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小慧

2017-02-21  西凉雪舍

小慧,你已长大,告别童年,在你的记忆中,缺少的或许就是母亲那暖暖的怀抱吧!


   此时,我独坐一隅,窗外是烈日献给盛夏的初吻,滚烫炽热。看你背起书包,走进烈阳的怀抱,我无语欣慰,更多的是微微的心痛。


   忙碌半生,难得闲下来陪你晨起晚睡。这些日子以来,看着你对我越来越多的依恋,我深深感受到十五年来你心灵中所缺的母爱,只是走过的岁月中,你的所需我已在麻木的忙碌中忽略。


   小慧,原谅我,在你幼小尚不知事的年龄,将你安放在没有母亲的乡间。我知道,世界的寂寞你不会懂,外祖父的“空有满腹才干,而今落得赋闲”的寂寞你不会懂,外祖母的“儿女奔走四方,空对满室小照”的寂寞你不会懂,你母亲的“弃小而奔外,为三餐奋斗”的寂寞你更不会懂,但是我感知幼小如你,必已懂得孩子的寂寞。


   当我把刚从襁褓中释放的你,放进外祖母的怀中,我可以预见,幼小的你,不见母亲时的那份怅然,更能看到你的目光从这间房屋寻到那间房屋的无奈,还有你用茫然及会说话的眼,促使外祖母带你到院外寻觅你所熟悉的脸,只是,村外小路,路边小树,树的尽头走来的,再也不会是你所要寻觅的人。


   小慧,不要怪你的母亲,她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希望你能在母亲的怀抱中度过快乐的童年,可是迫于生计的母亲,注定要失去护佑你的资格。而今天,我要说的,不是让你记住母亲的不易和艰辛,在你渐入懂事的年龄,你不要觉得你不曾拥有过母爱。你曾经如一颗晶莹的小珠,滚落在外祖父母的手心,他们给予过你的爱,已经超出了一个母亲的范围,伟大、无私、真诚。


   你要知道,今日的外祖父,已非昔比。昔日他任重事多,昔日他四处奔波,昔日他被拥戴,昔日他有一份占据他整个时间的事业,昔日他会不耐于小儿女的纠缠。但今日,他退离了。虽晨起有枝头的鸟语相伴,夜眠与鸟的梦呓共寝,但两老相对,篱下的犬吠鸡鸣、林间的蝉吟鸦噪,已然消退不了他们的落寞。将你安置在他们的身边,用你不解事的笑,不伪装的爱,去慰藉他刚退下来的不适,更多的,是为解脱我在忙碌的日子里,无法照顾你的后顾之忧。我可以感知,三年来,他牵起你的小手,看你的蹒跚小步,看只有在你的年龄里才有的可爱小动作,一定会使他舒开眉心的皱纹,令他感觉到四壁之内的温暖,看到你,犹如看到远行的儿女。而你,我的小慧,享受到的,是我们不曾享受过的他们的钟爱。


   我虽不在你身边,可在我的心间,看到的是你在外祖母臂弯里酣睡的样子,听到的是外祖母唤你乳名时的得意神情。我在你这般幼小时,外祖母还是一位年青的母亲。一位年青的母亲,固然也爱她的孩子,但是那个年代的外祖母,承受着家里繁杂的重负,曾经的我,在享受她的爱的同时,也遭受过许多不必要的责罚。时至今日,我做了母亲,方才完全理解一位年青母亲在她不堪重负时,表现出对孩子的“不耐”。因为我知道,外祖母从不曾有过一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安逸日子。家贫时,她起早贪黑,忙完农田忙家务,从田间回来,我们累的倒头睡下时,她却要为一家老小的饭菜忙碌,还有家畜的一日三餐。家境稍好转时,锦衣华服总是加在丈夫孩子身上,精米细面留在丈夫孩子碗里,记忆里在她身上我们看到的,永远是旧衣一袭;等到吃饭时,忙完后做下来的她,只能看到盘里碗里的剩饭残羮;稍有点时间时,出现在她手里的是永远也纳不完的鞋底,膝上摊的是缝缝补补的针线破衣;热闹的城市里,留下过我们的足迹,对她来说,却是望而不及的;她劳碌一生的结果,是日夜牵挂放飞巢外的群鸟,能给她唯一慰藉的,是巢外群鸟偶而归巢的喜讯。


   我的小慧,我因不胜城市生活的忙碌,把扶养你的责任交在她的手里,她因照顾你而增华发,她因你的到来而辛苦减体重,她因你的一声咳嗽而担忧,还因你的偶而气喘而发愁,这些,应是我的责任与忧虑,却让她承载了三年。


   孩子,你已告别孩童,我只想让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最值得让你爱和尊敬的,不是生你的母亲,而是曾扶养你、为了两代忙碌、从无怨言的外祖母。


   忆起曾经你跟随母亲的日子,真的是让我揪心,上幼小时,因工作的忙碌,常常忘了接你的时间,把你扔在幼儿园;你体园时,正值春种夏收时节,外祖父母因抢收庄稼,无暇顾及你,而我不放心把幼小的你放在家里,常把你带入林大沟深的山路,陪我走我所谓的事业之路。那时,你眼中流露的好奇,我看到眼里,痛在心上,你知道吗?那不该是你那个年龄的孩子所走的路,应赏的景,也许在你的记忆中,那境那情,已成空白,可是孩子,那是我的无奈和愧疚,希望你成人后,会理解母亲的处境。


   转眼,你已步入少年。一路走来,你学习的成绩总是平平,我知道,这一切只因我总不在你身边,没有及时给予你指导,还有家庭不和谐的氛围让你时不时受到的惊吓所导致的,这样的结果对你对我都很无奈,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你有个好的末来,我保证,只要你的信心还能启航,母亲会尽量给你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让你进步。


   小慧,成长的过程很漫长,我从不过分苛责你,是想让你明白,成绩并不是衡量你做人和成功的唯一标准,在保持成绩平稳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你要学会做人,做一个真正的人,首先要懂得感恩,你现在尚小,讲太多的道理你不能理解,所以,我只想让你慎记过去的时日。你的童年,有阳光,是外祖父母给的;有泪水,是母亲的严历给的。你曾多次将受创的泪,洒在外祖母的兜里,委屈的目光,落在外祖父脸上。那么,你且将祖母那枯如枝皮的手,细细抚摸,她曾经是你的摇篮;将祖父那额头深深的犁沟端详,那里,承载过两代人的辛酸磨难。如果有一天,你看到涕泪交加、衣衫不整、行动缓慢的二老,记住,用你一颗感恩的心,去温暖、抚慰他们,我相信,他们会享受到我的给养,也一定能享受到你对他们的照顾。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