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盆纪的鱼石螈 / 追星族 / 白居易是李商隐的“粉丝”

分享

   

白居易是李商隐的“粉丝”

2017-01-11  泥盆纪的...
一提李商隐,第一联想就是他那些情意绵绵的爱情诗,在大家的丰富想象力中,这家伙的拍拖波折不知有多惊心动魄、荡气回肠。奇的是,除了原配,没人知道李商隐究竟和谁怎么样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过。李商隐的情诗中不少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千古名句。但他的情诗意思晦涩模糊,即便是那些名句,往往也不知具体所指。除了李商隐诗风幽远之外,好像他也有难言之隐,因此有意遮掩。李商隐自己肯认账的,是他年轻时候的一段未遂爱情。女方叫柳枝,是一位17岁的姑娘,善解音律。李商隐的一位堂兄李让山和柳枝是邻居,一天,李让山偶尔吟诵李商隐的一首诗,柳枝听见后问是谁写的。李让山照实说了,柳枝扯下衣带打上结,请李让山送给李商隐求诗。
  第二天,李商隐和李让山一起路过柳枝家门口,柳枝看见李商隐后,就说3天后将焚香相待。谁知道和李商隐约好准备同去京城的一个哥们儿,在这个时候搞了个恶作剧,偷了李商隐的行装就先跑了。李商隐没办法,只得去追赶朋友。后来李让山也到了京城,说柳枝已经被某大官僚娶走。李商隐回忆柳枝时很是动心,《柳枝五首》也写得一如既往地情深义重。但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他娶亲后对妻子一往情深,妻丧后追念沉痛,一副好男人模样。至于其他的哀怨幽怨情节,只能在他的诗里面胡思乱想了。最离谱的是白居易对李商隐的称道。李商隐成名时,白居易早就告老还乡,看见李商隐的文章一下就成为他的老“粉丝”,对李商隐很酷地冒出来一句:我死后,能够转世投胎当你儿子就心满意足了。白居易谢世几年后,李商隐生了儿子,想起白居易的话,就给儿子起名字叫“白老”,大概算是对前辈遗愿的尊重。不料白老长大后木讷迟钝,不怎么灵光。著名的花花公子温庭筠就拿白老开涮,你小子要是白居易转生,那不是丢老白的脸吗?
  选自《北京广播电视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