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军迷一定知道的滑铁卢战役

2016-11-08  yfpy1234

原创 草庐评天下 军武酷

前言:


军迷

在中国十几亿芸芸众生中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对武器、装备、名将和战史有着浓厚的兴趣,一接触到和军事相关的话题,马上就会变得神采奕奕,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军迷”。


当今中国军迷这个群体异常庞大,他们之中有的曾经在军队中服役,对各种武器装备和战略战术非常精通,堪称专家型的军迷。除此之外,大多数军迷都没有什么专业的背景,纯粹出于对军事的喜爱,或是对英雄人物的向往,才逐渐成为一个军事爱好者。


对于大多数军迷来说,枪、炮、坦克、飞机是他们最先接触的东西,使他们对军队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如果您想成为一位资深的军迷,仅凭熟知各种武器装备还是远远不够的。战争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人类社会活动中最重要的内容,决定了无数个人、团体、民族、甚至是国家的兴亡。如果不了解人类战争的历史,就很难从众多纷繁复杂的战争行动中,发现隐藏在历史迷雾背后的真相。


笔者从人类战争史众多的经典战例中,精选出最具代表性的战役,献给长期关注军武酷的军迷朋友们,希望大家能够从这些波澜壮阔的战役中,获得一些不同的启发和感受。


战役背景:


由于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统治腐败无能,宗教特权阶级和贵族阶层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法国人民长期处于水深火热的悲惨境地。1789年7月14日,法国爆发资产阶级大革命,统治法国数个世纪的波旁王朝封建统治在三年内土崩瓦解。


法国在这段时期经历着一个史诗式的转变:


过往国王、宗教特权阶级和贵族的统治被彻底推翻,旧的观念逐渐被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民主思想所取代。



法国大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的封建统治,并且将国王路易十六公开处死。为了阻止资产阶级革命在欧洲大陆扩散,英国、普鲁士、奥地利、西班牙、荷兰等国成立反法同盟,一起对法国进行武装干涉。就在这个决定法国大革命生死存亡的时刻,拿破仑·波拿巴的出现一举扭转了法国被动挨打的局面,开创了一个属于拿破仑和法国的辉煌时代。




拿破仑率领法军五次战胜英、普、奥、俄等国组成的反法联盟,取得了五十余次大型战役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欧洲各国的封建制度,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


他于1804年11月6日加冕称帝,把共和国变成帝国。在位期间称“法国人的皇帝”,也是历史上自查理三世后第二位享有此名号的法国皇帝。




拿破仑颁布了《拿破仑法典》,完善了世界法律体系,奠定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秩序。他在担任法国执政期间多次发动对外扩张战争,成为了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者、瑞士联邦的仲裁者、法兰西帝国殖民领主(包含各法国殖民地、荷兰殖民地、西班牙殖民地等)


在最辉煌时期,欧洲除英国外,其余各国均向拿破仑臣服或与之结盟。拿破仑一手缔造了极其庞大的帝国体系,创造了一系列军事奇迹和辉煌的历史成就。可惜好景不长,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在与第六次反法同盟进行的战争中失败。

拿破仑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并于1841年4月13日在巴黎枫丹白露宫签署退位诏书,法兰西第一帝国灭亡。拿破仑本人在退位后被流放到地中海上的一个小岛厄尔巴岛。拿破仑保留了“皇帝”的称号,可是他的领土只局限在这个孤零零的小岛上。


1815年2月26日,不甘心失败的拿破仑逃离厄尔巴岛,带领一支仅有700人的军队返回法国。拿破仑在很短时间内,集结了一支由14万正规军和20万人志愿军组成的庞大军队。欧洲各国迅速组成了第七次反法同盟,反法同盟拥有70万人的军队,而拿破仑手里只有28万4千人。


拿破仑分析了形势,认为俄奥联军只需要用少数兵力牵制,法军的重点打击对象是在比利时作战的英普联军。拿破仑亲自率领主力部队进攻比利,并且决定首先攻占布鲁塞尔。




6月16日,拿破仑出其不意地在林尼战役中击溃了布吕歇尔指挥的普鲁士军队。可惜法军并没有全歼普鲁士军队,剩余的大部分普军逃跑,他只能派格鲁希元帅率领军队追击普军。由于普鲁士军队被击溃,拿破仑得以单独面对由威灵顿公爵指挥的英军,改变了十九世纪欧洲命运的“滑铁卢战役”拉开了序幕。


战役进程:


我记得有一句名言,“一个人的伟大,可以由他的敌人来衡量。”滑铁卢战役的主角伟大的军事统帅拿破仑和英军陆军元帅威灵顿公爵,是十九世纪欧洲最杰出的军事指挥家。


被史学界一致认为是“打酱油”的普鲁士陆军元帅布吕歇尔,也是一位功勋卓著的杰出统帅。正是由于这些伟大军事指挥家的杰出表现,滑铁卢战役的过程才能够如此的精彩和曲折,最终成为影响十九世纪欧洲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之一。



拿破仑的军事生涯极为辉煌,拿破仑率领法军五次战胜英、普、奥、俄等国组成的反法联盟,取得了五十余次大型战役的胜利。


1793年12月,年轻的少校拿破仑小试牛刀,统兵击败保王党势力和英军获得士伦战役的胜利,被破格升为准将。一位少校连升数级被直接任命为准将,这在欧洲军事史上绝对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并占领亚历山大。面对骁勇善战的马穆鲁克和奥斯曼人,拿破仑展现出了非凡的军事才能和卓越军事素养,使这些强硬的对手对他充满了敬畏。1806年拿破仑率军大败普鲁士军队,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和王后路易丝仓皇逃走,法军夺取了德国的大部分领土并攻占其首都柏林。1800年6月,担任第一执政的拿破仑亲自领军,越过阿尔卑斯山,战胜意大利与热那亚方面的奥军,获得了著名的马伦哥战役大捷。

1805年12月2日,拿破仑以7万兵力击败了俄奥联军9万人,夺取了奥斯特里茨战役的重大胜利。由于此战中,法兰西帝国皇帝、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俄罗斯帝国皇帝均亲自参战,因此战又称“三皇会战”。这一战成就了拿破仑的人生巅峰,并使反法联盟再度瓦解。拿破仑使奥地利帝国取消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称号,悠久历史的神罗帝国终结。


至此,法皇拿破仑一世兼任意大利国王、莱茵邦联的保护人、瑞士联邦的仲裁者,法兰西第一帝国在欧洲大陆的霸主地位得到了确立。此时的拿破仑俨然是欧洲大陆的霸主,成为与凯撒大帝、亚历山大大帝齐名的拿破仑大帝。


拿破仑的对手英军陆军元帅威灵顿公爵也是一位杰出的军事指挥家。虽然史学界一致认为,仅凭他个人的能力绝对无法战胜拿破仑,但是凭借其在滑铁卢战役中创造的丰功伟绩,威灵顿公爵绝对无愧于十九世纪欧洲伟大军事家的称号。



1787年,威灵顿通过捐官的方式,购得少尉军衔,加入英国陆军。1803年,中印度马拉塔联盟各国发生内讧,英国乘机发动对马拉塔的第二次侵略战争。1803年9月在阿萨耶战役中,威灵顿率7000人强袭4万人的迈索尔军队(由法国人训练,装备100门大炮和骑兵),在战死了两匹座骑和损失了一千多名士兵后,他获得了生平第一场决定性胜利。


威灵顿本人坦言,他在欧洲战场上所显示出来的一切取胜的特质,都是在印度战场上培养出来的。这些特质包括︰

能决断、有常识、注意细节;爱护士兵、注意给养;与老百姓保持良好关系。而拿破仑习惯把威灵顿称为“印度士兵将军”,这表明他根本没有把威灵顿放在眼里,这也为其在滑铁卢战役中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威灵顿希望以“稳如磐石的军队”来阻挡住法军的攻击。他所统率的英国步兵“浅红队列”在维米耶罗击败了号称“风暴”的法国多歇·朱诺将军的纵队,这是拿破仑的战术体系第一次完败。他在里斯本登陆,奇袭苏尔特元帅,(拿破仑称为欧洲最好的战术家,法国历史上4个大元帅的最后一个)攻占波尔图,以伤亡23人的代价击败了2.3万名敌军。


威灵顿在维多利亚盆地击败了约瑟夫·波拿巴国王率领的5万法军,造成法军在西班牙的统治全面崩溃。维多利亚战役大捷鼓舞欧洲反拿破仑联盟,为此乐圣贝多芬专为此战谱写了《威灵顿的胜利》交响曲来庆祝。



威灵顿指挥的军队是反法联军中第一个攻入法国本土的。他击破苏尔特元帅的顽强防御,跨过一道道法军的防线。当拿破仑在巴黎第一次宣布退位的时候,威灵顿率领大军攻入图卢兹完美的结束了“半岛战争”。威灵顿此前已经是侯爵和陆军元帅,这次被晋封为公爵,由国家赐给50万英磅,还荣膺嘉德骑士的称号。


滑铁卢战役开始前,英军统帅威灵顿的军队有步兵4.9万人、骑兵1.2万人、炮兵5000人、火炮156门。拿破仑指挥的法军步兵为5.4万人、骑兵1.5万人、炮兵7000人、火炮246门。


拿破仑的意图是以其左翼追击并摧垮威灵顿的军队。由于内伊元帅的消极怠战,使他的意图彻底落空。拿破仑率军抵近卡特尔布拉斯,而内伊的部队依然停在弗拉斯尼斯附近的宿营地。当威灵顿获悉普鲁士军队在林尼被击溃后,令其步兵撤入滑铁卢以南二英里处,他预先选好的防御阵地。而卡特尔布拉斯的阵地现仅由尤布里奇勋爵的六个骑兵旅组成的后卫据守,每个旅均配属有一个皇家乘骑炮连。



当晚拿破仑在距威灵顿的前沿约两英里的勒凯卢农庄过夜。他派出追击普鲁士军队的格鲁希元帅报告,布吕歇尔指挥的普鲁士军队正在撤退,并且存在与威灵顿会合的可能性。拿破仑确信普军正在溃逃中,而格鲁希的任务是赶到瓦弗,插入普军与英军之间,阻止普军赶到滑铁卢增援英军。


1815年6月18日上午十一时,拿破仑给各军军长发布了最后的作战命令。拿破仑命令内伊元帅夺取交叉路口的圣让山的村庄,二十四门火炮为其提供火力掩护,向据守圣让山的敌军开火。戴尔隆伯爵率领其左翼师率先进攻,由第一军的其余各师予以支援。第二军应与戴尔隆伯爵并进。第一军的工兵连队应准备立即在圣让山上设防。


拿破仑试图以密集的步兵方阵突破敌军中央。由于拿破仑过于自负,一向轻视英军及其指挥官。他深信只需用使用十二磅炮进行炮火准备,随后以一支楔形纵队向布鲁塞尔公路疾进,就可以轻松突破威灵顿的中心阵地,并且一举摧垮在此防御的英军部队。


与此同时,威灵顿公爵已同布吕歇尔元帅取得联系,布吕歇尔答应于18日凌晨率全军来援。随后威灵顿决定固守圣让山阵地以掩护布鲁塞尔。威灵顿的阵地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它沿着一条低缓的山脊延伸,长度约为四千码,夏尔鲁瓦-布鲁塞尔公路从其中部穿过。在其右前方六百码处,有一座霍古蒙特农庄和别墅,四周为一座长方形果园和灌木林围墙所环绕。距阵地中央正前方三百码是拉海圣庄园,这些建筑物都已经由英军部队设防,作为阻挡法军进攻的前哨阵地。


拿破仑将部队在贝尔同盟岭的前坡上展开,面对着威灵顿的阵地。他判定英军的弱点在中部,因此他决定佯攻英军的右翼,重点进攻中部。拿破仑的弟弟热罗姆·波拿巴指挥雷耶军的第六师,对霍古蒙特的敌军前哨阵地发动毫无必要的攻击,他本来是应该绕开敌军前哨阵地,而不是与之进行无意义的战斗。这里的几百名英军一次又一次打败了几乎10倍于己的法军。尽管进攻的法军损失惨重,但是始终未能调动英军来援,反而将自己的大批兵力消耗在这里。


上午十一时三十分,法军以八十门大炮而不只是以原计划的二十四门十二磅炮进行炮火准备。但其威力并不像拿破仑所期待的那样令敌胆寒。威灵顿仍按他的老办法让步兵隐藏在山顶后面。法军的一连串炮弹大部分钻进前坡雨水浸渍的泥土里,无法给防守的英军造成重大的伤亡。


拿破仑命令内伊指挥进攻行动,内伊一再率领英勇的法军纵队冲向缓坡,迎着枪林弹雨攻击英军步兵方阵。法军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内伊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下令后撤。


与此同时,在布鲁塞尔-夏尔鲁瓦公路以东,在内伊催促下,戴尔隆军4个师攻夺另一要点即掩护威灵顿中央的拉海圣,法军的这次突击也采取了密集纵队,歼灭了防守此地的4000名英军。尤布里奇马上指挥英军的二个骑兵旅进行反击,进攻的法军遭受了重大的损失,被英军骑兵赶回之前的出发阵地。


拿破仑面临着一项新的危险的威胁。刚毅不屈的布吕歇尔元帅如约赶来增援威灵顿,他留下一部分军队牵制格鲁希的追兵,自己率领大部队急速驰援滑铁卢的英军。下午一时左右,拿破仑的参谋在罗索姆观察到远处东面森林地的地平线上有一支纵队逐渐靠近。最初他们还以为是格鲁希率领的法军部队来了。但半小时后,他们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一支法军骑兵巡逻队报告布吕歇尔的部队正在与威灵顿会合的途中。


在这个危急的时刻,拿破仑还是希望首先击败威灵顿的部队,他命令内伊率领米豪德的骑兵军对拉海圣和霍古蒙特之间严整的英军方阵发起一系列冲锋。这五千骑兵的冲击的确锐不可当,但威灵顿的指挥仍然镇定自若。他命令步兵以营为单位布成方阵,方阵之间交错开来,这样既可以独立作战,又有机动的余地。英军炮手奉命坚持到最后一刻,然后到方阵中寻求保护。


在一百码内英军炮火大作,密集的炮弹成群的在法国骑兵中爆炸,成排的法国骑兵被炸的血肉横飞。内伊的骑兵用尽了各种方法突破英军阵地,他们实际上已突破了步兵方阵,并且夺取了数个炮兵阵地,但是在尤布里奇骑兵部队的反冲击下又狼狈而回。克勒曼的骑兵军为支援米豪德也曾发起过数轮冲击,但他也遭遇了同样的失败命运。内伊的失败在于从未尝试让步兵和骑兵互相协同作战,而是将他们单独的投入战斗。


下午六时,拿破仑再次铤而走险,将骑兵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三万法军同时发动攻击,试图突破威灵顿的正面防御阵地。他命令内伊再作一次努力夺取拉海圣,由于英国守军的弹药耗尽,戴尔隆的两个师终于拿下了这个目标。但是内伊的骑兵也已经筋疲力尽,未能继续前进扩大战果。


下午七时,滑铁卢战役的高潮到来了。普军正在普朗努瓦集结兵力,严重威胁拿破仑的撤退路线。拿破仑手中现在唯一的预备队是其精锐的近卫军。他派其中两个营去驱逐普朗努瓦的普军,把八个营交给内伊作最后进攻,以突破威灵顿的防线。但内伊不去扩大拉海圣已被撕开的口子,而是率领编为两支密集纵队的近卫军进一步向左,攻击英军近卫步兵据守的防区。


尽管在法军炮火轰击下,英军步兵的伤亡极其惨重,但他们仍然顽强的守住了阵地。英军步兵等待敌人进入二十码以内时,山坡上传来威灵顿清脆的声音:“近卫军,起立!准备战斗!”突然之间,子弹如大雨倾盆一般落下,法国近卫军顿时溃不成军,纷纷掉头向后撤退。拿破仑掌握的最后一点预备队也打光了,他已经赔光了自己最后的赌注。


当法国近卫军最后的进攻被粉碎之后,威灵顿在落日的余晖下命令全线反击。他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到,“我的生命已经不重要了,所有部队继续战斗。”虽然威灵顿指挥的英军已经筋疲力尽难以继续作战,但是布吕歇尔带领的普鲁士军队却承担起了追歼法军残余部队的任务。拿破仑的军队已经全部崩溃,他本人也于晚上九时匆匆撤离了战场,滑铁卢战役就此结束。


滑铁卢战役结束三天之后,拿破仑第二次宣布退位,此次役成为拿破仑军事生涯的最后一战。拿破仑战败后被放逐至圣赫勒拿岛,到死也没有离开这个小岛一步。


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战役胜利后并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他说:“我向上帝祈祷,希望我今后不要再打仗了。”他为阵亡将士的感到悲痛,并且一再表示“老打仗是一件很坏的事情”。


他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作为驻法占领军总司令,他反对签订惩罚性的和平条约,严辞拒绝布吕歇尔提出的枪毙拿破仑和焚烧巴黎的建议。他组织贷款以解救法国的财政,并提出在3年后撤出占领军。他在法国推行的政策,使他赢得了全体法国人民的感激和拥护。1818年威林顿公爵带着6个国家授予的司令杖回到祖国。他在世界军事史上的地位,可以和击败战略之父汉尼拔的罗马名将大西庇阿相提并论。

威灵顿公爵用自己的仁慈和悲悯赢得了法国人民的真心拥护,成为欧洲历史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能够成功化解英法世仇的杰出政治家。在此之后,威林顿公爵曾两次出任英国政府首相,成为集军事指挥和政治才能于一身的杰出人物。


笔者将滑铁卢战役作为《军迷必须知道的十大经典战役》的开篇之作,并不是因为此战在欧洲历史中的重要地位,或是拿破仑皇帝和威灵顿公爵在战争中的丰功伟绩。而是有感于十九世纪欧洲战场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特殊的情怀。


大家可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威灵顿公爵骑在一匹高大的白色阿拉伯纯种马身上,身着笔挺的元帅制服,头戴一顶标志性的黑色半月型军官帽,目视远方若有所思。身边是一个个整齐的英国步兵方阵,士兵上身穿华丽的红色制服,下身是一条两侧点缀条纹的长裤,手持闪亮的前装药遂发步枪,密集的队形就像一排难以翻越的围墙。还有一些来自苏格兰士兵,穿着经典的苏格兰短裙,带着点缀羽毛的军帽,悠扬的风笛在战场上回响。


最帅的当然非英法两军的骑兵部队莫属,胸前披挂闪亮胸甲的胸甲骑兵。身穿华丽的绣花制服、金色排扣的披风、威风八面,视死如归的骠骑兵;穿着大红色制服的枪骑兵;现代摩托化步兵的雏形,身穿步兵制服的龙骑兵;形成了滑铁卢战场一道华丽的风景线。


6月18日决战之前,拿破仑平生最后一次检阅了军队,士兵们高呼“皇帝万岁”,法军士气高昂仿佛回到了拿破仑最意气风发的年代。激战至下午3时,连续冲击的法军终于突破了英军防线,等待普军增援的威灵顿公爵已经彻底绝望。他命令司令部中所有军官都到第一线,“让大家都牺牲在自己的岗位上吧,我们已经没有援军了!”


在残阳如血的滑铁卢战场,拿破仑率领4000名近卫军投入到最后的进攻之中。这些官兵冒着英军的炮火,奋力拼杀,终于占领了山脊。在这个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时刻,法军右翼突然传来炮弹的轰鸣和骑兵的呼啸,布吕歇尔率领3万普鲁士军赶来参战!在援军到来的鼓舞下,英军统帅威灵顿公爵指挥近卫军扑了上去。


目睹拿破仑的惨败威灵顿流着眼泪说:“胜利是除失败之外的最大悲剧”。拿破仑则哀叹道:“眼下一切都完了!”。



笔者已经完全陶醉在如此华丽且富有仪式感的战争画面中。十九世纪英法两军在滑铁卢的大决战,是欧洲乃至世界战争史上最华丽、最具美感的战争。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战争与之相比,则显得异常的丑陋。仅从这一点来说,滑铁卢战役作为世界战争史中最华丽的一场战役,注定会流芳千古、为后人所敬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