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闽邮人|林啸天

2017-01-14  QIANSHI

八闽邮人|林啸天——一个集邮活动家的人生轨迹

初秋周末,来到人声鼎沸的福州市集邮大楼地下活动室,热衷于邮识交流的集邮爱好者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得热火朝天,现任福建省集邮协会常务理事、省级邮展评审员、福建省老干老年集邮联谊会副秘书长、福州市集邮协会副秘书长、八闽驿緣邮会会长的林啸天穿梭其间,热心为邮友答疑解惑,因邮而起的缘分在这个并不奢华的空间流转,我也得以认识啸天先生并了解他作为一个集邮活动家的人生轨迹。

1

异国邮谊    少年情怀

 林啸天虽祖籍闽侯尚干,却是在福州长大,在篆刻家父亲的熏陶下,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敏锐的感知和体悟。

   

时光飞逝,转眼间,啸天升入闽侯一中,这对他来说,是充满趣味的学习生涯。俄语老师要求每个同学与莫斯科第39中学的初二学生互通信件,交流往来,以提高俄语表达水平。当啸天的鸿雁飞到莫斯科,换来的是一份浓浓的友情:一位名叫阿廖莎的同学寄来她的照片、信件,还有几枚显得素雅却精致的邮票,让啸天爱不释手。当啸天撕开信笺,少女美丽的、带着羞涩的玉照滑落,引发班上一阵善意的哄笑声,啸天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来自异域的问候,心中有无限的暖意,摩挲着崭新的邮票,勾起了回赠邮票的心思,收集邮票的兴趣也油然而起,成了终生的爱好。

   

两位相隔遥远的异地少年,彼此用只言片语温暖着对方,有对生活的向往、学业的追求和对邮票的热爱,在信中,啸天知道了,阿廖莎住的地方是冰天雪地,极其寒冷,那里有很多小朋友喜欢集邮,还崇拜着那个叫列宁的伟人,那个邮票上胡子浓密的人。啸天回赠给阿廖莎的是各种花花绿绿的邮票,让阿廖莎尽享被同学羡慕的幸福感觉。

  

 

可是好景不长,仅仅往返四、五趟信件的时间,中苏关系即降至冰点,通信被迫中断。生活中少了那一份温馨的甜蜜问候,啸天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空落起来,他时常会想着,远隔一方的阿廖莎现在会在做什么呢?是否也会像自己一样在牵挂着对方?少年的惆怅没过多久便烟消云散,与阿廖莎培养起来的集邮兴趣有增无减。那时候,每次能得到的零花钱都不多,啸天总是迫不及待地跑到邮票窗口,购买自己心仪的宝贝;可零花钱毕竟有限,为了收集到更多的邮票,啸天每天下课,都会准时来到校门口的收发室,眼巴巴地盼着各地的来信,请求同学赠票,大方的同学倒是爽快,让啸天如获至宝,有的同学舍不得,啸天就用自己的收藏交换,日积月累,倒也积攒了厚厚的四五本。

   

看着自己的丰硕成果,啸天珍爱不已,他把邮册随身携带,偶尔抑制不住喜爱之情,在课上偷偷地打开邮册欣赏,陶然忘我。有时候被老师突如其来的点名提问,沉浸在邮票中的啸天猝不及防,讷讷地说不上话来,几分尴尬;少年心性的啸天还会恶作剧,他到收发室,把无主的、迟迟无人认领的信件上的邮票偷偷撕下,自以为得计,因此经常被老师批评。 即便调皮捣蛋,啸天的功课从未落下过,集邮激发了他强烈的求知欲望,让他在方寸天地中,收集点点滴滴的知识,充实着自己的心灵世界,丰富着自己的学识。

  

文化大革命不期而来,在一片对“封、资、修”的批判中,啸天忍痛把所藏珍邮付之一炬。

2

重拾邮艺    三钢邮事

1966年,啸天高中毕业,响应号召上山下乡后,啸天分配到三明钢铁厂当工人,他被推荐上了厂办工人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又被送到上海冶金专科学校深造,也正是在上海,啸天重新收拾起久违的集邮兴趣。


邮艺荒废了多年,集邮的兴趣重新被勾起,是因为啸天的班主任是资深的邮迷,家里珍藏着许多宝贵的文革邮票,班主任经常邀约啸天到家中小坐,欣赏邮票,分享快乐,翻看着一本本精彩纷呈的邮票,那些熟悉的、陌生的邮票跃入眼帘,啸天的心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啥滋味?如果当时没有一时意气,自己也会像班主任一样坐拥邮票,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看着啸天若有所思的表情,班主任很是善解人意,他语重心长道:“且不说邮票能怡情益智,邮票是很有价值的”,看到啸天有几分兴致,班主任拿出自己珍藏的多枚猴票指点道:“这些猴票都已经价值不菲了”。看着啸天怅然的表情,班主任拿出几套文革发行的毛泽东诗词邮票赠与啸天,说:“有志者事竟成,喜欢就重新再来。”看着这套毛泽东龙蛇飞舞、大气磅礴、豪放酣畅的书法诗词,啸天感慨极了。过往的记忆被唤醒,啸天每个星期天便到上海集邮公司购买邮票,重拾邮艺。


回到“三钢”的教师岗位上,因为工作不是很繁重,啸天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集邮群体中,参与集邮文化活动。“三钢”是国有大型企业,仅仅一个集邮协会就有一千多人参与其中,在这样的群体中,啸天真是如鱼得水,他很快融入这个大集体,在集邮沙龙中崭露头角;有独无偶,啸天因为经常家访的缘故,结识的学生家长竟是三明邮政局的局长,这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啸天收集邮票的速度与层次很快提高,从1984年重拾邮艺到1987年,啸天已经是“三钢”集邮协会的佼佼者。


1987年,啸天被公举为“三钢”邮协秘书长,在这个位置上,他考虑得更多的是责任,如何把“三钢”邮协打造成在众多协会中令人瞩目的协会,啸天着实花费了心思。为了让协会充满活力,啸天召集各分会负责人,经常办邮展、讲座、研讨、举行沙龙活动,集邮爱好者都踊跃参加;在啸天的带动下,“三钢”掀起一股邮集的创作热潮,业余时间,大家都聚集在一起,探讨选题与思路,制作与编排,协会内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全国、省、市各级的邮展大赛中,“三钢”邮人频频摘取桂冠,成绩斐然;特别是啸天主持操办了几次大型活动后,集邮协会成为“三钢”企业所有协会中让人刮目相看的协会。这一年,“三钢”邮协被评为全国先进集邮集体,啸天作为秘书长,不仅是集邮爱好者们拥护的领导,更成为企业领导倚重的工会骨干。


1993年,啸天在“三钢”做了一件很值得称道的事情,不仅为自己建立良好的口碑,更为后来创建八闽的“驿缘邮会”奠定了基础。“三钢”集邮协会的常务理事徐会友先生是个邮藏丰富的知名集邮者,却在身体还健朗的时候突然中风倒下。两个儿子轮流照顾病重的父亲,可是,两个儿子都心不在焉,心中记挂着那些值钱的邮票,偷偷地回到家中窃取老人的珍邮四处贱卖,这种物无所值的糟蹋,令大多邮友暗中扼腕痛心,却又无可奈何。徐会友的妻子气急攻心,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她请来啸天商量对策。相互扶持帮助、真诚地为邮友服务一直都是啸天的理念,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身为秘书长,应该施以援手的,他沉思片刻道:“这样吧,您出具一张委托函,由协会来处理”。


不久,徐会友过世,啸天带领几个骨干用了整整一个星期时间把徐家的邮票全部整理出来,啸天把分门别类的邮票拿到三明市进行公开竞卖,所得九万多款项,悉数交还徐家。徐会友的妻子千恩万谢,要是没有集邮协会为她做主,不仅会让徐会友难以瞑目,更无力偿还3万多的债务。当大家极力赞誉啸天之时,啸天谦逊地说:“我只是尽了协会的义务而已”。


仅仅只是“三钢”内的活动已经满足不了啸天的眼界,他更希望“三钢”集邮协会走出“三钢”,融入更大的社会群体中。1992年,三明市派遣啸天参加福建省首届省级邮展评审员培训班,通过学习和考试,啸天顺利评上省级评审员;第二年,三明市成立“集邮之家”,啸天当选为三明市的副秘书长,他的天地更广阔了;荣誉与实力齐头并进是啸天的追求,1993年,他致力邮集的创作,《翔风鼓浪话轮船》获得福建省邮展集邮类二等奖;2008年,他的《战列舰的兴衰》夺得在泰宁举办的福建省邮展邮集类镀金奖。

3

驿緣邮会    十年邮事

福建省邮协副秘书长宋晓文深知啸天的活动能力和才干,他找到退休回闽的啸天,诚恳地请啸天出山,把从各地退休回闽的集邮骨干和邮友组织起来,成立“驿緣邮会”,为福州市邮协的集邮文化而努力,这正是让啸天发挥能力的好机遇,啸天不假思索,马上同意了。


为了邮会能够充满活力,啸天带领邮友们办邮展、搞讲座,除了竞卖交流,还经常组团外出参观;啸天根据每个人的收集专长,邀请会员参加讲课活动,围绕着收藏文化这一主线,就邮集的编排、邮文写作、珍邮趣闻、邮品鉴定、封片戳收藏、极限片制作等进行分享。这给了会员们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大家全情投入,讲课前不仅精心准备,还制作ppt课件,利用多媒体放映系统,让颇为枯燥的讲课变成一场声情并茂、气氛热烈的互动。会员们收藏邮票、研究邮票的热情与日俱增,大家都力争上游,努力登上讲台,展示自己的风采,与邮友们分享自己的快乐和经验。

   

随着通讯日益发达,集邮文化也日渐式微,看到集邮后继无人,啸天总是忧心忡忡,特别他担任福州市青少年集邮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后,更觉得身上的担子重了。为了培养青少年,啸天经常跋山涉水,来到各中小学校宣讲集邮文化,在学生中培养集邮爱好者。最远的,啸天曾到永泰最偏僻的白云乡,还到平潭的芦阳中学,福建的山山水水都浸润了他的汗水,这几年,啸天讲课的次数不下一百场,辛勤的劳动总会有丰厚的回报,啸天也因此被选拔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省级集邮宣讲员。  

   

把不同经历、不同秉性的邮友们团在一个团队里,这并不是一件简单事,啸天作为“驿緣邮会”的会长、福州市邮协的副秘书长,除了不能有任何私心,更要有奉献的精神,以个人的魅力把大家凝聚到一起。最值得一提的是,在啸天的倡议下,驿缘邮会坚持9年的18场春秋两季竞卖交流,为整个邮会带来强劲的生命力。通过这一活动,不仅活跃了整个邮协的活动氛围,更帮助了一些需要帮助的老同志,及时为他们排忧解难,更为邮协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效益,可谓一举而获数益,从最初几千元的成交金额到百万成交额,啸天对邮协的贡献是功不可没。如今,驿缘邮会声名远播,备受赞誉,号称北京邮界“第一拍”的林轩,当他来到福州,也兴致勃勃地参与客串,留下一段佳话。

 

 

 师大有个退休的邮友,通过朋友的介绍,找到啸天,希望把家中几代人所藏的珍邮以市场价格转卖。啸天认真看过那些邮品,他真诚地对邮票主人说:“您的邮品特殊,您若相信我,不要按照市场参考价出让,我帮您在驿缘邮会进行交流竞卖,您会有出乎意料的收获”。得到主人首肯后,啸天花了六天的时间,为她整理出所有的珍品,有清朝的、民国的、新中国的,蔚为大观。

   

市邮协的竞卖活动中心,并不是很开阔的空间,已经挤满了慕名而来的邮友、邮商。啸天西装革履,神色凝重,他走到台上,对参加竞卖的邮品做了介绍,当师大的这批珍邮亮相时,场上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轻嘘声,会场上人头攒动、气氛紧张,只听得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啸天眼疾手快,跟着竞价的声音快速或徐缓的报价。在邮票的竞卖活动中,啸天以自己过硬的专业知识和公正的态度,用简明、清晰而准确的语言,用随机应变和审时度势的能力引领竞卖有序地进行,第一批拍品件件槌下有音,成交率百分之百。这批邮品进行两次竞卖,得到款项一百四十八万,啸天如数交于邮票的主人。


如果啸天以市场价四十多万的价格买断这批邮票,一转手便可轻松赚得七、八十万,很多人私下或者当面对啸天说:“为什么这么傻?”啸天的话掷地有声:“在别人不懂前提下,我不能蒙骗别人;假如我买下这批邮票,自己转手赚钱,我的人品、人格就此蒙尘,没有人会再相信我,我以后在这个行业里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人无信不立,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啸天就是这样用无私的情怀、甘于奉献的精神,为自己赢得清誉,把驿缘邮会的骨干、精英凝聚在自己的团队中,日益壮大。

    

福州市邮协成立十多年,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活动天地,邮友们交流和交换如同小贩般,每每蹲在公园里,难登大雅,这一现象一直为众多的邮友诟病。作为协会的副秘书长,为邮友服务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啸天立即与市邮协的几位骨干联名写信给省级邮局领导,呼吁关注邮友心声,划拨一块空间作为邮协的活动场地。

   

千辛万苦,邮协终于得到了市邮局大楼的地下活动室,啸天欣喜异常,他兴冲冲地拿着地下室的钥匙,打开大门,一股阴冷的、夹杂着霉气,混杂着各种腐蠹的气息扑面而来,同行的邮友们不禁皱起了眉头。啸天试探着走进地下室,打开灯光,他倒吸一口冷气:地下室污水四处横流、枯枝败叶遍地、废弃杂物堆砌,杂乱无章,啸天捋起袖子,光着脚丫踩入污水中,动起手来,在啸天的带领下,大家义无反顾地拾掇起来。经过近半月的操劳,地下室旧貌换新颜,宽敞、空间深邃的地下室,不仅可以作为邮友交流、交换的场地,更开辟出学术研讨、文化沙龙的空间。这一善举,在市邮协可谓大快人心,对提升福州市的集邮氛围多有裨益。


2012年,啸天被评为全国先进个人;2015年,在泉州举办的全省现代邮展,啸天的图画明信片类《百年惊梦——从清代明信片看清末中国》获得镀金奖。《百年惊梦》是啸天花费十年的光阴,费资近10万,或委托朋友在域外、或通过外国网站竞拍而得。这是百年前,洋人来到中国,他们作为猎奇,把清末民风民俗、世相百态摄入他们的相机,制作成明信片寄回国内,真实地再现了那一段屈辱的、被奴役的、被践踏的,中国人毫无尊严的生存状态,触目惊心。义和团被清政府放弃,放任洋人屠杀之时,那一张张充斥着血腥、暴虐的画面,义士们不屈的精神,那死后的狰狞和刚烈怎不让义愤填膺?噩梦已成过往,历史不会被尘封,中国当自强,复兴的中国梦不会沦为空谈,这是每个中国人的自强梦。


现在,啸天想把这部汇集400多枚的明信片邮集重新编排,参加2017年的绵阳全国现代类邮展大赛;不久的将来,啸天更希望把自己的邮集《战列舰的兴衰》重新编排为《水兵之歌》,冲刺全国的邮展大赛,这是啸天心中的强国梦,也是他的自强梦!

    来自: QIANSHI > 《人物》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