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煮茶 / 待分类 / 尘世的鸟鸣

分享

   

尘世的鸟鸣

2017-01-21  青梅煮茶



PLAY 



恭贺新禧,鸡年大吉



眼见着,

春节的脚步近了,

从今天起,

微信就切入过年模式拉!


接下来的一周,

小编会选择轻松愉快的内容陪伴大家,

直到除夕耶嘿!

其间会有一些惊喜跟大家见面哦!

表错过~





■潘姝苗




清晨,我被一只鸟儿叫醒,那一串清音仿佛带着我穿越千古,回归那尘封于《诗经》中的农耕时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听,这声音洒落田园,弥漫丛林,散发着草木的香气、溪流的灵韵。


那只早起的鸟儿,喙若珠玉,圆润机灵,巧嘴里“叽里咕噜”奏出天然、本真、清越的乐曲。我不知道它吐露这句,是否在应和那首千年老歌:“采采戚岂,薄言采之。采采戚岂,薄言有之。”劳动的歌谣铿锵有力,虽不如洞箫、羌笛合奏得那么动人心弦,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我的心以云为翼,涉江而过,乘着风的翅膀,飘荡在万壑松涛,掠过千山月色。



一天,确实被掀起了欢喜。一声鸟语,如一朵蓓蕾,将新晨次第绽开。我站在窗台边留意,想辨出这位“歌唱家”的真容。循声而望,它就在不远的那棵玉兰花的树梢,歪着小脸,转动眼珠,与己无关地瞅着地面上偶然来往的人和车。


不知它修炼了多久,以至于巧舌如簧到辨不清何种言语,应作禅语梵音了吧?它飞栖于灌木之上,欢唱的曲调不是“唧唧喳喳”,因而不是旧书里那只黄鹂鸟;晨光给它披上华彩,它身着一件灰黑蓑衣,不在寒江,不钓江鱼,仍是一副遗世独立的淡定;它是泰戈尔笔下那只飞到窗前唱歌,忽又飞去的吉祥鸟,将自由和背叛一股脑留在人间,鸣啭着唱给爱人悸动、刻骨与难舍的深情。




“稻田凫雁满晴沙,钓渚归来一径斜。”一羽飞禽作陪,温庭筠的郊居生活多么惬意自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南朝诗人王籍羁留他乡,思归心切,倾听鸟鸣,另有一种感受。“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王维由明月、落花、鸟鸣,带人领略迷人的春山景色,以动衬静,一片生机。


晨曦渐薄,鸟鸣之音多了起来,此起彼伏,空灵流转,似在报告着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读到徐志摩的《猛虎集》序——“我再没有别的话说,我只要你们记得有一种天教歌唱的鸟不到呕血不住口,它的歌里有它独自知道的另一个世界的愉快,也有它独自知道的悲哀与伤痛的鲜明”,心里升起别一番意味。我忽然觉得,这窗外的鸟,是穿透岁月积尘而来,为了探访一个古老的梦。它打量着陌生的街巷,却寻不到一丝共鸣与回响;它灵智的啼鸣近乎神话,载着人类亘古不变的怀想绝尘而去。


世俗烦乱,风起尘落。不要忽略鸟鸣,那是生命的响箭,是情感的萌发,是万物对爱无与伦比的吟诵。



来源 | 江苏教育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