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养斋 / 诗词学堂 / 【诗词学堂】吟边琐语(诗话三则)

分享

   

【诗词学堂】吟边琐语(诗话三则)

2017-01-20  恬养斋
诗词学堂,在线诗词教学第一平台!
微信号:shiciedu QQ群:463401380




人品与诗品


为人立身处世,须注重人品,诗人尤须如此。人品决定诗品,有高尚的人品才有高雅的诗品。宋人云:“蓄道德,能文章。”古代的大诗人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等,哪一个不是具有高情远志、超尘脱俗的人品?而低劣的人品,不仅影响诗品,而且也将影响作品的传播。元遗山《论诗绝句》有云:“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潘岳有丰美的仪表,前人对其诗才也有“潘江”之誉,然其因谄事权臣,人格卑劣,连他的母亲都要指斥他。明代的权奸严嵩虽然写得一手好青词,明末魏党余孽阮大铖的《燕子笺》传奇也文辞妍丽,然因他们的人品不耻于人类,他们的作品又有几个人愿意欣赏?要写好诗,首先要做好人;不从修养情操提高人品人手,却一味去讲求技巧,只能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不会有什么效果。


我们读前贤近人的优秀诗词作品时,不仅要学习他们的表现手法,更要汲取其优秀的品德营养。


诗人要恰当定位自身


诗人如何定位自身才算恰当?这因人而异。


我对自己的定位是:做一个能写几首诗词的读书人。换言之,不仅要对前贤的丰厚诗词遗产能够欣赏,也要步其后尘,操笔书写自己的人生道路,抒发自己的喜怒哀乐,有益自己的身心健康。在此同时若能以诗会友,获得几个知音,则于愿足矣,不敢奢望其他。因为我深知,在李杜、苏辛等无数大家之后,在这夺目的日月星辰的光耀下,我充其量只能发一点萤光。但我并不认为已无所作为。生活之树常青,时代也迥异往昔。我们还是有可写的东西。我要尽量学习前贤的长处,使自己的荧光能多一点亮度。我之才也疏,志也小,亦只能如此。他人雄才高志,自然不必如我。然我每见有人不能恰当定位自身,稍微能写几句,就自吹自擂,无限膨胀,称自己超李杜、压苏黄,称自己兼有前代诸大家之长,称自己“字字价连城”,甚至还以海内外“第一诗人”自居。殊不知,诗人的光环不是吹出来的,是要靠优秀的作品赢得读者的赞赏,然后才能形成的。否则只能贻笑大方,为文苑艺坛徒增笑料。


诗词与学问


古人云:“诗有别材,非关学也。”确实,在文学史上,常有并无高深学问的人却写出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的作品来。《全唐诗》收有一无名“七岁女子”的《别兄》五绝:“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飞。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归。”据说这首情景交融的作品还是“应声而成”的。《随园诗话》记录了一牧童的《悼母诗》:“叫一声,哭一声,儿的声音娘惯听,如何娘不应?”浑朴自然,催人泪下。这个“七岁女子”、这个“牧童”想来并无多大学问,却能凭其真挚的感情,随口吟成这样的佳作。相反,有些拥有高等相应学历、高等相应职称或其他高等相应名头的人物,却难得做出这样的好诗,甚至连旧体诗词的门都未能迈进去。这又从另一方面印证了古人的箴言。


然而,诗人不能没有学问,而且要尽可能多地拥有学问。我自己在写作过程中,常感到学识浅薄,因而常与各种书籍相亲,无一日离身,无一日不读书。


诗人多一点学问,不仅能开拓视野,扩展题材,而且能明理悟道,谨言慎行,不至于坐井观天,一味抬高自己,肆意贬低他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