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满堂156 / 待分类 / “北大屠夫”13年后再度引爆媒体:称卖猪...

0 0

   

“北大屠夫”13年后再度引爆媒体:称卖猪肉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2017-01-19  金玉满堂1...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平静生活被打破

解说:肉店生意稳定下来,陆步轩也有了一双儿女,经过十几年的漂泊,他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除了戴着一副眼镜,陆步轩和其他的屠夫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周围的商贩也以为陆步轩和他们一样是个粗人,他们甚至还调侃戴眼镜的陆步轩可以去冒充文化人,北大,这个曾经闪耀着金光的词汇在陆步轩的生活里消失的无影无踪。2003年夏天,一则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新闻犹如一颗炸弹在西安炸开波及全国,一时间全国各大媒体纷纷涌向长安县长途汽车站边上的这间眼镜肉店。

陆步轩:最高峰的时候,我门口要架十多台摄像机呢,人都不敢去买肉了,那小地方的人谁上过电视啊,都不敢在电视上露头还要做生意,顾客晾那了,晾那了这买不到,他们肯定到别的地方去买,所以对生意也有很大的影响。

记者:那岂不是很烦燥,这时候不挣钱。

陆步轩:当然了,那一段时间很烦燥,烦燥情绪也不好,经常发脾气。

2003年媒体采访资料:

你觉得北大四年,给你的影响是什么。

这个我暂时不好说。

那你自己希望自己以后能做什么。

现在我不敢说,命运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里。

如果说你还一直在这边卖肉,那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

那也没什么难过的,我本来就是卖肉的。

解说:一届屠夫成为名人,这让陆步轩很不适应,本来几天前陆步轩拒绝了第一家上门的媒体,可是后来这位电视台记者主动出面帮他去交警大队要回了被扣的摩托车,为了还这位记者的人情,陆步轩改变主意接受了采访,陆步轩没有想到,北大屠夫这个标签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自己成为大新闻,更没有想到,远离了十几年的北大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进入他的生命。他的故事甚至还引发了激烈辩论,支持者认为,陆步轩是大学生积极转变就业观念,自主择业的正面典型,反对者则认为,北大毕业生当屠夫卖猪肉是人才浪费,而在陆步轩看来,这些解读和讨论似乎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陆步轩:从事卖猪肉这个行业,完全是被逼的,因为没有更多的行业可以选择,那时候可以说是别无选择。

解说:当然出了名,除了带来纷扰却也带来了机会,超过三百家单位递出橄榄枝,愿意为陆步轩提供工作,这让长安区当地政府感到极大的压力,他们想方设法要留住陆步轩这块本区的金字招牌。

陆步轩:区委办公室的主任开了一个桑塔纳2000,我早上开门他的车就在我门口停着,我晚上收摊他才走,我不能脱离他的视线,每天每天,你要到哪去,哪个单位叫你要考察,行,坐我的车我把你拉上。

记者:没享受过这待遇。

陆步轩:那是专车,而且是区委办的主任当司机开的车,而且那时候那桑塔纳2000那是很高级的车,我那会儿已经飘飘然了,反正是过去一直是我找他们,后来他们主动来找我,主要领导跟我谈话,给我条件很优厚啊,这些单位你来挑哪个单位都可以,有什么事来找老哥,老哥给你保驾护航,你只要别离开,跟一把手称兄道弟了,那就留下来呗。

辞去公职 重拾杀猪刀

解说:在37岁高龄,体制的大门竟然重新向陆步轩敞开,成为文化人,吃上官家饭,这早已熄灭的梦想死灰复燃,2003年年底陆步轩进入长安区的文化部门编写《地方志》,他经营的肉店则交给家人打理。

陆步轩:有一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你一会儿可能就遇见什么事了,比如说我开始在那个猪肉店,本身都做的有一些起色了,被人家拆迁了就又失业了,所以它是有风险的。因为经过多少年的流浪,觉得体制内还是好,稳定安全有保障,体制外别人是不是流浪我是流浪,最起码那十多年我是流浪,所以后来就形成了体制情结,有机会就要进体制。

这比较省刀。

记者:省了很多刀。

解说:2003年在被体制招安后,北大屠夫的故事似乎告一段落,没想到事隔13年,这个名词却再次引爆媒体,原因就是2016年10月,陆步轩竟辞去公职重拾杀猪刀又当回了陆屠户。

陆步轩:我之所以做这个《地方志》想在这方面取得一些成绩,想成为一个这方面的专家的梦想,还是一个“名”字在这作怪,想青史留名,我真的做这些年发现实现不了。

解说:本想潜心修史的陆步轩进入机关后发现,他的精力主要被琐碎的事务工作占据,另一个动摇他的则是外界不断的诱惑,陈生,北大经济系毕业,他经营的一号土猪生意越做越大,分店从广东铺向全国,认识这位师兄之后,陆步轩才发现,原来北大毕业后卖猪肉的可不止他一个。

陆步轩:他不停的怂恿我,干脆咱们来一起干吧,别干你那个破工作了,你在那个破《地方志》全国几十万人在做呢,你有什么优势,我当然一直有体制情结,一直没答应。我们尽管是意见上有分歧,不妨碍我们做朋友。

解说:2016年5月,陆步轩受陈生邀请作为特别嘉宾出现在苏州一号土猪的新店开业仪式上,然而这次不到五分钟的亮相给陆步轩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陆步轩:有一篇文章来质疑,说北大屠夫难道能够生意公务员兼顾吗,而且质疑我们当地政府不作为,不管,当地政府就启动对我的调查程序,调查了一个多月结论就是没什么问题,又没拿钱又没影响工作,但是就是纪律比较松散,我这事出来以后,单位就另行规定了,一天得签三次到,早上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我就认为这是针对我的,对我是个侮辱,我说看犯人呢,我整天不在那活都谁干的。

解说:为编写《地方志》陆步轩付出了多年的心力,此时他骨子里一个文化人的傲气占了上风,一气之下他请了长假去广东与陈生长谈,之后陆步轩放弃继续混三年等退休的想法,辞去公职加入了陈生的公司,经过13年体制内的生活,陆步轩终于意识到,体制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安全感,反倒是当初被逼无奈进入的猪肉铺那门杀猪的手艺卖肉的诚信才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1989年,从北大毕业后,陆步轩和大学同学全都断了联系,作为北大屠夫出名后陆步轩开始有机会参加同学聚会,也因此见到了二十多年未见的校友。

陆步轩:回忆我们八十年代的美好时光,我们那一干同学,自由的表达思想,激扬文字,但后来那些东西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解说:聚会时室友老白鸡递给陆步轩一封信,这是多年前他看到陆步轩长安卖肉的新闻时有感而发写下的一篇长文,其中一句话让刚刚迈过50岁门槛的陆步轩感同身受,北大曾是我们自由的王国,但它绝对不要成为我们一生的负累,做一个独立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