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雅小筑 / 梦幻光影 / 那年的张国荣和她…

0 0

   

那年的张国荣和她…

2016-12-25  温雅小筑

作者简介:徐沪生,公众号:徐沪生(xuhusheng1990),青年作家,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工程系。


五十年前的红牌妓女如花(梅艳芳),在一次酒宴的应酬上,认识了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十二少(张国荣)


当时,如花作男装打扮,一身黑衣、戴黑帽,唱昆曲,眉眼间亦男亦女,风华绝代、风情无限。


十二少被惊艳了,与她对唱“愁对月华圆”,被如花笑话:哪来那么多愁啊!甩扇子走人。十二少整个人都傻了。


这姑娘有趣!


妓女不是只卖色相的,真正的红牌都是多才多艺,不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好歹很会唱曲演戏,更懂逢场作戏,很懂男人心思。


知道男人们想要什么,若即若离,求而不得,一求再求才会给点甜头。


如花冷艳高贵,价钱也贵,摸下小腿就要两张票子!


等闲不陪客人。十二少想追求如花,必然要花很大心思,出钱出力。


第二天再去求见,凑近问:记得我吗?


如花不退缩,很娇媚地说:太近了,看不清楚。


十二少说:昨晚啊。唱:愁对月华圆。


如花笑:逢场作戏,不要介意。


十二少说:不介意,我连眉毛都没动过。来的时候我在想,假如我靠你这么近,你会不会躲开我?躲开了,就不是我要的女人。


如花笑:人也见过了,天也聊过了,我先陪我姐妹打完四圈再来陪你。


把十二少一个人搁在厢房。美其名曰:干煎甲鱼。


打完四圈,十二少在剥桔子:我妈最喜欢我给她剥桔子吃。


如花:要不要喂姐姐吃啊?


十二少:没姐姐,也没老婆。


如花:要不要喂妹妹吃啊?


十二少:没妹妹,也没老婆。


如花:对不起,我不吃桔子。要不要找人开个烟局啊?


十二少:保持清醒,看清楚你。你没化妆?


如花:有什么好看的?你先坐会儿啊。我那些姐妹,叫我再打四圈呢。


又打了四圈,十二少还在,躺在床上。


如花:你黏着我啊。


十二少:我在干煎甲鱼呢,怎么黏着你。


如花:什么?


十二少:你们这些姑娘,就爱叫客人苦等,等到肝火大发,又不敢发出来,美其名干煎甲鱼,是不是?


如花笑了。




女人笑了,就是心动了。心动一下,跟着万劫不复。


十二少趁热打铁,穷追猛打。大张旗鼓在妓院里放鞭炮,挂红联: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一堆姑娘凑热闹,羡慕如花。少有客人能为了追一个姑娘这么排场的。算有心思了。


过了几天,十二少连床都搬了过来。买了张格外昂贵的新床,摆在如花房里,只许他一个人睡。


连老鸨都说:如花,你这个十二少耍完一招又一招。我从水坑口做到石塘咀,做了二十多年的老鸨,还没见过一个孝子像你这个温馨官人这么会孝顺人的。


就这么着,风情万种的如花被风流倜傥的十二少拿下了。



两人整日在妓院里花天酒地、把酒言欢、吸食鸦片、醉生梦死。


十二少给如花脱衣服:你好淫啊。


如花娇滴滴地说:我知道。


本该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逢场作戏、玩玩而已。


但如花渐渐对十二少动了真情。


十二少也对多才多艺的如花动了心,收了花花公子的心,三千弱水一瓢饮,只对如花一个人疼爱怜惜、知冷知热。


两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




但十二少家里反对他们来往。


一个大少爷,逛逛窑子玩玩可以,哪个有钱的大少爷不逛窑子的?一掷千金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玩归玩,哪能真和一个妓女成家?不要叫人笑死?


老家的表妹都指腹为婚了,家境很好,以后结了婚,对家里生意是有好处的。


跟青楼女子结婚有什么好处?怎么能跟这种下九流的人勾三搭四?叫人耻笑。不同意!


十二少的妈妈把如花狠狠羞辱了一番。


如花姑娘,你真是位风尘奇女子啊。主动要见我,还单独见我,我可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果真与我们平常女子不同。我想,这大概这就是你们风尘女子的作风吧。


这茶好喝吧?你没喝过吗?这叫乳前龙井。


杭州的女孩子,在清明前上山采茶,选些最嫩的茶心放在胸前的乳兜里,用香汗和体温暖着带回家的。你没听过吗?不过,要用处女的乳房湿润过,才算得上是极品。你和我,都不行了。




如花:伯母,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不敢奢求什么。我和十二少是真心的。我只想找个栖身之处,嫁个好人家。


十二少妈妈:既然你这么坦白,我也不必拐弯抹角。他和表妹是指腹为婚的,将来肯定是要成婚的。你对他不变心,也许你性子烈,能从一而终;但他还年轻,只怕过个两三年,总会变心。你在倚红楼待了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男人的。


如花:他和我一样,不会变心的。


两人矢志不渝,十二少在外面租了间房子,小两口照样厮守。



只是,家里棒打鸳鸯,断了经济来源,一个花花公子,从前养姑娘、捧戏子的,花钱如流水,怎么挣钱?


靠如花在妓院接客补贴家用吗?自从跟了十二少,如花只卖艺不卖身。卖艺能有几个钱?整天吸鸦片不干事,能挣那么多钱?


为了挣钱,十二少还去学唱戏,上台。——这扮相为后来的《霸王别姬》做铺垫了。


十二少去唱戏是如花送去的。——就像《霸王别姬》里程蝶衣唱戏是妈妈送去的。


走投无路。两人决定吞鸦片殉情,共度黄泉。


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死了,就没人能拆散他们了。


吞鸦片前,如花在两人的酒水里放了很多安眠药。


她怕光是吃鸦片,万一她死了,十二少没死,丢下她一个人在阴曹地府,太寂寞。


她不愿十二少离开她、去跟表妹相好。她希望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两人相拥死在妓院的床上。十二少特意买来的那张单独属于他们二人的床。一旁的案台上,花开得正是红艳娇丽。


如花死后,在黄泉路上左等右等,等了整整五十年,做了五十年的孤魂野鬼,一直没等到十二少,忍不住了,终于决定到阳间找他。


穿着五十年前死去时候的旗袍、化着五十年前的妓女妆容,去报社登寻人启事,但没有钱。一番折腾,把记者吓得半死。——她没有心跳。


在记者的帮助下,四处翻新闻资料,终于找到了十二少。他还活着。


当年一起吞鸦片,如花死了,十二少被人救活,听父母之命,跟表妹结婚成家,生儿育女,继承家族生意。开始另一段人生。


男人,好像轻而易举就能把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前任忘得干干净净。


说刻骨铭心,却烟消云散。

说从一而终,却移情别恋。


人生若只如初见,等闲变却故人心。


这么多年,十二少家境破落、生意破产,穷困落魄,成了个糟老头。


头发稀疏、身子佝偻,在片场当临时演员,四处奔波,混口饭吃。


年轻的鬼魅如花看着说好一起殉情却苟且偷生、娶妻生子、老去沧桑的十二少,非常伤心。



如果被救活的是如花,她一定一心求死,再死一次,去陪十二少。


而十二少贪生,没死成便活下来了,没有去陪她,丢下她一个。这一等,就是五十年。


当初十二少吃鸦片的时候,也是有点不肯、有点犹豫、有点怕的。但如花从未怕过。


女人视爱情为一切,命在其次;男人视自己的命为一切,爱情在底下。


如花在老去的十二少跟前唱他们初次相识时唱的那出戏。


老去的十二少忽然惊醒,记起了眼前人。


如花说:十二少,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胭脂扣,我戴了五十三年。现在还给你。


这是他们当年的定情信物。


如花说:我不再等了。


只身转世投胎。头也不回。


老去的十二少在身后追着:如花,如花,原谅我。


看到这一幕,无数人潸然泪下。


等了五十三年,原来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梦,如何原谅?


痴情总被无情伤,不如喝了那碗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忘记尘缘,轮回下一世。又是干干净净,无牵无挂。


电影《胭脂扣》的小说原著作者是李碧华,她好多小说都改编成了电影,最出名的有《霸王别姬》《青蛇》《胭脂扣》。


导演是关锦鹏,执导过《阮玲玉》《胭脂扣》《蓝宇》。


主演是张国荣和梅艳芳。


影片获得第八届(1989)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等多项大奖。


列举以上信息只是想说明,这部片子确实值得一看。方方面面制作精良。花了心血。


其实梅艳芳的长相算不得漂亮,但有种气质,尤其穿上旗袍,化上那个年代的妆容,很有古代气息,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涂胭脂、抿口红,都是戏,都是娇媚,都是红尘。


配音每句话都是娇滴滴的,很合身份。


虽是妓女,但也不是那种小家子的低俗妓女,给点小钱就能打发的。


如花从十六岁高价开苞,此后一直是红牌、头牌。是有身份的人,从不轻易和男人打情骂俏。


李碧华写的这类都市传奇很吸引人,小说原著的文笔妖妖调调的,改编成电影也特别有风味,很精致。


她偏爱痴情的女人。《青蛇》里的白蛇、《霸王别姬》里的菊仙、《胭脂扣》里的如花。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李碧华笔下最有情有义的,都是婊子和戏子。


如花和菊仙都是妓女出身,程蝶衣是戏子出身。白蛇、青蛇是妖精。


李碧华的故事里,世间女子所追求的,都是一样的痴情。


为情而死,今时今日,有几个人能做到?能爱到那么深吗?有那个胆量吗?


如花做到了,菊仙做到了,程蝶衣做到了。


十二少做到了一半,偷生了。


能怪他吗?不能怪。谁没有求生的本能?谁不怕死?谁不想活?溺水的人,都会想要挣扎上岸。


不是十二少胆小偷生,而是如花爱得深刻无畏,太激烈,太痴情。


就像电影里女记者问男朋友:你会不会为我自杀?


男朋友:不会。你呢?


女记者:不会。


这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不会为了爱情自杀的。


女记者说:今时今日,还会有谁像她这样痴心?做女人真难,拼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嫉妒如花。我佩服她。她敢做的事,我这辈子也不敢做,连想都没想过。


男朋友:对,我们是普通人,过一天算一天,在一起高兴就行了。不至于要弄的殉情。没那么严重。



《霸王别姬》里,程蝶衣为了唱戏,不疯魔不成活。把自己的人生活得像一出戏,他就是戏里的虞姬。最后为了霸王,拔剑自刎。


《胭脂扣》里,如花为了十二少,不疯魔不成活。要和十二少共度黄泉,同生共死。


爱疯了。疯了。没理性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爱疯了。


段小楼清醒地知道,唱戏是唱戏,日子是日子,他不是四面楚歌的霸王。


十二少也清醒地发现自己是贪生的,不想死。


爱与被爱不成正比,一个太过深情,着了魔,粉身碎骨浑不怕,一个不够深情,点到即止,全身而退,这是莫大的悲剧。


简媜说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