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69 / 文件夹1 / 福建历代英才点将录

0 0

   

福建历代英才点将录

2016-12-01  阿龙69

 
福建太姥山


 

福建地处中国东南海隅,多高山密林,交通不便,地僻人稀,古代经济文化发展较慢,但也因此在历代社会动荡中保持相对安定。两晋以至唐宋,中原人口大量南移,福建经济、文化与人才得以迅速发展,且以后来居上之势一度领先于全国。

  

考古发现证明,远古时代,福建先民曾经创造出丰富多彩而又独具特色的原始文化,最著名的是以昙石山文化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和以黄土仑印纹硬陶、武夷山悬棺葬与华安仙字潭摩崖石刻为代表的青铜时代文化,表现了闽族及其先民很高的智慧与创造才能。


 


无诸

  

福建省历史记载的第一位杰出人物是闽越王无诸,他不但推动闽、越种族融合,而且率领闽越人佐汉灭秦,开疆拓土,建立起称雄东南的闽越国,创造了堪称繁盛的闽越文化。闽越国气势恢宏的宫庙庭苑建筑,并不比中原逊色,在陶瓦上还遗留着工匠们的名姓。西汉王朝平定闽越王族的反叛后,不久福建就直接纳入汉王朝的管治。


 

东汉时,福州已崛起成为东南海运贸易中心:“旧交趾七郡,贡献转运,皆从东冶。”东吴政权五次进军福建,武力经营闽中,初置建安郡,先后在福州和霞浦设典船校尉和温麻船屯,福建沿海作为造船基地和海外贸易中心的地位更加显要。晋左思《吴都赋》称:“篙工楫师,选自闽、禺”,说明福建已有许多优秀水手和航海家。西晋严高治晋安郡,修城、筑堤、凿渠、辟湖,奠定八闽首府福州的发展基础。


 

汉晋以后,中原士民陆续迁闽,“永嘉之后,帝室东迁,衣冠避难,多所萃止。”由是“艺文儒术,斯之为盛”。南朝宋晋安太守阮弥之开始兴学,出现“家有诗书,市无斗嚣”;嗣后,太守虞愿“在郡立学堂教授”;王秀之继任,承袭“善政遗风”。莆田郑露与弟郑庄、郑淑筑松山书堂,“构书屋以修儒业,作篇章以训子弟”。福建沿海教育文化有了初步发展,开始聚集和成长起一批人才。六朝,入闽的名宦有晋安郡守范缜何敬容、刘骢、张华、江淹等,不下40多人。


 

  

隋朝发轫的开科取士制度,为地处穷乡僻壤的福建士子提供了脱颖而出、施展抱负的良机;科举之外,还有更大数量的各类人才。


 

  

唐代,福建开发范围扩大,由闽北向闽东、南沿海与闽西推进,经济发展显著,海外贸易兴盛;中唐以后,成为朝廷赋税仰给的全国八道之一。朝廷重视教育,各地响应。郡守李椅、常衮等,“以学校为国家储贤之地”,相继“大启学府,劝诱生徒”,“延名师儒以教闽人”。这样,官学、私塾并兴,学者益盛;人知向学,里俗为之一变,遂使“曼胡之缨,化为青衿”。如福州,“比屋业儒,俊造如林”,“乡贡士与内州等”。


 

著名诗人韩愈曾称:闽越“有长材秀民通文书、吏事、与上国齿者”。说明福建人才在文风兴盛中渐次崛起。


 


欧阳詹


 

薛令之于中宗神龙二年(706年)首中进士后,福建科举及第人士日增,欧阳詹、许稷、周匡物、潘存实、欧阳衮、朱庆余、林蕴、林藻、王棨、林嵩、陈去疾、陈陶等,皆以诗文名;郑諴、林滋、詹雄以诗赋、文章著,世称“闽中三绝”。还出现兄弟状元、三兄弟连登、一榜六进士、囊括江南进士等盛况。有林披九子仕宦皆为牧守,“世号九牧林氏”者,其族“衣冠诗礼”,至宋代不衰。唐开成三年(838年),录取江南进士四名,全是闽人,“闽中自是号为文儒之乡”。此外,百丈怀海、沩山灵佑、雪峰义存、玄沙师备、曹山本寂,皆为一代高僧,佛学宗师,福建因此成为禅宗胜地。


 



王审知

  

唐末五代初,王审知治闽,保境安民,发展经济,重视文教,广设学校,“拓四门学,以教闽中秀士”,以致“俊造相望,廉秀特盛”。他好礼下士,接纳北方士人,故“唐时知名进士,皆依审知仕宦”。来投的著名文士有偓、崔道融、李洵、杨承休、王淡、杨沂、郑璘、郑戬等,皆受善待,或得重用。本地人才如翁承赞、徐寅、詹敦仁、黄璞、黄滔、江文蔚、郑良士、陈峤等皆鸣于当世。福建虽然文教起步较晚,但唐代已有74人登进士第。清诗人陈衍称:“文教之开兴,吾闽最晚。至唐始有诗人;至唐末五代,中土诗人时有流寓入闽者,诗教乃渐昌;至宋而日益盛”。唐五代是福建文化和人才兴起的转折时期,为宋代及其后福建人才的繁盛奠定基础。

  

进入宋代,中国政治、经济中心南移,北方人入闽更多,到处开辟梯田、围海造田;矿冶业、手工业和海外交通贸易得到很大发展。《宋史·地理志》称:“民安土乐业,川原浸灌,田畴膏沃”,“虽硗确之地,耕耨殆尽”。故时人曰:“惟昔欧越险远之地,为今东南全盛之邦。”福建于是跻身于全国发达地区行列。福州、泉州同列为望郡,朝廷慎择人选,知州大多是位高望重之人。入闽仕宦的外地名流有张浚、辛弃疾、曾巩、陆游、程师孟、赵汝愚、庞籍、王十朋、叶适、陈傅良、薛奎、赵抃等,皆富于才学、勤于吏职,颇有政绩。

  

宋代福建最突出的是,士人力求仕进,社会习儒成风。以福州而言,人“多向学,喜讲诵,好为文辞,登科第者尤多”。故朱熹称:“福州之学,在东南为最盛”。宋人还这样描绘福州:“学校未尝虚里巷”,“城里人家半读书”。“路逢十客九青衿,半是同窗旧弟兄”。其他州县亦类此。南安“百里之间,弦诵相闻”;延平府“五步一塾,十步一庠”;邵武军“比屋弦诵之声”,汀州更是“风声气习,颇类中州”。当时书院林立,学校星罗,福建因而被誉为“东南洙泗”、“海滨邹鲁”。




 陈襄


 

由于教育发达,涌现出许多著名的教育家。福州的大学者陈襄、陈烈、周希孟郑穆,世称“海滨四先生”,被尊为理学先驱。其后开创闽学体系的著名学者有杨时、游酢、罗从彦、刘子翚、胡安国、李侗、朱熹等。朱熹是闽学的集大成者,其后学黄干、蔡元定、蔡沈、真德秀、陈淳、刘爚、熊禾等人,薪火相传,将闽学发展成为一个重要学派。闽学兴盛的积极方面,在于促进教育,造就人才。

  

有宋一代,福建登进士第者计7600多人,占全国进士总数的五分之一,按人口比例居全国第一;在朝任宰辅者60人,收入《宋史》的名人,也以福建为最多。这时,还出现一些人才辈出、历久不衰的名门望族,如福州林氏、陈氏,莆田方氏、蔡氏、黄氏,建阳蔡氏,崇安刘氏,浦城杨氏、章氏、黄氏、陈氏等。宋代福建科举盛况空前,莆田县有同科两状元、同榜独占前四名的,永福县连科三状元,仙游县傅氏、蔡氏数十进士,闽县许氏父子三状元,浦城县章氏一门二十四进士(一状元),闽清县陈氏五子四登科,长乐县杨氏一门同榜四进士等。福建开始成为世人瞩目的全国教育重心和人才中心之一。诚如宋人陈必复所说:福建举子“负笈来试于京者,常半天下。家有庠序之教,人被诗书之泽,而仕于朝为天子之侍从亲近之臣、出牧大藩持节居方面者亦常半。而今世言衣冠文物之盛,必称八闽。”闽中与江浙一样,“冠带诗书,翕然大肆,人才之盛,遂甲于天下。”形容虽有夸张,而人才盛况可知。

  

刻书业的繁盛意义重大。福建书院始于唐代,著名的有松州书院;宋代,书院发展到54所;元代,新建书院20所;明代激增至138所,居全国第二位,仅福州有书院13所;清代,康熙诏令全国各地设书院,福建新建书院300余所。唐代以后,各地府学、州学、县学与书院皆有藏书。清代,福州鳌峰书院藏书近900部、2.3万多卷;越山书院藏书400多部、5000多册。福建有记载的私人藏书始于南朝的莆田人郑露,他首设书堂;至唐代,仅莆田有书堂6处。宋代以后,由于刻书业兴盛、文化学术繁荣,私人藏书急剧发展。“南宋之世,藏书家闽为最盛”。据史籍统计,宋代以来,福建私人藏书家有320人。宋、元间,有苏颂、吴与、方渐、林霆、余深、余良弼、郑寅、郑樵、郑元英、杨徽之、郑可复、詹景元等名家。许多藏书家又是学问家、著作家和出版家。由于学者繁兴,建阳麻沙、崇化书坊林立,被誉为全国“图书之府”,余氏、刘氏、叶氏等世业刻书,传数百年。福建书院、刻书和藏书的兴盛大大推动教育发展和人才培养。

  

宋代,福建人才辈出,已呈群星璀灿的局面。步入政坛、身居高位的章楶、章得象、章惇、吴育、吴充、曾公亮、苏颂、蔡确、吕惠卿、李纲等人,都对北宋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产生重要影响。蔡襄以翰墨称,以茶、荔专著闻;苏颂学识渊博,创制水运仪象台;李纲忠心爱国,为文沉雄劲健;杨亿为诗精工稳切,创“西昆体”;柳永歌词旖旎动人,流布天下;张元干襟怀磊落,歌词悲壮;刘克庄诗文清新雅洁,为“江湖派”领袖;郑樵以史学名世,袁枢创史著新体;严羽、魏庆之以诗话负盛名,惠崇、陈容以绘画扬声誉。成绩突出的词人有李弥逊、刘学箕、陈人杰等;以诗文著名的有郑文宝、萧德藻、蔡伸、黄升、谢翱、杨徽之、李虚己、黄鉴、郑褒、陈瓘、陈登等。此外,杨士瀛、朱端章、李迅、刘信甫等为著名医学家;魏仲举是学问渊博的刻书家。李宏修建木兰陂、宋慈著《洗冤集录》、曾公亮编《武经总要》、祝穆纂《方舆胜览》,陈肠作《乐书》、蔡元定撰《律吕新书》、梁克家修《三山志》等,标志着福建的科技文化达到全国先进水平。南宋曾丰在分析闽中人才“获进”原因时指出:“凡天下之言士、言道释、言技艺者,惟闽人为巧”。“闽人之凡为技艺者,多擅权门通肆以游;凡为道释者,擅名山大地以居;凡为士者,多擅殊举异科以进;凡自科举而为官且仕者,多擅清选华贯以显”。福建人才以自身的优良素质“竞巧”取胜,故得脱颖而出。

  

由于福建濒海,从汉晋时代发展起来的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历唐、五代而渐兴,至宋元臻于极盛。“漳、泉、福、兴化,凡滨海之民所造舟船,乃自备财力,兴贩牟利。”民间涌现大量从商者,形成氏族经商的传统和海外贸易的世家。闽南一批商人赴东南亚经商,有不少在当地落籍,产生最初的华侨。晋江人李公蕴、陈日照先后在越南创建李氏王朝和陈氏王朝。宋代,外患严重,福建出现不少爱国将领和民族英雄,如刘子翚、李纲、吴玠、吴璘、陈文龙、杜杲等人,志节坚贞,受人崇敬。在民间,救死扶伤的传奇人物,如林默、吴夲、义存等,功在百姓,世受崇奉;曾慥、白玉蟾、黄舜申是重要道教学者,著述宏富,声名亦盛。

  

元代,统治者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封建剥削,福建社会经济、文化都受摧残。许多人才以民族气节为怀,抑郁不得志,或隐居授徒,或蜇伏民间。如诗人吴激郁闷而死,赵若隐于家,真山民浪迹江南,连文凤自抒性灵;郑思肖著《心史》、画无根兰,抒发亡国之痛;谢翱毁家赴难,流落江浙,诗风沉郁。元廷为巩固统治,大力褒扬理学,以“朱子之说为主,定为国是”,开始把它奉为儒学圭臬,涌现出如熊禾、陈普、黄镇成、吴海等闽学的后继者。元代科举中落,7次考试共取汉人、南人300余名,闽人共76人,占四分之一;状元7人,闽人有其二。较著名的学者有黄清老、杨载、洪希文、毛直方等。任官者如王都中、卢琦,皆以清操美政闻于世。为了反抗民族压迫,涌现出许夫人、陈吊眼、黄华、钟明亮等抗元英雄。

  

明初,废除元代苛政,招集流亡,劝农兴学,减赋税,纤民困,福建又有了长期的安定,经济恢复发展,城市日益繁荣,各行各业都较前代有长足的进步。“地无旷土,人无遗力”,因而沿海地区“生齿繁而人文盛”。


 

明代福建新建书院遍及全省,科举制度复盛,闽人中进士者2400多人,在全国仍名列前茅;中三鼎甲及会元者计31人,居全国第四位。此时的科第佳话还有:同榜一甲三名皆闽人,三次出现一县两解元,两人13岁登科为举人。福建继续出现科第连绵、人才辈出的名门望族,如福州林瀚之后“三代五尚书,七科八进士”;有“闽中三凤”之称的林津、林清源、林浚渊兄弟三进士;长乐李骐与马铎“联科两状元”;莆田柯氏五世进士、李氏五世进士、黄氏十一个解元。

  

明代,各种人才又纷纷崛起。清郭柏苍著《全闽明诗传》,入选的闽籍诗人达950多人;徐熥编《晋安风雅》,录明初至万历福州诗人264人。以诗文著称者有:“国初三张”之一的张以宁;号称“崇安二蓝”之蓝山、蓝智;誉为“闽中十才子”的有林鸿、高棅、王恭等人;人称闽中“七子”的有曹学佺、谢肇淛等。此外,郑善夫、王慎中、邓原岳、黄文焕、许獬、余翔、张燮等皆以文学名世。因此,“论者谓,闽中才隽辈出,彬彬风雅,亦言盛矣”。著名画家有边景昭父子、周文靖父子、李在、上官伯达、马景约、吴彬、曾鲸、张瑞图、宋珏、王建章、黄克晦等;出现由兄弟、父子、师生、同乡间的传授、提携而形成的各种流派,如“沙县画风”、“波臣派”等。地方史志学家有黄仲昭、姚舆、王应山、何乔远、郑杰等。著名医学家有余廷瑞、许宏、王景韩、熊宗立;沈佺期被奉为“台湾医祖”。瓷塑名师有何朝宗、林朝景、陈佛等;刻书名家有俞良甫、熊大木、邹学圣、余象斗等。福州织工林洪发明“改机”,促进绸织业进步。


 


黄道周

  

著名政治家有“三杨辅政”之首杨荣,内阁首辅叶向高,更有众多品德端方、政绩卓著的名臣良吏,如马森、彭韶、林聪、郑纪、江日彩、蔡复一、张岳、李默、翁正春、董应举、裴应章、周起元等。此时继承朱子理学的著名闽学传人有陈真晟、蔡清、林希元、黄道周等。泉州李贽力主“情性”说,抨击假道学;莆田林兆恩融儒、释、道为一体,创立“三一教”,体现不拘一格的学术创新。


 


郑成功

  

自明初朱元璋赐闽人三十六姓予琉球国起,福建的航海、翻译、官吏及工艺人才播迁琉球;航海家工景弘任郑和副使,下西洋时亦多选闽人充任水手和航海家;造船名家有谢杰。明代中后期,囚倭患严重,沿海居民深受荼毒,产生许多著名的抗倭将领,如“战功第一”的张经俞大猷、陈第、邵应魁、傅应嘉等。在明、清易代之时,福建杰出人物产生分化,有折节仕清的洪承畴;更有众多坚决抗清的英雄义士,如郑成功、黄道周、卢若腾、沈佺期、陈文华、郑鸿逵等。

  

明清易代的长期战争和清初的禁海迁界,都对福建的经济和社会生活造成破坏。施琅、李光地、万正色分别为统一台湾、平定“三藩之乱”做出贡献。海商颜思齐、郑芝龙等最早率众开发台湾;曾铸兴贩南洋,为海商巨子。康乾之世,升平日久,人民得休养生息,福建社会经济迅速恢复,海内外贸易进一步发展,时称“繁盛殷富”。

  

清初,福建一些学者致力复兴理学,著名者有龚景瀚、李光地、蔡世远、孟超然、童能灵、蓝鼎元、吴应麟等;许多闽学著作风行一时,新建书院遍布各地,出现全省性书院,如鳌峰、凤池、正谊、致用四大书院。各县社学林立,遍及城乡,一县少则数所多至数百所。福建教育发达,学风鼎盛,许多学者热爱教育,诲人不倦,培养了大批人才。这时福建在科举方面虽逊于前代,但人才繁兴,遍布各个领域,较以往更盛。在文学方面,清前期较著名诗人有林古度、张远、黄任、陈梦雷、李光地;中期以后,名重全国文坛的诗人为梁章钜、林则徐、张际亮、林昌彝、魏秀仁;后期出现近代影响深远的“同光派”诗人,福建以陈衍、郑孝胥为代表,主要有陈宝琛、叶大庄、沈瑜庆、林旭、李宣龚、何振岱、林纾;还有女诗人薛昭徽、沈鹊应等。著名医学家以林开燧、陈师镐、萧京、熊宗立、陈念祖等为代表。学者李世熊、陈梦雷、陈衍、魏敬中等所编地方志书,皆具重要文化价值。


 


伊秉绶

  

清代是福建戏曲和各种艺术发展繁荣的时期,涌现出大批作家和艺术家。据统计,清代福建画家约300人,与明代相近,其著名者有闽西三大画家:开创“闽派”画风的上官周,列名“扬州八怪”的华喦黄慎。此外还有“诏安画派”创始者谢颖苏、沈瑶池以及书法家陈登、郑善夫、张瑞图、伊秉绶等。著名的惠安石雕、福州木雕和寿山石雕进入鼎盛时期,出现许多著名的工艺大师;石雕艺人以蒋源成、李周为代表;木雕有福州象园“柯派”、大坂“陈派”等一批艺人群体,莆田以游伯环、廖明山等为代表;寿山石雕名家有杨玉璇、周彬代表的“西门派”,林谦培、林元珠、林清卿代表的“东门派”。沈绍安发明脱胎漆器,其后世代相承,多出精品,与纸伞、角梳并誉“福州三宝”。时誉“三山艺巧,四海独绝”。刻书业依然繁盛,长汀四堡和建阳书林,“书籍比屋为之,天下书商皆集”;“发贩半天下”。

  

明、清两代,尽管统治者都曾一度实行闭关自守的海禁政策,但还是有一些人才向海外发展。清初,福清黄檗寺隐元法师率30多名学问僧东渡日本,开创了黄檗宗,其后多任主持以及觉悔在长崎创建的福济寺七代住持,均自福建延聘学问僧,他们皆精于佛理,且擅诗词、书画、雕刻、建筑、医药等。近代,黄乃裳率乡人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开发“新福州”;陈笃生在新加坡发展为商界领袖。


 


沈葆桢

  

清代后期,封建统治日益腐朽,在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的复杂斗争中,福建诞生了许多杰出的爱国志士,突现强烈的革命精神。陈亚林、黄威、万提喜组织小刀会、天地会起义。林则徐领导的禁烟运动,揭开近代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的序幕。在与英国侵略军的战斗中,福建英杰陈化成、姚怀祥、江继芸等为国捐躯。战后,民族危机加深,有识之士积极主张学习西方,办洋务,兴学堂。何秋涛悉心研究边疆史地,撰成《北徼记编》80卷;丁拱辰著《演炮图说》,研制西洋武器。沈葆桢主持马尾船政局,开创近代造船工业和海军建设,同时从船政学堂巾培养出我国近代第一批优秀的科技、文化和海军人才。如启蒙思想家严复,翻译家王寿昌、陈寿彭、陈季同,水利专家李清时,造船专家魏瀚及工程师陈兆翱等;船政学堂毕业生,是我国近代水师的骨干力量,产生众多的海军将领与领袖人物,如萨镇冰、程璧光、李鼎新、郑清濂、叶祖珪、林泰曾、蒋超英等。在中法、中日海战中献身的许寿山、陈英、叶琛、林森林、刘步蟾、林永升、杨用霖、林履中、黄建勋、陈子鸿等,皆是英勇善战的海军将领。


 


辜鸿铭

  

清末,除洋务派办学堂外,福建还出现官办的学堂和外国教会办的学校,因此闽人最早接触西方文明,得风气之先,涌现出大批的改革者和革命家。一些有远见的学者率先提出“经世致用”、崇尚实学的主张,推动传统学风的转变。首倡者郑光策,力主“经世有用之学”,启迪影响了他的学生梁章钜、林则徐、李彦章等;陈宝琛创办全闽师范学堂,主张“崇实学以励人才”。在近代教育史上做出重要贡献的还有林鸿年、陈寿棋、林纾、林启、林白水等人。严复学贯中西,力倡变革,是杰出的启蒙思想家,他批判八股取士破坏人才,主张德智体三育并重培养人才。在近代教育和中西文化交流中,福建著名学者辜鸿铭、陈季同首先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卢戆章、蔡锡勇分别创制拼音文字与汉语速记;林白水开拓中国新闻事业。


 


杨衢云

  

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后,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福建又一代爱国志士投入挽救民族危亡的斗争。林旭积极参加“戊戌变法”,惨遭杀害;黄乃裳办《福报》,鼓吹维新,受到追捕;著名民主革命家杨衢云,献身革命。福建有更多的爱国英杰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反清革命斗争,林文、林觉民、陈更新、方声洞、林尹民、陈与燊、刘元栋、冯超骧、陈可钧、刘六符等爱国志士牺牲于广州黄花岗之役;林森、林述庆、林之夏、黄钟英等人为辛亥革命的胜利做出卓越贡献。

  
 

在福建人才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突出特点:
 

一是发轫于中原汉文化的交流和带动。福建僻处海隅,自身文化发展比较迟缓,但也得益于“世外桃源”式的安宁,在接纳中原士民的基础上互相融合,共同创造和发展中华文化;


 

二是受惠于高度发达的教育事业。自两晋以上,无论入闽仕宦的中原人士还是落籍福建的士人,都十分重视教育,培养、造就出大批人才,形成许多人才集聚的群落;


 

三是因福建依山傍海,海外的交通、贸易自古以来就十分发达,人才的发展体现外向的特点,出现许多高瞻远瞩、开风气之先的杰出人物和不畏艰险、坚毅果敢的革命与创业志士;
 

四是因受山林深阻,故人才发展不平衡,以福州、南平、莆田、泉州、漳州最为集中,许多人才及其所创造的文化具有鲜明的地方特点;


 

五是古代福建人才的产生和发展还带有家族或地方群体的特色,有许多人还是在离开福建、走向全国乃至迈出国门后,从向外的学习与交流中,增长聪明才智、发挥创造精神,锻炼成才的。

 

(本文原题为《福建人才发展历史述略》,作者卢美松系福建省文史馆原馆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