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天员杂志

 踏遍万重山 2016-12-23

美国监视苏联登月计划解密

2016-12-22 航天员杂志1评

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美苏两国在卫星发射和载人航天技术方面的竞赛后,进行了以载人登月为目标的太空争夺战。这场惊心动魄的登月角逐,不但加速了航天技术的发展,也对处于冷战中的美苏两国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于美国何时取得了登月竞赛的胜利,众说纷纭。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一节点应当是1968年12月的“阿波罗”8号绕月任务。但毫无疑问的是,1969年7月20日,当美国航天员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把他们的脚印留在月球的那一刻,漫长的登月竞赛最终落下了帷幕。但在美国登月成功之后,苏联仍在继续着自己的登月计划,美国情报系统曾对此进行了密切的监视。

CORONA和GAMBIT侦查卫星

其实,在整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CORONA和GAMBIT侦察卫星一直在频繁监视苏联在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该发射场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代号为“Tyura-Tam”),并拍下了它们活动的照片,包括苏联用于发射N1火箭的巨型发射台。该发射台在美国国家照片解读中心(National Photographic Interpretation Center,NPIC)也有一个独特的代号:“J设施”(Complex J)。

1969年7月,美国几个情报机构监测到发射场发生了大规模的爆炸。照片显示,这次爆炸可以说是毁灭性的,对发射台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爆炸事件发生17天之后,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安静地回来了。

事实上,这次爆炸的起因是N1火箭的第二次发射,也是第二次失败。N1火箭第一次发射是在1969年的2月份,那次爆炸虽然在天上留下了可见残骸,但由于爆炸时火箭高度不够,美国情报机构的雷达并没有监测到。

1969年7月的失败,给苏联的登月项目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其中一个发射台因此停用了许多年。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美国侦察卫星仍在继续跟踪,观察发射场有没有新的发射迹象。

“大鸟”侦查卫星

1971年,美国情报机构拥有了一个具有非凡意义的卫星——“六角星”(HEXAGON)。该卫星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类似于一辆大巴大小。“六角星”是当时最大的轨道侦察卫星。1971年6月中旬,“六角星”在范登堡的空军基地由“太阳神”3B火箭发射升空。

“六角星”是一个复杂而精巧的航天器,代表了当时美国最先进的技术和工程水平。它拥有两个由铂金埃尔默公司制造的功能强大的摄影机,一次能够拍摄苏联大面积的国土,在几秒之内能够拍摄数千平方千米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区域。

“六角星”被地面工作人员起了个绰号,叫做“大鸟”。“六角星”在2011年解密,尽管官方说它的分辨率只有2到3英尺(0.6到0.9米),事实上当“六角星”俯拍时,真实的分辨率远远超过了这一数据。

六角星”升空不久即开始了侦查任务,6月中旬发射后,“六角星”于6月20日首次传回影像,接着在6月26日又一次传回了数据。

“六角星”服役期间,拍摄了大量关于苏联发射台和发射井活动的照片。在华盛顿工作的照片解读专家们对此作了卷帙浩繁的报告。这些秘密报告代号为“橡树”,“橡树”目前还没有完全解密。

1971年6月26日,N1火箭在升空后48秒爆炸,又一次发射失败。但是显然,苏联在这次爆炸之后仍未放弃尝试。1972年11月21日,“六角星”监视任务(代号1204)在J2发射台上发现了运载火箭,但火箭11月30日又不见了,而根据侦查报告,此时“重建的J1发射台看起来没有变化”。事实上,苏联的N1火箭于11月23日再次发射,因此在30日会看不见。这次发射N1火箭同样难逃失败的命运,在发射后的103秒爆炸解体。

美国情报机构通过各种方式收集这次发射的有关情报,包括火箭箭体和发射场地拦截信号。根据一份解密文件,火箭大概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1月23日早上6点12分发射,“火箭在发射早期发生故障,大概是在发射后的120秒”。报告估计火箭的推力在1200万磅到1400万磅之间,大大超过了火箭的实际推力。最初这个数据出来时,还被认为是弄错了。

1973年的3月10日到5月11日,“六角星”监视任务(代号1205)再次拍到了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动态,比如在其3月份的报告中指出,“J1发射台附近的大坑已经回填”。后续的任务报告中,也陆续提到“除了一座高600英尺的避雷塔,重建的J1发射台外部全部完工”“两枚运载火箭都停在外面,但没有看见火箭立在发射台”等内容。

美国对拜科努尔发射场的监视一直没有中断。1973年12月中旬到1974年1月中旬,“六角星”监视任务(代号1207)取得了重要发现。根据解密的任务报告,“在J1发射台,运载火箭的下面三级已经准备就绪,这部分大概有215英尺高”。尽管这枚运载火箭的宽度数字已经从文件中删除了,但是仍可看出,美国国家照片解读中心的测量是相当准确的。

这张图片传达出的最重要的信息是:运载火箭的出现表明苏联又要重新进行发射活动了。根据任务报告,在这段时间内,“一枚运载火箭从J2发射台消失,重新回到了装配大楼”。发射台是否同时有两枚运载火箭或是运载火箭从一个发射台转移到了另一个发射台,并不明确。

这次的侦查中,“六角星”还拍摄到一枚运载火箭连同运输车和吊装装置出现在发射台上,且都处于垂直位置,这表明发射场正在进行火箭移除工作。而没过多久,火箭和运输车已经不见了,说明它们已经进入了装配大楼。

根据监视报告,在1973年12月中旬到1974年1月中旬,苏联发射人员曾几次把火箭移到发射塔,又把火箭从发射塔移除。很明显,苏联正在准备另一次火箭发射。

根据前N1火箭工程师、航天历史学家巴特·亨德里克斯(Bart Hendrickx)写的一本书的描述,在那段时间内,一枚未经过飞行测试的“1M1B”运载火箭确实被安装在了J2发射台上,而这种运载火箭要在几年之内经过多次改进才通过测试(从M1,1M1,1MA到最后的1M1B)。

根据解密的监视报告,除了1973年末的频繁活动,苏联再没有发射过N1火箭。阿西夫·斯德迪琦在《挑战阿波罗》一书中说,苏联曾有意于1974年8月进行第五次发射,而当时许多人也对升级版的N1运载火箭充满信心。与以往相比,这次发射更加野心勃勃,它将携带一个无人月球登陆器。假如任务成功,两名航天员就会随后登月,完成自1972年12月“阿波罗”17号任务后的首次载人登月任务,抢走美国的风头。而事实是,由于苏联太空计划领导人重新调整,苏联的登月计划最终于1974年5月取消了。

毫无疑问,在登月之后,美国仍然有许多(监视)工作在继续,时间超过4年。N1发射设备仍然被美国情报机构标为“J设施”,现在已经没入了历史的尘埃。在苏联人的头顶,美国的侦察卫星仍然在悄悄地拍摄,但“J设施”却再也没有看到过。

编译自太空评论网

本文转载自《航天员》杂志2016年第五期

-END-

太空梦想《航天员》

普及载人航天知识

弘扬载人航天精神

传播载人航天文化

《航天员》杂志创刊于2005年10月,由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管、中国航天员中心主办、中国航天基金会支持、北京太空梦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运营,是面向航天界及广大航天爱好者的权威科普期刊。

微信名称:太空梦想

微 信 号:TKMX-HTY

投稿邮箱:astronautbjb@126.com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