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 / 处世 / 别那么嚣张,谁都不可能永远风光

0 0

   

别那么嚣张,谁都不可能永远风光

2016-12-04  无@为

别那么嚣张,谁都不可能永远风光






假期回了趟老家,和父母弟妹们重回村庄,看了看老屋,也拜访了一下老街坊们。


回程的车上,有人提起当年村子里最风光的一些人,比如当年的大权在握者,“吃得开”的有钱人,“上头有人”的厉害角色……二十年过去,不知怎地,纷纷黯淡了下去。


日子当然能过,只是已经乏善可陈。比之于当年窘迫的、狼藉的、绝望的农民们,如今已毫无出众之处,甚至不及后来者。


一个威风的邻居,曾经显赫一时,老婆是村干部,老公是“带头大哥”,当年在村里,何等令人羡慕,我曾清楚地记得,在那样贫困的年代里,他们家常年都有跟班小弟,帮他们挑粪、种田、锄地、做饭洗衣……可是,就在前些年,他们二人因不同原因,忽然同时离世,一双儿女,如今灰暗得很。


弟弟说:这和娱乐圈里的许多明星一样,风光一时,但不知怎么地就变得落魄了,慢慢地就鲜有人知。


哪里不是这样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谁都不可能永占风头。


一个湖南的朋友曾说,他曾在一栋大楼底下,听见一声枪响,然后,一个中国巨富离开人世,此后,集团分崩离析。


一个曾经志得意满的纸媒主编,有天对我感慨:真的感觉到正坐着时代的滑滑梯直线下滑。他觉得被忽略,荣耀不再,享受到的特权、追捧和灰色收入越来越少。


昔日风光一时,今朝日薄西山。


昔日繁荣遍地,此刻满目荒芜。


而在我们的阅读视野中,只要事件的时间跨度够长,截取的人事够宽广,你都会发现这个规律:否极泰来,盛极必衰,物极必反,命曰环流。




前些日子,择空看了一下《恺撒大帝》。


看后感慨良多,最大的感触是:再巅峰的权势,也有瓦解之时。


再鼎盛的荣耀,亦有沦为灰烬之日。


公元前49年,恺撒率军占领罗马,打败庞培,集大权于一身,成为古罗马最风光的独裁者。


他向世界呐喊: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


何等霸气!


何等不可一世!


但公元前44年,恺撒被元老院成员群体暗杀,身中多刀,当场身亡,享年58岁。


自此,帝国走向衰败。


试问,论英勇,论智谋,论口才,论气度,又有几人能与恺撒相比?


而论成就,论权力,又有几人能望其项背?


但,风光如恺撒,依然不久矣。


庸庸碌碌如你我,又哪来的信心,确保自己一直置身于巅峰?


这几乎不可能。


我们没有似伪的忠厚,近妖的智慧,能一生免于暗算和衰落。任何一个常人,都得做好准备,随时面对生命的巅峰和深谷。明白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在低迷时不菲薄,在衰落时不迷茫,在风光时不嚣张。




就在刚刚,一个友人跑来对我说:妈蛋,这几天被一帮人围着骂……


我说:红到一定程度,必然就有人黑,很正常!


万物消长盛衰,周而复始,这是恒定的规律。如今,信息的高度流转,又催化了这个规律。


你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横空出世,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被拉下神坛。


比如,傅园慧一夕之间,红遍大江南北;


更多的是,你正喜欢的明星某某某,一觉醒来,就在网络上被挂牌游街,身上沾满了口水和浓痰,以及各种臭鸡蛋。


一些人起高楼,一些人楼塌了。


一些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些人雪上空留马行处。


一些人被推上领奖台,一些人被羞辱成垃圾回收站。


风水流转,苦难会有尽头,荣光亦有尽头。


谁都别太嚣张!


你要知道,荣华稍纵即逝,从来不会永远。




凯撒每次凯旋归城,受到万众欢呼迎接。


每当此时,他总会让一个奴隶在身边不断地提醒:“这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1959年1月28日,丹麦女作家伊萨克·迪内森,在美国艺术年会上发表演讲,在演讲的末梢,她以一个中国古代故事,作为终结。


古代中国,有一个摄政大臣,在皇帝成年的时候,把一枚标志着理国权力的戒指,归还给了皇帝。


他对年轻的君主说:我在这枚戒指上,刻下了一句话,请陛下在获得胜利、荣誉的时候读一读。


这句话只有五个字:此亦有尽头。


一切都有尽头,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因此,请记得:倘若正在阅读此文的你正身处逆境,大可奏瑟而鸣,击缶而歌。如若你正身处巅峰,则当淡然以对,蹑足前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