霃楓 / 历史国学 / 东晋、南宋南渡后立国超过百年,南明为何...

0 0

   

东晋、南宋南渡后立国超过百年,南明为何却如此短命?

2016-10-30  霃楓

作者:我方团队覃仕勇

在中国历史上,西晋、北宋和大明王朝的灭亡都与异族入侵有关,而晋、宋政权在渡江南迁后,都在南方迅速稳住了局势,与北方政权形成长期南北对峙的局面,史称东晋和南宋,立国都超过了百年。可是,与之相较,南明政权的存在时间不过才短短十八年!其中,人们看好的最具优势的弘光朝,支撑时间竟然只有一年!隆武朝支撑时间稍长一点,一年零两个月。永历朝奔窜于两广、云贵,甚至遁入缅甸,则苟延残喘了十五年。

说弘光朝最具优势,是因为大明王朝实行的是“两京制”, 留都南京与首都北京的六部等衙门相对应,也有着一套完善的领导班子。六部尚书、侍郎、郎中、员外郎,六科给事中,都察院的都御使、御史,翰林院侍读学士等等官员一应俱全。

从某种程度上说,南京领导班子可作北京领导班子的替补,北京领导班子覆灭,即南京领导班子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全面启动,投入工作。

此外,中国南方大部分版图仍掌握在明朝官员的手里,而且,虽然北中国饥荒频仍,战乱不息,但江南地区却一直安逸平稳,农业、商业、手工业发展迅速,经济雄厚。更重要的是,江南地区还保有数量巨大的明朝军队。

单就明朝尚存的江北四镇兵力来说,尽管各种资料给出的数字大小不一,但从时任工科都给事中的李清提供的记录来看:“四镇兵各三万,需饷二百四十万”,则兵力不下十二万。此外,还有南京京营兵六万,郑鸿逵、郑彩、黄斌卿、黄蜚、卜从善等八镇兵马十二万,其余如操江、凤督、楚抚、应抚、淮抚等也拥兵有十多万。在李清的记载中,楚镇左良玉拥兵为五万,但左良玉沿江东下时,曾豪称雄兵百万,保守估计,其兵员没有七八十万也有四五十万。左良玉死后,他的儿子左梦庚所率降清的残部就有十几万。

一句话,弘光朝的兵力数量是相当庞大的。

所以,在弘光朝成立之初,很多人认为,南京政府就算不能收复北方、光复昔日大明荣光,但要做个类似东晋或南宋的偏安政府那是没问题的。

可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1645年三月,清军攻陷大顺朝的国都西京(今西安),一路逐李自成东奔,惊破左良玉的胆魄,血屠扬州,占据南京,前后不到两个月,弘光朝就宣告垮台了。

弘光朝的消亡为什么这么快速?原因是多方面的。和东晋、南宋相比,南明最大的不同有四点。

一、对手的决心

当年,灭掉西晋的匈奴刘汉国只是五胡十六国之一,缺乏一统南北的实力。而且,攻陷长安不久,刘聪死,刘汉国一下子分裂成了前、后赵,东晋的敌人变成了后赵。石勒时代的后赵既受到来自前赵势力的摧压,身后又有并州刘琨、幽州王浚等人的牵制,根本无暇南下。到了石虎时代,前燕已经兴起,牵制了后赵,所以,东晋从得以从容站稳脚踏,立国百年不倒。

南宋的情况相对要糟一点,崛起于白山黑水的女真金国挟灭辽之威,一举击破北宋帝都汴梁,但这时的金国才刚刚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俘获得宋帝徽钦二宗、掠夺了无数子女玉帛,心满意足,便迫不及待地建立楚、齐等伪政权来统冶管理中原,自己打道回府了。虽说南宋建国之初,金国也发动了一场名为“搜山检海捉赵构”的千里“斩首”行动,但毕竟孤军深入、战线太长,差点归路被截,这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南宋所面临的对手只是刘豫的伪齐政府。

弘光朝所面对的的清政府,虽说在入关之初有过与南明划江而治的短暂想法,但以多尔衮为首的清廷领导班子很快发现,北方的供养主要来自南方,划江而治,只能是困死自己,所以,一统南北的决心已经不可更改。南明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偏安的气候和环境。

二、弘光即位饱受非议

司马睿、赵构被拥上帝位,都得到了所有心怀故国的遗臣、遗民的拥护和祝福。尤其是赵构,因为靖康之难中,所有的帝系子孙都被金人一窝端了,他是唯一的漏网之鱼,是流亡政府领导人的不二人选,谁也没有资格跟他争。而弘光帝,本来是最合法的帝位继承人,但还没登位,就被无辜地卷入到“党争”之中,帝位险些落空。

即使登上帝位,文臣武将还是纷争不息,力气不往一处使,马士英、阮大铖与东林人士间的互相倾轨、互相倒台,黄得功与高杰的火拼、争地盘等等,内耗严重。接踵而来的“大悲案”、“北太子案”、“童妃案”更让弘光帝焦头烂额,担惊受怕,担心差有不虞,非但帝位不保、小命不保。左良玉举兵东来,虽说一方面是为了避战大顺军,但也是弘光帝位不稳的一个集中体现。

三、没有可以依仗的军队

弘光虽是由江北四镇贪功拥戴得登帝位,但这四镇都趋于独立的军阀,弘光根本指挥不动。也就是说,弘光没有可以依仗的心腹武装队伍。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相对而言,魏晋更替,晋武帝分封了二十七个藩王,地方上出现了与西汉初郡国并行制相似的行政管理模式,藩王手中都执掌着一定数量的军队,这也是西晋“八王之乱”为什么会闹得这么凶的的源头。

琅邪王司马睿,在“八王之乱”中采取了低调谨慎的方针,尽量远离争端,避免战祸,既保存了实力,后来又依附上了势力雄大的东海王司马越,得封为平东将军、监徐州诸军事,留守下邳。所以说,他是有一定军事班底的。而出镇江东后,司马睿又得到了大门阀世族琅邪王氏中王导、王敦兄弟的鼎力相助,实力就不容小觑。

而赵构原本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可是汴梁围急,他因为人在城外,得哥哥宋钦宗任命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负责集结和收编河北、河东各地军队以入援东京,就靠这一道任命书,他集结了一支数量可观的军队,宗泽、岳飞等人就在其中。

四、民心向背

话说,东汉末年,烽烟四起,群雄纷争,虽说后来形成三国鼎立之局,但民众的愿望还是天下合一、四海一统。西晋武帝司马炎完成了这一事业,西晋王朝也因此得到了百姓的支持。正是这一原因,尽管西晋国祚不长(只有51年,如果从灭吴开始算起,则仅立朝37年),它的灭亡,还是换来了无数人的泪水,所以,衣冠南渡后,政权很快稳定,民心容易收拾,万众一心,同仇敌忾。

北宋末年的情况,很多书都说,宋徽宗赵佶不理朝政,大量豢养乐师歌妓,广集奇花异石,滥增捐税,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搞得许多百姓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这样的政府,应该遭到民众的唾弃。可是,我们看靖康二年正月,宋钦宗赵桓赴金营议和日暮未归时,京师百姓自觉排队候驾,从皇宫到南薰门,人头攒动,一望不到边,甚至有人炙火于臂,或自烧其指,或望门侧而拜,即令风寒雨雪、泥淖没膝,也不减其志的感人场面,就知人们对这个政府是多么的眷恋和热爱。

而在大明朝的天启、崇祯两朝,民变剧烈,除了天灾之外的原因外,主要是社会矛盾土地兼并太过严重。而要论明朝土地兼并最为严重的区域,又当属江南无疑。原因很简单,江南土地肥沃,是官僚权贵追逐、争夺的对象。之前没有在这地区爆发大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一是南方的自然条件相对较好,产量高,佃农租种地主的地交出大量的租税后尚足以糊口;二是发达的工商业为无田农民提供了生存手段。

在这两方面情况下,江南地区的民众一时还没有跟随着西北等地揭竿起义,但却也是隐忍待发了。

所以,南明政府的建立,民众的期待值并不是很高,反应比较冷淡。

而又因为江南物产富足,在明朝中后期单单以一地的赋税,就支撑起了大明帝国的70%的财政运作和开支。然而,“甲申之变”以后,即使辽东、陕西、河南等地已经沦陷或半沦陷,江南的财政仅仅用于自身,百姓的日子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

究其原因,是弘光政府为了养活数量庞大的军队。南明立国一年,就从江南赋税中征收的白银高达460万两,这还不够,财政部门还声称实际支出高达700万两,亏损240万两。江南百姓由此叫苦连天,恨不得这个政府早死,从心里诅咒它,听说清军南来,有人还嫌清军太慢,埋怨“清兵如蟹,曷迟其来”!

先前的西北等地佃农在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带领下,拔刀造反作乱,对各级皇族、官僚、地主分子大加杀戮,使得这些特权阶级逃的逃、亡的亡,广大耕地一下子就成为了“无主荒地”。

清朝政府入主北京,新来乍到,为了能征收到赋税,就采用了“谁耕种,谁纳税”的办法,承认了佃农对租种土地的所有权。

而且,清政府为了收取人心,根据文臣范文程的建议,赋税征收就按万历时期的较低标淮征收。另外,还实行减税,大幅减免本年度“清统区”的正赋,征收办法是清军所过之处免征粮一半,未过之处只要真心归顺,可免征粮的三分之一。除免了部分本年度的赋税外,还规定,以前年份老百姓欠崇祯朝的赋税,统统不再交纳。

民怨之下,弘光政府的败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然而,随着弘光和大顺两大政权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消灭,清廷的最高统治者摄政王多尔衮由此得意忘形,先后施行了占房、圈地、投充、逃人、剃头改衣的政策,民心的向背由此发生了大逆转,江南人民幡然醒悟,纷纷备起抗清,更有可歌可泣的“江阴八十一日”。这也是后来的永历政权虽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兵一卒,但依然和清廷周旋了十五年的缘由。

更多历史解密,请关注微信我们爱历史(ID: his-tory)

明灭 覃仕勇

¥38.30 京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