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黄帝内经 第廿八讲 营卫运行与会合(续)

 zzyuanzzyuan 2016-12-20

黄帝问于歧伯曰:人焉受气?阴阳焉会?何气为营?何气为卫?营安从生?卫于焉会?老壮不同气,阴阳异位,愿闻其会。歧伯答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藏六府,皆以受气,以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故曰: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故太阴主内,太阳主外,各行二十五度,分为昼夜,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阴衰,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日中而阳陇,日西而阳衰,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无已,与天地同纪。

阴阳相贯,如环无端,下边又具体的讲,

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行于阴是指的什么呢?是指的行于五脏、行于内,这叫“行于阴”。也指的是行于夜里头,“夜为阴,昼为阳”,所以“行于阴”这个阴,(1)五脏,(2)夜,卫气夜间在阴,在五脏循行,“二十五度”就是二十五周,“行于阳二十五度”,也就在白天运行于阳分,循着阳经而运行。这是说卫气的主体循行路线。卫气还有其他的运行方式。其主体循行路线是循经而行。白天循着阳经而运行二十五周。为什么说是循经而行呢?你就不能说,它“卫行脉外”呀,它不在脉里头行,说“行于阳经二十五度”,那在阳经里头行吧?卫气是循着阳经而行,在白天循行二十五周。

分为昼夜,也就是“行于阴”,那就是夜里头,夜里循于五脏,白天循行阳经。所以叫“分为昼夜”。

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起止是指作息。卫气行于阳的时候,人就起来了。睡醒了,起来了。至阴而止,行到阴的时候,行于内、行于五脏的时候,人就要睡眠了。止是休息,睡眠。所以说,“至阳”这是卫气,到达阳经,人就醒来,就起床了,就起来了,“至阴”,到达于阴,行于五脏,人就要睡眠了。你看问题,卫气和人的活动关系提出来了。人活动的时候得卫气旺盛,人睡眠的时候,得卫气行于五脏,行于阴。是呀,你就是说卫气是有点困外邪的作用,保卫体表作用。人醒来的时候,抵抗力就强,抵抗外邪作用就强,人要睡眠的时候,卫外能力就差,它行于五脏了。是不是生活中也不这么体验吗?你外头跑去,穿短裤,跑吧,夜里睡觉要是平均十度的话,你穿短裤睡大慨不行。可是有十度,你穿短裤跑步就没问题,那不是吗?人醒来的时候,卫气旺盛,保卫体票的作用就强。到睡眠的时候,卫气行于里了,体表卫气保卫能力差了,不是没有了,是差了。所以睡眠的时候,就应该适当的保暖。生活体验也是这样。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

故曰:日中而阳陇为重阳,日中,在自然界当中阳气最旺盛,所以阳气隆盛,这个“陇”,就是隆神的“隆”。日中,卫气也行于阳,自然界的阳气也最盛,所以叫“重阳”。自然界阳气最盛,人体的卫气也行于阳,或说卫气也最盛。

夜半而阴陇为重阴,这第一句话“重阳”懂了,“重阴”也就懂了。

故太阴主内,太阳主外,太阴是说手太阴肺经主内,营属阴,营气的运行是从手太阴肺经开始,营行于脉内,营属阴,所以叫太阴主内。太阴主持营气www.med126.com/hushi/的运行。或说营气的运行是从手太阴开始,计算营气、卫气运行的时候,它有一个开始经脉。太阳主外,太阳是说足太阳膀胱经。主外,是说卫气运行,卫行脉外。从足太阳膀胱经开始。卫主外,卫行脉外,卫是阳气,它的运行是从足太阳膀胱经开始的。所以叫“太阳主外”。

各行二十五度,分为昼夜,也就是说,营气白天运行25周,夜间运行25周,一天营气运行50周,卫气,刚才我们讲了,白天行于阳,夜间行于阴,各二十五周,所以“各行二十五度,分为昼夜”。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无已,与天地同纪。

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阴衰,夜半是阴气最盛了,最盛它物极必反,到阴气最盛的时候,到夜半,阳气就该开始初生了,所以到夜半之后,阳气初生,阴气渐衰。所以夜半后而为阴衰。

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到平旦,太阳开始出来了,天快亮了,天亮了,平旦,阴尽,也就是说,卫气在阴分运行,运行完了,而阳受气,阳经该接受卫气了。平旦的时候,卫气在阴分运行结束了,叫阴尽。到阴分运行结束了,也就在内五脏运行结束了,阴尽。而阳受气,阳经接受了卫气了。从足太阳膀胱经循着阳经该运行了。所以叫"平旦阴尽而阳受气"。

日中而阳陇,日西而阳衰,上面说了,日中而阳陇,日西而阳衰,日中阳气隆。日西的时候,阳气衰了,自然界阳气也衰了。人体的卫气到日西的时候,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阳气也开始不足了。日中阳气最旺盛。

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到太阳落山了,到夜里了,日入,不夜里了吗?阳尽,卫气循着阳经运行,主题路线运行结束了,而阴受气,五脏该接受卫气了,五脏接受卫气,所以叫阴受气。

夜半而大会,到夜半,营气与卫气会合于阴分,大会于阴分,就每天一昼夜,在夜半的时候,营气、卫气大会于阴分,这个时候,卫气也在阴,营气也在阴,所以这时期阴气最盛了。

万民皆卧,人就应该睡眠了。一般在古代的时候,特别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夜半的时候,万民皆卧。

命曰合阴,所以把这个就叫做“合阴”。营卫二气相会合于阴。因此大会又叫做“合阴”。当然它是讲的一般的生活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那个规律,现在就有些个特殊的工种,特殊的工作,特别需要夜里做。那这个卫气运行也得颠倒过来,它这个运行就跟一般人,常人,不一样。你反正要睡眠,卫气就得入阴。要活动,卫气就得出于阳,那是特殊需要,特殊工作。当然也有一些人,没有特殊需要,特殊工作,他就特殊不愿意夜里睡觉,那不算好事。人的生命活动和自然界就不太好协调。从养生角度考虑,不主张那样。

平旦阴尽而阳受气,这不刚才讲了,关于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的问题。

如是无已,与天地同纪,像这样的话,昼行于阳,夜行于阴,营卫二气每运行一天,五十周,在夜半大会一次。这样不断的,没有结束,所以与天地同纪,天地在那里不断地运行,人的营卫二气也是不断地运行。“纪”教材有注释,作为法则,作为规律。合天地的运行规律一致的。没有结束的时候。当然作为人的生命是有结束的时候,作为营卫二气,运行的时候没有结束的时候。人的生命结束,营卫二气也不存在了。

这上面讲的是营气的生成,生成什么?生成水谷精微之气,清者为营,浊者为卫,它们的运行“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各二十五度,昼夜五十周于身。夜半子时,营卫二气大会于阴,后边有,大会什么阴?大会手太阴。本段还没有讲大会于什么地方。

下面又讲,卫气运行,营气运行,和睡眠有什么关系的问题。说

黄帝曰:老人之不夜瞑者,何气使然?少壮之人不昼瞑者,何气使然?歧伯曰:壮者之气血盛,其肌肉滑,气道通,营卫之行,不失其常,故昼精而夜瞑;老者之气血衰,其肌肉枯,气道涩,五藏之气相搏,其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故昼不精,夜不瞑。

老人之不夜瞑者,何气使然?瞑就是眠,瞑本来是闭眼睛,在这里也通眠。老年人夜里睡不好觉,确实这是相当多的。不是所有的人吧,但一般来说,老年人睡觉他都不如年轻人。或者就自己跟自己比,人老了,准没他年轻时候睡觉睡的实,这是常规,那个病态不算。有的老人得病了,呼噜呼噜老昏睡,那不算正常睡眠。一般的老年人睡觉,夜里头睡不实,睡的差,或者睡不着,失眠。不夜瞑,何气使然?这是什么气造成的呢?

少壮之人不昼瞑者,何气使然?年轻人白天他不睡觉,对不对?好多的学生,那要让他中午休息一下,那得老师按着睡,家长按着睡才睡。白天不愿意睡觉。何气使然?这是什么气造成的呢?

歧伯曰:壮者之气血盛,其肌肉滑,气道通,营卫之行,不失其常,故昼精而夜瞑,歧伯回答说,这个是和营卫二气有关系。为什么呢?说,壮年人气血盛,肌肉滑利,营卫二气运行之道路通畅,说气道通,营卫二气的运行道路都很通畅,因为气道通,所以营卫之气的运行“不失其常”,它没有失常的时候,它运行得很有规律,青壮年人、年轻人是那样,所以“故昼精而夜瞑”。白天很精神,精力充沛,所以昼精,白天精力充沛。而夜瞑,夜里睡得很实,这是气血盛的原因。气道通,肌肉滑利才有这种现象,说是身体好的表现。白天有精神,夜里睡得实,这是身体好的一种表现。是很重要的问题。睡觉睡不好的人,不能说他身体好,这可是大事。现在世界性的还有睡眠日,一年还有哪几个日子是个睡眠日,说睡眠是人类生命当中的重要问题。尤其是在当代、现代。工作也繁忙,生活节奏很快,压力也大,如果人的身体不好,就出现了睡眠障碍,所以睡眠是一种现象,这种现象标志着人体气血盛衰,人体健康的程度问题。所以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看这涉及到气血问题,涉及到肌肉问题,涉及到气道通畅与不通的问题,壮年人是这样。

老者之气血衰,其肌肉枯,气道涩,五藏之气相搏,其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故昼不精,夜不瞑老年人气血衰了,肌肉枯了,不滑利了,气道也不通畅而涩滞了。该运行到什么地方,它运行不到什么地方了,该运行到阳,它运行不到阳,所以不精神,该运行到阴,它也不能顺利的运行到阴,所以他也就睡不着,或者睡不好,五藏之气相搏。相搏也就是不调的意思。五脏之气不调和。你看,这涉及到五脏的问题,睡不着觉涉及到五脏的问题,从营卫二气运行来说,特别是卫气和睡眠的关系来说,那不单是一个简单的卫气,涉及到五脏。说五藏之气相搏。其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虽然是说睡眠主要关系到五脏,但是和营气也很有密切关系。营卫二气同是水谷精微之气所化,而且营卫二气是内外相贯。五藏之气相搏,气道涩,肌肉枯,气血衰,营气衰少,特别是营气虚衰而卫气内伐,卫气内伐就是卫气内扰,扰乱的意思。扰乱就是不调,运行失常。该行于阳它不行于阳,他没精神,白天应该有精神,打瞌睡,夜里,卫气该行于阴,它也不能正常行于阴,所以该睡眠了,他又睡不好。或者他又睡不着,他又失眠。所以它只是用老年人和壮年人睡眠的问题,来说明卫气、营气。特别是卫气运行的一个功能表现。卫气当然很多的作用,其中很重要一条举例,是举了睡眠的问题。因为“昼行于阳,夜行于阴”。行于阳就该醒了,行于阴则该睡觉了,该寐了。“行于阳则寤,行于阴则寐”。

这一段就串讲完了。

【理论阐释】

1. 营卫二气的运行

我们是总结了《内经》有关篇章的问题,讨论了营卫的运行,不单是本篇。因为本篇谈的很概括,并不太细致,我们综合了《内经》有关篇章,讨论营卫二气的运行问题。至于其产生,没有太多的可说的,都是水谷精微所化。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它们性质不同,它们运行的路线、运行规律不一样,先说营气的运行,营气的运行,我们教材上谈了,“太阴主内”,是起于手太阴肺经,所以是说营出中焦,是水谷精微所化,它中焦产生的,从中焦开始的。但是手太阴肺经,是起于中焦,营气运行的时候,第一条经脉是肺经,它运行是运行于脉内,运行脉内怎么运行呢?简要的说,就是按着十二经脉的顺序,为运行的路线,只不过说昼夜围着、循着,按着这条路线运行于脉内,“五十周于身”。

我们看一下【理论阐释】,营气运行的第一个自然段,《灵枢。营气》偏伤“营气之道”,这个道字要改,这是个错字。不是营气之通,我们教材有一个错字。在【理论阐释】第83页,小一,营气运行的第二段开始,《营气》说,

黄帝曰:“营气之道,内榖为宝,榖入于胃乃传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精专者,行于经隧,常营无已,终而复始,是谓天地之纪。”

“营气之道,内榖为宝”,这个“内”是纳,也就是“纳”字,应该读作“纳”。纳榖就是饮食,必须饮食进入,必有脾胃,脾胃能够受纳、消化饮食。

“榖入于胃乃传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这营卫、精气,既要流溢于中,内脏。又“布散于外”,连皮毛都得布散到。

“榖入于胃乃传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精专者,行于经隧,那精气专精。对,就前面所说,清者,是精专的。精专者,就是精气阴阳,浓厚,丰厚的部分,营养、浓厚,丰富,或者丰厚的部分。

“行于经隧”,行于经隧之中,

“常营无已”,经常运行不断,运行不能停止,它的常规是运行不止的。

“终而复始,是谓天地之纪”,这是说营气产生,以及它的运行的特点是“终而复始”,其具体的循行路线,“故气从手太阴出,注手阳明”,等等等等,就按十二经的顺序,我们下面这个表,一会再讲,那就是十二经的顺序。

营气运行

自然段的第二段,营气运行的。第二段又引了《脉度》篇,以及《灵枢。五十营》等篇,又提出一个“二十八脉”之说,二十八脉,人体经脉总的长度是十六丈二尺。十六丈二尺。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呢?是按这二十八脉的长度,总长度加起来,二十八脉之和。是十六丈二尺。在《内经》里面记载得很清楚,哪一条经是几丈几尺,哪一条经是几尺几寸,都讲得很清楚。二十八脉加起来,那是十六丈二尺。二十八脉是什么呢?这个我记得我校招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出题,就出过,“回答二十八脉那个名称”。没有说要求那个长度。因为长度几尺及寸往往记不住。这记住过十六丈二尺。但是你名称得知道,是哪些经脉?我说的是经脉,不是脉象。也有的学生答的浮沉迟数、滑涩微弦之类。那不对了,那是脉象二十八,脉象。我是要求经脉。二十八脉的名称。而且标志很清楚。人身经脉长度十六丈二尺,请说明二十八脉的名称。这样一说明,就应该答对了。但是有三分之二的人,就没答对这个问题。其实本科生肯定讲过了。

我说一遍是什么呢?二十八脉。十二正经,一手太阴肺经,二手阳明大肠经,三足阳明是胃经,四足太阴是脾经。这个叫做十二条正经。十二正经左右各一,这就二十四了。二十八脉先有二十四个了。再有就是任督二脉,任脉一个,督脉一个,这就二十六了。再有一个,还需要两条脉,就是跷脉。二十八脉当中,十二经左右各一,二十四,再加上任、督,二十六,还要加上跷脉,那就二十八。跷脉左右各一。但是跷脉有阴跷和阳跷。要把阴跷和阳跷加上那不是二十八,那是三十了。不是全加上,只加一个。加哪一条呢?男子加阳跷脉,女子加阴跷脉。左右各一,阳跷也是左右各一,所以数到男子上。十二正经,加上任脉、督脉,男子再加阳跷,左右各一,二十八。女子呢,再加上阴跷,左右各一。所以你看,我们教材【理论阐释】最后这一行,说《灵枢。脉度》说,“男子数其阳,女子数其阴,当数者为经,不当数者为络也”。也就是男子以阳跷为经,而以阴跷就当络来看待。反之,女子以阴跷为经,阳跷就作为络脉看待。所以就不计算二十八部脉之内。因此经脉总长度,才是二十八,十六丈二尺。当然,谁都是十六丈二尺,高个也是十六丈二尺,矮个也是十六丈二尺,这是同身寸来计算的,同身寸。根据你的身体长短,尺寸不一样。

这是关于卫气运行当中,又谈到了二十八脉的问题,这是个常识问题。所以学了《内经》就应该知道了。

下面我们就画了一个,营气运行的示意图。这个图,应该是示意图。不可能是这么样的。这么方方正正的,那哪是营气运行?示意图。你看,手太阴肺经,(气从手太阴出),第二,手阳明,第三足阳明,第四,足太阴脾,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阴膀胱经,足少阴肾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朱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然后通过督脉、任脉到手太阴肺。那个十二经的运行,是一条路线。对,足厥阴肝经,还可以直接到达手太阴肺经。从足厥阴肝,通过督脉、任脉,那个是一条循环。主题循环路线是十二正经。有一个支出了,是从足厥阴开始,过督脉、任脉,到达于手太阴,这又是一个支。还有一个支,运行到主少阴肾经就回来一部分,回到足太阳膀胱经,这又是一个支。就是这样,二十八脉运行的,营气运行路线示意就是这么个示意。这是按照《内经》有关记载,我们画成这样个示意图,比较好记。所以你看二十八脉,它不是有跷脉,有任脉,有督脉,那意思就是说男子是从阳跷绕一圈,女子是从阴跷绕一圈。

卫气运行

卫气运行在《内经》里记载更复杂,它这规律是挺复杂的,我们归纳一下,归纳认为有三个方面,它的运行规律有三个。

  1. 卫行脉外。与营气并行。与营气并行就是按照我们刚才说的营气那个路线,十二正经,其中还有两个分支,跷脉和任脉、督脉那个。只不过,“营行脉中,卫行脉外”。当然这回也可以内外相贯,脉内之营也可以出于脉外作为卫,脉外之卫也可以入于脉内成为营。阴阳相贯,这样运行。但是毕竟是说,卫行脉外,营行脉中。它与营气并行,按着营气这个路线走。

  2. 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各二十五周。可以说是卫气循行的主体路线。我们教材上说,《卫气行》专篇论述了卫气的昼夜运行的路线,它说“故卫气之行,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行于阳分,循着阳经二十五周,“夜行与阴二十五周”,二十五周是什么?“周于五脏”,行于阴,就是行于五脏。随着五脏来运行。“其始入于阴,常从足少阴注于肾,肾注心,心注肺,肺注肝,肝注脾,脾复注于肾为周”。常从足少阴注于肾,这是说卫气运行从阳入阴,首先要注于肾,从足少阴经入于肾。但是这里头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卫气的运行行于阳的时候,行于阳不是循经而行吗?昼行于阳,二十五周吗?循行每一周都要交会足少阴一次。它不是白天老在阳经转,它不是。在阳经转是归在阳经运行,循环,但它运行每一周,它都要交会足少阴肾经一次。为什么?卫是阳气,交会足少阴肾经一次,才取得肾精的支持,不然阳气、卫气老在那耗散,那不行的。阳气需要有阴精作为支持的。所以循行每一周,都要交会足少阴肾经一次。取得肾精的支持,取得肾精的滋养。这叫“阳根于阴”。

    其实上边我们没谈,营气循行的时候没说,营气循行每一周都要从肺开始,肺经开始,因为肺主气,营属于阴,必须要有肺气不断地推动,它才能。而且又说了营气之产生,那它首先由水谷精微之气上注于肺,不然的话,营气它滋养人体,它不也要损耗吗?损耗怎么补充呢?要不断的从肺这得到营养,或叫得到滋养。肺主气,所以营属阴,需要有肺气的不断的支持。是“阴根于阳”。卫为阳,要阳根于阴。所以每周都要交会足少阴肾经一次。

    图2-2,是卫气运行示意图,这个也就是第二种运行方式。我或者把它叫做主体路线运行方式。示意图,平旦从足太阳开始,不是前面说了吗?平旦就阴尽而阳受气,阳,我说是足太阳膀胱经,足太阳膀胱经从哪里开始?从目内眦的睛明穴开始,阳气,卫气到这,所以眼睁开了,足太阳到手太阳,手少阳,足少阳,足阳明,手阳明,手阳明。这是循着这阳经,六阳经一周。这一周下来,要通过阳跷脉交会足少阴经一次。然后,再直接再通过阴跷回来,再循环到足太阳。

    所以行于阳,是二十五周,行于那六阳经,从足太阳开始,但是每一周都要交会足少阴肾经一次。取得肾精的滋助。二十五周之后,又通过阳跷脉到达于足少阴,从少阴注于肾,入五脏了。从肾到心,从心到肺,从肺到肝,从肝到脾,从这五脏按照这个顺序运行。夜里运行二十五周。二十五周之后,平旦又从脾运行到足太阳膀胱了。又运行到阳了,这样不断的运行。你可看到了是这样一个规律。

    上面谈到了老年什么气血衰,气道涩,营卫运行失常而不能通利的时候,他就睡不好觉,为什么睡不好觉?他气血衰了,他不能够正常的从阳入阴了。他就气血衰。而反过来,他,没有说这个话,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如果说卫气在阴里头运行,行于五脏,由于五脏的原因,它不能够正常的出于阳,这人可也就醒不了。或者叫做嗜睡。按卫气运行的道理,那不是很清楚吗?解释失眠的问题。所以我们中医理论分析睡眠,从《内经》上说,只此一个理论,睡觉,这么睡的。卫气行于阴则寐,卫气出于阳则寤。睡不醒,那就卫气不能出于阳,睡不着,不能入睡,那就卫气不能入于阴。

    尽管还有别的说,比如说《素问。逆调论》上说,叫做“胃不和则卧不安”。胃不和则卧不安同样是这个理论,也就是说足阳明胃,手阳明大肠,有邪气阻滞,阳明是通过跷脉入于阴经的大门口。在阳经的运行要想从阳入阴,它必须经过阳明经,阳明经在《内经》里头说,胃,把“大医学全在线肠、小肠,皆属于胃”,这《灵枢。本腧》篇的话。《本腧》篇就是研究腧穴的。就如同我们上一篇讲的《本神》是研究神的。《本腧》篇就有这话,“大肠、小肠,皆属于胃”,因此说,“胃不和则卧不安”,那就是说肠胃有毛病。肠胃不和就睡不着觉。为什么肠胃不和就睡不着觉,特别是你看,手阳明大肠,足阳明胃,那不是从阳入阴的最后两条经脉吗?所以“胃不和”的胃,包括肠在内。不但《内经》这么说,《灵枢经》这么说,《伤寒论》张仲景就是研究“撰用《素问》《九卷》”吗?他写《伤寒论》的话,研究临床问题,主要是他有理论根据,很重要的就是《素问》《九卷》。就是《灵枢经》和《素问》。《伤寒论》的“阳明之为病,胃家实也”。“胃家实”用理论解释说,就单纯是胃,不是肠,那恐怕不一定。“胃中有燥屎五六枚”,那燥屎就准在胃,不许在肠?恐怕在肠比在胃还多见。因此,胃包括肠。所以你看睡眠的问题,它是和卫气运行有这样的一个关系。这是第二条路线。或者叫做主体循行路线。这我的话,主体循行路线。

  3. 卫散行脉外。当然,卫都是行于脉外,对吧?它是“散行的”。既不是与营气并行,又不是循着经脉而行,昼行于阳经,夜行于五脏,而是“散行”。没有一个准的路线可描述。散哪?散于肌肉,散于皮肤,散于胸腹,散于脏腑,也就是说,无处不到。卫气在人身体无处不到,散行。你看教材引了《灵枢。邪客》篇的话,说“卫气者,出其悍气质剽疾”,因为卫气的特点是剽悍之气。“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而不休者也”,它首先因为它剽悍之气,它不是循着脉行,它首先行的还是四散开。四末,手足四末。皮肤、分肉之间,这是一个解释,《素问。痹论》上又说“卫气者,水谷之悍气也”。这不是跟上面那句话等于是一个意思。“其气剽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因为它剽疾滑利,所以它不行于脉内,“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胸腹”,你如果把这两段话联系起来看,那不是卫气散到全身,对全身各处都起到温煦的作用。“气主煦之,血主濡之”。煦,就是温煦。全身各处都得到温暖之气,脏腑也好,肓膜也好,皮肤也好,都需要有卫气的温养。所以它散到全身去。因此它有“散行”的这样一个特点。

所以我们综合《内经》其他篇章,当然是以本篇为主,来解释、来认识卫气运行规律。在我看是这样三个方面。 当然,由于学习《内经》的认识不同,也可能有一些其他的见解。确实也有一些其他的解释,不过我看,这是主体,这是主要的。而且我们都是以《内经》的经文作为依据的。

2. 营卫的会合问题

营卫的会合,谈了这样三个方面,

  1. 营气自会,营气自己会合,那就是五十周大会一次。也就是营气始于手太阴,每周都是从手太阴开始,但是它认为一昼夜那是一个大会。自己和自己,五十周是一昼夜了。是一个大会。还是会于手太阴。
  2. 卫气自会。卫气循经而行,白天行于阳经,那是始于足太阳,而复会于足太阳,就像我们上面画的那个表,当然,夜行于五脏,它是也有规律的。但是要从足太阳开始,不是卫气始于足太阳吗?那是昼夜五十周于身。大会足太阳。
  3. 营卫交会。营卫在运行当中,虽然有“阴阳异位”,但是二者不是绝对分开,互不相涉,而是相互贯通,不断交会的。我们教材是从两个方面来分析这个问题。
    1. 营卫脉内外的交会。营在脉中,卫在脉外,总体说是对的,是这样,但是这两者内外二气,又是相互感应,相互贯通,相互交会。如果念了《内经》说,营在脉中,卫在脉外,那就理解为营不能出于脉外,卫不能入于脉中,两个各行其道,这是绝对错误的。正像张介宾在《类经》里头注释所说的,“虽卫主气而在外,然亦何尝无血”,血,它是指的营了,“营主血而在内,然亦何尝无气”。没有气的话,营气这么运行?它不可能,营也靠气的推动。卫需要靠营的滋助,这俩相互为用。“故营中未必无卫,卫中未必无营,但行于内者便谓之营,行于外者便谓之卫,此人身阴阳交感之道,分之则二,合之则一而已”。所以我们学过《内经》之后,不许死记,死记就错了。说营在脉中,卫在脉外,没有别的了,不行。脉内也有卫,脉外也有营,营卫交会。但是总的来说,作为特点来说,可以。营的特点主要在脉内,卫的特点主要在脉外。它们的循行。这特点是可以。所以我们说营卫分行,不断交会。以互促互化,从而维持人体的生机。
    2. 营卫大会的问题,按照《内经》的记载,那就“夜半而大会于手太阴”。

[完/46:4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