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最新收藏的文章 / 读尼尔·弗格森的《帝国》(四)作者...

0 0

   

读尼尔·弗格森的《帝国》(四)作者:江工

2016-11-02  工农总政委

 几乎每个人小时候都打过架,做过大人反对的那些坏事。而且有的“孩子王”还常常挑斗打群架,欺负弱者。男孩子长到年青时,都还有逞强好胜,发膘劲、显武力的一段时期。但是到了婚后一般都不会动辄打人骂人的,遇到冲突时都学会摆事实讲道理的。而且我们也不会计较某人小时候曾经打架的那些事儿,更不会荒唐地由那些往事牵出结论,来定性某个人是好人或是坏人,能信任或不可信任。


 资本主义在其发展早期也是和一个人成长道理是一样的,幼稚和盲目,蛮横和暴戾。但是,中-共可不是这么认为的,不会豁达大度的看待历史往事,他们会很严肃地把那些往事上纲上线、一个不漏地编写在各种教课书里、党-史和宣传材料里,并且还固执地、持续不断地教育本国人民,要牢记历史,特别是牢记那几个穷凶极恶的国家!又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美国和英国就是首当其冲的二个最凶恶的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然后就数日本了,并且最近根据政治需要,日本上升为首位。


 真实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图景呢?凭我的水平是这样认为——二十世纪是资本主义真正走向“成年期”的成熟阶段,特别是二战结束之后,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为维持和引导世界向和平与公平发展的道路而努力,这已成为全球化的共识了。我-党动不动喜欢讲“中-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 难道不走“和平发展”能行吗?难道还能靠打谁、抢谁来发展吗?说这种“漂亮”的废话,是我们的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讲得最多、最烂、最弱智的话。


 又说“今天我们这个和平的环境来之不易的”,但这又主要还是一些资本主义强国主导下的结果,它们如若不安稳,那来什么和平的环境?如若不是它们的影响,我们仍和地球上大多数国家一个样,历史的时针还会停留在封建王朝、原始部落时期,根本没有工业化和共和思想产生的可能,这是毫无疑问的推测!我们现在的进步是由资本主义催化出来的,我们不应该只懂得吹毛求疵地一味批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以为一切成就都是经过我们大脑自然而然地生成出来的,这不是事实。我们更应该感谢他们,把蒙胧中的中华民族帯进到近代化、现代化,即便是用残酷的战争催醒过来,但对头脑愚笨一点的人,往往都是非如此不过。


 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级形态,比之我们搞社会-主义建设,资本主义的发展历程完全充满着未知因素。又因为资本主义总是超前在前面发展着,我们的社会主义总是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学习现存的不费事的经验,而社会主义从来没有给资本主义提供过任何可以学习的地方。这正是我所要赞美他们的原因之一。至于他们有些什么优良品质才以创造这么许多人间奇迹的,他们的早期做些什么?包括一个人小时候魯莽打架做坏事一样,这些都是毫不奇怪的,完全可以理解。让我们继续阅读尼尔·弗格森的《帝国》第二章:《白人的祸患》。


 从17世纪初到20世纪中,在这300多年的时候內,英国约有2000万人离开了自己的袓国,到海外去寻找新的生活,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最后归来。在人类史上,没有任何国家能象英国这样输出这么多的移民;这么广阔遥远的地域;这样具有伟大坚忍的牺牲精神;又有创造力的才华;更有作为的移民。早期移民离开英国时不仅可能牺牲他们毕生的积蓄,甚至可能牺牲生命。他们旅程充滿着艰辛;他们的目的地环境恶劣、荒无人烟;他们背井离乡,孤注一掷,誓不回头的勇气,走向世界,改变世界,他们建立起来的大英帝国,将各大陆的主导人种转换为白人人种。


 他们有些是自愿的,有些则不然,对大多数移民来说,新世界给他们带来自由。这是宗教自由,更是经济自由,这是优于其它国家之处。但是是否给当地人民带来同样的自由呢?他们又为什么要独立呢?从20世纪中期开始,移民潮发生了逆转,有100万英国人从以前的殖民地“反向殖民”回来,以至于遭到英国几届政府的严格限制,在大英帝国自由传播的地方,他们被视为所谓的“白人的祸患”。


 英国第一个殖民统治的试验场是旁边的爱尔兰岛,爱尔兰成为英国的种植园。1587年,英国一支探险队在北美弗吉尼亚登陆,建立了第一个殖民地,此时的西班牙和葡萄牙在中南美洲的殖民统治早已持续近一个世纪了。虽有英王室颁发的特许权,但是谁敢来这里冒险投资呢?第一个殖民地存活不到一年,在弗吉尼亚罗阿诺克岛上,他们和当地印第安人摩擦而放弃该地区。第二批探险队将妻子孩子留在当地,回英国寻求物质援助,当回来时所有的移民都消失了。


 英国弗吉尼亚公司第一个前哨站是弗吉尼亚的詹姆士镇,但是最初也没留下多少英国人的遗迹,由于疟疾、黄热病和瘟疫的肆虐,到这里第一年年末,100多人只剩下38人。最后在一个叫做约翰·史密斯的人顽强领导下,这个殖民地才总算保存下来。他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士兵,勇敢无畏的航海家,他曾被土耳其人抓住当奴隶,又因被英国政府指腔谋反,作为囚犯来到这里的。1609年的冬天,“饿殍遍野”,史密斯不得不孤注一掷地回英格兰寻求援助,需要大批熟悉的手工业者、农民、艺术家,和更多的东西带过来,英国这个在美洲的种植园才能扎下根来。


 能吸引英国人来这里的重要原因是公司承诺,即无限期地几乎忽略不计的租金租种土地,土地分配是遵循“人头权利”的体制,一个移民所带来的家眷每人都能得到2000公亩的土地。比免费垦种更大的诱惑是发现这里的土地很适合种植烟草赚钱,烟草投入少,只需一台压榨机、一个晾晒棚和简单的采摘技巧,烟草征税也不多。1612年烟草出囗量飙升到35万磅,1619~1639年期间每年达150万磅出囗量,但是价格每磅从3先令跌到3便士。在北美大垄断未建立之前,在经济岌岌可危之下,如何能吸引大批移民来北美呢?


 此时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诺丁汉的一批清教徒为了逃避天主教迫害,1620119日乘“五月花”号在科德角登陆,即后来的新英格兰。149名移民中,四分之一是清教徒,大多应弗吉尼亚公司广告而来的,更多是怀着物质利益而来,吸引他们的原因有的认为这里的漁业可致富。新英格兰逐渐繁荣,1650~1700年人囗增加3倍。此外,其它地方也增加了英国移民点,1629年建立马萨诸塞公司,使得马萨诸塞的渔业、毛皮业、农耕业繁荣起来,1640年人囗达到3万人。而波士顿的人口30年中增加了3倍。


 在这里可以解释现代史上的一个重要现象:为什么英国在北美洲的移民和西班牙在拉丁美洲的移民有很大的差异?这决定了以后几百年的文明形态的区别——为什么北美洲的二个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为什么南美洲国家都是“民族独立的发展中”穷国?(其实二者全都是民族独立的国家,只不过是中-共策略上的无知称法。)


 由于当时英国移民都是举家而来,男女比例对等,延续了纯血种的后代 ,保持了英国及欧洲文化的完整性,英国北美洲殖民地建设是靠家庭推动的。而拉丁美洲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移民中只有四分之一是女性,大多数是单身男人,以后的后代都是与印第安人和非洲人通婚的混血儿所组成。1800年,在1350万人中只有350万人是白人,其中只有3万人出生在西班牙,其它都是南美洲出生的克里奧人。是人种原因决定了南北美洲发展的差距!


 北美洲的原住民只要不搅乱新兴的英国移民者的经济秩序,他们就能被容忍。但是一旦印第安人对具有农垦价值的土地提出所有权的问题,和平共处就难了。如果印第安人再抵制强征土地,暴力和战争就会发生,欧洲人的优良武器,血腥的屠杀,使得1500年在美国版图范围内曾有200万印第安人,到了1700年人囗降至75万人,再到了1820年只剩下32.5万人。杀伤力更大的还有白种人从欧洲带来致死的传染病:天花、流感、白喉更加削减了印第安人的人口。但是也为英国人腾出了土地,必须指出这些都是英国人早期所犯下来的坏事。


 既然北美洲成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意味着土地属于国王的,皇家将土地分封给有功之臣是当然的了。其中查理二世将卡罗来纳州分封给8个亲信;同样将1.6万英磅的债务分摊给他的支持者之一的威廉·潘恩(他是攻打牙买加的主帅)其儿子,也是同样方式得到整个宾夕法尼亚州,超过爱尔兰面积,使之一夜间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土地领主。潘恩是新教的清教徒,168210月,他手持皇家特许证乘船沿特拉华河北上,登岸后创建了宾夕法尼亚城。他以极低价格出售领地,以吸引更多人移民到北美洲,100英磅可买到5000公亩土地。潘恩又是一位颇有远见的城市规划者,设计出如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美国式街道网络系统。他的售地广告用欧洲各国语言大量宣传以鼓励移民,1689~1815年,共有100多万欧洲各国人涌入这片宽松的宗教氛围,真正自由信仰几乎是免费的土地上开创他们的未来。


 正如不管什么形态下的社会都有富人和穷人一样的区别,只是不同形态下的贫富比例和差距不同而已。移民中也分拥有土地的和无产的奴仆佣人、靠劳动力吃饭的人,后者是在契约合同下卖身服满固定限期內的劳工,得到微薄报酬的那些铁匠、泥瓦匠、鞋匠、装玻璃工、印刷工、裁缝等等。后者中还有一类人是囚犯,有判死刑、重罪的,庄园主买下他们在田间劳作,直到期限结束,他们和其他工匠没有多大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失去人生的自由和快乐。


 也就是说,大多数移民并没有获得自由和幸福,只有来自最贫穷僻远的人在契约做卖身劳工时,才会损失最少,得到最多。这种倾巢出动的移民根源,还因为地租增加,连续多年收成不佳,本身就是迫不得已才离开英伦三岛的下层人群。在英国18世纪所有的“像传染病一样的移民狂潮”中,近3/4都是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英国的二等民族),1701~1780年,英国移民中2/5是爱尔兰人。19世纪40年代移民率达到高峰,从英国偏远地区流入到美洲的移民,让大英帝国始终带有凯尔特人的特征。


 早期美洲的移民死亡率很大,新到弗吉尼亚的人中,有2/5在最初几年就会死去。通常都因疾病和腸胃功能紊乱,存活下来的人也是面带菜色,健康不佳,难以经受考验。最初69%的英国移民是到加勒比海岛屿上,因为贸易量超过北美,赚钱机会多,最大的贸易商品是英国人最喜欢吃的糖,而非烟草。但是随着热带岛屿死亡的增多,人们倾向移居温度更适宜的北美大陆。


 关于殖民主义者罪恶最大的贩卖黑奴问题,这又是怎样形成的呢?其实那时候这种奴隶制在大多数欧洲人眼里只是一个经济主张而被普遍接受,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罪恶。是因为加勒比海岛上的甘蔗种植利润丰厚,只有非洲黑人最能忍受这种恶劣条件下的劳动,白人劳工多少总有一些其它技能上的选择性(我们可以理解当今中-国城市居民中的职工和从农村跑进城里来的农民工的区别)。加勒比海的庄园主愿意出超过非洲西海岸9倍的市价购买那里的奴隶,虽然奴隶贸易风险大,但回报率也大。英国在最初半个世纪里,平均回报率为8~10%


 大英帝国白人移民的过程同时也就是非洲黑人移民的过程,1662~1807年间,350万非洲奴隶经过英国船只运到“新世界”,是同期白人移民数的3倍多,占全部黑奴1/3,虽然不是英国人带头干这种肮脏的人口买卖勾当(如我们理解中-国至今还有拐卖妇女儿童的现象,这表明具有买方市场,又有道德愚昧、法制疲软的环境所为)。


 黑奴大多数是靠紧俏物品做交易的,非洲当地贩奴商有的还是本地部落的酋长。有些欧洲人认为:非洲人世代都是“缺乏智慧,在文明和科学的进程中几乎难以进步,他们没有道德准则和规范... 。”不过也有少数白人当奴隶的,在牙买加黑白奴隶比例为10:1,英属圭亚那为20:1。没有暴力威胁,很难想象这样的体制能长期维持。


 在牙买加,有一支黑人种族始终在英国人控制之外,那就是马伦斯人,常向庄园主攻击,解放黑奴,鼓动暴动,英国人武力镇压不行,后经过谈判反而同流合污共同镇压反抗的奴隶。海地共和国就是这些暴动反抗的奴隶与愤怒的混血人种在1804年建立,但是对大英帝国最大的挑战是更早一点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独立,那是来自美洲大陆上一批“衣食无忧”的白人移民。所以美国才是真正殖民地独立的先驱者,也是英国人自己创造的一种全新的国家新形式,给了人类新的希望和里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