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冲和 / 荀彧 / 荀彧

分享

   

荀彧

2017-02-08  李冲和
荀绲因畏惮宦官权势而替荀彧娶了中常侍唐衡之女为妻,因早有才名才免于被讥议。(这里从《后汉书》的记录)荀彧年少时,南阳何颙异之,说:“王佐才也。”

东汉灵帝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注)举孝廉拜守宫令,董卓入京后求出任外官而任亢父县令后就辞官回家,临行前对父老说:“颍川乃战争之地,天下将变,应当远去,不可久留。”

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乡人恋故土独荀彧带领族人去投靠冀州牧韩馥,但到达后冀州已落入袁绍之手。袁绍待彧以上宾之礼。荀彧弟荀谌及同郡辛评、郭图,皆为绍所用。曹操为奋武将军在东郡,荀彧知袁绍终不能成大事,离袁绍而去投曹操。曹操大悦说:“吾之张良也。”用为奋武司马,时年二十九。这时,董卓威镇天下,曹操请教荀彧,荀彧说:“董卓暴虐太过,必以乱终,无能为也。”

其后董卓遣李傕等出关东,所过虏略,至颍川、陈留而还。乡人留者多被杀略。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曹操征陶谦,任荀彧留事。张邈、陈宫在兖州造反,潜迎吕布。吕布既至,邈乃使刘翊告彧曰:“吕将军来助曹使君击陶谦,应供其军食。”众人皆疑惑。荀彧知张邈造反,马上调兵设防,驰召东郡太守夏侯惇,而兖州诸城皆应布矣。这时曹操大军攻谦,留守兵少,而守将大官多与张邈、陈宫通谋。夏侯惇至,其夜诛谋叛者数十人,众人心定。豫州刺史郭贡领兵数万来至城下,传言他与吕布同谋,众甚惧。郭贡求见荀彧,荀彧要去。夏侯惇等说:“靠你才能镇住这个州,你不能去,去有危险。”荀彧说:“郭贡与张邈等,并非相好,现在刚到,计谋还没定;可望说之,纵不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将怒而成计。”郭贡见荀彧无惧意,对吕布说城未易攻,遂引兵去。荀彧又与程昱设计,成功守住范、东阿,卒全三城,以待曹操。曹操才得以自徐州还击吕布于濮阳,吕布东走。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陶谦死后,曹操欲取徐州,之后再攻吕布。荀彧劝曹操说:“以前高祖(刘邦)保守关中,光武(刘秀)以河内为根据地,只因有了根本才可平天下。进可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所以就算偶有失败也能终成大业。将军(曹操)以兖州起家,故能平定山东,且此乃天下之要地,亦即将军的关中、河內。若不先稳定则以后将以何地为家?所以理应趁攻破李封、薛兰之势再分兵东讨陈宫,使吕布无法西顾,乘此时间隙而收割熟麦,约食蓄谷,以资一举,吕布可一举而破也。攻破吕布后使人南结刘繇共讨袁术,势力可直达淮水与泗水之间。今若不顾吕布而东征徐州,多留兵驻守则力不足胜敌,少留兵则后方不稳。吕布若乘虚寇暴,震动人心的话,纵鄄城、范与卫(濮阳)可保,其余各城非复己有,若徐州不定则将军还可以安全回归吗?且以前讨徐州时,威罚实行,其子弟念父兄之耻,必人人自告奋勇、无降心的死守。就算能攻破也未必能久保。他们若惧而相结,共为表里,坚壁清野以待将军,将军既攻不拔,掠又无所获,不出十日,则十万大军未战而自困。事固有弃彼取此,以权一时之埶,今有这三点不利,愿将军熟虑。”曹操接纳后大收麦田,然后与吕布交战,分兵平诸县。吕布败走,兖州遂平。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击破黄巾余党。汉献帝自河东还洛阳。曹操商议是否迎天子于许,正当众人认为山东未平,韩暹、杨奉北连张杨未必可行时,荀彧劝曹操奉迎天子说:“以前高祖东向讨伐项羽便以替楚义帝复仇为由出師正名,因此得到天下诸侯响应。董卓之乱起天子流亡关中,将军你首倡义兵勤王,只因山东秩序混乱使我们无力兼顾关中。虽然战事连连,但我相信将军仍然心向皇室,以平定天下为己任吧!今皇上脫离李傕、郭汜他们的魔爪,正是大好机会啊!拥护皇上顺从民望,此乃大顺;秉持天下公道以收服豪杰,此乃大略;坚守大义招覽人才,此乃大德。即使会遭到逆贼攻击也难不倒我们,要不及时决定大计,等到別人有所行动就来不及了。”六月曹操迁镇东将军,荀彧也升为镇东司马。七月曹操至洛阳,奉迎天子许都。九月天子封曹操大将军,进荀彧为汉侍中,守尚书令,常居中持重。太祖虽征伐在外,军国事皆与荀彧筹办。荀彧多次向曹操推荐荀攸、钟繇为曹操出谋献策,举荐戏志才、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等众人,曹操皆用为官,皆称职,除严象为扬州刺史和韦康为凉州后败亡。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自曹操之迎回天子,袁绍内心不服。袁绍领有河朔地区,天下皆畏其强。曹操方东忧吕布,南拒张绣,而张绣败曹操于宛。袁绍益骄,与太祖书,其辞悖慢。曹操大怒,出入动静失常,众皆说失利于张绣故也。钟繇向荀彧寻求看法,荀彧认为曹操的才智不会因无法挽回的往事而烦,便到曹府查过明白。曹操乃以袁绍书给荀彧看,说:“现在我想讨伐袁绍,而力不敌,怎么办?”荀彧说:“古时成败最终看其才干,故有才者终能以弱能胜强,无才者由强变弱,刘邦与项羽之例足以说明。现在与你争天下者,只有袁绍。袁绍表面看似宽容实则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用人明确不拘小节,唯才所宜,此度胜也。袁绍多谋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袁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士卒虽众,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致死效命,此武胜也。袁绍全凭其家势,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只有寡能好问之士归向袁绍,公以至仁待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自己谨俭以作榜样,而与有功者无所□惜,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愿为用,此德胜也。有此四胜辅助天子得义以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听后曹操非常高兴。荀彧继而说:“不先取吕布,河北也不可轻取。”

曹操患关中不稳且引羌胡与刘璋入侵,只有兖州和豫州的他怎样对抗时,荀彧说:“关中诸将十多名,他们之间互不相统,当中只有韩遂和马腾最强。若东方交战时们只会自保,若遣人怀柔以示恩德与之连和,虽不能久安但已能在解决战时是令他们保持中立,钟繇是合适的人选。”曹操接纳后遣钟繇以侍中守司隸校尉持节督军中诸军,至长安后写信予马騰、韩遂等通陈利害令他们遣质入京。

故太尉杨彪与袁术有姻亲关系,曹操对此感到厌恶,便诬告杨彪图谋罢黜皇帝,另立新君。奏报献帝后,将杨彪逮捕下狱,指控他有大逆不道之罪。孔融据理力争请曹操作罢。曹操命令许都令满宠来审理杨彪案件,孔融与尚书令荀彧嘱咐满宠说:“只应接受杨彪的口供,不要用刑加以拷问。”满宠未加理睬,照样严刑拷问,过了几天,满宠求见曹操,汇报说:“杨彪受刑后,没有供出什么罪行,这个人全国闻名,如果没有确实证据就定罪,必定会大失民心,我为你惋惜。”曹操当天就下令赦免杨彪。起初,荀彧、孔融听到满宠拷打杨彪的消息,都感到愤慨,等到杨彪因此而被赦免,才明白满宠的用意,于是对待满宠更加亲近。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曹操西破张绣,东擒吕布定徐州后,就与袁绍相拒。孔融对荀彧说:“袁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智计之士也,为之谋;审配、逢纪,尽忠之臣也,任其事;颜良、文丑,勇冠三军,统其兵:太难攻了!”荀彧说:“袁绍兵虽多而法不整。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纵也,不纵,攸必为变。颜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禽也。”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治书待御史卫觊书与荀彧:“关中肥沃之地只因遭受荒乱才令十万馀家百姓流入荆州,若他们闻本土安宁,皆企望思归。而归者无以自立则关中诸将会各竞招怀以为部曲,郡县贫弱,不能与之对抗,兵家遂强,一旦变动必有后忧。盐乃国家重要经済命脉,乱来放散,宜如旧制置使者监卖,以其所得利润买入犁牛,供应给归民,勤耕积粟以丰殖关中,连僻远之民闻之也必日夜竞还。又使司隶校尉留治关中以为之主,则诸将日削,官民日盛,此强本弱敌之利也。”荀彧同意后把建议转告予曹操,曹操从之。自始遣谒者仆射监盐官,司隶校尉也移治弘农。关中由是服从。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汝南黄巾刘辟等叛曹操应袁绍,袁绍遣刘备将兵助刘辟,郡县多响应。李通急录户调,朗陵长赵俨劝其不要应一时之急而绝民心,李通说若绵绢不调送的话则难免有闲言。赵俨乃书与荀彧曰:“今阳安郡百姓困穷,邻近城池又叛,民心不稳,乃一方安危之机啊。且此郡人民皆执守忠节,在险境也无贰心,我以为国家宜慰抚他们。而急于敛绵绢的话,何以劝善!”荀彧接纳意见后转告予曹操,以绵绢全数还予民众,上下欢喜,郡内遂安。李通击破群贼瞿恭等,遂定淮、汝之地。曹操与袁绍开战。曹操守官渡,袁绍围之。曹操军粮已尽,做书与荀彧,说欲回许昌引诱袁绍。荀彧说:“今军食虽少,但也及不上当年楚汉在荥阳、成皋之间的困境。刘邦和项羽皆不肯先退只因一退就注定败局。公以袁绍十分之一的兵力,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形势危紧时将有突发事件的发生,此乃用奇计的时候,不可失啊。”曹操以奇兵袭袁绍别屯,斩其将淳于琼等,袁绍退走。审配以许攸家不法,收其妻子,许攸怒背叛袁绍;颜良、文丑临阵授首;田丰以谏见诛:皆如彧所策。

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曹操粮少,不足与河北相支,欲因袁绍新破,以其间击讨刘表。荀彧说:“今袁绍兵败而部众有离心,宜乘其困平定之;而背离兖、豫二州而远征江、汉,若袁绍收其馀众,乘虚投袭背后的话,则公大势将去。”曹操复屯兵于黄河。

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绍病死。曹操渡河击破袁绍子袁谭、袁尚,而高幹、郭援侵略河东郡,关右震动,锺繇帅马腾等击破之。

建安八年(公元203年)曹操录荀彧前后功劳,表封彧为万岁亭侯。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攻下鄴,领冀州牧。有人劝曹操复古时的九州,冀州便可兼并大量地区,曹操便可加强统治。曹操快要实行时荀彧劝阻说:“若执行的话,冀州领域可扩至河东郡、左冯翊、右扶风、西河郡、幽州、并州之地,因此而被夺地者众多,不久前公破袁尚、禽审配,海內震骇,必人人恐自己不能有其地而导致聚众拒守,所以若分冀州的话将令他们动搖投向我们的信念。且人多说关右诸将以闭关自守,若听知消息必以为我们将夺其地。若叛变的话就算有善守者亦会造成威胁,这样的话袁尚有喘息之机,同时袁谭也有贰心,刘表遂保有江、汉,天下未易图啊。愿公急引兵先定河北,然后修复旧京,南临荊州,责罚不入朝进贡者,则天下知公意,人人自安。天下大定后才议是否复古制,这才是社稷长久之利啊。”

这时荀攸常为谋主。荀彧的哥哥荀衍以监军校尉守鄴,都督河北事。

建安十年(公元205年)曹操征袁尚时,袁绍外甥高幹密遣兵谋袭鄴,被荀衍发觉,尽诛之,兄弟以功封列侯。曹操以安阳公主嫁予荀彧长子荀恽。荀彧和荀攸地位贵重而皆能谦冲节俭,有俸禄则赐予宗族旧人,家无馀财。

河东郡掾卫固及中郎将范先以请求不要征调太守王邑为名而内实与高幹通牒,曹操问荀彧:“关西诸将,外服内贰,张晟寇乱殽、渑,南通刘表,卫固等因之,将为深害。河东郡是天下之要地也,文若请为孤举贤才以镇之。”荀彧说:“西平太守京兆杜畿,勇足以当难,智足以应变。”曹操乃以杜畿为河东太守。结果杜畿到达河东郡令卫固和范先降低戒心並收买人心后掌握回河东郡的实权。高幹遣军入濩泽,上党诸县杀长吏,弘农执郡守,卫固等密调兵未至。杜畿坚壁而守,吏民多举城附杜畿,数十日得兵四千馀。卫固等与高幹、张晟共攻杜畿不下,略诸县又无所得。此时曹操使议郎张既关中诸将马腾等会击张晟他们並斩卫固、张琰首,郝免余党及复其他们居业。杜畿在河东十六年任內令它成为天下第一郡。

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荀彧举仲长统为尚书郎。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曹操远征乌丸还往昌国,荀彧往赴祝贺。曹操欲表荀彧做三公,但荀彧使荀攸退让十多次令曹操只得作罢。复增荀彧食邑千戶,合二千戶。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要伐刘表,问荀彧有什么计策,荀彧说:“现在华夏已平,南土知到危险了。可从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曹操遂行。不久刘表病死,曹操直趋宛、叶如荀彧计,刘表子刘琮以州请降。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董昭等劝曹操即公位,荀彧认为曹操本兴义兵以匡复汉室,不应该这样。曹操心理不快。不久远征孙权,请荀彧从征,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因为以往曹操出兵荀彧都是留守后方,因此荀彧又愁又怕,曹操军至濡须,荀彧因病留在寿春,不久忧死,时年五十。谥曰敬侯。(关于荀彧的死,史书上还有这样的说法:当时曹操赠送食物给荀彧,荀彧打开食器,见器中空无一物,因此迫服毒自尽。)

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 曹操进位魏公。

魏陈留王咸熙二年(公元265年)荀彧被追赠太尉。

徐爰曰:“俗说幍本未有歧,荀文若巾之,行触树枝成歧,谓之为善,因而弗改。”通以为庆吊服。《宋书 礼志五》

注: 永汉元年即中平六年,此年四月汉灵帝死,皇子刘辨即位,改年号为光熹,八月又改为昭宁,九月董废刘辨立帝刘协,改年号为永汉,十二月复为中平六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