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战国风云之浊世公子(四)春申君黄歇

 金色年华554 2016-12-13

战国四公子中魏公子信陵君姓魏,赵国平原君姓赵,齐国孟尝君姓田;而唯独与公室不同姓的只有楚国春申君黄歇。但是黄歇的身世有点争议,有人考据说他其实也是楚怀王之子、楚顷襄王之弟,见钱穆先生《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另有人推断黄歇是被楚国灭掉的黄国后裔,见陈直先生的《史记新证》。

当时楚国的情况是这样的,秦昭襄王用了白起这位不世出的将才,取了楚国的巫郡和黔中郡(黔中郡实际上是司马迁的老祖宗司马错打下来的),并攻克了鄢城和郢都,兵锋还东至竟陵,好家伙,从四川湖北交界之地一直打到楚国位于湖北湖南的腹地,逼得楚顷襄王迁都陈县(位于今河南淮阳)。秦国打得兴起,还不肯罢手,正要胁迫刚刚被自己打败的韩、魏两国一起,继续KO楚国。看官们以为这是楚国唯一的奇耻大辱吗?No no no,还有更耻辱的,顷襄王的爸爸,就是那位宠幸美人郑袖、放跑了张仪、不听屈原劝阻执意赴秦的那位楚怀王,被秦国扣留在咸阳,到死也没回过家。

这种时候,谁能使秦国停手,让楚国能有喘息之机,谁就是楚国的大救星。于是黄歇同学粉墨登场了,他出使秦国给秦昭王上书一封,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看官们如果要劝阻某人进行不利于自己的勾当,比如劝老板不要处分自己、劝女朋友不要分手之类的,都可以套用黄歇的这个格式。

首先,你要给对方来一大段歌功颂德的开场白,黄歇把秦昭王怎样收拾的韩国魏国、取得两国多少土地、对六国产生多大威吓大大称颂了一番,请注意,他着重提到韩国和魏国,是为后边的劝说埋下伏笔。

然后呢,黄歇再话锋一转,说起了春秋时的两个典故。晋国的智氏联合韩、魏两家攻击另一家有实权的大夫赵氏,没成想韩魏两家反水,联合赵氏把智氏给端了,杀了智伯瑶瓜分了智氏的领土,最后韩赵魏三家大夫把晋国给拆分了。吴王夫差因为相信越王勾践的臣服,所以放心大胆伐齐,不料后院起火,着了勾践卧薪尝胆的道儿,弄得国破家亡。智氏和吴国在当时来说是争斗中实力明显优越的一方,但是优越有什么用呢,两强相争的时候,不防备小人,还不是都嗝屁了。现在情况不也类似吗,大王的秦国是很厉害的,那我们楚国也没差到哪儿去,大王要联合您身边的韩国和魏国、朝他们借道攻击离您更遥远的楚国,您不防备韩魏反水,这不就像当初轻信韩魏的智氏和疏于防范越国的吴国一样吗?更何况,秦国对韩国和魏国又没有什么恩惠,相反倒是结了累世之仇,韩魏的男人们在战场上死的死残的残,国家破败、百姓流离、民不聊生,就这样大王您还相信韩魏能和您一条心共同伐楚吗?依我看哪,您身边的韩国和魏国才是您的心头之患,您要借他们的道出兵,那恐怕您的军队是有去无回;您要是不借道韩魏,那秦国到楚国的直线道路可都是深山老林、大河深溪,您打下来即费力气又不能拿来种地产粮,还担了个毁楚的恶名,有什么用?哎呀这一番话,明明是替楚国说情,却反而是跟秦王掏心掏肺分析利弊的模样,不由得秦王不动心。看官们要领悟这个格式的精髓之处。

要说体己话儿,光说韩国魏国的坏话还不够,黄歇还给秦王分析了国际形势。秦国攻楚之日,不但韩国魏国,就连齐国也要来分一杯羹。而且楚国的膏腴之地大部分将被离得更近的魏国、齐国、韩国拿走。特别是齐国,将以泗水为境、东边临海、北靠黄河;再加上一个强大了的魏国,他俩未必能短期内称帝,但要拦截秦王您称帝,那是绰绰有余的。还不如善待楚国,秦楚交好则魏韩必不敢轻举妄动,要动也只能朝东动齐国。而且这样一来,燕赵没有齐国和楚国共同撑腰,楚国齐国也无法和燕赵相扶持;然后您再收拾燕赵,同时也等于动摇了齐国楚国,这四国不就都可以臣服秦国了吗?

这话说的很是那么一回事儿啊,虽然现在看起来会觉得有个很大的bug,貌似是替秦王做打算,实际上通篇只有一句话:秦王您先收拾韩魏赵燕齐,再来找我们楚国麻烦不迟。但当时置身于复杂情势中的人们譬如秦王,未必能理得清思路,就算理清了思路,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总之,秦昭王听了黄歇的话,罢兵修好。

黄歇从秦国回到楚国,屁股还没坐热,就又得陪太子熊完去秦国做人质,一呆数年(秦国罢兵修好岂能是无条件的?)。等到楚顷襄王病重,秦国却不肯放太子熊完归楚,假若顷襄王死的时候,太子不在身边的话,那么王位很有可能就会被阳文君的两个儿子捷足先登了(阳文君与顷襄王同为楚怀王之子)。黄歇给太子支了一招,让他通过私人关系良好的秦相应侯去秦王面前说情,只要放太子回楚国,一旦即位为王,那自然是唯秦国马首是瞻。但秦王方面,又怕顷襄王一时半会死不了又或者是诈病,这样太子回了楚国,秦国手里就再也没有能要挟楚国的王牌了,只同意派太子的老师回去打探消息。在争夺王位的当口,兵贵神速,黄歇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下了步险棋,让太子微服出关,自己留守秦国,对外常称病不出,等到太子走远了,料想秦国也追不上了,才向秦王坦白。秦昭王大怒,本来要杀了黄歇,关键时候还是应侯救了一命,应侯说,太子归楚若继位为王,一定会重用有拥立之功的黄歇,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黄歇回去,好叫他们君臣感恩戴德,亲近秦国。

果不其然,黄歇回到楚国三月后,顷襄王卒,太子熊完即位,是为楚考烈王,熊完即以黄歇为相,封他为春申君,赐淮北十二县。后因淮北临近齐国,春申君献出淮北十二县,划为郡治,情势紧急的时候便于治理,然后再请求考烈王将自己封到江东去,并以吴国故都作为自己的都邑。用江东换淮北,那是大大的划算哪。一样是封地临近他国,有边患之险,齐国孟尝君可就没那么大面子,齐王才不会给他换封地,孟尝君还得曲线救国,想法在封地内建宗庙,才能在有边患时求救于齐王,没建宗庙之前,孟尝君得独自对抗楚国侵犯领地,齐王才不会搭理他。

春申君主政大权在握,同时广招门客,与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争相招徕贤士。春申君相楚二十五年,做了不少值得一书的大事,待作者一一细细道来。

首先是为相的第五个年头,即长平之战后的第二年,秦国兵围邯郸,赵国向楚国告急。春申君领兵救赵,退却秦兵。三年后,又为楚国北伐,攻灭鲁国,楚国重新强盛起来。

史记中还记录了一件有趣的小事。赵国平原君派人访问春申君,赵国使者为了在楚国人面前摆谱,特意用了玳瑁簪,并在刀剑上饰以珠玉。哪知在奢侈时尚方面,一山还比一山高,春申君门客三千(四公子都号称门客三千,可见只是个虚称,究竟多少实不可查),上等门客估计至少百十来号人,都穿着珍贵的珍珠做的鞋子出来见客(真怀疑到底是贤士,还是伶人,竟然要穿这种鞋子…)。要知道战国时期可没有珍珠养殖业,纯天然珍珠,那是极为珍贵稀有的。好么,你赵国人只是拿珠玉镶饰刀剑,我们就把珍贵的珍珠踩在脚底下,赵国来使见之大惭。孟尝君为了养门客,土地收成不够还得放高利贷,相比之下,春申君之富可敌国又毫不低调可见一斑。

到了春申君相楚十四年的时候,楚国老对头秦国有了人事变动,从赵国逃回来的王孙赢异人(后更名子楚)即位为庄襄王(秦昭王死后,原本是安国君即位为秦孝文王,奈何老头子没当几天秦王就嗝屁了,正好便宜了他儿子异人)。吕不韦做了秦国的相国,封为文信侯。为什么要在春申君列传里特意提起吕不韦呢?作者猜测,莫不是因为黄歇和吕不韦一样,都给自己的主子戴了绿帽子?此事稍后详述。

春申君为相的第二十二年,此时的秦王已经换成了赢政,诸侯患秦日深,楚、赵、魏、韩、卫五国合纵伐秦,楚考烈王为纵约长,春申君黄歇负责实际操作。但五国联军兵发函谷关,见秦军出关迎敌竟然不战而走,自此秦国日益为诸侯所畏惧。因合纵出战不利,考烈王怪罪春申君,对春申君日渐疏远。

关于合纵伐秦失利及其后楚国的弱势,史记中借春申君门客硃英之口替春申君做了辩解。硃英说,楚国并非是因为春申君无能而治理得越来越弱的,顷襄王在位时秦国之所以二十年没有攻打过楚国,那是因为攻打楚国的两条路,一条要塞险阻、路途不便;另一条要借道韩魏,怕被韩魏暗算。简单来看一下秦国攻楚的这两条路线:一条是从四川、湖北交界处出兵,确实路不好走,关隘险阻,易守难攻,但是司马错和白起攻楚都是走的这条路,前者因蜀攻楚黔中,后者沿汉江东下攻破鄢城和郢都,这条路线是难走但并非不可行;另一条路线是东出函谷关,借道韩魏从河南攻打楚国,的确是有担心韩魏劫后路的这个因素在里边。个人感觉硃英把秦楚这二十年蜜月期完全归因于地理环境有些牵强,毕竟从四川进入湖北这条攻击路线有司马错和白起成功的例子在前,应该还有这段时期楚国对秦国放低姿态的缘故。硃英还认为,这段蜜月期将随着韩魏的领土不断被秦国蚕食而结束,魏国把许地和鄢陵割让给秦国后,秦国的军队离楚国的陈都就只有一百六十里,战事不可避免,这些外部形势的改变是春申君无法控制的。

楚国不得以再次迁都至寿春,其实这个时候赵国老将廉颇已经被楚国请了过来,奈何廉颇惯用赵人骑兵步兵配合的战法,在楚国军队中无法施展,廉颇最终于忧愤中死在寿春,这是题外话了。春申君此时到了封地吴,仍旧行相事。

接下来就要详细说说春申君的风流韵事了,因为这桩事情是春申君最后身首异处、满门被屠戮的导火索。这还得说回到楚考烈王身上,他大概有不孕不育之症,没有子嗣。一国之君后继无人,这事可大可小,春申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给楚王进献了海量美女,然并卵,楚王还是无子。有个赵国人李园,想把妹妹送进楚国宫中,为了走捷径,李园就先拜在春申君门下做门客。接下来为了引起春申君的注意,李园有一次请假回家,返回春申君处时故意迟到。春申君问起来的时候,就说是齐王遣使求娶李家妹妹,李园跟齐使饮酒叙话所以回来晚了。瞧瞧,多高明的宣传方法,跟李延年用北方有佳人一曲来宣传李夫人如出一辙。春申君一下子被勾起了好奇心,什么样的美人能让齐王兴师动众求娶,忙问:那齐国已经下聘了吗?李园答:还没呢。春申君又问:那我见见你家妹子行不?李园正等着他这句呢,赶紧把妹妹送来相见。这一见就被春申君纳为己用了。

等到李家妹子有了身孕,李园再教她去给春申君吹枕头风:大王对您比自家兄弟都亲,但大王无子,他百年之后,王位就得由大王的兄弟继承,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上台自然要任用自己亲近之人,而您相楚二十余年,对大王的兄弟们多有冒犯(春申君不低调这话不假,从跟赵使斗富就能看出来),您的荣华富贵和江东封地还怎么保得住?如今我已有孕在身,身边人都还不知道,不如您把我进献给大王,您送的礼大王一定会笑纳,若我有幸生了儿子,将来继承楚国王位的就是您的儿子。是不是比如今坐以待毙强呢?


春申君深以为然,依计行事,李家妹子一举得男,孩子被立为太子,母以子贵被立为王后。为妹妹和自己筹谋多时的李园也得到了楚王重用。但新贵李园是个颇有野心和城府之人,不甘受春申君所制,私养死士,欲除之而后快,一则杀人灭口,这世上除了李家兄妹二人,再无人知晓太子的身世,二则李园可以对春申君取而代之。


李园的小九九并非不为人知。就是前文提到辩解楚国自合纵伐秦之后的弱势局面并非春申君之过的那位门客硃英,就看出了端倪。硃英劝春申君,说他既有飞来之福,也有飞来横祸,还有能解此局之人。春申君忙问何为飞来之福?硃英说道:您相楚二十余年,名为相国实为楚王,如今大王重病命在旦夕,太子年幼,春申君不如自立为王,此为飞来之福。那何为飞来横祸呢?答曰:李园此人心怀叵测,私养死士多时,一旦大王薨逝,李园必对春申君您先下手为强,此为飞来横祸。那谁又是解开此局之人呢?硃英指了指自己:您把我放在郎中这个位置上,有进宫的便利,一旦楚王有不测,李园必会相机入宫控制局面,我就可以趁机将他除去。春申君听罢,摆了摆手:李园这个人我知道,他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我平常待他可好了,先生多虑了。硃英已知春申君不会采纳忠言,即将大祸临头,为不殃及自身,硃英便先行逃走。


果然不出硃英所料,十七天后考烈王卒, 春申君被李园事先埋伏好的死士砍死,身首异处;不仅如此李园还屠灭了春申君满门。而春申君与李家妹子所生之子登上王位,是为楚幽王。


在这里需要给太史公纠错,春申君列传中说考烈王无子,而楚世家中又说考烈王至少有三个儿子,除了上一段所说春申君的私生子楚幽王,还有幽王的同母弟楚哀王,哀王同时还有一个异母兄负刍。


春申君身死的当年,无独有偶,与秦国太后赵姬私通的嫪毐发动叛乱,被秦王嬴政诛杀,同样跟太后有染的吕不韦受到牵连被废黜,后来自尽而亡。可见给王室戴绿帽子这件事,是拿绳命去赌博。


太史公对春申君前期说服秦王退兵、救楚太子归国继位、相楚复兴是持肯定态度的。除了珠炫赵客之外他还提到了春申君故城宫室之盛,足见春申君权势财富已位极人臣。但不听硃英劝告,反被李园所杀,正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关于春申君优柔寡断的性格,战国策中还有所补充。楚策四客说春申君这篇中就提到,春申君今天听了这个门客的话,谢绝了荀子来投;明天听了另一位门客的话,又要去请回荀子。人家荀子已经在赵国做了上卿,心想把我推来搡去的,你特么在逗我?于是荀子写了一封信把春申君狠狠骂了一通,大意就是,有眼无珠不识货的东西,优柔寡断唧唧歪歪,总有一天你得死在底下人手里。果然,荀子说对了。

--------------------------------------------------------

我是不剧透分割线

战国四公子讲完,战国系列下周将要讲其它内容,至于什么内容,作者自己还在研究中,看官们耐心等待吧,至于是惊喜还是惊吓,全看你们热不热情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