喽七七 / 文件夹1 /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

0 0

   

徐志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2016-11-17  喽七七

徐志摩

现代诗人、散文家。徐志摩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学英国时改名志摩。徐志摩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1931年11月19日因飞机失事罹难。代表作品有《再别康桥》《翡冷翠的一夜》。

1/10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徐志摩《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

2/10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月儿,你休学新娘羞,
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听她允许今夜来否?

听远村寺塔的钟声,
象梦里的轻涛吐复收,
省心海念潮的涨歇,
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

水粼粼,夜冥冥,思悠悠,
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
风飕飕,柳飘飘,榆钱斗斗,
令人长忆伤春的歌喉。

——徐志摩《月下待杜鹃不来》

3/10
在那山道旁,一天雾濛濛的朝上,
初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窥觑,
我送别她归去,与她在此分离,
在青草里飘拂,她的洁白的裙衣。

我不曾开言,她亦不曾告辞,
驻足在山道旁,我暗暗的寻思,
“吐露你的秘密,这不是最好时机?”
露沾的小草花,仿佛恼我的迟疑。

为什么迟疑,这是最后的时机,
在这山道旁,在这雾盲的朝上?
收集了勇气,向着她我旋转身去:
但是啊,为什么她这满眼凄惶了

我咽住了我的话,低下了我的头,
水灼与冰激在我的心胸间回荡,
啊,我认识了我的命运,她的忧愁,
在这浓雾里,在这凄清的道旁!

在那天朝上,在雾茫茫的山道旁,
新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睥睨
我目送她远去,与她从此分离
在青草间飘拂,她那洁白的裙衣!

——徐志摩《在山的那道旁》

4/10
我亦愿意赞美这神奇的宇宙,
我亦愿意忘却了人间有忧愁,
象一只没挂累的梅花雀,
清朝上歌唱,黄昏时跳跃;
假如她清风似的常在我的左右!

我亦想望我的诗句清水似的流,
我亦想望我的心池鱼似的悠悠;
但如今膏火是我的心,
再休问我闲暇的诗情?
上帝!你一天不还她生命与自由!
——徐志摩《呻吟语》

5/10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偶然》

6/10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我想携着她的手,
往明月多处走
一样是清光,我说,圆满或残缺。

园里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她有的是爱花癣,
我爱看她的怜惜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浓阴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她受了秋凉,
不如从前浏亮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但这莺,这一树花,这半轮月
我独自沉吟,
对着我的身影
她在那里,阿,为什么伤悲,凋谢,残缺?

——徐志摩《客中》

7/10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徐志摩《再别康桥》

8/10

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

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徐志摩《生活》

9/10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徐志摩《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10/10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徐志摩《最后的那一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