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度世人 / 阴阳九针 / 道破天机——针灸为什么能治大病

分享

   

道破天机——针灸为什么能治大病

2016-11-27  阿弥陀佛...



【导读】“针灸为什么能治大病”?一根细细的银针,一壮小小的艾柱,像是魔术可治病去疾、甚则“起死回生”,什么给了针灸如此神奇的效用,本文刘希彦老师从医道文化论及针灸疗病的天机,道破人体内在自愈力的神奇,非是针灸神奇,而是有中医思维的医道至臻境,可“四两拨千斤”唤醒人体强大的自愈力。


夫医之治病,犹人之治水,水行於天地,犹血气行於人身也,沟渠亩浍,河泖川渎,皆其流注交际之处,或壅焉,或塞焉,或溢焉,皆足以害治而成病,苟不明其向道,而欲治之,其不至於泛滥妄行者,否也;医之治病,一迎一随,一补一泻,一汗一下,一宣一导,凡所以取其和平者,亦若是耳,而可置经络於不讲乎?

元·滑寿撰·十四经发挥

 

一根小小的针扎进皮肤里,就真的能治好重病,甚至绝症吗?至少我在学医之前,是不相信的。有的病人,根据他们的病情,我建议在服汤药的同时,配合针灸,他们往往表现得很不屑,说扎扎针烧烧艾能治什么病。

 

针灸到底能不能治病?

 

当然能治病,而且能治大病。在崇尚科学精神的今天,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诸位有没有想过,《黄帝内经》里面为什么几乎只讲针灸,而不讲汤液学?可见在当时靠针灸就可以治好大部分病,而不必像现在这样逢病就吃药。当然,当时的针灸水平一定是比现在高的。

 

现在我们针灸水平没办法提高了。首先,针灸在中国还没有在美国受欢迎;其次,有不少人质疑人体经络的存在,因为用现代的科学仪器暂时检测不出经络的存在。当然,这种质疑在现在也正常,连现代科学仪器都无法印证的事物,古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内外相应,道法贵在内求

 

庄子说,生活在夏天的虫子,你是不能跟它说冰的存在的。人类发展到今天,外物越来越发达,人类对外在事物的欲求也在不断膨胀,早已不可能像古人那样向内修炼了。古时候物质条件相对简单,交通相对闭塞,人们习惯于向内求。那时,打坐、内观、练气可以说是人人都会一点的基本功课。其实只要打打坐,就能感受到气机在身体里面的运行,若再能精进,还会有更多不可思议的境界,感觉到经络的运行轨迹也并不算什么难事。现代社会看似越来越发达了,其实离很多真正的生命之“道”愈加遥远,此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谓科学,乃分科之学,越分越细,追求极致的细微之相,我们能够把一片树叶研究到细胞、分子、原子、DNA。可是,当这片树叶遮住自己眼睛时,眼前的一座泰山却看不到了。

 

关于针灸治病的原理,一言以蔽之:引导能量而已。

 

“针”就是用针扎进人体,“灸”就是在人体表面用艾灸定点加热。以前还有砭,就是用磨制的石器从外部去刺激人体。这些都是运用了同一个原理:当受外物刺激和伤害的时候,人体出于自保,能量与津血会自动往那个部位汇聚。就像人身上挨了一拳,那个地方就要肿起来,就是气血往那个地方汇聚,去修复那一拳头造成的伤害。针灸是用外力的伤害和介入来人为的引导能量,以打通闭阻,也就是打通免疫力的通道。

 

古中医非治病尔,意在扶持正气以祛邪

 

要想了解真正的古中医,就要先认识到药是不能治病的,只有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能治病。以药治病的结果就会是西医界如今面临的问题,连感冒都没有特效药。对人体免疫力而言,非典病毒、埃博拉病毒在临床上哪怕不治疗,死亡的也只是一小部分,多数人能自愈,癌症自愈的也不少。艾滋病普通免疫力的人都能抗一二十年不发病,免疫力才是能对付一切疾病的药。中医为什么能治大病重病,因为真正的古中医思维是恢复人体能量,打通人体循环,让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去治病的,而非用针用药直接去治病。

 

中医反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你头痛,有可能在脚上扎一针就好了,针灸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精神。以药治病是后世中医的理论,汉代的医学典籍《伤寒论》,整本书没有一个病名,只治六经。所谓六经,就是人体自身排病的六种渠道,也可以说是模式。真正的中医思维只是去引导和治理这六种模式。所以,宋元以降的许多中医理论对中医是有毁坏的,以至于中医沦落到今天治病慢、不治病的境地。中医需要回归真正的传统,这是另一个话题,在这里先不多讲。

 

贾平凹的“精神疗法”

 

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著名作家贾平凹曾经得过很严重的肝病,医院治不好,他就用作家的艺术思维,每天对自己的肝说话,劝解它,安抚它,跟它讲和。他每天这样坚持,后来肝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医生们都觉得奇怪,有很多人分析说,这是精神疗法。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精神疗法,未必真的是精神在起作用。运用中医思维来看,当他对自己的肝说话的时候,人体的气血和能量就会往肝走。好比我们平时看东西的时候,一凝神气血就往眼睛走,就看见了;“侧耳倾听”,一侧耳,能量就到了耳,就能听到了该听到的声音,走神时,就会“置若罔闻”

 

贾平凹用意念将能量引向了肝,免疫力也就过去了,肝病久而久之自然就会好,所以人对付疾病真的没有那么复杂。

 

古人治病是“道”的思维,是顺应人体,顺水推舟的。舟不走了,看水往哪里流,风往哪边吹,看好了水向风向,实在不行,引点水过来,顺势而为,轻轻一推船就走了。其实,推走船的主要不是人,而是自然之风水,人能有多大力量呢?西医是病灶医学,就是只研究船,最后把船研究了个透,每一根木头纤维都研究了,甚至于把船拆开了,破坏了,船还是不走。

 

医学只要不妄自作为,只要明白如何顺其自然,顺势而为,对待疾病就完全不必象现在这样的悲观。如今,西方也在提自然疗法,顺势疗法。对于他们来讲,还只是初步的反思,要真正的醒悟,并建立体系,还需要很强大的哲学基础和若干年的摸索和实践。相较之下,中国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这种哲学基础和一整套辨证治疗方法。所以,我觉得中医对于人类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美国是一个强调科学精神和法律精神的国家,按照这两条精神,他们是不可能让针灸合法的,因为检测不出来,无法证实其存在。但他们现在立法通过了针灸。这不是退步,而是一种进步。人类只有承认自己局限才是智慧的开端,如果只是凭着自己的那点有限的智慧去评判一切,去否定几千年实践下来的传统,反而是一种愚昧。

 

刘希彦简介:

 

国学研究者,在古琴、红学、京剧等传统文化领域皆有造诣。致力于古中医的研究、恢复及传播多年。著有《经方求真——道释伤寒论》一书。亦是作家、舞台艺术家、编剧,其创作的舞台剧作品曾获国际舞台艺术丹尼奖。(以上摘自希彦馆微信平台


【延伸阅读】


彭静山:针灸疗法的“七方十剂” 


辨证施治是中医治病的基本原则,由审证求因到立法处方,有一套完整的规律。用药配方的法则有“七方十剂”,针灸的道理也与此相同,只是把药名改成穴名。下面先谈针灸的七方。

 

一、大方

 

大方的条件是取穴位多,用针粗,手法重。大方的适应症有:脑出血、风湿性关节炎、脊髓前角灰白质炎后遗症(此症多侵犯小儿,用针宜细,随刺即起,刺入亦浅,谓之小儿针法。列入大方,因取穴甚多,有时多至二、三十穴)等。

 

二、小方

 

小方的条件是取穴少,用针细,手法轻。大都用于新病、轻病、身体虚弱的患者。

 

三、缓方

 

缓方的条件是:取穴少,留针时间短,间隔日期长。用于许多慢性而轻微的疾患,如神经衰弱、习惯性便秘等。

 

四、急方

 

急方的条件是:穴位明显好找,操作简便迅速,针灸后立即见效。取穴不拘多少,随时随地都可救急应用。例如晕车、晕船、急性胃肠炎、癫痫发作、小儿惊厥、晕针较重等。

 

五、奇方

 

奇方的条件是:只取一穴,中病而止。例如牙痛针翳风、癫痫取太冲、头昏刺百会等。另外,凡只取一穴,屡次使用,病愈为度,也叫奇方。例如因怒气失眠,屡刺行间;消化不良,常针中院;腰痛多次用肾俞或委中等。

 

六、偶方

 

偶方的条件是:两侧取用同名穴,穴位数目左右相等。用于全身病使左右经络达到平衡,例如:四关穴、两合谷、两太冲同时并用。或不论采取任何穴必须两侧相同,或穴不同而穴数相等。

 

七、复方

 

复方有三种形式:

 

(1)配合法:取了一穴,恐怕疗效不著,再加上同样效果的一穴。例如:头项强痛,取了风池,又加天柱;腰腿疼,取了环跳,又加委中。

 

(2)并进法:同时患有两种病。例如患有膝关节炎,还有消化不良,取膝眼治关节炎,加中脘治消化不良,再配上胃经的合穴足三里,对膝关节和胃病都起到治疗作用。三穴同时并用,对这两种病都能收到效果。

 

(3)分治法:治疗同时患有两种不相连属病的患者。例如:患了面神经麻痹,又起了荨麻疹。取颊车、地仓治面瘫,又取曲池、臂臑治荨麻疹。曲池行血,又是大肠经的合穴,上通面部。颊车、地仓为胃经穴,荨麻疹多与胃有关联,这样互相配合,互相影响,同时治疗两种不相关联的病,而由穴位使之相通而同时收效。

 

再谈针灸处方的十剂。

 

一、补可扶弱

 

例如:大椎、陶道治阳虚而兴奋督脉,使腰脊强壮。灸膏育治肺病虚衰。常灸足三里以健胃而增进饮食,强壮身体,或用各种补的手法,使身体转弱为强。

 

二、重可镇逆

 

例如:膈肌痉挛,气上逆而打呃不止,取内关以治胸中,加膻中以利气(为八会穴的“气会”),再加日月由胆经斜上刺入接近膈肌。重用泻法,即可止其痉挛。

 

三、轻可去实

 

例如:肝阳上亢,血压上升,头目眩晕,取八会穴的“血会”膈腧,找准穴位,双侧各埋皮内针1支,10秒钟后,血压即下降,屡用屡效。又如:津枯便秘,痛苦不堪,在左腹结穴埋藏皮内针1支,可以当日排便。津枯便秘,又名“脾约”,采取脾经的穴。便秘时粪块多积滞在乙状结肠部,腹结穴直接刺激乙状结肠,这也是百试不爽的,但埋在右侧腹结则效果欠佳。

 

四、宣可决壅

 

例如:痰涎壅塞喉间,吐之不出,气被痰阻,呼吸困难,闷塞难忍,用手指抠天突穴,一抠一抬,连续数次,其痰自然吐出。痰涎“聚于肺,关于胃”,可针胃经丰隆穴,用泻法宣通。


五、通可行滞

 

例如:痢疾便脓便血,里急后重(又名“滞下”),总像有粪便欲出不出,常去蹲厕所,蹲得腿酸麻木,而起来又想蹲下,蹲下又排不出,痛苦不可名状,可取三焦经募穴石门,配以大肠经募穴天枢,运用泻法,即能消除积滞,减轻症状,针刺数次可愈。

 

六、涩可固脱

 

例如:脱肛,针长强、二白、灸百会,可使脱肛在短时间内收缩还纳。百会、长强都是督脉上的穴,灸百会是“病在下而取之上”,针长强是“局部取穴”,刺激肠壁。二白为奇穴,可以收缩涩滞已脱出的大肠末端。

 

子宫脱垂,针维胞穴可刺激子宫收缩,加上太溪为肾的原穴,“肾开窍于二阴”,对大、小便都有调整作用。或加太冲,是肝经的原穴,“肝脉络阴器”,可促进子宫收缩。涩可固脱,须用补的手法。    

 

七、滑可去著

 

例如:腱鞘囊肿,因扭伤散挫,多在手腕上起一小包,按之柔软,但不能移位。“著”字与“着”字相通,如“着落”,即固定在一个地方。治法用左手指按紧囊肿的根部,以毫针从四面横刺,随针挤出粘滑液体。几次之后,囊肿自消。

 

小儿疳疾,主要由于营养不良,头大颈细,头发稀而打缕,肚大筋青,形容消瘦。针四缝穴挤出白色粘滑的液体,每周针1次,3次可以治愈。

 

八、泻可去闭

 

例如:大便闭结,有因胃肠实热的,有因饮食积滞的,有因津液枯而便秘的。《针灸大成》有下法,针三阴交,用呼吸泻法,可通大便。《资生经》治大便闭塞、气结、心坚满,针石关穴,治小便;癃闭,针胞盲、秩边。

 

九、湿可胜燥

 

燥病发于外的,皮肤干枯,皱纹堆累;发于内的,无故悲伤,精神失常,叫做脏躁。内则消耗津液而使便燥。虽有风燥、火燥、热燥的区分,原因总是气虚血少,生热而成燥病。治疗方法为补气生血、滋养津液。取气会膻中以行气,选血会膈腧以养血,采太溪以生津。津液充分,燥病自除。至于脏躁,即为癔病,取内关、神门、巨厥穴等穴,针后即效。

 

十、燥可胜湿

 

《内经·病机十九条》:“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有中满、浮肿、尿闭、皮肤湿疹等症。病源在脾和与其相表里的胃经。选用脾、胃的合穴、原穴,如阴陵泉、足三里、太白,以及肾经的水泉等穴,均可通经活络,使脾胃旺盛,肾阳充足,胜湿而去病。(以上摘自《上海针灸杂志》1982年02期

 

本文摘自希彦馆微信平台、《上海针灸杂志》1982年02期,由中医思维 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