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太尉 / 评弹相关 / 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传承传播与创意团队系列...

0 0

   

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传承传播与创意团队系列讲座:苏州评弹名家盛小云【苏州弹词流派之丽调赏析】

2016-12-18  赵太尉

主讲:盛小云
策划与主持:郭树荟
综述:张璇
2016年12月8日上午10:00-11:30,已来到上海音乐学院多次的苏州评弹名家盛小云,以苏州弹词流派中的丽调为题,分享了她对苏州弹词表演艺术的个人经验和唱腔的处理方法。作为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传承传播与创意团队,在11月3日举办的“南北曲艺名家系列展演及学术交流”活动的延续,盛小云在讲座中通过逐句解读丽调的经典唱段《情探》,为同学们详细地讲解了苏州弹词的念词、唱腔、弹奏、表演及之间的关系。
 
    讲座伊始,盛小云言之所以选择徐丽仙的丽调来讲,是因为丽调系苏州评弹女声唱腔的基础部分,亦是极为经典又富有新意的一派唱腔,而《情探》在其中更是精品之作,也是各音乐学院传统音乐课程中的模唱教材。在讲解《情探》之前,盛小云对苏州弹词的概念作了强调:苏州弹词虽有诸多流派,但它作为说唱艺术,“唱”是镶嵌在说表中,是很小的部分。为什么“说噱弹唱演”中,“说噱”在前面,是因为它们表演过程中非常重要,在长篇评弹中,“唱”可能只有4分之一或甚至更少。而开篇,就是只有“唱”的,以音乐形式呈现,整个开篇就是一个小故事。《情探》这个唱段严格意义上叫“弹词选曲”,因其是在“书”中的“曲”,整部书叫《王魁负桂英》。

   《情探》唱段背景:被王魁休戚后,敫桂英在海神庙悬梁自尽,其魂魄来到阴曹地府告阴状。阎罗王遂派判官随敫桂英活捉王魁。见面后,王魁不知其是鬼,敫桂英欲试探其心意,《情探》即敫桂英诉情相思的内容。

    按:全本《王魁负桂英》可在【网易云音乐】聆听,收录于“空中书坛(一)第29期,中篇评弹,《王魁负桂英》”,其中167:37—170:44即《情探》唱段,由徐丽仙演唱。

    随后,盛小云解读了唱段之前的说表中,代表旁白的词和敫桂英内心的词两个不同部分及其内容,以及说表对唱段的气氛营造和背景交代的重要性。进而,在“自与郎君分别,官人呐!”后,并未有、也不能出现传统的过门,而是直接平顺地过渡到唱腔的部分,这其中体现的相对简单的音符、相对严谨的过门也是丽调的特色,更与故事表达本身是相吻合的。故丽调在唱腔上,字的头腹尾十分讲究,要求字正腔圆。且这种讲究是在分寸中的,而非会被他人察觉出的刻意。
   
    在讲到“奴依然当你郎君在”这句丽调经典的甩腔时,盛小云讲述了这句腔的缘起:1950年时,苏州评弹在上海非常兴旺,当时上海评弹团还没成立,但有评弹协会经常组织评弹女演员排“书戏”。书戏即名角演一台戏剧,很受观众喜欢。当时排了一部书戏,是为了抗美援朝筹款的义演,徐丽仙当年22岁,得知情况后到评弹协会强烈要求演出,但人员已经排满了。协会看在她的热情就排给她一个小角色,只有一句唱词“光荣妈妈真可敬”,徐丽仙为这七个字动足了脑筋。但就是这么一句开腔,成为了整台节目的亮点,散场后大家就记住这一句唱腔,还在整个评弹界都传开了,大家纷纷学唱。这句唱腔也成为丽调的经典,在很多作品中都有出现。

   另外,盛小云讲述了苏州评弹艺术中的随意性问题。这一随意性反映在唱腔上,即每一次的演唱有所不同,亦无法准确记谱,“我们内心都要有一个心板”,其中奥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她言:“这就是我们的自由度。在自由空间中形成默契,形成规律。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的理论特别难总结,因为里面有很多随意性的东西。”

    整场讲座虽仅围绕一个唱段展开,却涉及到了苏州评弹的特殊性和传统音乐文化的共性问题,盛小云怀抱琵琶,边弹边唱,边唱边讲的形式,亦使得在场者更直观、清楚地获得讲座内容和信息,解构式的表述加深了我们对唱腔、唱词的理解。

 

   在讲座结束后,同学们踊跃提问,与盛小云交流互动:

    Q:“奴依然当你郎君在”的那段丽调的特殊唱腔,是徐丽仙改编后才这样行腔的吗?

    A:不是,这是徐丽仙老师创腔的。“光荣妈妈真可爱”是徐丽仙老师第一次运用这句唱腔,这句唱腔后来也成为丽调经典的、特殊的腔,几乎她的每一首开篇都有,在《新木兰辞》中也有,那么在《情探》里就是用在了“奴依然当你郎君在”这一句。她在蒋调的基础上,从京韵大鼓、京剧中吸纳了很多灵感,发展出来丽调。我们苏州弹词经常借鉴姊妹曲种、剧种的唱腔,但这是经过化合的,非全盘照搬过来,且只用在细节中。这也是拆卸、组装的过程,一定要把它“揉碎了”,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

   Q:可以请您再说些苏州评弹的腔词关系吗?

   A:好的,我想通过中篇弹词《绣神》来回答这个问题。里面有段唱词是非常难安排的,是连续的两字的唱词格局,也突破了我们传统的七言格律的唱词规律。那么这要如何“装腔”呢?编剧胡磊蕾在写词的时候是有感而发,她也说这个唱词在唱腔上肯定会比较为难。在传统的弹词中,还没有这样的格律形式的先例。这个中篇《绣神》描写的是爱绣成痴的女子沈寿,和实业家张謇、文人才子余觉因三个人的故事。其中有一段是讲,沈寿在南通生病,张謇照顾她,但心中知道她是无法再回苏州了,张謇就仿照她的旧宅,为她造了一个苏式园林。这一个唱段,就是张謇带着沈寿去看那个园子。这个时候沈寿心中没有丝毫准备,只知道张謇说造了个书斋,请她去看一看。所以打开门以后,有一段念词(略,说表描绘沈寿内心),这里是和后面的唱腔息息相关的。后面就是连续的两个字的唱词,我在“装腔”的时候,先带着感情去朗诵,那么节奏、音符基本上就已经浮现出来了。所以你们在作曲的时候,要先带着感情去读。现在的很多流行歌曲,都是破句,这在传统文化中是非常忌讳的。如果稍微用一点,可能会有灵动的效果,这并非不可,但要有度。所以在传统的曲艺中,我们的“字”是非常重要的。

   Q:丽调有男生唱吗?

   A:徐丽仙有一位男学生,但丽调的话比较适合女声。我们在评弹学校,俞调不管男女声都要学,但丽调的话是女声必学。

   Q:苏州评弹在自弹自唱的过程中,演唱和乐器演奏是如何转换的?

   A:我们评弹难度非常高,要学两种乐器——三弦和琵琶。虽然没有到独奏的要求,但需要自弹自唱的无缝链接,只能靠练习。我们常说技艺,技艺就是先要技术,通过不断的、重复的练习娴熟之后,才能提升到“艺”,才能有丰富的表现。我们评弹学校有自主教材,一般从俞秀山老师的俞调开始,俞调基础打好了之后,才能唱得好其他的调。还有一个开篇《宫怨》也是打基础的,我现在每天也必唱。虽然是基础,但要唱好却是很难。就像写字,笔画越少的越难写,艺术是相通的。

   主办:上海音乐学院

   承办: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

   项目支持:上海音乐学院高峰高原建设项目“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传承传播与创意团队”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