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藤长霖 / 旅 游 / 三江口

分享

   

三江口

2016-12-05  古藤长霖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当年那条名为“同三高速”上的车流以前所未见的速度从我家屋前绕过,云里雾里,也不知那拗口名称究竟深含何意。今日看到“同江”,眼前仿佛浮现出幻景,漫漫一万里的南北大通道。倏忽,那难以言状的空间穿越感,像电流瞬间刺激着全身,令人兴奋......不由想起儿时读过一首动人的诗:大兴安岭的雪,还在飞舞,/长江两岸柳枝已经发芽,/海南岛上,到处盛开着鲜花/.....。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离开富锦,我们继续往东行走,那是朝霞最早染红的地方。车子在三江平阔的沃野上飞驰,踯躅在苍茫浩野间,好像慢得蜗牛似爬行,一路心急火燎,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同江,顾名思义,你会猜想到那是奔腾不息的松花江,千里迢迢与流淌蜿蜒的黑龙江会合,两条蛟龙交汇,盘绕出壮观的三道江汊,便是壮阔恢弘,气势雄浑的三江口。这三岔口清浊混杂,却色泽分明,于是人们就称之为“混同江”。久之,同江市的名字就这样转化过来了。

 走进同江,鸟瞰这百年口岸,小城那些生动鲜活的律动,瞬即撩拨易感的心弦。这样的美,能惊艳漠然的目光。远眺这醉美江城,同样的美,会温情地润泽心中深处的诗意.....。

 这座边陲著名的小城,虽偏远可是历史久长。西周时期已有先人踪迹,原名“临江”,赫哲人称“啦哈苏苏”,意思就是“废墟”或“老屋”。这里聚居着我国六个最小少数民族之一的赫哲人,那首风靡几个时代老歌《乌苏里船歌》,优美辽远,瑰丽悠然的旋律,唱响了一个民族,也唱美了一个年代。以往那原始山居生活,已被变成模糊的记忆,只是纯朴的热情依旧。那古老的风俗,被雕成了赫哲故里的座座塑像,无言地讲述着曾经千年的美好。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清晨我们迎着东方最先照进神州的那缕阳光,来到“同三起点广场”,那巨大标志性碑体直耸蓝天,大写意的飘带环绕,造型别致,寓意深远。凝望这大道通天的壮阔,站在此地心里那些自豪油然而生。在同三零点的坐标前,我循着那横跨祖国大地的红线,轻易地就找到我家的位置。刹那间,一种莫名的亲切似暖流淌过心坎,幸福咽哽着歌喉,真想放声唱一句“为了你的景色更加美好,我愿驻守在风雪的边疆.....”,这都是一股内心涌出的真实情感。

 走过广场,便来到白桦掩映的江边,眼望江天空阔,水色辽远。点点江鸥低掠高翔,粼粼波光轻摇曼漾。那两条大川交汇,黑龙江带来墨绿近黑的水,松花江裹挟混黄夹绿的水,各具特色,泾渭分明。“同江两色”,成了这三江口一道最奇特的景观,一处最耀眼的看点。

 三江口历来兵家必争,先前我赫哲,满族人同仇敌忾,许多次英勇了抗击沙俄的侵犯,写下可歌可泣的篇章。那“沙俄啦哈苏苏海关”旧址,却留下了无尽的辛酸国殇,难言的民族耻辱。当今边关一片祥和安宁,看我边防固若金汤,繁荣强盛。唏嘘不已,深深感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黑龙江翻滚着波浪,继续酣畅向东流去,在八岔岛附近又缠绵出瑰丽的江口景致。江畔伫立的山头,不高却险峻,这个被誉为“边陲名胜”的美丽街津口。它是古老赫哲村落,纯朴的耕猎风情已经变样。走近这花园般的家园,仿佛从远古的过往,又穿越回到当下。

 这里流传很久的传说,关于老人与黑龙的故事,还有兄弟情深的故事。那英雄斩龙的传奇,至今剑痕累累的岩石,似乎无声地告诉你,美好总是来之不易的......。探访村里那些富有民族风格的乡墅别舍间,悄然就读出,世世代代的赫哲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憧憬。

 登上街津山,峰环三面水一湾,最是人杰地灵处,隔江相望,隐隐约约有异域风光。绿树浓荫,翠色笼罩,峭壁险峻,江水回澜。莲花河口的大石砬恍若定海神针般,镇住两江汇合的急流漩涡,当地人称为“钓鱼台”。伫立的界碑,告诉我们这里是祖国的最边疆,仰望山头耸立的哨塔,心底起了一阵肃然庄严。远处江面上,那快艇穿梭,渔舟漫游,一番边尘不惊的景象。激起一阵阵灵感泉涌般,奔向远方的诗意。只可惜,我不是诗人,不能一番触景生情,即兴放吟......悠哉游哉,不知怎地,突然心生羡慕,若能荷一把钢枪,我愿在这里风雪驻守。

           2016.7.19  游完落笔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同江市闽江大酒店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三江口 <wbr> <wbr>一衣带水叹今非昔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