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荷聽雨 / 石頭記舘 / ?平儿理妆与平儿侍妆

分享

   

?平儿理妆与平儿侍妆

2016-11-16  殘荷聽雨


平儿理妆与平儿侍妆

 文、西岭雪

平儿是我在《红楼梦》中最欣赏的一个女孩儿。

对她评价最公的一句话,正是李纨说的那句:“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

——刘姥姥初进荣国府的时候,可不就是看着她插金戴银花容月貌的,差点当成了凤姐儿赶着喊“姑奶奶”么?这一则固是因为平儿形容体面,二则也是因她气度非凡。


四十四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又特借宝玉眼中心中特为一评:

“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这段中除了对平儿的怜恤之外,更重要的是写出她“周全妥贴”的能力本领。

 

到了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平儿侍妆一节,正应与此对看,前者写凤姐泼醋,平儿哭了一场,被宝玉拉至怡红院去安慰,并亲手为其调脂弄粉,对镜理妆;后者则是探春管家时,赵姨娘来撒了一场泼,弄得探春哭了,平儿因待书等大丫头不在,便亲自挽起袖子来,侍候探春洗脸匀面。

那平儿本是贾琏之妾,从辈分上来说,当属宝玉、探春兄妹的小嫂子。然而宝玉体贴备至,探春却颐指气使,可谓天壤之别。其内在原因,一则固然是宝玉生性温存,对女孩儿如待上宾,再则也是宝玉心中坦荡,自能从容;探春却因为心中存了正庶之分,本来心虚,所以故意地要指使平儿来显示自己的主子身份,使众人警醒。

赵姨娘敢到议事厅来胡闹,无非因为探春是“从自己肠子里爬出来的”,再厉害也不能把亲娘怎么样,故而才敢无理取闹,撒泼放诞;然而正闹着,忽然平儿来了,赵姨娘立刻住了口,赔笑让坐,又忙问:“你奶奶好些?我正要瞧去,只没得空儿。”

——真真令人又好气又好笑。那赵姨娘是贾政之妾,且生了一子一女,是正经八百的姨娘;平儿不过是贾琏的通房丫头,连个名份都没有,无论从身份还是辈分上,都比赵姨娘低了一级。然而赵姨娘胆敢跑到探春前大吵大闹,见了平儿却低声下气,何其愚也?

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她怕极了凤姐儿,而平儿又是凤姐的贴身助理,手里是有点小权的。可是那权力如今已经落在亲生女儿探春手上,如果赵姨娘会做人,含蓄收敛些,背后使阴柔手段向探春求情,探春一则念着亲情,二则为保面子不愿张扬,未必便不会回顾照应了。偏偏赵姨娘不识数,要敲锣打鼓地闹嚷出来,除了令女儿没脸之外,没半点贡献也赚不到一分便宜。

这场吵闹最使探春寒心的,是看清了自己的真实威信还不如平儿。正如赵姨娘说的,“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和你兄弟,这会子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

探春若能说得出口,想必也会感慨:“我在这屋里赔小心,好容易混了这么多年,又混了个管家的职称儿,这会子连平儿都不如,我还有什么脸?”

功高盖主,平儿在这风口浪尖上进来,其实已经无形中伤了探春。而她自己也很明白,所以才要主动自降身份,为探春挽袖卸镯,侍候洗脸,给足了探春面子,以消她心中之愤。

正洗着脸呢,偏偏外面侍候的媳妇没眼色,又来回事,捱了平儿一顿训斥,吓得忙赔笑说:“我粗心了。”一面说一面忙退出去——显见得平儿的面子还是比探春大。

此为探春心中不愤之事,于是接下来小丫头令媳妇们去传宝钗的饭来,探春故意大声说:“你别混支使人。那都是办大事的管家娘子们,你们支使他要饭要茶的,连个高低都不知道!平儿这里站着,你叫他去。”故意做给众人看,提醒谁主谁仆。

平儿答应着忙出来了,那些媳妇自然不肯让平儿去,忙着让座敬茶,一边说:“那里用姑娘去叫,我们已有人去了。”好不殷勤。

——此一番背后动静,探春不会不知道,所以这般造作,无非是教众人知道:你们那般奉承平儿,而平儿也不过是个丫头,我可以随意支使的,何况你们?真是连个高低都不知道!

探春的这番心思,平儿是深知的,故而推心置腹地劝诫众人:“你们太闹的不象了。他是个姑娘家,不肯发威动怒,这是他尊重,你们就藐视欺负他。果然招他动了大气,不过说他个粗糙就完了,你们就现吃不了的亏。他撒个娇儿,太太也得让他一二分,二奶奶也不敢怎样。你们就这么大胆子小看他,可是鸡蛋往石头上碰?”

这既是替探春警告诸人,也是在为众人设身处地地着想,可谓苦心孤诣,宁可委屈了自己,只望大家无事。

最难得的,是她有此权威却仍不拿大,对自己的身份看得极其清楚。媳妇们对她百般奉承,又是“拿了个坐褥铺下”,又是“捧了一碗精致新茶”,而平儿却并没有趾高气扬拿威作势,仍是“陪笑”说话,“欠身”接茶,而是语重心长地向众人说真心话:“墙倒众人推,那赵姨奶奶原有些倒三不着两,有了事就都赖他。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术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众人都道他利害,你们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前儿我们还议论到这里,再不能依头顺尾,必有两场气生。那三姑娘虽是个姑娘,你们都横看了他。二奶奶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头,也就只单畏他五分。你们这会子倒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正说着,恰好秋纹来回事,平儿赶紧叫住,提醒她别撞在枪口上,“没的臊一鼻子灰”。

息事宁人,正是平儿一惯的准则与作为,通过“虾须镯”一案已经表现明确;后来判断玫瑰露、茯苓霜一案时,平儿明知是彩云偷了送给贾环的,却只让她说是宝玉藏起来逗她们玩的,也是为了少生事端,顾及探春的面子,“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儿”。那彩云羞恶心发,立意要一人做事一人当,平儿反劝她:“你一应了,未免又叨登出赵姨奶奶来,那时三姑娘听了,岂不生气?”

平儿如此处事的根本原则和最高目的,便是维持各人的脸面,令各安其位。对探春是如此,对宝玉和坠儿如此,对管家媳妇们也是如此,她曾说过:“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若得不了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的乱折腾起来,不成道理。”

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真正有身份有肚量有分寸的一番见解,实在不逊于大观园里任何一位姑娘奶奶,然而偏偏是她,却身份尴尬,没名没份,连个姨娘也没挣上,只落得屋里使唤,宁不使人叹息?

11月18号,“西岭雪讲红楼”微课细说平儿行权,听课请加七彩浮萍微信申请入群。本群为收费课程,每课十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