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印入侵西藏始末,邮票成了历史的见证者

2017-02-02  许兴华数学


英印入侵西藏之

英印在西藏客邮始末

文图 | 王剑智


不丹臣服英印


不丹自称“竹域”(Drukyul),意即龙的国度,清政府文书译为布鲁克巴,是西藏在喜马拉雅南麓的藩属,居民藏族,自称“竹巴”,信仰藏传佛教;英国征服孟加拉以后,东印度公司政府将野心瞄准到喜马拉雅之外的西藏,第一步就是要臣服不丹。1773年,英国从不丹手中夺走了古芝比哈尔土邦(Cooch Behar),引起了西藏的关注。1774年,班禅大师向英印总督希斯丁(Viceroy Warren Hastings)照会,指出不丹隶属于达赖喇嘛,希斯丁借机派出博乐到日喀则,提出通商的要求,但藏方以必须要得到满洲大皇帝的批准为由,婉言拒绝,这是英印与西藏的第一次接触。

图1. 英印从印度寄到德旺吉里出征不丹部队的信件。


1864年,英印从孟加拉和阿萨姆两路进击不丹,图1是英印从印度寄到德旺吉里(Dewangiri)出征不丹部队的信件,英印和不丹部队在德旺吉里反复攻防,最终不丹不敌。根据1865年和约,不丹交出与印度交界的18个山口,割让噶伦堡予英国。战后,英国颁发军功章予参战官兵。


1885年,王楚克家族得到英国帮助,荡平群雄,统一了不丹,是为当今不丹皇室的第一代国王,王楚克家族投桃报李,也为荣赫鹏入侵西藏立下了汗马功劳,1907年正式即位不丹国王。


图2.发给锡金野战军沙巴坝上尉的邮件。


锡金臣服英印


锡金,清政府称之哲孟雄,原来是西藏藩属,其统治家族是藏族,与西藏贵族通婚,王室常在春丕谷歇暑,1788-1789年间,受到廓尔喀入侵,夺取不少疆土。1792年清军打败廓尔喀以后,锡金请求收回被侵占的领土,但驻藏大臣不许。1815年,廓尔喀又败于英军,英印令廓尔喀退还部分领土。1835年,英印却强租大吉岭,1849年,英印借故将退还锡金的领土重占,并吞并大吉岭,这使锡金极为反感,导致1860年一战,锡金孤立无援战败,沦为英印附庸。

图3.锡金野战军士兵发出的减资军邮。


1887-1888年间,英印以锡金和西藏交界的隆吐山越界设卡为由,挑起了边境冲突,西藏不敌,最后以签订《中英藏印条约》收场,中国放弃对锡金的宗主权,并开放西藏通商。为纪念战役胜利,英印对参战官兵颁发了锡金战役军功章。


英印编列进行此战役的部队为锡金野战军,设立三个随军邮局,即C-3,C-7和C-22实验邮局,其中,C-7邮局在1888年11月9日至12月3日期间曾驻在“不丹大营”,可能已在西藏境内。锡金野战军邮件存世约20件,除1件以外,均是发给沙坝上尉的,他在1888年9月至1889年8月之间在锡金野战军服役。图2是发给锡金野战军沙坝上尉的邮件,图3是锡金野战军士兵发出的减资军邮。


图4.寇松通过私人秘书从加尔各答致荣赫鹏的信。


英印入侵岗巴宗


锡金臣服英国以后,还和西藏保持密切的政治和宗教关系,锡金和西藏边民的牧场,也互相交错,锡金大君的夏牧场,就在亚东境内,锡金大君也常常留驻在夏牧场,躲避英印官员的压力,英印当然对此十分不满。


1903年,英印总督寇松(Lord Curzon)任命荣赫鹏上校(Francis Younghusband)负责“西藏边界委员会”,要与西藏官员议定西藏和锡金的边界,这个委员会咄咄逼人,不但限定时间、限定地点在西藏边境的岗巴宗,还要带上强大的卫队,十分霸道!7月,荣赫鹏和锡金政治专员怀特率英军约300人,从锡金北部侵入西藏岗巴宗。


图5.盖有“岗巴宗”日戳的邮政明信片。


英印强行留驻在岗巴宗期间,有英印总督寇松通过私人秘书,从加尔各答致荣赫鹏的信,见图4,大概是授以机宜,决定下一步的方针,可惜内函已失。英军十分重视通讯和邮政的畅通,从锡金境内到岗巴宗的邮路,沿途设有军邮站多处,岗巴宗并有专用的“岗巴宗”邮政日戳。图5是盖有“岗巴宗”日戳的邮政明信片。


图6.邮票上用打字机打上“TIBET”,存世十分稀少。


岗巴宗是边境小镇,藏民敬而远之,英印强行留驻期间十分无聊,勤写家书之余,有的人竟然在邮票上用打字机打上”TIBET”,贴用寄出,存世十分稀少,只有16件,是西藏珍罕邮品之一,见图6,是贝利寄出的。


贝利(后来官至上校)和西藏关系匪浅,他出生军人世家,在锡克32先遣团服役,1903年编入荣赫鹏的卫队,1905年12月被任命为英国驻江孜商务专员,1909年升任副政治专员,1911年和1913年,秘密踏勘阿萨姆和西藏东部收集情报,1921-1928年担任锡金政治专员,是英印负责西藏事务的最高长官。

图7.荣赫鹏亲笔写给其在大吉岭的夫人的家信。

英印侵藏军邮


西藏官员虽然不来岗巴宗,英印主意已定,岂肯罢休?荣赫鹏突然于10月率部撤出岗巴宗,退回锡金北部。接着,迅速向隆吐山以北调集3000兵力,由麦克唐纳少将和荣赫鹏率领北进,决定要直闯拉萨。先头分队于12月12日偷越则里拉山口,旋即经仁青岗、春丕等地,于21日进占帕里,于1904年1月4日进占堆纳,大队随后跟进。


西藏民兵匆匆组织抵抗,但大刀土枪,根本无法抵挡洋枪洋炮,英军从亚东进军,直压江孜。江孜位于亚东、拉萨、日喀则三地的中心点,江孜宗山城堡居高临下,是兵家必争之地。1904年7月5日,英国入侵军强攻江孜宗山,藏军英勇抵抗数日后失陷,藏军的有生力量和士气被消灭净尽,之后无力组织抵抗,英印大军长驱直入拉萨,达赖喇嘛逃亡内地。


图8.荣赫鹏在拉萨期间的亲笔家信,销拉萨日戳。


入侵西藏期间,英印更为重视通讯和邮政的畅通,邮路从西藏边境伸延,沿途设有9处军邮站,即24、25、26、31、32、34、81、83和 85号军邮站,直达拉萨;在拉萨曾使用LHASSA和误拼的LAHSSA 邮政日戳。

图7是荣赫鹏在江孜宗山战役期间,亲笔写给其在大吉岭的夫人的家信,通过24号军邮站寄递。图8是荣赫鹏在拉萨期间的亲笔家信,销拉萨日戳,两件用的都是“西藏边界委员会”专用信封,其人其时其事,跃现其中,是难得的邮政史珍品,也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


英印军队在1904年8月3日进入拉萨,在英国威胁和驻藏大臣有泰的压力下,西藏地方政府被迫于9月7日与英方签订了不平等的《拉萨条约》,主要内容是:(1)西藏不得向任何外国出让土地、矿产;(2)西藏向英国赔款;(3)拆毁印度至江孜、拉萨沿途要塞;(4)开亚东、江孜、噶大克三地为商埠;(5)西藏承认1890年条约,划定藏锡边界;(6)英军在亚东驻兵。这些条款,当时被清廷拒绝,其后却被中英《北京条约》所承认。

图9.西藏亚东军邮70局寄出的信件。


签订条约后,英印军队随即在大雪封山、截断退路前的9月23日撤出拉萨。之后,借口为保证西藏履行其条约责任,继续在边境的春丕谷驻军。中英政府几经交涉后,终于在1906年签订《中英续订藏印条约》,承认英印所取得的权利,并增加了英印人员在西藏所开三个商埠地方享有治外法权,在亚东至江孜之间有设立邮电、驿站之权,在亚东、江孜两地有驻扎军队之权等内容。1908年,又签订《修订藏印通商章程》,中央政府付出赎金后,英国才在同年撤出春丕谷。

图10.英印政府颁发的“江孜战役”军功章。


英印占领春丕谷期间,曾设有26号(春丕)军邮局,1907年改称西藏亚东军邮70局,此军邮局只有5-6封信件存世,见图9,发信人是贝利;之后,军邮局改制为民用。


为庆祝此次战役的成功,英印政府对参与战役的人员,都授以“江孜战役”军功章,对军官授以银章,见图10;一般作战人员和后勤人员(包括印度苦力)授以铜章。


清政府终于意识到需要加强边防治理,派出川军入藏,并设立现代邮政和电报服务。

英印入侵门达旺地区


喜马拉雅南麓的门达旺地区历来都归属于西藏嘎厦政府管辖,这也是六世达赖喇嘛的出生地,西藏与阿萨姆之间的传统边界线印度称之为“外线”,英印对于川军入藏的反应是越过“外线”推进,1911年,英国的政治专员威廉逊及其随员在“外线”以北被当地的阿波部落杀死,成为了英军进剿的最佳理由,同时又派出贝利去踏勘一条阿萨姆到西藏的道路,和对英印更为有利的边界线。


图11.1911年11月10日从C基地邮局发出的信。


这支英印部队被命名为阿波远征军,他们跨过“外线”进入门达旺地区,1911年末1912年初在Passighat 地方设立了军邮305局,图11是1911年11月10日从C基地邮局发出的信。对参加阿波远征军的官兵,英印也颁发了军功章。


这条新边界,就是英印政府1914年在西姆拉会议抛出来的麦克马洪线,英国蛊惑藏政府接受这条失土9万平方公里的新边界,历届中国政府都拒绝承认这条边界。


图12.贝利发出的亲笔家信,亚东(1909年4月20日)-基地(4月27日)-爱丁堡(5月15日),致贝利夫人。

英印在西藏客邮


根据1906年签订《中英续订藏印条约》,英印在江孜和亚东派出了商务专员、驻扎了军队,在江孜、亚东和帕里设立了邮电局,沿途设立了馆舍,长年运营;而派驻噶大克的商务专员和邮电局,大概只在夏天办公,由于业务量很少,后来就撤销了。1935年,英印在拉萨开设了办事处,与国民政府在拉萨的办事处抗衡,但没有设置邮局。英印派驻西藏的官员,上级为锡金政治专员,直接向英国印度办事处负责。


图13.黎吉生的亲笔信。黎吉生1936-1940年间任英印驻江孜商务专员,兼驻拉萨代表;1945-1950年,任英印(及后来独立的印度)驻拉萨专员,1949年策划了“驱汉事件”。


印度在西藏客邮局,使用英印通用邮票,资费与印度本土相同。因而,1950年初人民邮政在西藏成立以后,也不得不对西藏寄往印度、尼泊尔的邮件实行按国内资费收取。由于西藏嘎厦邮政的邮票不被国际承认,因而英印客邮局实际上承担了西藏对外通信的部分功能。


图12是英印驻亚东第一任商务专员贝利亲笔家信,信封带亚东商务公署徽记。图13是江孜商务专员黎吉生的亲笔信,信封带江孜商务公署徽记。


图14.斯文赫定亲笔家信,信差从日喀则送至江孜投递。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1906年8月从拉达克出发,通过阿里探印度河源,并要前往拉萨,他在1907年2月初到达日喀则,在那过了藏历年、拜谒了班禅喇嘛,他想继续前进但被劝阻,只好在3月27日通过碧梯回到西姆拉。斯文赫定勤于写信,记录沿途经历,在日喀则期间写的信,都送到了江孜英印邮局投递。图14是在此期间经英印邮政发出的斯文赫定亲笔信,目前存世不到10封。


由于中央政府不承认西藏片面独立,也不承认其邮票,因而,中央驻藏人员的通信,只得使用英印邮政。如图15。

图15.中央驻藏人员的通信。


西藏和尼泊尔边界的珠穆朗玛峰,高8848米,在1850年代被认定为世界第一高峰,自此,各国登山者都争相要首先攀登,而当时最可行的路线是从北坡攀登。1920年12月,达赖喇嘛批准英国人进入此地区,英国人先后在1921年、1922年、1924年派出登山队,但都无功而返。1924年的登山队发行了“珠峰邮票”来筹集资金,登山队并使用了“大本营”、“牵引队”等印章,但大部分都是在印度寄出,只有少数是从西藏寄出的,为集邮家孜孜以求。图16。


英印总督寇松及夫人的合影。


Edmund Hillary和Tenzing Norgay 在1953成功攀登了珠峰,夺得第一的荣誉,这支登山队使用了一个长方型的印章,第一行是:1953年英国额菲尔斯峰探险队,第二行是:(此处空白)营。


从1924年至今,许多登山队都通过发行纪念信封、盖上印章来筹集资金,喜马拉雅登山纪念封也成为了大受欢迎的收藏领域,并有专著问世。


图16。

印度撤邮


1947年8月15日,印度独立,全盘继承、接收了原来英印政府在西藏的特权和资产,在西藏客邮局也按照原样继续运营,使用独立以后的印度邮票,原来英印邮票沿用了一段时期。1950年昌都战役、1951年解放军入藏。图17是1954年7月7日从帕里通过印度客邮寄往噶伦堡的邮件,邮票和邮戳都是印度独立以后才启用的,这把在亚东和帕里使用的“彗星”日戳,是独立印度唯一新增的日戳,而这时期没有噶大克日戳的存世记录。


图17。


1954年,中国和印度协定,印度取消在西藏的邮政和其他特权。这年夏天江孜水灾,印度邮局被冲毁,印度改设了C-622临时邮局应急,运行了9个月,在1955年4月1日与其他邮电设施一齐移交给了中国。


印度客邮撤销后,拉萨印度总领事馆的邮件改用外交邮袋封发,带到錫金,在甘托克交付邮局寄发,图17就是这样寄出的领馆邮件。


(本文摘自《西藏人文地理》2012年5月刊)



感谢天涯文摘读者群“平常人”推荐本篇内容。欢迎粉丝入群讨论回复:【512】入群。



|  |  |  |  |

微信号:tianyawenzhai

最有深度、最具影响力的华语新媒体资讯平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