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宗法門 / 玄門道宗 / 道教正一派授籙的歷史沿革:

分享

   

道教正一派授籙的歷史沿革:

2016-12-21  玄宗法門

道教正一派的授籙傳度,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一般地說,始於漢末晉初四代天師張盛。其時,張盛自漢中返回龍虎山,「修治祖天師元壇及丹灶故址,遂家焉。每歲以三元日登壇傳籙,四方從學者千餘人,自是開科範以為常」。明胡應麟在《少寶山房筆叢.玉壺題覽》中也說:「漢第一代天師張道陵為玄教宗,繼張魯三國時居漢中。其子盛,魏封都亭候,復還龍虎山,升壇授籙。」依此說,則第四代天師張盛在龍虎山大規模地開壇授籙確也不假。但細究起來,道教授籙的由來仍可追溯到祖天師張道陵及系師張魯。道書載祖天師居鶴鳴,「精思煉志,作道書二十四篇」,其中《正一盟威妙經》、《正一科術要道法文》均在二十四篇之內。《正一法文》有「天師(道陵)稽首問太上」、「天師稽首稱善而退」等字樣。又雲:東漢恆帝永壽二年(156年)祖天師「以盟威都功諸品經籙、玉冊、劍印付子衡,與夫人雍氏升仙而去,年一百二十三歲」這說明早在祖天師創教之初,天師經籙已經形成並有了經籙印劍法物相授。

系師張魯椐漢中,實行政教合一,以五半米道教義施政理民,魯自號「師君」徒眾稱「鬼卒」,另立「都講」、「祭酒」實際上是道教早期的職級分工制度。而這種制度的確立,必然地有一套科儀章法,這應該是天師道授籙傳度的雛型。

兩晉南北朝時期(317—589),原來的天師道開始分化,宗派迭出,又經北魏寇謙之的改革,南朝陸修靜之整肅,逐漸地形成三大法壇,即茅山上清法壇、閣皂山靈寶法壇、龍虎山正一宗壇,各自開壇傳籙,故又稱「三山符籙」。此期,龍虎宗也逐漸地由民間道教向官方道教轉變。六代天師張椒「得真人治鬼之法,以真人所授諸階秘籙傳度世人」八代天師張迥,「日列真人諸階品籙於淨室中,嚴奉六時香火,終身不怠」,九代天師張符,「傳守真人之法,經籙尤顯於時,四方仰之」。傳至十五代張高,龍虎山天師道符籙文化大顯於朝,唐玄宗親自召見,「命即京師(長安)置壇傳籙」,籙牒正式列入朝廷官方管理的範疇。唐會昌中,武宗賜傳籙壇字額,曰「真仙觀」。五代之季,曾以「鑄鐵環卷數萬繼之,至宋初鐵卷籙尤盛」。南宋建炎年間,南昌西山道士何真公奉晉朝許遜為祖,創立淨明派。至此,江南道派的四大法壇,各以祖師道法授籙傳度。

南宋末,三十五代天師張大可嗣教。嘉熙三年(1239)「敕提舉三山符籙兼御前諸宮觀教門公事」,道教正一派之「三山合一」由此開始。元初,世祖忽必烈盛贊三十五代天師張可大「佩籙三元,蜚聲八極」,命三十六代天師張宗演「主領江南道教,仍賜銀印,得自給牒度人為道士。路設道錄司,州設道正司,縣設威儀司,皆屬焉。」整個元朝入主中原89年,歷七代天師,皆賜二品銀印(其中三十八天師張與材賜金印、視一品),主管三山符籙,恩遇隆極一時。

明初,太祖朱元璋加賜四十二代天師張正常「永掌天下道教事「。敕命禮部與道教擬定科儀格式,頒行天下遵行。道士宋宗真、趙允中編成《大明玄教立成齋醮儀》,對授籙傳度的齋儀章法作了系統規範的整理。洪武二十三年(1390),上諭禮部「嚴禁偽造符籙」,其時「天下符籙,出此一家(龍虎山)。」明朝歷代天師雖掌天下道教事,但據現有的歷史資料採看,道士授籙制度仍限於正一派實行,金元時由王重陽創立的全真道派仍實行「傳戒」制度。授籙與傳戒,在齋儀格式、名稱、職級等均有所不同。如正一派授籙按《三洞修道儀》列正一盟威、金剛洞神,太上高玄、太上升玄、中盟、三洞、上清大洞共七等寶籙共八十四階品,其中正一盟威籙二十四階品。據《授籙次第法信儀》載,受法職位又依次有正一法位、道德法位、洞神法位、升玄法位、洞玄法位、五符法位、河圖法位、洞真法位、畢道法位共九個等級,名目繁多,規儀煩雜;而全真道之傳戒則實行邱處機所制定的初真戒、中極戒、天仙戒,稱為「三壇大戒」。但若從道教義理的角度來看,授籙與傳戒所體現的教義思想均是一致的。

清乾隆中期,宣佈黃教為國教,道教為漢族宗教,天師地位由一品一度降至五品,後復三品,可見天師道與官方由重視變為冷遇。儘管如此,攝於民眾的信仰和傳統的習俗,清王朝仍賜天師世襲嗣教,加恩視正三品,並「永為例」。清代,由五十三代天師張洪任在原來授籙的規儀上進行了改革,作《天壇玉格》,刪去了一些繁雜的科儀,籙生初授《太上三五都功經籙》,升授《太上正一盟威經籙》,加授《上清五雷經籙》,加升《上清三洞五雷經籙》,再加升《上清大洞經籙》。至清末,由於列強凌辱,農民起義,國內政局動蕩,清王朝土崩瓦解,全國性的授籙傳度被迫中斷。這一中斷,便將近百年,隨之而來的是經籙散失,規儀失傳。

正一派授籙的宗教文化內涵:

正一派道士為什麼要授籙?收錄的教義思想及深層次的文化內涵是什麼?授籙有什麼作用?籙生授籙後應該具備哪些基本要求?這些是所有籙生都必需弄明白的重要問題。下面,我將從四個方面來加以說明。

授籙的第一層意義,是「法天地,敬祖宗」。

道教是從中國遠古的自然崇拜和祖宗崇拜延襲發展而成的宗教。道教的一切規儀,無不體現著法天地、敬神明、尊祖宗的教義思想。

首先,授籙必先設壇,而這個「壇」就是用來祭天的。《說文解字》雲:「封土為壇,除土曰?」,合稱「壇?」,也就是土築的台子。古人「燔柴於泰壇,祭天也。」又雲:「設廟祧壇?而祭之」,這個「廟」,就是祀奉祖先的。

壇分三級,象徵三天三界;又立四柱,謂天地日月;設八門十方,為昊天諸神、斗宿星君,上五供,象徵四季五行,這便是尊崇三界,朝禮萬神之義。

授籙的第二層意義,是「明師承,皈三寶」。

師承法派是中國本土宗教的獨創。在民間,宗教傳承則稱為「字輩」。佛教融入中國的本土文化之後,也有師承法派。這種師承法派,既體現了古代的宗法思想,也從一個側面記載著宗教的傳承歷史。龍虎山正一天師道的傳承法派自三十代天師虛靖真人而下(一說始於明代),即以「三山滴血字派」世代相傳,共四十字,即:「守道明仁德,全真復太和,至誠宣玉典,忠正演金科,衝漢通元蘊,高宏鼎大羅,三山與興振,福海啓洪波,穹隆揚妙法,寰宇證仙都。」這種字輩相傳的方法,對於鞏固教派內部的統一,形成認祖歸宗的意識,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道教正一派的授籙有一項重要的內容,就是傳授經籙。籠統地說,稱為「道、經、師、」三寶。道經是道教宗教信仰的基石,無「經」則無「教」。所以《道藏·正一部·傳授經戒儀注訣》要求道士「研習經文,施行善事,存念宗主,不忘須臾」。又雲「今撰正文,傳授十卷,並見真經,同出聖口,見善勸行,無所至惑」。

古代傳授經籙,要求籙生要齋戒沐浴,抄寫經文,而且要「精校分明,慎勿漏誤」,「各治二通,一通常鎮,柏函盛之,架以局案,置高座近前。亦可別台封之,不可妄開」,可見對經籙傳授的重視。就經籙的內容來看,基本是以太上老君《道德經》為主。其次是《想爾注》、《河上公章句》,也是圍繞《道德經》而展開的。這些都表明:正一派的授籙,不是單純是授給一個法職,而是對道教以道為本,以德為用,勸化行善,濟國利民的教義思想的宣教。

授籙的第三層意義,是「受戒律,發誓願」。

道教認為:「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已,王律治人」。故在授籙中也同時必須受戒。道教受戒的一個最明顯的特點,是以「神」的名義來約束道士的道德修養,這與「王法」是不相同的。因為「國法治人於犯法之後,而戒律則撿束人心於妄念初動之時。」

道教的戒律很多,而且在各個不同的時期或在不同的宗派之間又會增加不同的內容。魏晉南北朝時,上清派有「三元品戒」,「觀身大戒」;靈寶派有「上品大戒」、「十戒」;正一派有「女青鬼律」、「玄都律文」等。縱觀種種規誡的內容,無非是持身守正,行善戒惡,如「不得殺生以自活,不得淫欲以為悅,不得盜他物以自供給……」等等。這些所體現的正是中華民族傳統的倫理道德思想。

誓願是授籙傳度必不可少的內容,眾籙生在「三大師」的率領下在祖天師壇前發「十二願」;一願乾坤明素;二願氣象清圓;三願主躬康泰;四願融洽八埏;五願天垂甘露;六願地發祥煙;七願四時順序;八願萬物生全;九願家多孝悌;十願國富才賢;十一願籙生受福;十二願正教興行。從上述「十二願」中,我們就能感受到道教福國佑民的濟世情懷和以「忠」(忠於國家),「孝」(孝順父母)、慈(慈愛萬物)、「儉」(儉樸自守)為核心的教義思想。

授籙的第四層意義,是「頒法職,宣教化」。

道士授籙,根據各自不同的修持,發給相應的職牒,其意義有三:首先,作為正一派道士必須授籙,不授籙就無法遣使籙中的兵將聽命法壇。這是宗教神學觀在授籙傳度中的體現。《正一法文太上外籙儀》稱:「凡為道民,便受護身符,及三戒進五戒八戒,然後授籙」。又雲「未授籙時,無所呼召。受籙之後,動靜呼神。不行戒者,呼之不至,破戒之人,吏兵遠身」,這就是說,道士只有受籙才能名登天曹,才有道位神職,否則,不但所施道法不靈,自身反遭天譴。籙有多種階品,如《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仙靈百五十將軍籙》、《太上三五正一盟威九天兵符籙》等等,不同的籙品,體現著道士不同的修持和功力。授受了相應的籙品,又規範了相應的品德情操,成為一種行為的約束力,故《雲笈七簽》雲:「籙生通過授籙,戒除情性,止塞愆非,制斷惡根,發生道業,從凡人聖「。受籙之後,仍須考核,方可升授。如《正一法文外籙儀》說:「受‘更令’(注:籙名),得進」‘一將軍’(籙名,下同):四年‘十將軍’,三年‘七十五將軍’;二年‘百五十將軍’。一年若志行庸愚無長進者,悉又倍年。三年無功,不知建德,直置而已,都不合遷。其中聰明才智秀異功德超群,一計年限。」這就從宗教內部的管理上制訂了明確的行為準則。
籙生受籙後,應該具備哪些基本的要求。這是一個關係到道風建設,道德修養的嚴肅話題。

籙生在受籙之後,便已名登天曹、取得了正式的法職,便已具備了召神請將,驅鬼去邪的資格。但仍要修持,這就叫「持戒」。如果不能「持戒」甚至「破戒」則「吏兵遠身」行法依然不靈。

持戒有哪些內容呢?簡而言之,是「與神盟誓,真一不二;戒律情性,檢束身心;止塞衍非。制斷惡根。」道教戒律很多,但只要堅守一宗一派的戒律即可。《度人經》中的「十不」(不殺,不害,不嫉,不妒,不淫、不盜、不貪、不欲、不憎、不恨)是道教一切戒律的高度概括,但能遵守,則百害不生,道心堅固,度人度已,不墮地獄。

三、關於新時期整肅籙壇與構建宗教和諧

道教正一派的授籙傳度,已經沿襲了1800餘年。各個歷史時期,都有著名宗師對授籙科儀進行整肅和改革。到了21世紀,人類文明已經進入了新的時代,對新時期的道教(這裡主要講正一派),無論是教義思想宗教傳承,齋法行持,人才培養,宮觀管理及濟世度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授籙」本身來說,也應與時俱進,使之更加規範,更加普及,更加適用,更加靈驗。

克遵教規,統一傳度。授籙制度自宋朝末年「三山合一」以來,道教正一派便是一個統一的整體。天師府「萬法宗壇」是道教正一派的共同宗壇。授籙科儀是道教正一派最隆重,最高規格的科儀,她關係到門派的統一和興旺,也關係到宗教內部的團結與和諧。任何不遵祖訓,不守教規,私相授籙的行為,都是對宗教根基的破壞。作為正一派的道士,必須尊祖敬宗,堅持自己的信仰,維護門派的統一。從另一個層面上講,按照宗教神學觀來詮釋,凡違背祖宗定制,私相授籙的行為,其實是「生無道位,死為下鬼」。因為其所受籙牒,上不能通三天妙炁,中不能召神遣將,下不能鎮妖除邪,只是一種無效的形式。

宗教門派的整合。道教的宗教門派經過千餘年傳承和衍變,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歷史上,由四大宗壇(清微、正一、靈寶、淨明)分而為數十個門派,又經薪火相傳,有的是幾派融合,相互轉化,有的則孤枝獨苗,困難支撐,也有的已經名存實亡,衰微消失。故目前不少的宮觀住持,大多不明師傳或者是無宗無派。要改變這一狀況,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授籙,重新整合,參照《諸真宗派系譜》,形成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的新的宗教譜系,一邊開展同門的交流。

經文職牒的改進。經文職牒所體現的是道教宗教的核心信仰。儘管時代在變,但奉「道」守「一」,尊崇三清四御這個核心信仰是不變的。但職牒的部分內容以及職牒的改進,應該是可以探索的。比如說,現代社會已經發展到硬通卡的時代,而我們的籙牒還是原來的樣式,是否可以改革?今後,可以考慮將籙牒改成「籙卡」,一卡在手,便可以走遍天下弘道揚法。當然,這只是一個初步的設想,還有待於和各宮觀道協,高道大德共同協商後才能付諸實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