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塔上的公主 / 历史 / 姜维和诸葛亮对魏国不断北伐的根本目的何...

0 0

   

姜维和诸葛亮对魏国不断北伐的根本目的何在?

2016-11-16  离塔上的...
作者:苏沉船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119974/answer/9076026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但凡把诸葛亮、蒋琬、费祎、姜维战略混为一谈来讲北伐的人对三国鼎立历史变化全都不理解。蜀汉北伐从225年开始筹备,至262年为止,总共37年。诸葛亮当初分析北伐成功最基础的一个条件是待天下有变,历史的局势则每一年都在变化,不能把数十年的战略一概而论。而且国防策略是否正确还需要根据敌国情况进行合理的调整,某个时期策略正确不等于一直正确。

诸葛亮时期,曹魏北方受科比能和公孙渊牵制,兵力不能集中防备蜀汉。公孙渊兵力约有十万之众,燕国人口约六十万,是一个仅次于蜀汉的国家。

《晋书》所统计30万乃辽东郡人口,未计乐浪、带方二郡。
《后汉书.郡国志》:记顺帝永和五年,辽东郡户六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口八万一千七百一十四(此载有误,以一户五口记,当在三十二万口左右,与有《晋书宣帝纪》“收户四万,口三十余万”吻合,《后汉书》记载当为二十八万。)玄菟郡户一千五百九十四,口四万三千一百六十三(记载有误一千当为一万);乐浪郡:户六万一千四百九十二,口二十五万七千五十。共合计近六十万口。

东汉末年辽东未发生大战,青、幽二州人口大量流入,三郡即不增亦不会减少过半。

轲比能在234年才统一了漠南鲜卑,所以诸葛亮在第四次北伐才拉拢到了他。但鲜卑部落轲比能、步度根亦常年侵扰幽、并二州,田豫、毕轨都曾吃过鲜卑的亏。

公孙渊、轲比能对曹魏之影响并不亚于汉中的诸葛亮,曹魏在幽、并、青三州所投入兵力至少超过十万。曹魏扬州、豫州、徐州、兖州、荆州的部队则负责防备孙吴,曹魏军队是轮休制度,非战争时期一部分主力在后方休养,曹魏大约有十万中央军在洛阳。

曹魏在雍、凉驻防兵力,早期大约只有五万左右,战争时期由中央派遣增援部队。以街亭之战为例,曹真在雍州部队大约只有五万,曹叡领中央军增援,派张郃领五万进攻街亭,加上长安本部兵力大约不过十余万。后期曹叡听取司马孚建议在关中增派常备部队,又遣冀州农丁五千于上邽屯田。

《晋书·宗室·安平献王孚》:孚以为擒敌制胜,宜有备预。每诸葛亮入寇关中,边兵不能制敌,中军奔赴,辄不及事机,宜预选步骑二万,以为二部,为讨贼之备。又以关中连遭贼寇,谷帛不足,遣冀州农丁五千屯于上邽,秋冬习战阵,春夏修田桑。由是关中军国有余,待贼有备矣。后除尚书右仆射,进爵昌平亭侯,迁尚书令。

诸葛亮为长期作战,在汉中实施屯田,又设立督农运粮。蜀军极盛时兵力十数万,郭冲认为诸葛亮在祁山时兵力八万,裴松之认同这个说法。合汉中驻防军,在诸葛亮时期蜀汉前线部队就已经超过十万,诸葛亮并无兵力上的劣势。特别是228年曹休于石亭大败,东线非常吃力。234年,孙权领十万攻合肥新城,陆逊、诸葛瑾令万余入江夏。说到综合国力消耗,曹魏并不亚于蜀汉,况且多线作战的曹魏会比较被动。
《孙子兵法》云: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
  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
  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
虽然国力悬殊,可是让敌人的主力部队找不到决战的地点和时间,一直进攻敌人薄弱的地方就变成了以强凌弱之势,空有蛮力而无处用就等于没用。单纯的罗列国力和人口,忽略全局战略才会认为蜀汉、孙吴无可胜之机。
配图是诸葛亮进攻思路,诸葛亮以汉中为军事基地,主要走祁山一路出兵,所意图是截断天水、南安、陇西与长安的连接,封锁进入关陇要道,将陇西据以为己有,再以此为根据地,往东可以进攻长安,与汉中部队形成夹击之势,往西北能够占据凉州。这个战略正是建立在动摇曹魏根基的想法上,诸葛亮并不是盲目出兵,亦不是故意打压魏延。若按魏延的打法,攻陷了长安以后仍然要与魏军在关中平原交战,根本不能够割据所得领土。
认为诸葛亮为了情怀作战或转移内部矛盾,什么以一州之力伐九州或认为诸葛亮自不量力,这些人都是太小看诸葛亮的谋略了。诸葛亮从政治到军事都是一名实干家,怎么可能为了不切实际的想法而盲目进兵。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诸葛亮割据陇西、凉州的战略拥有实现可能性。

进入蒋琬、费祎时代后,蜀汉的战略由进攻转为防御,主力撤回成都,这并非蒋琬、费祎胆小如鼠。诸葛亮死后,曹魏幽州刺史王雄派韩龙刺杀了轲比能,使已统一的漠南鲜卑分裂。三年后,司马懿北定燕国。其次同事鲜卑各部向曹魏称臣,慕容、宇文、段等各部由此知名。这意味着曹魏不仅能把幽、并、青的主力部队回撤,白白得到燕国60万人口与数万兵力,国力徒增,曹魏可以往西线增兵。

238年,蒋琬率主力进入汉中,任姜维为凉州刺史,别遣姜维轻军入羌,颇有战果。蒋琬的意图仍是想霸占凉州,只不过跟诸葛亮不同,直接跳过了南安、天水、陇西各郡,对凉州进行长期侵袭,而姜维兵力不多,成本较少。241年,蒋琬把蜀汉军事基地转移到,企图走汉水、沔水攻取上庸、魏兴,幸好蒋琬病重,把兵权交给了费祎。

蒋琬、费祎时代进攻路线,主要由姜维统领不足万人的部队避开魏军边防主力直接袭击凉州,战线最远处已到达西平郡。247年时姜维把白虎文、治无戴等羌族首领迎入蜀中,以低成本取得不错战果。硬伤是姜维兵力过少,难以跟郭淮、夏侯霸决战,只能以游击的方式作战。

244年,魏幽州刺史毌丘俭将步骑万人北击高句骊,这说明曹魏在幽州部队已然不多。同年,曹爽领兵十六万伐蜀。当时汉中守备军只有三万,费祎率主力从成都出兵增援,最终曹爽不得入汉中而大败。要知道蒋琬、费祎在诸葛亮死后进行了近十年休养生息,而曹魏仍然主动进攻,并不是因为蜀汉经济没有发展,而是消灭轲比能和公孙渊的曹魏与诸葛亮时期的曹魏不能相提并论,好在曹爽擅权后激起内部矛盾,曹魏无力再策划伐蜀。司马懿解决了曹爽,王凌又密谋立曹彪为帝,一直忙到251年,司马懿自己也死了,第二年孙权病逝,曹魏和孙吴两国都进入调整时期,诸葛恪大破司马昭的东兴之战发生时已在十二月。

回到题主的问题,姜维北伐的根本目的是什么?253年,费祎被刺。姜维开始掌控蜀汉兵权,他同年响应诸葛恪出兵北伐,当时司马师刚刚掌权,政权不稳,是非常有利的时期。隆中对所指天下有变,正是此时。结果司马师取虞松之计,行周亚夫故智,对诸葛恪避而不战,别遣关中主力进攻姜维,姜维因准备不足,兵粮用尽而撤退。这一次孙吴、蜀汉趁东关大胜北伐,从诸葛恪、姜维主观看来合情合理,然而尽管孙吴上下反对,蜀汉的张嶷、诸葛瞻也不支持。再从结果看来,这一次进攻都是过于冒进了,徒劳损耗国力。

姜维掌权后更改了蜀汉原来布防战略,情况如下。
《三国志·姜维传》: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及兴势之役,王平捍拒曹爽,皆承此制。维建议,以为错守诸围,虽合周易“重门”之义,然适可御敌,不获大利。不若使闻敌至,诸围皆敛兵聚谷,退就汉、乐二城,使敌不得入平,且重关镇守以捍之。有事之日,令游军并进以伺其虚。敌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诸城并出,与游军并力搏之,此殄敌之术也。於是令督汉中胡济却住汉寿,监军王含守乐城,护军蒋斌守汉城,又於西安、建威、武卫、石门、武城、建昌、临远皆立围守。
姜维把汉中布防改为集中兵力于汉、乐二城,放敌入国门而围剿之。在武都、陇西地方设立围守,建立自己进攻天水、南安、陇西的防区,蜀汉军事重心由汉中转到了武都。姜维常领数万部队在西边游走,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就是大破王经数万部队,若能进而攻陷狄道,封锁凉州与陇西各郡连接,姜维仍然有可能割据凉州。当时曹魏发生了毌丘俭之乱,姜维若不出兵北伐反而不合理。等陈泰、邓艾援军赶来,姜维只得无奈的战略性退兵。第二年转攻上邽,在段谷被邓艾击败,蜀军死伤甚重。再次年诸葛诞讨伐司马氏,姜维出兵骆谷牵制司马孚、邓艾,由于前一年大败,姜维没办法打硬仗。进攻方向也不再婉转,令敌人一眼就看得出自己的意图,于是这一次没发挥任何作用。至于262年的侯和之战,已经接近蜀汉灭亡,不在讨论范围。

总结蜀汉37年军事动向能够得知,在诸葛亮时期北伐最为有利,光是令曹魏增援雍州就已经能令其国力疲惫,令曹魏在雍州投入大量兵力,没精力对付公孙渊、轲比能也是好事。诸葛亮夺取三郡以割据凉州也是最妥当最具有可能性的战略。蒋琬执政时期对国力有恢复之功,但并不是高明的战略家。司马懿北攻辽东时,蒋琬没能筹划大规模军事行动,错过一次机会,又企图从涪走水路进攻,行险计。费祎时期,国力仍旧平稳增长,姜维轻兵入羌也获得许多战果,还有重创曹魏的兴势之战,但司马懿发动政变时费祎没能组织大规模军事行动也是目光有限。

可无论如何,诸葛亮、蒋琬、费祎时期对蜀汉国力都没有明显的损耗,并不存在此三人令蜀汉国库空虚的说法。自姜维起蜀汉才连年兴兵,且把战线全面由汉中移到武都、陇西,补给尤为困难,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能在祁山屯兵八万,姜维只能出兵四五万的原因,战线拉的太远。考其根本,姜维虽与陈衹关系不错,但手握重兵的姜维政治危机感比蒋琬、费祎都沉重,必须要通过军功来树立自己威信。其次姜维本是雍、凉之人,对当地人心、地形熟悉,若能在此地获得根据地,能有效建立起防线,好割据凉州。朝中因为陈衹病死,黄皓秉政,局势相当紧张,姜维在这局势上还有了段谷之战的劣迹,遭到谯周等本土势力不满,新上台的诸葛瞻亦对姜维反感,蜀汉面临着内部分裂,综合因素下才导致蜀汉国力大幅度下降,百姓面有菜色,其罪当在刘禅昏庸、黄皓奸恶、姜维好战、诸葛瞻无为身上。当时诸葛亮已死二十年,与他并无直接关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