际问题。第二次。老局长对我说: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工作上有没有进步,完全在于你自己,你只有加倍学习、加倍工作,学到本事,做出成绩,才能安身立命、安家立业。2次谈话让我记住了1个词成绩,也让我感受到了11个字我真的遇到了一个好领导

老局长关爱职工,待我如子。为了成绩,我在编写《黄山市公路志》时,基本是5+2、白+黑,很是辛苦。老局长见状,每周雷打不动要到我的办公室坐上2次,鼓励、安慰、问情况,遇到公务接待,还带着我去蹭饭,解决我妻未来,锅不热,胃难饱的问题。那时候,公路没有分级管理,市公路局管辖公路3000多公里,点多、线长、面广、事务繁忙,大型材料撰写任务较多,没昼没夜写材料是常事,每当一篇大材料写完,老局长都要说上一声辛苦,给我一包玉溪,让我很是温暖。妻和子来屯溪后,儿子上学成为大问题,老局长命令长子戟一周内必须把学校联系好;儿子喜欢玩,老局长竟如孩童,和我儿子一起匍匐在地,指导儿子瞄准时要三点一线……,诸如此类,数不胜数,让我永远难忘。

我和老局长既是忘年交,也充满着父子情。我犯了错误,老局长会暴跳如雷;我有了进步,老局长会和颜悦色。我酒量小但酒胆大,好多次酒后犯错,损人羞己,被老局长训孙子训过好多次,老局长说抽一辈子烟烫一辈子手,喝一辈子酒丢一辈子丑,小张啊,你酒后犯乱是个大问题,要坚决戒掉啊。

在喝酒问题上,也有例外的时候。20多年来,老局长也曾4次请我喝酒。第一次是19955月,我被评为黄山市十大杰出青年,老局长从家里拿来一瓶20年前的五粮液,我们俩在横江河畔的资口亭酒家胡吃嗨塞了两小时。第二次是199610月《黄山市公路志》公开出版,并获得安徽省地方志优秀成果一等奖,老局长在家烧了四、五个精致小菜,我们俩吹掉了一瓶古井贡。第三次是20003月,我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老局长带我去了王村他的老家,途中在篁墩一家小酒馆灌了我3雪花啤;第四次是20024月,我被授予安徽省自学成才者称号,老局长编了一首顺口溜送给我:农村娃知苦中苦,谁来心疼老夫我;成功不易要保持,免得倒退白辛苦,这次我们俩在新安江边的大排档上分掉了一瓶剑南春4次喝酒4次醉,我笑问老局长:老爷子,您一边严令我戒酒,一边又使劲灌我酒,这不是自相矛盾嘛?老局长一笑,回了8个字:屁话少说,老夫高兴!

让我终身难忘的是1996年的一件事。那年,我在获得黄山市十大杰出青年后,经省公路局领导同意和市公路局党委研究决定,拟破格将我转为全民合同制工人。那时候,人事管理严格,许多条条框框难以突破,为此,老局长动用了很多人关系,从农转非到跑编制,从公安局到劳动局,老局长都是亲历亲为终于彻底解决了我的工作和身份问题让我成为全省系统第一个由农民临时工破格转为国家正式职工的人。感激之余,我东拼西凑了500元去感谢老局长。结果被老局长狠狠教训了一通。老局长说解决你的身份问题,是局党委根据你的工作表现和工作能力研究定的,是组织上的关心,虽然我提出了一些主导意见,也动用了一些人关系。但我的目的不是让你来感激我,而是希望你更加努力工作,在今后工作中多出成绩,给我增光。今天你给我包红包,是看低了我,我很不高兴,如果我在意这个,也不会提携你这样一个无亲、无故、无权、无钱、无背景的农村穷孩子,如果你真的感激我,可以在我退休后常来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老局长平易近人,待人处事从不摆架子,对现实工作中存在的官僚作风非常反感。他多次说过:现在一些科股级干部,级别不高、架子不小、官僚气十足,对上是怀才不遇的心态,对下是高人一等的气势,小事不愿做,大事做不了。为此他曾写过一篇名为《官僚的架子与心态》的时事评论发表在《安徽交通报》上。

老局长在市公路局党委书记、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0年,10年间他跑遍了全市144个道班,常与道工同吃同住,始终将贴近基层、贴近道工作为他的工作着力点。祁门茅棚店道班,他住了2晚,《茅棚店道班的晚餐》的通讯,记录下道工一家人的艰苦与温馨;歙县板壁屋道班,他先后住过3次,写下了《漏风的板壁屋》的通讯,记录了道班简陋的生活条件和道工坚韧的敬业精神黄山温泉道班,他曾待了整整一个周日,写下了《父子养路工黄山公路情》的通讯,记录了父亲带着儿子坚守一个道班的感人事迹休宁茶子岭道班,他先后去了七八次,写下了《高山、冰雪与养路工》的通讯,将道班的缺水缺电的艰苦条件和道工坚守公路的精神淋漓尽致表现出来。10年间,老局长先后在《黄山日报》、《安徽交通报》、《中国交通报》等报刊发表了30余篇新闻通讯,记述的全是基层道班的点点滴滴。每一篇通讯的发表,都鼓舞了一群道工。一位道班班长曾说道:公路局长写道工,受鼓舞的是我们,不仅说明局长对我们一线职工的了解和关心,更多是体现出我们的工作得到了上级的理解和重视,比那些光说大话、不做实事的干部好过一千倍一万倍。

老局长雇农出身,家境穷苦。穷苦的经历让老局长对穷苦人始终怀有别样的情结,无论身份如何转换,关心贫弱在他的心中始终占据着重要位置。1994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林竹道班一道工妻子患急性阑尾炎,痛得在床上翻滚,情急之中,他想起前几天老局长察看林竹道班时留给他的一个电话号码(XXX6709),拨通后,才知道这是老局长家的座机电话。得知情况后,老局长立即调车,带着我,亲自赶到林竹道班,将患者送到市医院,联系手术专家,协调住院床位,直到患者完成手术推出手术室时已经是凌晨210分。在回家路上,我问老局长:一个道工怎么会有你家的座机电话?老局长狡黠一笑:这是电话就是公路专用电话呀。弄得我一头雾水。后来,我才知道老局长每次去道班检查时,给道工们留的都是这个电话,好多次他还诙谐地对道工们说:“67094个数字就像铁锹、洋镐、箩筐和扫把的形状,这些都是养路必备的工具,记住哦,你们有事找我,可以打这个电话哦。

老局长有一句口头禅:小事交下边,大事必躬亲。转业到公路交通系统后,老局长仍然保持着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日常生活中,他与同事下属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以不分大小,不拘小节但遇到重大事务、突击任务时,那就变成钉是钉铆是铆,必须上下分明,说到做到。199177日,205国道杨村段发生特大塌山,3万多立方米的泥石将400米长的公路埋没,但南京军区一批战备物资将在4天后通过,任务紧急,刻不容缓。塌山发生后不到2小时,老局长就亲自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和抢险人员赶到现场,连续3天,吃住在工棚,连续奋战60个小时,硬是修出一条900米的临时便道来,确保了战备物资的运输。由于措施有力、抢险及时,市公路局被中央军委战备办公室授予战备工作先进单位,老局长被授予战备工作先进个人20053月,因花山谜窟景区发展需要,市政府筹资1500万元,对篁墩至王村公路进行改建,沿途征地近百亩,老家王村的一些涉及到征迁赔偿问题的亲戚好友纷纷找到老局长,希望能够通过关系得到额外优惠和照顾,老局长一一招待,待客如宾,但无论是饭前还是酒后,老局长始终是一句话:正因为我是公路老局长,咱们就更要按政策公事公办。

老局长少时积贫积苦,老来疾病缠身。退休后,老局长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2007年患上肺气肿,2013年查出胰腺癌,病痛的折磨,使老局长的生活质量急剧下降,但老局长仍然保持着坚强的生存意志和乐观心态。晚年的老局长特别喜欢老朋友、老同事来访。某某路改建、某某同志升职、某某家娶媳妇、某某家嫁女儿、某某同事当爷爷……,只要与公路系统相关的人和事,都是老局长爱听的和想听的。老局长退休后,我每周至少去看望他一次,或带点鱼虾,或带点鲜果,但带去最多的是东家长西家短和能让老局长快乐的一些琐事。

2015年以后,老局长病情恶化,生活常年不能自理,也许是感觉到自己剩下的岁月不多了,老局长竟然好几次让我对他一生进行一次总结,帮他把挽联写好,这种面对死亡超然心态,实在让我惊讶佩服。当我把写好戎军万日修路千里行善百家遗荫项氏;支撑一家慈育二子磨难终成良林的挽联呈给老局长时,老局长看了半天,诙谐一笑,还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嘟咙出6个字价有点高啊

2016328日,是老局长辞世的日子。那天上午,市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满满一屋子的亲戚朋友围在老局长床前,老局长平静得如睡着了一般。当医生将呼吸器拔离,宣布老局长死亡的一刹那间,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泉涌而出:老局长啊,您一路走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