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tdrhg / 4、地名掌故 / 从村名看徐州民居文化

分享

   

从村名看徐州民居文化

2017-01-29  老刘tdrhg

 文|董尧   编辑|张瑾

 

    徐州,从远古起,人们便是聚以村庄而居,村有大小,相距远近,并随着地域的变化、战争的毁灭、人祸天灾等种种原因发生着变化。

   据本世纪初出版的有关资料表明,现在的徐州市大约有2270多个村庄。村名基本上以庄、楼、寨、庙、集、桥、城等为主。村庄的定名,最明显的特征,便是以姓氏为多,其余便千奇百怪了。因而,相同名字的村庄处处可见。有份材料说,丰县叫“李庄”的村子就有22个,铜山叫“王庄”的村子有18个,睢宁县叫“彭庄”的村也有18个。

   虽然如此,但其村庄的命名,却都有着各自的缘由。那些千奇百怪的村名,更是充满着喜怒哀乐的故事。从而,形成了徐州地域性的、丰富多彩的民居文化。

   近年,我和徐州民俗、方志方面的朋友多有接触,常常聊起民居文化,获益匪浅,便想为文,认真梳理一下,不揣浅见地成了这篇短文,以向专家请教、与朋友共鉴之心托出,盼聆高见。

   如果从村庄的名称划类,我认为徐州村庄命名大体可分为四种情况:即姓氏定名、权势定名、战争遗痕和民俗促成。

   第一,姓氏定名。徐州的地名村庄,较多的便是姓氏村。比如我前文提到的丰县李庄、铜山王庄和睢宁彭庄等,这些重名较多的、以姓氏命名的村庄,大多是最先来这里定居的姓氏,或虽非最先定居但却户族大、人口多的姓氏定村名。

   除此之外,也有用两个姓氏命村名的,如城西南30里的孙秦庄,城西北30里的冯王庄。这样的村名,多半是村中有两大族人家,或土地财产相当,或势力对等,伯仲难分,便用了双姓;也有的虽非财势相当,但却世交甚厚,为友好而定双姓村庄。

   第二,权势定名。这多是有官职的人霸占土地之后,自定的村庄;也有财产雄厚的人家在外乡购了大片土地,新建管理房舍,自命村名(通称寄庄子)。如铜山房村镇的崔仓屋村,就是一崔姓大户在这里买了大量土地出租,造屋收租,命名崔仓屋。铜山黄集镇的阎王庙村,就是因村上大财主性恶似阎王而群众给定的村名。

   也有的权势人家,对当地民众剥削太残酷,造成民恨。民众为解心恨,给命的村名。如徐州东北20里的可怜庄,就是因为穷人被剥削太苦而定(解放后,穷人翻身幸福了,改村名为可恋庄)。

   第三,战争遗痕。徐州历史上便是战争重地,兵家必争。3000多年间,发生在徐州周围有史记载的重大战争,便有200多次;毁灭城乡的酷战,几乎每世纪皆有。战争留下的遗痕,自然也波及到村庄,仅就近郊便处处可见:

   楚汉相争,九里山前摆战场,便留下了马场村;城东南40里有铁营村、谷堆村,因为那里曾经建铁炉造兵器,故叫铁营,屯粮草的地方就叫谷堆;城南10里有个高家营村,因清初驻扎过一个高姓将领的兵营,再南去20里有个燕营村,说是明初燕王征北时屯兵的地方。城西北柳新镇中,有个村庄叫破楼,据说一场战争之后,全村只剩下一座小楼,破烂不堪了,故命村名。

   第四,民俗促成。历史上,徐州农村比较贫困,文化滞后,村庄的名称也多是随俗而起,如张庄、王庄之类。另外,有的还根据住户多少,在庄前边加一个大字或小字。新沂市因为农村居住分散,几户或十几户便成村,光是带“小” 字的村庄就有167个,村名便依俗而定。

   因俗得名的村庄还有很多。如新沂市港头镇有个村叫梭罗塘,是因为村建塘边,塘边有一棵梭罗树;睢宁县庆安镇有个杜巷村,是因为杜家大户建村时,在两片院落中间有条巷子得名;铜山汉王镇的沿村,是因为村是沿着河岸所建;铜山大彭镇的两半庄,是因为一河穿村而过,将村分为两半而得名;铜山棠张镇的牌坊村,是因为村边有贞节牌坊而得名。

   民居文化,并不只表现在村名上,它还有多层的深远意义,有的体现善恶,有的体现情仇,有的体现真伪,也有的体现着美好的神话或幻想。

   铜山汉王镇有个班井村,传说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曾骑驴来此,至井边,驴渴了,又无提水工具,张果老便施神法将井搬倒,解了毛驴之渴。村便命名搬井,后演搬为班,成了今名。

   汉王镇还有个村叫南望(北望),传说一位病婆弥留之际想吃新麦,时正三月,麦才灌浆,儿媳甚愁,便跪地求天,频频磕头,一边磕一边南望望、北望望。孝心感天,望着望着,麦便黄熟了。孝妇用新麦为病婆做餐,病婆忽儿病除。于是,村便改名南(北)望。

   徐州城西50里有个曲里铺村(属萧县),据说原来叫屈驴肚村。村中有一穷人,养毛驴赶脚为生,毛驴勤快又听话,村中一恶霸眼红,硬说毛驴吃了他家麦苗,告向官府。穷人无奈,只得将毛驴杀死,破肚验麦苗。结果,毛驴肚里并无麦苗。恶霸败诉,但毛驴已死。人们以“屈驴肚” 为村名,永诅恶霸。后以屈驴肚谐音为“曲里铺”。

   徐州城北九里山后有个村叫黑璋,它的原名叫黑瘴。据说,这里历史上是一片黑风口,常聚歹人,截路抢劫,弄得路断人稀,雁雀不敢飞过。外人给这片地方送个恶名,叫黑瘴。后来恶人被赶走了,地方恢复太平,黑瘴渐渐演变成黑璋(也叫黑张村)。

   铜山马坡镇有个三义村,据说,清初村被水毁,后有张、杜、徐三姓人家结伙来此重建村庄,借“桃园结义” 典故,命名为三义村。

   徐州地区影响最大、历史最悠久、并且写入正史的村庄,大约就是城西南约50里处的“鞭打芦花车牛返”(属萧县),这也是国中除少数民族之外最长的村名。史书记载,这是有关春秋时闵子骞的故事:一天,子骞和两个继母生的弟弟一起,随父亲赶车外出谋生,时值严冬,北风呼啸,大雪纷飞。途中,父亲将鞭交给子骞,让其替驾一段。子骞接鞭,因手冻僵,将鞭坠地。父亲以为他不乐意替驾,便拾起鞭子朝子骞打去,将棉袄打破,发现袄中飞出的不是棉絮,竟是芦花,方知是继母虐待。父亲大怒,立转马车,要回家去休掉继妻。子骞跪求父亲,不要赶走继母,说:“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留得高堂母,全家得团圆。”继母闻得此信,大受感动,从此待子骞如己出。孔子周游列国时,在萧县闻得此事,大加赞扬,说:“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与其父母昆弟之言。”遂收闵子骞为弟子,成为孔门七十二弟子之一。此后,不仅村庄定名为“鞭打芦花车牛返”,还有好事人编成戏剧,命名为《鞭打芦花》,在国内广为传演,被南北东西多种剧种视为传统、保留剧目,久演不衰,成为最有影响的民居文化!

 

 PS:资料来源,《彭城周末》电子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