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齋 / 思維與教育 / “校园霸凌”在中国有多严重?这两因素最...

分享

   

“校园霸凌”在中国有多严重?这两因素最容易诱发(组图)

2016-12-15  不易齋

今年4月,教育部部署专项治理工作,据统计,今年5至8月发生的欺凌事件分别为28起、17起、17起、6起。
 
然而在此之前中国尚未有全国范围内的校园欺凌现象的调查,只有部分学术机构针对特定群体或特定区域内进行的调查。中国社会对“校园欺凌”的关注度与重视度不高一向为专家学者诟病。不少人认为,中国的校园欺凌问题其实已经相当严重,但长期以来都在表面上被忽略。
 
有分析认为,近日备受关注的中关村二小校园霸凌事件便折射出人们对校园欺凌的认识度和了解度不高——究竟是霸凌还是玩笑,家长和校方长期在定性上产生分歧。
 
教育专家熊丙奇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学校作为中关村二小“校园霸凌”事件的利益方,不能保证其对这起事件定性的公正性,所以其否认这起事件为“霸凌”事件是不具有说服力的。
 
在熊丙奇看来,从学生受到的心理伤害来看,可以定性为一起“校园霸凌”事件。他指出,“校园霸凌”的判定标准不仅仅通过它对受害方带来的身体伤害,还包括心理上的伤害,言语攻击也算是校园霸凌。我们通常对肉体的暴力注意得比较多,但对心理和精神上的暴力却比较忽视。
 
熊丙奇还提到,同样是校园欺凌事件,在我国,通常会被视为“恶作剧”淡化处理,然而,在美国校园,却不一样,如果欺凌事件,造成对学生肉体和精神的伤害,学生将被诉上法庭,由法院进行判决。
 
去年,中国在美留学生殴打同学,被以酷刑虐待重罪诉上法庭,在达成认罪协议后,被分别判刑,曾引起舆论哗然——同样是这样的殴打学生的行为,在国内可能连记过处分都没有。
 
美国处理霸凌的方式
 
据一位在美国教书的中国教师观察,如果一个孩子以“我不是故意的”为借口逃脱掉一件主观做错事的责任,他“不小心”欺负人的情况会越来越多。今天不小心打了一下其他人,过几天不小心拿铅笔扔到别人的身上,甚至,不小心把其他孩子的大把头发扯下来!
那么美国小学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呢?这位自称“小杨老师”的人举了个例子。
有一天在操场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几个孩子围在一起,地上有一大把头发。他捡起头发立马询问怎么回事。旁边有孩子跟老师解释:“Mark把Betty的头发扯下来了!”看着那一大把被生生扯下来的头发,Mark一开始声称这只是个游戏,但看到老师的表情很严肃,也开始有点害怕。“小杨老师”告诉他:“第一,没有扯人头发的游戏。第二,你所谓的“游戏”不好玩,甚至给他人造成了痛苦! 第三,你需要为这件事情负责。”
随后“小杨老师”把那一撮头发保存到一个塑料袋子里作为证据。然后立马报告校长。鉴于Mark在学校近期其他欺负孩子的表现,校长找两个孩子谈话,并且当场打电话给两个孩子的父母。Betty的妈妈很快赶过来,把Betty接去家庭医生那里做检查。Mark在和校长一番谈话后接受了以下处理:
1、书面写信给Betty道歉。
2、因为涉及到身体伤害,以及近段时间其他表现,Mark被正式停学一天。
3、Mark失去一个星期的Recess休息时间,在休息时间被派去食堂帮忙。
这次痛的教训让Mark意识到:对别人的伤害,有时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如果孩子在犯错不接受应有的处罚,下次再犯的概率很高,因为孩子发现可以找机会侥幸逃脱。而每一次犯错都自己承担了责任和后果,孩子会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算是不小心,也需要弥补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哪怕是一句真心诚意的“对不起”!
美国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研究人员发现,遭受霸凌过的老鼠,脑部掌管情绪的部位会改变,容易对压力产生敏感,长期下来会出现“社交障碍”,恐惧任何新环境,即便是安全的环境,老鼠还是会害怕结交新朋友。
同样的,许多遭受过霸凌的孩子,也都会产生退缩怯懦、缺乏自信的后遗症。而新闻中的孩子就出现失眠、恐惧上学等症状,后被诊断为急性应激反应。这种症状还与学校老师处理事情的方式相关。如果事件不能得到有效处理,霸凌他人的孩子不能从根本认识到自己行为严重性并且承担相应的后果,被欺负的孩子会持续生活在再次受霸凌的恐慌中。
所以,老师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和认同,对孩子却是一个世界的肩膀可以依靠。起码,他在学校是感到安全的。
在美国小学,关于防止校园霸凌的项目有很多,而小杨老师所在学校使用的是Second Step 情商教育,目前美国小学有很多学校都在用这个体系,里面有专门防止校园霸凌的教材。
那么,中国式的校园霸凌又有那些特殊之处和值得注意的背后成因,为此,笔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并对一些专业文献进行梳理整合。
 
独生子女的相处危机
 
据调查,校园欺凌发生的直接原因常常来源于同学间的日常摩擦。有时一个眼神、一句话便会引起冲突。少数校园暴力的发生甚至毫无理由,仅仅只是“看对方不顺眼”。在孩子群体中,产生矛盾和争执的原因往往只是一言不合。
 
学者梁国威指出,在每个家庭都有好几个孩子的时代,兄弟姐妹们的相处问题伴随着他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些问题大多会由孩子们自己解决。于是孩子们在发生争执和解决争执中生活并成长。因此,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便能学会与人相处的方式、掌握打闹(攻击)的合理限度以及解决争端和修复人际关系的方式方法。
 

 
图为一位围观的路人用手机拍摄下来的女中学生当街打架的画面。
 
但是,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出台后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便是兄弟姐妹的数量的直接减少。这导致了孩子与他人相处、共同成长的机会大大减少。
 
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星水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的青少年心理素质普遍比较脆弱,遇事往往不冷静,加上独生子女的娇生惯养,容易造成青少年在群体中唯我独尊、争强好胜的性格。这会导致一些青少年处理不好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在与同学的相处过程中产生霸道的倾向。”
 
不仅如此,有媒体报道分析,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4+2+1”的家庭结构形式也带来了一些过度保护的现象。常常一个孩子处于六个成年人浓浓关爱的包围中。
 
这种过度保护很可能带来两种后果:一种是对待自己观点不一致的人缺乏包容性,另一种则是处在家长的过度保护中失去自我保护的能力。校园欺凌现象常常与这两种后果关联在一起:用欺凌方式对待与自己不一样的人,以及面对欺凌不懂反抗。
 
唯成绩论与名校情结
 
“你们为什么不能向某某同学学习,考这么高的分数?”
 
这句常见的中国家长“鼓励”孩子的话,有时候也会埋下校园暴力的种子。
 
一名目睹了班里欺凌现象的同学告诉鹅立方,班里一个女生被欺凌的原因有一部分来源于成绩因素。老师每次批评一些成绩较差的同学时,总是拿她作为比较对象。之后,“为了报仇,他们有阵子都会把一些用过的面巾纸、吃完的零食包装袋夹到她的书里,抓蟑螂放在她桌洞里,然后和她说话的人都是和他们为敌,慢慢地大家也不敢和她说话了。”
 
强大的升学压力使现今的学生两极分化现象加剧。许多学校、教师仍单纯看重升学率,过分偏向于成绩好的学生,而对于成绩差的学生则不够重视。唯成绩论不仅导致被归为“差生”的学生不仅得不到老师应有的关心,而且还会被同学冷落,被父母责骂,被群体所孤立,从而导致心中的不满情绪加剧。
 
这种不满情绪一旦扩散,并接触到社会的暴力文化,便有可能成为校园欺凌的施暴者。而那些被老师“偏袒”成绩好的学生也常常会因此沦为校园欺凌的受害者。
 
学校“以成绩为标准,以名校为目标”的教育理念,不仅影响老师对待学生的平等性,也导致了家长对孩子心理的关注较少,较为注重成绩。使得许多校园欺凌现象即使已被家长知晓,也并不得到重视。
 
中关村二小校园霸凌事件,受欺学生父母为了给孩子争取权益,在网上发文质问老师对此事定性为“过分的玩笑”的说法,也描述了与校方沟通的过程。有网友表示,如果这个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告诉父母,不仅不会得到安慰,可能还会被骂说不专心学习只会与人发生冲突。
 
“爸妈绝不会为了我,去和学校杠上的。”此次事件,中关村二小的部分家长也表明自己的孩子也曾被事件中的“鹏鹏”欺负过,只不过未加重视或者为了避免“得罪学校”而默默忍受下来。
 
中关村二小是名校,更令许多家长趋之若鹜,敬之尤恐不及,岂敢站在学校的对立面。唯成绩论带来的名校情结,也成为很多家长面临一些已经发生的欺凌现象时,选择隐忍吞声。毕竟,学校是他们孩子考高分最终上更好的大学的保障。
 

 
图为2016年4月23日,河北保定一中学校园内一起暴力事件。
 
 
留守儿童与流动儿童
 
留守儿童与流动儿童暴力化,同时也常常沦为被欺凌对象,是值得关注的另一个中国特色的校园暴力现象。
 
此前,教育公益组织北京歌路营联合多个高校研究机构组成了联合课题组,赴华北和西部地区两个省五个县的137所小学,对17000多名四、五年级的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家长、教师开展问卷调查,并发表了《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发展报告》。
 
在受调查学生中,36%的学生属于留守儿童(父母双方外出打工超过半年以上),父母任意一方有外出打工超过半年的学生比例高达60%。在寄宿(本学期住宿)方面,60%左右的被调查学生在学校住宿。
 
报告显示,在校园欺凌方面,作为受害者,31.7%的学生表示被一般欺负(每月至少欺负2-3次),而16.5%的学生甚至表示自己被严重欺负(每周至少欺负一次)。此外,看到同学被别人一般欺负的高达48.2%,看到同学被严重欺负的则有27.5%。与2006年WHO公布的40国青少年的校园欺凌发展率相比,此次受调查的农村寄宿制小学生校园欺凌情况远高于国际学生受害者占比的平均值12.6%。
 
父母外出打工显著增加了留守儿童在校园欺凌中沦为参与者的可能。在留守儿童中,每月至少2-3次欺负别人的学生占26.3%,被欺负的学生占了36.3%,而看到别人被欺负的则有48.6%。
 
此外,由于父母外出打工,寄宿制学校已经成为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重要渠道。在所有寄宿学生中,45%的学生属于低龄住校生(幼儿园至二年级期间开始住校的学生),住宿低龄化倾向比较明显。报告显示,低龄住宿生更大可能成为校园欺凌中的受害者。
 
2011年广东清远校园“殴打门”事件中,清远某乡镇初级中学数名学生殴打一外地学生的视频被发到新浪博客上,视频中,至少有4名女生对其中一名女生进行扇巴掌、脚踢达2分钟。而牵头打人者为从清城某学校转来的“问题学生”,来自单亲家庭;被打的学生是外地人,其父母在清远打工,因此在本地的学校上学。殴打的原因仅仅是“看外地学生不爽”。
 
留守、流动儿童已成为校园欺凌事件中的“主角”。而留守和流动儿童问题产生的原因与我国户籍制度、大城市人口管理政策、区域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息息相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