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s16846 / 电影 / 外国也有杨永信,正常人能给你整成神经病...

分享

   

外国也有杨永信,正常人能给你整成神经病|三三映画

2017-02-11  sias16846

朋友们,欢迎收看三三映画。这是一个全是套路的观影指南,毕竟银幕上所有的故事都有迹可循。我们只提供姿势,不提供下载链接。

一名医生把64名精神病人带离贵航贵阳医院,跳槽转投贵阳第六人民医院,这事儿被媒体称为中国版“飞越疯人院”。

精神病院在我们生活中是一个神奇的符号。顾名思义,精神病院是关精神病的地方,正常人大抵不知道大门朝哪个方向开,故而有关精神病院的都市传说就有好多好多。有关精神病的新闻,往往能得到许多关注。

“精神病人”是怎样的?我想你大概有个感觉,无非就是行为异常的疯子。但正常人怎样定义呢?什么又是正常呢?这个问题恐怕不那么好回答。扪心自问,我们“正常人”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疯狂过?如果正常是符合社会行为规范的话,我们真的能够时刻完全地遵守这样的规范吗?我们跟精神病人到底有什么差别呢?

《飞越疯人院》这部经典电影或许能带你我一窥疯人院里的世界。

麦克默飞是一位朝鲜战争老兵,在战场上受到嘉奖回国却成为了与妓女鬼混,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的混子,便于描述,往后我们管他叫麦克雷好了。麦克雷被送进劳教所后,为了逃避劳动假装疯癫企图进入疯人院混吃混喝,却发现疯人院里根本没有想象中的自由。

影片一开场,疯人院里秩序井然,性冷淡的装修风格和抖S护士长拉奇德精心挑选的室内乐,让人有一种进了无印良品店的感觉。黑人服务员穿着白衬衫,打着黑领结,对疯人院里的客户彬彬有礼地打招呼,小护士们穿着白丝,面容姣好,用娇滴滴的声音提醒你:该吃药了。

所以,除了与世隔绝没有自由,这里的疯人活得并不差——说真的,的确有几个死宅是自愿来这里的。

比如哈定先生,他有点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受过良好教育,满口跑GRE词汇,而疯人院的疯子们大多四级都不过关,因而,当哈丁先生扯起来“奇怪”有几种拼法的时候,疯人院里“众人们都哄笑起来,院子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麦克雷被警察带进了这家疯人院,院长亲切接见了他。院长见得多了,他跟麦克是谈笑风生:你小子是装疯,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在这住几天,至于你究竟是不是疯子,到时候我们会表态的。

美国谚语说,如果有一只动物,它看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走起来也像鸭子,那它无疑就是一只鸭子。麦克雷是这种哲学的信徒,他觉得,只要他像疯子一样生活,他无疑就真的疯了。可是当他进入疯人院,和疯子们坐在一起参加抖S护士长主持的互助会时,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没有疯。

他也意识到,这些道貌岸然的医生、护士和服务员,并不真的关心这些疯子的死活,而只关心树立他们的权威,让疯人院的小社会秩序井然。在麦克雷进来之前,一切也正如抖S护士长所愿,天下太平。

麦克雷看透了这个体制,他却多了一分同情。正应了那句古话: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麦克雷这个混混,却是个十足的朋友人,他在疯人院里开起了赌场,教疯子们玩21点,他维护懦弱的比利和马提尼,教育狗仗人势的哈定,跟所有人都孤立的酋长交流。

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研究了人们是如何“医治”疯人的:正常人用暴力和恐吓的手段,让所谓的疯人表现得像正常人。麦克雷是个人道主义者,他与福柯达成了共识,开始用自己的关怀“医治”疯人。

他直接挑战护士长,要求让病友们看棒球世界大赛,但护士长并不乐意他这么做。护士长聪明的用举手投票的方式来让精神病人们做出选择:是要看棒球,还是要作息规律地睡觉。

病患们显然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可能很多人连棒球为何物都不清楚。于是,麦克雷的挑战失败了。

看棒球,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然而,挑战却更重要。更何况,当麦克雷坐在关闭掉的电视机前,假装在现场解说棒球时,那充满激情的话语就已经感染了真正的疯人。疯人也是人,他们也能体会到人类的情感。当麦克雷为他们带来世界大赛的“现场转播”时,群情沸腾,大家欢呼雀跃,虽然是假high,但麦克雷知道,在那一刻,他们是快乐的。

麦克雷的举动,对于疯人院的管理层无疑是一种挑衅。疯人院决定,要管管了。

麦克雷、马天尼和酋长被拉去接受电击。

在电击前,麦克雷知道了酋长的小秘密。酋长其实是正常人,他只是因为不信任别人而装聋作哑。但麦克雷把他看做人,看做正常人,教他打篮球,还夸他身材好。酋长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这让麦克雷更坚定了信念:疯人院,你以为你在管理疯人,你却不知道,你时刻被疯人愚弄

当然,在接受美国杨永信的电击疗法之后,麦克雷撑不下去了,他决定逃跑。

这一夜,麦克雷即将离开。就在他离开之前,他突然觉醒,自己一个人离开这里,算什么呢?

这里的疯人,他们怎么办呢?他们还是没有自由,我走了,恐怕他们又要经受无妄之灾。

可是,麦克雷这个人道主义者到底是太幼稚。被规则操纵的疯人,并非个个向往外面的自由。他们不满,但只要有麦克雷给他们带来点甜头,享受些关爱,他们就足够了。他们已经习惯了被抖S护士长奴役,享受天天服药听音乐的生活。

终究,没有什么觉醒。疯人院是个铁屋子,里面装满了装睡的疯子。麦克雷叫不醒这些装睡的人,他只感化了酋长,并没有其他人愿意跟随他。

由于率众越院失败,麦克雷被强制接受了额前叶切除手术

切除额前叶后,人类失去情绪和思考,成为真正的行尸走肉。

他会安静下来,永远地安静

酋长在夜里发现做完手术的麦克雷安静地躺在床上。酋长看穿了一切,他也终于鼓起了勇气。

在逃离疯人院之前,酋长用枕头闷死了麦克雷。若是麦克雷知道自己变成了行尸走肉,也一定会要求酋长杀了他。

酋长破墙而出,影片就在酋长远去的背影中结束。只有一个人逃离了疯人院,更多疯人仍然活在那里

之前很多人说贵阳的医生带精神病人出逃事件是中国版的“飞跃疯人院”。这个比喻恰当与否,我们不予置评。两所医院和这位医生,是否真的关心这些精神病人,还是在关心其他别的什么,才是我们今天应当思索的问题。飞越疯人院讲的故事,宣扬麦克默飞有些傻里傻气的人道主义或许并非主旨,而疯人院这个隐喻才是我们关心的主题。

这个隐喻让很多人不安,因为那个维持着疯人院运行的护士长在影片的最后还活着。

*我是网易主编王三三,欢迎来微信微博搜索@身经百战王三三,坐等你来调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