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久 / 亲情孝道 /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0 0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2017-02-13  陈年久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近日回乡,遇到两位我该叫婆的老人,她们见了我很亲热,她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老人,我自然也感到很亲近。离乡多年,小一点的孩子见了多不认识,大一点村里新娶的媳妇也很少有认识的,倒是那些老人,很亲切也很能勾起年少时的往事。

和两位婆婆说一了会儿话,她们虽然说话都不太清晰,但却一点也没有那种与村里其他年轻人说话时的造作,她们大多问的也就是问孩子多大了,上几年级了,这次回来在家里住几天等等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让人感到的却是浓浓的乡情。不像与有些年龄相仿的乡亲说话,要么一副不屑的样子,颇有点看不上这远在异乡为异客的乡邻,要么一口一个你现在是城里人,不像我们农村人,恐怕吃住不习惯等之类让人无法回答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真是尴尬,恨不得快点逃离。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张婆和刘婆看起来身体都不是太好,毕竟两人也都近80岁的人了,她们独自坐在路边聊天,路过村人也不会向她们打招呼,能和我说说话,她们看起来都很高兴。当我问到他们现在还都好吧,她们也会笑眯眯地说,就这样了,人老人,没有多少天活头了,活过一天是一天,奈何日子。

母亲喊我吃饭时,我与两位婆婆道别,他们让我赶快回去吃饭,闲了到家里过来游。我走过时,听到她们叫着我的小名说这孩子从小懂事,是个好娃娃。我心里甜滋滋的,这可能就是乡情味道。

晚上和母亲说话,说到白天碰到了张婆和刘婆的事,我问母亲他们过得怎么样,母亲说,你刘婆人家现在过得还不错,虽然一个人过日子,两个女儿经常会回来看她,再说她还享受了低保,还种了点地,都是女儿女婿收种,有病的时候,女儿女婿会接她过去看病,也没有啥烦心事,一个人过得挺自在。我听了心里暖暖的。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母亲接着说,倒是你张婆,虽然有个儿子,娶了媳妇,现在儿子和孙子在外边打工一年能够挣不少钱,年前盖了新房,儿子儿媳和孙子都搬到新房了,你张婆和你张爷两个人在老屋住着,你张爷年轻时太能干,挣了一身病,腰痛腿痛连炕都下不来,只有你张婆一个人照顾,平时吃个止痛药啥的,也都是给村里赶集的人捎,给她儿媳捎药要么捎不来,要么十来块钱的药,给她五十也就那几片药,给她一百还是那几片药,再要往回要钱时,儿媳就会说钱花完了,时间一长,你张婆就不敢给儿媳捎药了。我听了心里酸酸的。

想当年小时候,一群小伙伴去偷张婆家的果木,每一次都能满载而归,从不落空,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去偷张婆家的桃子时,刚上树,张婆就从地里回来了,吓着我们像猴子似的一个劲往下窜,张婆看见了,装作忘了拿东西的样子,嘴里自言自语地大声说着,你看我这记性,回家了却把钥匙忘地里了。转过身就往地里走,我们虚惊一场,摘了好多桃子才走了。现在想想,年轻时的张婆是多么的善良和聪明。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母亲最后慨叹道,现在农村里,有些没生没养的,反倒过得还不错,要么享受低保,要么享受五保金,国家给的钱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反倒是有些有儿孙的,如果不孝顺,连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养老保险都不会放过,只知道让老人干活,那管老人死活,有些老人真的很可怜。

第二天,母亲给我准备了点礼品,我去了趟张婆家,屋里冷冷清清、灰尘满桌,张爷一个人睡在炕上身都反不过来。张婆看到我来了,高兴地用袖子擦凳子,我一把扶住张婆,张婆不好意思地一个劲说,你看这屋里乱得,你看这屋里乱得。年轻时的张婆多么精明干净的一个人,整个村子就她们家经常一尘不染、干净亮堂。现在老了,老两口的吃一口热饭都成问题,那里还有本事收拾屋里?

对老人好一点,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临走时,我给了张婆二百块钱,我看到张婆的眼泪顺着干瘪的脸颊流了一下来,我有些忍不住想哭出来,强忍着离开了她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