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石成金】 / 大众文摘杂志社 / 中国式相亲,是不是都要父母上阵?

0 0

   

中国式相亲,是不是都要父母上阵?

2017-01-14  【点石成...



随着春节临近,单身的朋友们又要开始体验“每逢佳节被相亲”的滋味了。


这是一个充分自由恋爱的时代,却不知从何时起,“相亲”便逐渐成为了一个热词,频频被搬上银屏,从《非诚勿扰》的自由相亲到如今《中国式相亲》的全家齐上阵。


从开始的新奇,到如今的吐槽不绝,每每看到电视上那些“做作的相亲表演”,总让人不得不思考,中国传统的相亲到底经历了什么?





相亲在我国的历史由来已久,也称“相门户、对看”等,指的是在议婚阶段换过庚帖后,由媒人联系安排,双方长亲见面议亲的过程。


提起古代人的婚嫁,十有八九的人会想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殊不知,古代的未婚男女也流行在情人节中寻求姻缘,他们举行的“相亲会”可不比现代的逊色。





西周“相亲大会”,秦朝“指腹为婚”


在西周时期,政府会在仲春二月举办相亲大会。30岁未娶的帅哥和20岁没嫁的美女,都会被强制要求参加相亲会,场面相当热闹。如果彼此看中了,就嘻嘻一笑,互送芍药花定终身。


到了秦朝,相亲大会的福利就没了。从此以后,古代人疯狂热衷亲上加亲。表哥和表妹、表姐和表弟,基本上从小就是“指腹为婚”。在“七出”里,有一条看起来很诡异,叫做“不事舅姑”。就是因为舅舅做公公、姑姑做婆婆这种事太普遍,所以干脆用“舅姑”代替“公婆”。


ps:“七出”,全称“七出三不去”,是西周时期中对于婚姻的解除所作的习惯性规定。正式归入律法,是从唐代开始。"七出"指的是——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窃盗;三不去指的是——"有所取无所归""与更三年丧""前贫贱后富贵"。





史上最彪悍的表哥“相亲”,非东晋的政治家温峤莫属。


温峤的老婆去世后,琢磨再娶一个。正巧,他的姑姑带着美丽的表妹赶来投奔,温峤一下就相中表妹了。姑姑请他帮女儿找对象。


温峤沉吟一番,说:“哎呀,好女婿可不容易找,找一个像我这样的怎么样?”姑姑说:“哎,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能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就成了!”没过几天,温峤就对姑姑说:“我已经帮表妹找到对象了,门第、官职、名声都跟我差不多。”还替对方下了一座玉镜台作为聘礼。


等结婚时才发现,原来女婿就是温峤。洞房时,表妹掀开盖头看见新郎是表哥,当场大笑:“我一猜就是你这个老家伙!”原来,表妹早就发现聘礼是温峤的战利品。





唐宋朝三大“相亲节”


到了唐代,相亲已经变得更为成熟,不但媒人被写入了法律,更是出现了三个固定的“相亲”日子,并且一直沿用了下来。这三个日子分别是“三月三”、“元宵节”以及“同年大会”。






古代最传统的情人节,就要数“上巳节”了,也就是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传说中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这一天,小伙子和藏在深闺的女子都纷纷外出踏青。女子常在河畔嬉戏、插柳赏花,如杜甫所说“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而男子也分坐河渠两旁,在上游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以曲水流觞的方式吸引意中人。如果双方对上眼了则一起漫步灞上,折柳相赠。





而正月十五元宵节,也是古人相亲的一个重要日子!


每至元宵节晚上,青年单身男女走上街头,借赏灯、逛花市的名义,月影疑流水,春风含夜梅,男女彼此也心照不宣,会用眼角余光偷看异性,心里七上八下,但又憧憬着那份“灯下邂逅”的心动缘分,自有一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浪漫。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宋朝大词人欧阳修也用诗句完美的展现了元宵节相亲的乐趣。


这两个节日中,单身男女一旦看上心仪的人,便会请朋友上前自报家门,如对方也有“眼缘”,那就等于成功了一大半。然后彼此留下姓名、地址。


待双方回家后各自禀告自己的父母,开始托媒人说媒,按照“明媒正娶”的程序,“热热闹闹”而且“严肃认真”地走一下过场,直到把这个“灯下缘分”送到婚姻洞房。


正是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除了“三月三”、元宵节这样属于普通老百姓的相亲节外,还有一个十分高端的相亲节,那就是“同年大会”,即“新科状元”相亲节。


唐朝时,每逢朝廷举办科举考试,全国秀才奔赴长安。发榜那天,参加应试的秀才都挤着去看榜,凡中了进士的,便凑钱一起到当时长安城景致最好的曲江池畔,举行“同年大会”。


唐代进士非常难考,报名应试数十万人,最后录取的进士却不过几百人,考上的就显得特别可贵。

 

古时“金榜题名”和“洞房花烛”总是有着密切的联系。就在新科进士举行“同年大会”这天,城里权贵家的待嫁美女便倾城出动,拥向曲江寻找意中人。如果相中了,就告诉有权有钱的父母安排去提亲,而且大多是当即举行婚礼。





不仅王公勋贵这样,甚至作为一国之君的皇帝,也加入其中,当然皇帝手里有特权,可以在借“赐宴新科进士”之机,为自己的女儿挑选驸马。不过,公主挑选的一般都是状元郎。


但是,每年新科“进士”少,而皇帝、王公贵族以及富豪家里未嫁的女儿特别多,真可谓是“僧多粥少”。面对这样的情况,京城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在皇帝挑选完后,干脆直接命令家丁们去抢女婿,有的甚至由此还引发群体性斗殴。


北宋首都开封就发生一起,不过不是斗殴,而是“抢错”了,咋回事呢?进士发榜那天,一个叫曾文斌(新科进士)的小伙子正在看榜,突然被十多名壮汉架起来,并簇拥至兵部尚书之家。被架起来的曾文斌既不拒绝,也不喊叫,而是欣然前往。


待到了部长家,曾文斌才被放下来,不多时,一位着高官袍服的人来到青年面前,问道:“我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并不丑陋,愿意嫁与公子为妻,不知可否?”


曾文斌听完后,不急不忙地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我出身寒微,如能高攀,固然是件幸事,要不您等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再说,怎么样?”围观众人见状哄堂大笑,随即散去。






宋代之后,自由恋爱开始井喷



在宋代,经媒人说亲之后、新人成亲之前,有一个相亲的程序。


“男家择日备酒礼诣女家,或借园圃,或湖舫内,两亲相见,谓之‘相亲’。男以酒四杯,女则添备双杯,此礼取‘男强女弱’之意。如新人中意,则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名曰‘插钗’。若不如意,则送彩缎两匹,谓之‘压惊’,则姻事不谐矣。既已插钗,则伐柯人(媒人)通好,议定礼,往女家报定。”


这个相亲的过程,相当火辣,彼此相中了,则男方给女方插上金钗;也很有礼节,若相不中,则男方要送上彩缎两匹,表示歉意。


宋代之后,风气更为开放,除了相亲外,也可以相对自由的恋爱,出现了大量“男追女”或者“女追男”的事情!


宋人笔记《青琐高议》中就记载了一个“男追女”的故事——


京城人周默,对邻居一老秀才的21岁妻子孙氏一见钟情,展开猛烈攻势,接连写了几封情书。孙氏对周默似也有情意,但既已婚嫁,便严词拒绝了周的追求。


后来周默宦游,写信告诉孙氏:愿终身不娶,等她,直至她丈夫去世,便回来迎娶她过门。三年后,周默回乡,得知孙氏丈夫已离世,便托母亲遣媒求婚。两人终结成秦晋之好。


孙氏是嫁过三次的妇人,但周默以及彼时社会,都没有对她有什么歧视。宋代社会之开放,可窥一斑。





宋话本《闹樊楼多情周胜仙》则记载了一个“女追男”的凄美故事——


东京有一个十八岁少女,叫作周胜仙,一日正好在茶坊遇见了令她怦然心跳的心上人范二郎,两人“四目相视,俱各有情”。


周胜仙自思量道:“若还我嫁得一似这般子弟,可知好哩!今日当面错过,再来那里去讨?”于是主动向心上人透露:“我是不曾嫁的女孩儿。”可谓胆大无忌。


其实我们的古人一直崇尚自由恋爱,早在汉朝,便有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佳话,只不过后来受封建礼教的压制,自由恋爱开始变少。







关于相亲,还有“抛绣球”、“比武招亲”等方式。


“抛绣球”,起源于壮族传说,“比武招亲”大约最早出现在唐朝,但由于这两种取婚行为是一种相对极端的行为,偶然性强,难以把握,所以逐渐消失了,只能偶尔在电视上欣赏一下。





相比古代多样而有趣的相亲,如今的相亲总是伴随着“剩男”、“剩女”出现,似乎只有相亲才能解决大龄未婚未嫁男女的婚姻问题,也让“相亲”变成了一种印象中由父母主导、“逼迫”的“中国式相亲”。


其实,相亲或是自由恋爱,爱情与怎么相识无关,幸福与怎么开始也无关。


是的,再多的话语,也说不尽爱情那点事,自己的幸福,只有自己才知道。


最近微博上有句话比较火,叫做——“再晚,也要嫁给爱情”。


又到过年了,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慢慢体会。

据古典书城新媒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