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雅苑 / 薛姓 / 薛居波花鸟画艺术作品

分享

   

薛居波花鸟画艺术作品

2016-11-15  书画雅苑
 

       第一次看见薛居波老师的花鸟画,我就被其作品惊艳到了,无论是色彩搭配,还是画面构图都恰到好处,悦目且赏心。无论是山石树木,还是花鸟鱼虫,都是栩栩如生,灵动且鲜活。

看了薛居波的作品,我就推测他是具有浓重文人气息的书画家,果不其然,后来相识后,才知道他出生于书画大省山东,青州人,是对外经贸大学汉语基地艺术顾问和客座教授,任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的副主席。曾先后在中国美术学院花鸟画专业、中国艺术研究院重彩画研究生班深造学习,不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还是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

 

其花鸟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大展并获奖:如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2009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11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重彩画获奖画家作品邀请展等大型重要展览。在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上获铜奖,在山东省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美术作品展上获一等奖等等。

著有《薛居波画集》《卉香清幽-----工笔重彩花鸟画法》等。《国家艺术》《美术》《美术报》《中华英才》《中华儿女》《人民艺术家》《中国书画报》等重要刊物发表作品,并刊登他的专题介绍。他的作品也先后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全集》《中国花鸟画名家技法图典》《中国重彩画集》等几十部专著。

花鸟画应在传统中求新意(薛居波/文)

花鸟画在西方传统具象绘画中,一般是归于静物类的,常作为标本或装饰入画,务求形象逼真,合乎科学规律,即重理;在中国传统绘画中,花鸟是和人物、山水并列独立成科的,描绘的是有机的鲜活生命,并赋予一定的思想,即重情。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决定的。

中华民族有悠远的文脉,有灿烂的文明。传统的道教宇宙观认为,天地万物的发生、变化都源于道,道生气,气分阴阳,阴阳转化互相制约,产生天地万物。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可见人和天地万物的本质是一致的。既然天地人本质同源,那情感就不光人有,世间万物都有。不光人和人之间可以感应、察知,人和万物之间也有感应、察知。所以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就有以物喻人,睹物思人,感物伤人的描绘。人物画表现人,山水画、花鸟画也是表现人的思想、感情、品情,是借物情以达人情,借物理以寓人理,这正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特点,深沉含蓄,长于寄寓比兴,对天地间物理人情的内在联系,有着特殊的敏感和联想。以寄兴、寓情为宗旨,缘物而动,有感而发,以花鸟草木四时荣枯的形态,寄寓作者的所感所悟,正契合古诗词的“赋比兴”传统。如南宋的郑思肖生于宋亡之际,入元不仕,生平抱亡国之恨,画兰露根,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画,他说:“地为番人夺去,汝犹不知也?”他画菊花题曰“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籬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明王冕画梅题之曰“吾家洗砚池边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为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 。画竹的人常题“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亦虚心”。既是竹的生态写照,也是人的思想品格,正如苏东坡说“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所谓画“与诗人相表里”既是指此。诗言志,画亦言志。

中国传统花鸟画成为自成系统的一科,萌芽于魏晋。唐代政治清明、经济发展、文化繁荣,花鸟画不仅从作为人物画的配景中独立出来,而且发展很快,像边鸾的蜂蝶蝉雀,刁光胤的湖石花竹和薛稷的鹤均有专擅。五代时期,后蜀黄筌及其子居宝、居寀、 居实独创勾勒为主的工笔重彩画法。“妙在赋色,用笔极新细”(沈括语),成为南唐及北宋院体画最为崇高的代表,也是两宋院画评定的标准。徐熙为江南布衣,善写生,“落墨在先,略以敷色”,有超脱野逸之趣。后其子崇嗣等继承家学,创造新意,“不华不墨,叠色渍染”,即没骨法。到北宋中叶,崔白融合两家之长,提倡观察写生,精求理法,在创作中要求真实描写和诗意追求,使院体画风为之一变。其后,李迪、林椿等诸家出色发展了工整富丽的院体画。宋中期文人士大夫的墨戏画兴起,成为院画以外的另一种花鸟画支流。如文同、苏东坡的竹、郑所南的兰等成为水墨写意画的先河。元代意笔写意画家众多,大多以“梅、兰、竹、菊”为描写对象,墨花墨禽次之,取法两宋院体,而不拘泥因循,以水墨渲染代替了院体的浓艳、重彩,使工笔花鸟画得以发展,走上了水墨之路。

明代花鸟画的面貌有了较大程度的改变,首先是周之冕的勾花点叶派的出现,继之沈周、文征明、陆治等吴门大家辈出。后来徐青藤、陈白阳用笔潇洒,用墨酣畅淋漓,不求形似,妙趣横生,开大写意之先河。另一方面,院体画在林良、吕纪、边文进等人笔下,得以继承,但没有太大发展。清代是中国花鸟画发展的又一高峰。清初石涛、八大以孤高奇逸,笔简意繁的艺术特点著称画坛,开扬州画派先河。李复堂、华新罗发展了彩墨的意趣。赵之谦、海上四任大胆用色,开海派风气之先。吴昌硕金石书法入画,笔法雄肆朴茂,成就海上画坛盟主地位。近现代岭南画派,大胆吸收西洋画法,推进了中国画的发展。齐白石、潘天寿有所创新,使写意花鸟达到又一个高峰。

这些在中国绘画史上巍然耸立的群峰,令后人望尘莫及,陡升敬畏。尽管当今花鸟画欣欣向荣,画家人数众多,但花鸟画的发展创新还是摆在广大画家面前的现实问题。

郭味蕖先生是一个学者型画家,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精辟地论述了花鸟画的继承与创新问题,并提出了两个深入,三个结合。即:画家一要深入生活,二要深入大自然。三个结合即:在题材上花鸟与山水相结合,在技法上工笔与写意相结合,在材料方面水墨与重彩相结合。他为花鸟画的继承创新点明了方向。

如今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文化发展,也是花鸟画发展的黄金时期。每个画家都应该珍惜这种历史机遇,努力创作,多出精品。我觉得要画好花鸟画应该在如下几方面下一些功夫:

花鸟画家要热爱生活,亲近自然,关心社会。花鸟世界不是孤立的,它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与我们的人类社会息息相关,比如破坏环境对自然的影响,其实也是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只有深切地感受生活,才能满怀激情地去创作。

明悉物理,精研画理。物有物性,要想画好描绘的对象就要深入地观察,熟悉物理、物情、物态,把握气势、气氛,这就是写生的重要性。花鸟画发展到如今有一套完整的理论,包括笔墨、构图、材料、程式等等,这是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中国画发展的理论基础。

花鸟画家要加强书法方面的修养。古人讲书画同源,历史上的大画家,特别是写意画家无一不是书法家。试想,如果把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画中的书法成分抽调的话,他们的画也就不成画了。六法之中的骨法用笔,很大程度上是指以书法的笔画入画。

笔墨当学古代。明代范允临在《输蓼馆论画》中有云“学书者不学晋辙,终成下品,惟画亦然”。“衡山皆取法宋、元诸公,悟得其神髓,故能独擅一代,可垂不朽。然则吴人何不追溯衡山之师祖而法之乎?既不能上追古人,下亦不失为衡山矣”。绘画史上大凡有成就者都是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开启新路,学习古人在今天看来仍然意义重大。

要画文人画,先做文化人。画家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画画不仅是为了“悦目”,更重要的是“赏心”。唐代张彦远谈到绘画的功用时说“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同运”。在所有构成绘画的因素中,最重要的是它的思想性。好的绘画作品能使观者在审美的过程中心灵受到净化,精神得以升华。鲁迅说“我们所要求的美术家是能够指路的先锋。”

增强现代意识,吸收外来营养。花鸟画的传统是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在各个历史时期都会汇入一些细流。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大环境下,花鸟画在保持自己遗传基因的同时,也会吸收一些外来艺术的营养。如西画中的色彩对比,平面构成,块面分割,空间光影等等的运用,有助于丰富画面,增强花鸟画的艺术性。

追溯古人,寻求新意,永远是花鸟画家的使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