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帮忙把这篇精简的挠脚心文章的原文找出来!女军人走进办公室,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的...

 昵称40348470 2017-02-15
出自《审问女间谍》下 女军人走进办公室,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的同事可没有她那么悠闲. “怎么样了?行么?” “急什么,这玩艺急了就不好用了.” “什么意思?我们可只有3天时间啊.” “三天足够了.”女军人笑着说,“这姑娘是个倔脾气,不过,哼!” “不过不巧碰上您了.”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碰上谁都一样.难为她了,这法子,就算用在我身上,我想自己也撑不住多久的.女孩子,不管干什么行当,哪有脚底心上的嫩肉不怕痒的?” “噢?真有你想得那么灵?那为什么还不见有效果?” “你懂什么?这种女孩子,我最懂了,就得慢慢让她舒服着.”女军人说罢,悠闲的坐到桌子前看起报纸来. 过了约有半个小时,女军人起身回到了艺和小兰被关押的房间.只见这时,小兰挣趴在墙角挣扎,艺一站不住了,蹲在那里,一双穿着刑靴的脚在地面上来回蹭.女军人笑着问:“怎么样?想好了吗?” 没有人回答她. “呦,痒痒的都不会说话啦?那好,我先让你们休息一会儿.”女军人说罢,拿出遥控器按了一下,关掉了刑靴上的发射器.两个俘虏立刻停止了笑声. “怎么样?刚才舒服吗?我问的问题想好了吗?” 小兰刚刚止住不笑,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骂道:“哼,你这个变态,你休想!你这种卑鄙的招数,恐怕只有对付你们自己这样的懦夫才有效!” “哼!你还嘴硬!”女军人高声嚷道:“来人!,把这丫头给我按住!”瞬间从外面进来两个男兵,把小兰的上身和大腿死死按在地上.女军人按了几下遥控器. “哈哈哈,你,哈哈,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兰双脚发痒却动弹不得,感觉比刚才更痒痒了,只有一边笑,一边不停的扬起小腿敲地面. “还骂不骂了?” “哈哈哈哈,不,哈哈哈,不骂,痒痒,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小兰脚丫遭罪,嘴巴也就不得不软了. “哼,闭上嘴不许说话!”女军人喝斥道,然后关了遥控器. 女军人的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对艺说:“姑娘,你比她听话多了,我不这样对你.不过呢,你既然不想告诉我密码,我也只能让你享受一下了.我刚才说过,今天你要被罚站,没想到刚才我一进来,却看见你蹲在地上.站不住是吗?没事,我帮你.来人,拿夹子来!” “哼,没用的,我真地劝你不要浪费功夫.”艺声音不大,冷冷的说. 女军人没有回答她.只是她话音未落,就有一个男兵来到她跟前.他手里拿着一个长的铁套.这个套子有一个合页可以开合,打开之后套在艺双腿的膝盖处,然后就被扣上.这个套子设计的略小于人双腿的宽度,以至于艺戴上它以后,膝盖被绷得紧紧的,根本不能弯曲一分一毫. 艺随后被拖到墙边站着.这时艺才看到墙边的地上有两个并排的立着的铁片.男兵抓起艺的脚,两个铁片刚好插进两只刑靴脚尖处的两个孔里并且咬合在里面,这样,艺的两只脚的脚尖就被固定在地上而且没法左右移动.然后,那个滑轨上的横杆被调整艺的肩膀的高度固定好.男兵松开反剪艺双臂的绳索,脱掉艺的外衣,只剩一件薄薄的衬衫,然后把艺双臂拉平,把小臂绑在铁杆上.男兵的捆绑技术好生了得,一扣加一扣,艺小臂上的肌肉,都丧失了任何活动的自由. 艺背靠着墙,就像被绑在十字架上一样,心里慌得厉害.这时,女兵把遥控器放在桌上,从容不迫的走上前,说道:“艺,刚才多有得罪,累了吧?我来给你揉揉肩.” 那里是揉肩?女军人的手分明伸向了艺的腋窝.艺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紧咬双唇.女军人的手触到了艺的腋窝,可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伸开手指抓挠,而是四肢并拢有节奏的揉艺腋窝里的嫩肉.艺身上那件薄衬衫,非但阻隔不了刺激,反而因为柔滑,使得艺的腋窝更加敏感.而女军人手劲掌握的恰到好处,既能让艺感到痒的难受,有不至于让她忍不住大笑,似乎存心想让她忍着. 艺自从长大以后,腋窝岂受过这般玩弄?痒的难受的她想躲开这种瘙痒,但无奈全身被缚,无能为力.现在艺的全身,只有踝关节能动,艺在腋窝瘙痒的刺激下,下意识的踮起脚尖,让肩膀上抬,这样腋窝能稍稍向里夹一点.艺使劲踮着脚尖,使得自己的腋窝中间的肉夹在一起.女军人也不着急,只是笑笑,并没有去掏艺的腋窝中心(其实如果她那样做的话,艺也没有任何办法反抗,只能乖乖的感受奇痒的刺激),而是转而揉弄艺腋窝边上的肉.虽然这样艺还是觉得有些痒痒,但毕竟没有腋窝中心的嫩肉那么敏感,艺觉得舒服多了. 就在这时,女军人朝那个男兵使了个眼色.那男兵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顿时,刑靴开始刺激艺的脚心.这一下可不得了.因为艺的双脚正用力踮着,痒感一来,立刻酥软无力,根本踮不住了,脚跟落回地面.可是双脚一落,腋窝里最敏感的地方就暴露出来,艺马上就觉得腋下奇痒难忍,不由自主地向踮脚.可是双脚被挠本身就是一种酷刑,用发痒的双脚支撑自己身体站在地上就已经相当的难受了,现在还要忍着脚心窝里的阵阵奇痒强行用力踮脚尖,怎么受得了啊?虽然腋下和脚心处的痒都不强烈,但在这种双向袭击之下,艺的双脚忽上忽下,痛苦万分.这种被称作“罚站”的刑法,非但使肉体的酷刑,更是精神的酷刑,受刑的人觉得好像是自己在给自己上刑.艺的脸憋得通红,双唇紧咬,没有笑一声. 一片寂静. 女军人似乎也不想打破这寂静,她并不增加瘙痒的强度以迫使艺狂笑,而只是静静的欣赏她精心设计的刑具与刑罚,当然还有这位马上就要败给她的对手. 艺还在被罚站.女军人搔一会儿艺的腋窝就会停一会儿,好像存心让艺歇一歇,在艺歇的时候,却也不问艺愿不愿意招供.女军人自己也是倔强的女孩子,她了解艺的心.她知道对付这种冷傲的女孩子,就得用更冷傲的人去慢慢的制服.艺,这位注定要崩溃的姑娘,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崩溃的时候. 但是有人已经快要崩溃了.就在艺身边,小兰被按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上司受刑.小兰一声不敢出,看在眼里,怕在心里.她深知这种叫做“罚站”的刑罚虽然听起来好像是老师惩罚小学生一样,但实际却令受刑的人绝望.她心怦怦的跳,自己能受的住这样的酷刑吗? 女军人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边继续揉搓着艺的腋窝,一面笑着问小兰:“兰小姐,怎么样,你的上司好像站累了,你替她站一会儿吧.”小兰眼里不可掩饰的射出一股恐惧.但无奈,她一点挣扎余地都没有的被上了刑具,绑在刑架上,所有地方都被固定的紧紧的,只留下踝关节能活动.艺在被放下来的时候,气还没有喘匀,就冲小兰嚷道:“你一定要坚持住!”然后就被拖出了刑房. 小兰站在刑架前受刑时,才发现这刑比想象的还恐怖.自己要不然主动张开腋窝让别人搔,要么主动展开脚心供别人挠,不论怎样都承受不了.小兰可没有艺那样的毅力,刚被上了几分钟的刑,就咯咯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 “那里痒啊?兰小姐?” “脚心,哈哈哈哈,脚心窝啊,哈哈,还有胳肢窝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哈.” “呦,原来X国的间谍也知道求饶啊.我还以为你们都不怕痒呢.”女军人知道小兰已经撑不住了,对她腋窝的袭击已经由揉搓变成了挠.几根手指一下一下抠着小兰的痒肉,打碎她残存的任何一点抵抗意志. “不是,痒啊,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 “痒你可以把我送你的靴子脱了呀”女军人故意说风凉话. “痒,哈哈哈哈,脱不,哈哈哈,脱不掉,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吗?来人,把兰小姐的靴子拿来.”女军人命令下毕,就有两名男兵将小兰的军靴提来,放在了小兰脚旁.“兰小姐,只要你听话,我亲手给你换靴子.” 小兰看见自己的军靴就在脚旁,而现在自己脚上正套着令自己痛不欲生的刑靴,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哈哈哈,我招,哈哈哈哈哈”小兰受刑不过,老老实实的在大笑中断断续续的招认了自己的身份和要执行的任务. 女军人停止了对小兰的所有折磨,把她放下刑架,说道:“兰小姐,这就好嘛,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求你,所以现在暂时还不能给你换鞋.” “什么事?” “你明天必须听我的话做一件事,否则有你好受的.什么事我一会儿再跟你说,现在我要说的是,你知道你如果明天不听话,你知道我们会怎么对你么?” 没等小兰回话,女军人就拿起了桌上的遥控器按了几下.小兰双脚脚底刹那间传来一阵钻心的奇痒.她如同触电般的跳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伴随着疯狂般的笑声,小兰满地打滚,用力把脚往地上磕,徒劳的企图减轻奇痒.这时小兰才知道,此前刑靴都没有被调到最大档,现在刑靴对脚底的刺激,强于之前的10倍,足以把人痒的歇斯底里.小兰现在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停不住的狂笑,连求饶都已是奢望. 过了一会儿,女军人关闭了刑靴.“长官饶命,我告诉您一个秘密,饶了我啊.”小兰终于有了求饶的机会. “什么秘密?”女军官按规定遣走了屋里的警卫,开始单独审问小兰. “好啊,那明天你能不能换上自己的军靴就看你自己的表现喽.”女军人满意的笑了.她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满意过 放下小兰不表,且说艺的遭遇. 艺被从刑架上放下来的时候,浑身酥软无力,被连抬带拖的拉出了刑房.当时已经很晚了,两个士兵给她喂了几口粥,就把她双臂反剪,双腿也上了绑绳.艺随后被关进一间单人的监房.艺呆在刑房里,心里萦绕着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恐惧.其实像她这种级别的间谍,在受训的时候都受过专门的熬刑训练,那些毒打艺从未怕过.但是今天,她不明白,挠痒痒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为什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仅仅1、2个小时的罚站,就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她知道,今天只是开始,就到了自己承受力的边缘,接下来还不知道有什么狠毒的招数,敌人不会饶了她的. 是的,敌人不会饶了她的.就在此刻,敌人也不放过她那双可怜的脚.按照事先设定的程序,两只刑靴一会儿发射电磁场,一会儿又停下几分钟,频率是随机的.结果艺时而左脚发痒,时而右脚发痒,时而两脚一起痒.两只脚都不痒的时候,艺却更加的害怕,她不知道何时钻心的奇痒又会到来.艺是个怕痒的女孩子,现在周围没有一个人,她也就不顾及什么面子,痒感一来,就咯咯的笑了出来,在墙边乱提乱踹,用手拼命的去扒那双锁住自己脚的皮靴.虽然她知道,这绝对是徒劳,她不可能摆脱那双靴子,但她痒的难受,控制不了自己. 其实周围并非没有人,隔着监房单向透光的窗户,她的克星——那位敌国的女军人正在外面得意的看着她. 脚心上的痒感让艺整夜无法入睡.而敌人又是如此狡猾,他们并不让刑靴一直不停的刺激艺,那样就会使得艺的脚不再敏感.这种无规律的、时断时续的刺激,让艺虽然痒痒了一夜可还是跟原来一样怕痒. 天亮了,疲惫不堪的艺又被拖进了刑房.女军人已经在那里等着她.女军人并不急于让艺罚站,而是松了艺的绑绳,让她坐在地上,开了艺刑靴,但只开到最低档,让艺还能承受,甚至还能在不笑的情况下说话. “艺,看着那边的刑架,再感觉感觉自己的脚.今天想站多久啊?”女军人知道,对付以这种女孩子,攻心为上,所以并不急于让她难受,而是想一点一点摧毁她的心理. “混蛋,你以为你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就能让我屈服?你想得太简单了!”艺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是吗,姑娘?”女军人正想说下去,突然门外警卫近来汇报:“长官,刘师长找你有急事!请您赶快去!” “这个耐不住性子的家伙!”女军人嘟囔了一句,快步走出屋子,来到办公室. “上校,什么事?” “你那边怎么样了?X国可已经给我们发外交通牒了.” “不是说3天么,师长?” “现在不行了,必须是今天,今天!明天早上再不交人,事情可就要闹大了!” “可是,那也太紧了.” “这是命令,明天早上,必须交人.听到没有?” “是!”女军人无奈的敬了个礼,走出办公室.现在,她甚至比艺还紧张.虽然她坚信,艺一定会败在她的手下,但那也有个时间问题呀.艺这么倔强,再撑个1天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她在走廊里徘徊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女军人走进刑房.可是,可是艺呢?刑房里没人,居然没人! 女军人冲出门,冲警卫吼道:“人呢?艺呢?” “就在屋里阿.” “屋里哪有?!” 警卫急忙进屋,顿时傻了.屋里是空的. 这是他们才注意到,屋子顶部一个换气扇被揭掉了,艺顺着通风口跑了. “你们这群废物!”女军人顾不得多骂,急忙跑向警戒室.其实她心里很纳闷,因为艺的双脚正在被刑靴搔痒,虽说痒感应该不是很强,但也足以令人的脚丧失正常的活动能力,艺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如此敏捷的逃跑? 可她哪里知道,艺作为一名王牌间谍,毅力是惊人的.她见机会成熟,居然强忍着脚底的痕痒,从通风口跑了出去,这是怎样一种毅力啊!话说这座秘密监狱为了保密需要,建在山谷密林之中,一旦俘虏越过监狱四周空旷的草坪,钻入密林,再想抓就很困难了.而此时,艺已经跑进了密林! 艺的双脚还在发痒,但她由于紧张的奔跑,分散了注意力,倒觉得难受的感觉轻了不少.她好像觉得自己脚底甚至不痒痒了,看来人在高度紧张的时候,很多平时的痛苦都顾不上了. “嗯?不对,好像不是注意力的问题.”艺突然觉得事情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她仔细感觉了一下,不是注意力的问题,自己的双脚好像确实不痒痒了.“为什么呢?.” 艺好像找到了答案——“会不会是刑靴没电了?对呀,这靴子发射电磁波也需要电啊!昨天折腾了我那么久,恐怕电池耗尽了.要不就是,就是这靴子需要持续接受遥控器的信号才能工作?而现在自己已经跑出信号范围了?”不管是哪个原因,艺的心头都闪过一道兴奋.没了脚痒的干扰,她跑的更快了. “啊!”突然间,一股比刚才还要强烈许多被的奇痒毫无先兆的从艺的两只脚心窝扑向她的心头.艺一点心理准备没有,被这一阵奇痒激得失声叫了出来.同时双脚痒的全无力气,身子重重摔倒在地上.还算艺毅力好,趴在地上没有笑出来.但是艺毕竟也是肉身阿.此时此刻的她,已经不可能在用一双奇痒难耐的脚支撑自己站起来了. 她这时才明白,刚才自己不痒了并非因为刑靴没电或是出了信号范围,而是女军人关了刑靴.然后,这位狡猾的敌人利用已毫无心理防备的时机,突然开大了刑靴.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干脆利落的击败了艺这位间谍姑娘.艺心里虽然痛恨那位女军人,却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计谋.此刻,一阵阵钻心的奇痒不停的向艺袭来.艺强忍着趴在地上,紧咬双唇,一下都不敢动.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敌人刚才没有听见她的叫声,然后一直忍到刑靴电力不足之后逃跑. 常听说有施刑者为了增加受刑者的痛苦,把受刑者绑得动弹不得、并用塞子堵住嘴之后挠痒.让受刑的人躲不了、笑不出.现在艺,其实本可以动、可以笑,但却必须忍着不让自己动、自己笑.这种痛苦,岂不比绳索、嘴塞加身的人更痛苦百倍?! 更可怕的是,敌人其实听见了她刚才那声惨叫.女军人亲率一队人马前来.在距艺还有一百米的时候,一个士兵发现了艺,她汇报给了女军官.没想到女军官高声说道,“这边没有,我们去那边看看.”然后领着队伍走向一旁.没走几十米,女军人下令部队停下待命. 一个士兵不解的问他们的军官:“长官,为什么不把她抓回来?”女军人冷笑道:“你懂什么?这可是天赐良机,要让这孩子自己把自己的意志都消耗光.哼.” 一百米外,艺苦不堪言.她的双脚一阵奇痒接着一阵奇痒,就好像脚心窝里爬满了小虫.而这些小虫又从脚板爬到她心尖咬噬.艺嘴唇已经咬出了血,身上大汗淋漓.她不停的告诉自己,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就会过去.可是真的是痒啊,这种奇痒怎么可以挺的住啊.脚心每痒一下,她的心就抽一下.她真恨自己为什么张这样一双怕痒的脚,可现实就是这样,两只可怜的嫩脚被所在皮靴里没有一点动弹的余地. 就这样僵持了约有半个小时,艺真的痒的不行了.“痒啊,痒啊,痒啊”终于,她再也挺不住了,哈的一声大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艺什么也顾不得了,此时她已经没了坚持的勇气,满地打滚、踹腿. 女军人这时才从容不迫的走上前,说道:“小姐,认输了就好.来人,把这位认输的艺小姐给带回去.” 两个士兵拖起一边挣扎一边大笑的艺走向刑房. 大笑不止的艺被拖进刑房. 这不是她先前被罚站的刑房,而是另一间屋子.这屋子墙边并排放了两张刑床.两个士兵把艺抬上刑床,让艺靠墙坐着,拉直她的双腿,让她双脚并排前伸.刑床中间有两个孔,穿过绳索,刚好捆住艺的膝盖.然后两名士兵又极熟练的绑紧了艺的双脚. 女军人不想给艺喘息之机,没有关掉艺的刑靴.艺由于双脚奇痒,不由自主地踹.两个士兵虽然最终还是固定好了,但是着实费了不少力气. “这丫头劲可真大.”一个士兵说. “那是被痒的.瞧她这点出息,现在就这个样子,一会儿不知道得成什么样.”另一个一边说,一边把艺的双臂向上吊起来捆在墙上的一个铁环里.这还不算.艺的两肘也被绳子扎在一起捆起来,这样,双臂彻底丧失了动的权利. 就在艺痒的难受、惊慌失措之时,出乎意料的,女军人带着小兰进来了.小兰身上没有绑绳,她走在女军人前头,低着头,不敢看她的上司.“小兰,哈哈哈哈哈哈,你要,哈哈哈哈哈哈哈,挺住,哈哈哈哈哈” 小兰没有回答艺,甚至没有看她,因为她不敢.女军人命令小兰跪在艺旁边的刑床上,面冲着艺.这时,出乎意料的,女军人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小兰刑靴靴筒上和脚踝上的两把锁,把两只皮靴从小兰脚上退了下来.然后,她拿起小兰自己的皮靴,把它们放在小兰身前.说道:“兰小姐,我说话算话,你不想穿的靴子我帮你脱了.可是呢,不好意思,你想穿的靴子我还暂时不能让你穿.脚在靴子里捂了那么长时间,总得凉快凉快吧.来人那!”两个士兵立刻上前,开始捆绑小兰的腿脚.在这点上,小兰的遭遇一点不比艺好,双腿双脚被结结实实的捆在刑床上,脚腕处还专门被捆了几圈,好像生怕她双脚有活动的余地. 女军人转向正在发笑的艺:“怎么样,服不服?现在能告诉我服务器的密码是多少了吗?” “哈哈哈哈,休想,哈哈哈” “哼,就知道你嘴硬!”女军人拿起遥控器,愤怒的按了几下.霎时间,艺如遭雷击.如果说现在艺脚心窝里的感觉才叫“奇痒”的话,之前艺所承受的感觉之能叫做“脚被摸了摸”.艺从小怕痒,却不知道自己的脚心居然还可以痒到这个程度.那种脚心处的痒感,仿佛来自地域一般,要不是被绑着,艺非得蹦起来不可. 可是现在艺一点都动不了,她只能发疯似的笑.女军人满意的看着这个俘虏,她之所以现在这样,是因为艺的意志现在已经消磨殆尽,需要的只是用最强烈的折磨让她失去最后一点尊严. “小姐,现在痒不痒?” “痒,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痒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军人心想,自从开始受刑到现在,艺几时喊过一个痒字?现在止不住的叫痒,看来是真的挺不住了. “哪痒痒啊?” “脚,哈哈哈哈哈哈,脚心窝,哈哈哈哈哈” “呦,脚心窝痒痒啊?我还以为你们脚心上长得都是铁板,不怕痒呢.你脚心上长什么呀?” “哈哈哈,脚心,哈哈哈哈哈哈哈,长,哈哈哈哈,长痒痒肉啊,哈哈哈” “痒痒肉被挠舒不舒服啊?” “难,哈哈哈哈,难受,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哈哈,我受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哈哈哈哈” “呦,艺小姐原来也会求饶,服务器的密码是多少?” “忘了,哈哈哈哈,真的,哈哈,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贼丫头,到这份上还不招?”女军人心想,看来要用杀手锏了,“小兰,该干什么呀?” 她此时为什么叫小兰?这还得说昨天她给小兰用刑的时候.小兰熬刑不过,为了求得饶恕,出卖了艺的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由于和艺长期搭档,小兰知道艺在肋骨下面、靠后侧的腰间有两个特别特别敏感的痒点.有一次执行任务,小兰无意间碰了艺的那里,艺立刻叫了一声,蹲在地上.要知道,执行任务是多么危险的时刻,这个时候艺都能这样,可见那里是多么敏感.后来,小兰和她上司逗着玩,挠了两下那里.平时威严的艺笑的缩成一团直喊求饶. 此时此刻,艺怎么会想到,下属出卖了自己,自己隐蔽的弱点就要成为敌人的目标.小兰不敢不遵命,她的双手伸向艺的痒点,按了几下.艺本已经痒不可支,突然肋下奇痒袭来,如同触了高压电,“啊”的一声尖叫.然后便是更加疯狂的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碰不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在一旁的女军人看穿了小兰的真实心思.小兰其实并不忍心真的挠艺,而只是朝艺的痒点按了几下. “呦,兰小姐,对你上司蛮温柔的嘛.”女军人和一个士兵走到小兰身后.那个士兵向后搬起小兰的两只脚掌,把她的脚心毫无保留的展开.然后,女军人毫不留情的把食指伸向脚心中央最嫩的肉上,顺着脚底的纹路一下一下轻轻刮起来.小兰怎么受得了这种挠法?她迅速的缩回了挠艺的胳膊,徒劳的扭动着身躯. “怎么样,兰小姐,舒服吗?你得脚心好嫩啊,想让我抠多长时间啊?” “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饶了我” “那你该怎么做啊?” “我,哈哈哈哈,我挠她,哈哈哈” “告诉你,老实点,现在抠你脚心是让你舒服的,一会儿再不听话就用刷子刷!”女军人说罢,放开了小兰的脚. 小兰止住笑,一想到刷子刷在自己的嫩脚心上,哪里还有胆子怠慢,她说了声:“对不住了.”,就再次把手伸向艺的痒点,这一次,她的手指在艺最怕痒的部位往复的挠,并不停变换方向. 艺肋下的那里果然敏感,小兰的手指带来的痒竟比脚心处的奇痒还胜几分.更让艺不能忍受的是,带给她痛苦的竟然是叛变的部下. “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哈哈,饶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时艺已经被痒的满脑子空白,只有一个痒字,什么国家,什么尊严,什么秘密,统统都不复存在. “密码是什么?快说” “19,哈哈哈,0,哈哈哈22,哈哈哈,287,哈哈哈哈哈哈,3,哈哈哈哈,5,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艺小姐,这可是你们国家的机密噢,不能招吧?”女军人故意试探. “哈哈哈,能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受不了,哈哈哈,我,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啊,哈哈,被挠,哈哈,被挠痒痒就得招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住了呀,哈哈哈~” 女军人见艺这个样子,确信她彻底崩溃了.于是停止了所有刑罚. 虚弱的艺被抬下刑床,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而是趴在了女军人脚旁.这时的艺,已经被驯服了,再没有一点傲气,完全是一个失败者拜倒在胜利者的脚下. 女军人吩咐:“来,给艺小姐换鞋.” 艺脱去了那双魔鬼般的黑皮靴,换上了自己的靴子.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她已经供出了国家的机密. “好了,你再歇一会儿就可以走了.说实话,我敬重你,我真不希望你回去之后再受什么惩罚.你要告诉你们的官员你受了什么折磨.为了让你们的官员能相信,我倒有个办法.来人,给兰小姐穿靴子.” 两个士兵走来,抓起小兰的赤脚,塞进了黑色的刑靴之中,然后,紧紧地锁了上. “为什么?为什么?”小兰惊恐的叫着. “你这个出卖国家的叛徒,还有脸叫!你比你上司差远了!”女军人吼道. “你说过,你说过让我穿自己的鞋!”小兰吓坏了.可是她话还没说完,两只脚就被牢牢的锁在了靴子里. “艺,这个你拿着”女军人把小兰刑靴的钥匙和遥控器交给艺,“这可是我破坏我们的规定给你的,因为我钦佩你.你回去可以向你们的官员展示一下刑靴的威力,然后好好让这位出卖你的小姑娘享受享受.” 女军人说完,扬长而去. 找到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热门阅读 换一换
    最新原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