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何控制你无法遏止的焦虑?

 王不留行9527 2016-11-23

 一个用心用力的公众号

  点击 “卢 璐 说” 可以添加关注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15:56 如何治愈你无法控制的焦虑成品 来自卢璐说

点击上面的语音收听主播赏新晴诵读


我搬到上海,一转眼已经三年多了。


小区里面,一个老人,大约七十岁了,头发都已经白了,谢顶。走路有一点跛,不过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走路方式,走的步步带风,很顺畅。


无论下雨,刮风,每天他都要绕着小区走一圈,边边角角的都会走到,不是为了遛弯儿。他总是捏着一个大大的玻璃果汁瓶子,里面放满了猫食饼干。


他会给看到的每一只野猫,一点猫食饼干。不是满满地大捧,而是一小撮,不会让猫儿饿死,也不会喂的太撑。


久而久之,在老人快出来的时间,小区院里面的小路上,总会有很多喵星人在等。


子觅前两年还没有上幼儿园的时候,下午也常常在小区的草地上晒太阳。老爷爷去喂猫,子觅常常跟着去看。老爷爷走路带风,子觅人小腿短还是个小肉球,跌跌撞撞地跟不上。


开始老爷爷不想让子觅跟着他,这样容易会把猫吓跑。久而久之,他们配合出默契,子觅会在一定距离外,跟着老爷爷。子觅跟太紧,老爷爷就走的快点,子觅跟太远,老爷爷就走得慢点儿等着她。现在子觅开始上幼儿园了,早出晚归,不常常去玩。而老爷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天天喂着猫。


偶然在小区里遇到,这个严肃的老爷爷会整张脸都亮起来了的灿烂地笑。而子觅会奶声奶气的喊:“爷爷”,喊得好亲。这时候,周围的地上总有几只喵星人懒懒散散,娇慵无限。


那个画面太美,有点像是电视里面反复播的公益广告。天很蓝,云很白,绿草茵茵,鲜花盛开。每个人都带着灿烂的微笑,让人觉得风清云淡,打心底里喜欢。



从黄炎二帝开始至今,没有哪个时代的平民,可以像今天一样,活的如此自在,受到尊重,自由发展,可以被允许憧憬未来。


拥有越来越多的钱,能买越来越多的东西,饕餮越来越多的佳肴,抬脚走越来越多的旅行,然而我们并没有比过去更有幸福感,每个人越来越焦虑,越来越害怕,越来越不满意。


梦醒时分,总有一种一头栽下去的坠落感,恐惧无比。我们总想着幸福,我们总也不能幸福。幸福是从指缝里面,滑走的沙子,永远也留不住。


到底什么是幸福?到底我还有没有能力制造幸福?这满天低下,是不是真的有人幸福?



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大学老师,她总是说她好忙,每次微信,连语音也都是气喘吁吁。


我问:“你在忙什么啊?不用教课,不用坐班,只是研究一下课题。”


她说:“因为我有三个孩子。最近放假都回来了,单五个人的饭,也要做一阵子。”


我问:“你怎么有三个孩子呢?是三胞胎吗?”


她给我讲了她的故事。


她和她的先生都是老师。十年前,他们蜜月的时候去了贵州,在当地的小镇住了一个月,研究当地一种濒临灭绝的本土文化。有一天,她在一个老艺人家里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愁眉苦脸的蹲在院子里喘气。


她问:“他怎么了?”


老艺人说:“他老婆得了病,把家里钱都花光了。现在两个孩子都要失学了。”


她问:“一个孩子读书,多少钱?”


老艺人说:“一年一千块。”


一千块,对我们是什么呢?一顿西餐?一件毛衣?三支从来不会用完的口红?还是一根名牌包的拉链?


她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先生,走过去给那个蹲在地上的男人说:“我们出钱,孩子一定要上学。”


最初的时候,她想的很简单,就是资助孩子上学而已。年复一年的资助下来,孩子真的变成了他们的家人。再加上几年后,他们自己的孩子,就成了有三个孩子的大家庭。


寒暑假,他们会把孩子们接来住几个星期。闺女高三考大学,她每周都会跟闺女的班主任通电话。闺女上了大学,她想办法用自己的关系,给闺女联系对口实习。


这才大二,很明显闺女就和班里其他的同学的发力点有了差距。如果这也算是拼爹,拼娘,我双眼微润,满是欣喜。


听她一口一个我家大闺女,二小子,还有我家老幺小不点,人丁兴旺,子孙满堂。我羡慕的一塌糊涂。


她是我见过不多,可以自己评鉴,在当下就活得挺幸福的人。


这是一个扭曲的镜像世界,落后,爱钱,无能,自私,好吃懒做,都成了骄傲无比的时髦事情。


我不会,我忘了,有关系吗,你随便,比我勤勤恳恳的去努力,看起来有范儿。


我从来不care上班时间,常常迟到,比我天天准点上班,说起来要酷。


我是贪吃,爱吃,不会做的吃货,比我是洗手煮羹的有节制的煮妇,听起来更招人喜欢。


……



我们鼠目寸光,我们茕茕孑立,我们觉得所谓的高尚都是一种装模作样的伪装或者臭拽,别在我跟前给我假装“高级”。


苏轼与佛印一起坐禅。


苏轼问:“大师,你看我的样子如何?” 


佛印说:“在我眼中,居士像尊佛。”


接着佛印问:“居士,你看我的样子又如何?”


苏东坡说:“像堆牛粪。”


佛印听了,并不动气,只是置之一笑。苏轼回家后,得意地把这事告诉了苏小妹。


苏小妹说:“哥哥,你输了。一个人心里有佛,他看别的东西都是佛。一个人心里装着牛粪,什么东西在他眼中都是牛粪。”


世界越来越大,我们即将开发银河系,我们越走越远,千山万水看遍,看到的却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前途,爱情,婚姻,孩子,事业,房子,车子,得失……


局限在自己的狭小封闭空间里,上蹿下跳一圈一圈的乱撞,鼻青脸肿地慢慢地麻痹,终于丧失了感知幸福的能力。


在这个焦虑不已的时代里,每个人都有可以焦虑的问题。


我焦虑,交不上明天两千块的房租;你焦虑,还不上明天两万块的贷款;她焦虑,孩子进不了二十万的国际学校;还有人在焦虑,买不起两千万的别墅;就算马云也在焦虑,明年双十一能不能成交两千亿?


不一样的是数额,一样的是焦虑的灼伤感,同样的的辗转反侧,五内如焚。


在这个焦虑不已的时代里,在分分秒秒都被计算了生存成本,如何最大化获取利润的社会里,焦虑也成一种生活状态,我们根本无法治愈,唯一的缓解方法就是,慢一慢,停一停,跳出自己,补充一点氧气。


偶然,我是说偶然,关心一下别人,小猫,小狗,鲸鱼,北极熊……做一件不计成本,不计时间,有益有利的小事,那种做了好事之后,飘飘然满满结实的成就感,会让我们重新开启幸福,令人欣喜。


我记得大约上高中的时候,有天中午,我要去爸爸的办公室,一起去吃饭。走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个迷了路的老太太,从乡下来,不认字。她要去她的妹妹哪里,她妹妹在一十字路口卖烤红薯。我根据她模糊的叙述,带着她走来走去,终于找到了她妹妹的红薯摊。


已经很晚了,我急着走。她妹妹跑了几条街追我,硬塞给我几个热热的红薯。妈妈吃了一口红薯说:“还是卖红薯会挑,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红薯了。人家真是感谢你。”


一件小事,何足挂齿。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这件小事,真的不是自己觉得自己有多么高尚,只是因为我记得当时因为帮到别人之后,我自己的发自内心由衷的快乐。


可是后来我也再也没有碰到其他迷路的老太太,就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红薯。


隐去自己的人生的追求,把自己定位成雷锋;或者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把自己投身于无穷尽的人道主义,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都是不现实,疯狂的理想,每个人必经都需要经营自己。


但是若偶然能够力所能及的伸手帮助别人;有时候做一点对别人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那种踏踏实实,油然而生的幸福,至少会让当晚,心满意足的安心睡去。


我一直觉得,幸福是一个路痴。我们不能够坐以待毙的等着他自己终于能够找上门来,笑容可掬地说:“你好,我是幸福,请问是否可以来你家与你长住?”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在房间里,形如困兽的乱撞中等待的时候,幸福早就已经在门外团团徘徊,因为他迷了路。


与其等,不如出击。开开门走出去,把幸福请进来。


房子永远那么贵,买不起;老公永远那么懒,改不起;孩子永远那么皮,管不起;老板永远那么黑,骂不起;而我永远都是那么怂,真心伤不起。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每个人生都是一次自己和自己的修行。忘记自己,是一种迷失,专注自己,是一种固执。事物的两段代表着偏执,找到平衡才是参悟。


幸福终究还是一个路痴!


卢璐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