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什么幸运的人总幸运?

 王不留行9527 2017-02-28


心 / 里 / 有 / 束 / 光          眼 / 里 / 有 / 片 / 海


拾遗物语

幸运,从来都是强者的谦辞。

每个幸运者的背后,都有与幸运无关的故事。


幸运,是努力拼搏后发出来的光

2013年,梁君考取了人民大学的经济学博士。要知道,这个地方普通高校考中人大经济学博士的人数,保持在0这个数字上已十年之久。


“人民大学?”辅导员看到调档函时,手不由抖了一下。一是没想到有人能考上人大经济学博士,更未想到竟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梁君考上了。


论成绩,梁君只算平庸,论家世背景,仅是三线城市普通家庭的孩子,绝无可能在人大有关系。


“恭喜啊。”辅导员口中有股淡淡的酸意。曾经辅导员自己也考过人民大学博士,可惜未中,慨叹时运不济,屈身于这个普通高校当一名辅导员。


“走运走运。”梁君憨厚一笑。“祝你早日博士顺利毕业。”淡淡的酸意下,实际话中有话:博士考取容易,毕业难,何况是人民大学的博士,你一时走运,难不成还能一直走运?


2017年,梁君的同届室友有事回校,约辅导员吃饭,饭局上,谈到了那届同学。 “梁君应该是你们那届最走运的一个了。”辅导员狠狠闷下一口酒。


“其实,我倒不觉得这些是他的运气,我更佩服他的努力。”室友搁下筷子,“我们出去谈恋爱,他自己坐在宿舍看外文资料;我们只是在应付考试,他在跟踪最前沿得学术成果,给外国专家写邮件讨要资料,也导致他平时的成绩一般;我们写论文,都是套用别人论文的公式,他自己推演高阶方程,学习建模……”室友一言未罢,辅导员刚端起的酒杯,悬滞在了嘴边。


这时,室友道声歉,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一脸兴奋:“刚才就是梁君的电话,他说他博士论文答辩顺利通过了,而且已经被北京一所高校签下了。”“咳咳……”一口酒没下肚,辅导员几乎呛出了眼泪。


生活中的我们,很多人不正像这个辅导员么:嫉妒别人的幸运,却从未看到过别人背后的努力。


生活中的那些幸运儿,却正像梁君:每一次“幸运”的现在,都有一个努力的曾经。


改变表相最好的方法,是内在的改革  

武勋和李响是一个小区的,俩人都很胖。一次夜跑中,俩人认识了。一问,都是跑步锻炼来减肥的。这时,俩人都是170多斤的大胖子。他们都是能坚持的人,只要不是极端天气,总能在路上相互碰到。只是,一段时间下来,效果却是天壤之别。


武勋明显廋了下来,李响还依然故我。“你是不是还减了饭量或者干脆没吃了啊?”一次碰见,李响很不解地问。


“不啊,我该吃照吃啊。”武勋说。“你运气真好,有这么好的体质。”李响把原因归结于体质。武勋没有接腔,反问道:“你知道无氧运动和有氧运动的区别么?每种食物的卡路里么?”“减肥还要懂这些么?” 李响一头雾水。


武勋刚开始跑步减肥时,也不懂这些。直到一直未见效,就去请教了一位运动和减肥方面特别专业的朋友。


这个朋友给了武勋一堆资料,硬着头皮看完后,武勋才开始了解什么是无氧运动,什么是有氧运动,什么是正确的跑步方式,该给自己配置什么样的装备,开始学会计算自己的摄入热量,知道大部分食物的卡路里。 


武勋开始有意识控制步伐,严格安排三餐……坚持了一个月后,武勋体重开始有规律地下降,而且跑起来更加轻松,完全不是在服苦役一样的感觉。


“你也可以像我这样,效果很好的。”武勋饶有兴致地向李响介绍经验。未料,李响听到后,并未如寻找到答案般的轻松,反倒是一脸苦瓜相,半信半疑道:“这么麻烦啊,算了算了,我还是多跑点步。”讲罢,李响加快步频,抖着一身肥肉,“吭哧吭哧”越过了脸不红气不喘的武勋。


“这个世界一切的表相都不是独立自存的,一定有它深刻的内在意义,那么,改变表相最好的方法,不是在表相下功夫,一定要从内在里改革。”林清玄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如斯所言,那些表面上的幸运,无一不来自于内在的选择和努力。



舒适区里除了舒适,一无所有

西方曾有这样一位国王,先王留给了他一个偌大家业,是区域内首屈一指的大国,可他却并不思进取,只对吃喝玩乐有兴趣。尤其在冬日,他最爱在火炉前,赏窗外大雪纷飞。此时,会有一个佣人,候在旁边,每当国王感觉到热了,就会帮国王把椅子挪开一点,冷一点,就再挪近一点。


当然,国王是不会动一下的,因为,那不是他作为国王的工作。生在帝王家,国王生来只有享福的命,他习惯于有佣人为他做一切,有一天,人们突然发现国王死于火炉前。太医很快查明死因:发烧而死。这无疑是个荒唐的理由,堂堂国王竟然死于简单的发烧?


不过,再次确认当时的情况后,人们也只得接受这个结果——那天负责照看炉火的佣人没有上班,没人给国王挪椅子,本就高烧的国王,如“温水煮青蛙”般被烤死了。


对,悲剧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发生的——待在自以为是的舒适区里,习惯于让自己舒适的心理状态和习惯性的行为模式,而从不自觉危险的到来。


其实,人人都有一个强大的“心理舒适区”,在这个区域内活动,我们会感到惬意和自在。然而,长期“坚守”在这样的一个封闭的区域里,人往往会变得心安理得、得过且过,失去学习新东西的干劲和热情,变得平庸。


对于有些人来说,发现缺陷和存在的问题并去解决属于他们的“舒适区”。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得过且过、亦步亦趋属于自己的“舒适区”。习惯于不同的舒适区内,造就了辅导员和梁君的不同,也造就了武勋和李响的不同。


所以,要想成为幸运的那一个,就必须勇敢寻求改变,走出“心理舒适区”。


走出“舒适区”,迎接明天的自己


连续三届世乒赛止步半决赛时,马龙从乒坛“龙太子”的巅峰,一下子跌到了深渊。尽管如此,凭马龙的实力,在国家队占据一个位置,不难。可只是占据一个位置,马龙不甘心。马龙的选择是:拼出一个未来。


清晨,他最早到训练场。晚上,他是最晚走的那个。


2015年,苏州世乒赛半决赛,又是半决赛。“这一次没有退路。”马龙甚至在赛前打了发胶,保持住向上的刘海。最终,马龙赢了,自此一路胜到里约奥运会,再无敌手。


在高手如云的中国,马龙成就了乒乓球的第一个全满贯,无疑是幸运的,但成就他幸运,是他的努力,敢于跳出舒适区,不断挑战更好的自己。


走出“舒适区”,发现更好的自己,

这样的幸运儿,还有很多。


当有人向郝景芳问及一个多数人都说不准的问题——生命尽头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郝景芳早早就给出了答案:“写作”。


曾经有几年,大概也就是小说写不好、论文不对味的那几年,郝景芳觉得她和自己的关系、和世界的关系都搞不好了。本可以轻松找到一份优越的工作,但她仍继续创作。


选择“走一步,然后再走一步”的努力,直至成为第一个雨果奖中国女作家。


赛车界有这样一个说法:“一定要说哪场比赛最重要,那就是勒芒。”2013年,先于程丛夫发车的丹麦车手艾伦·西蒙森因速度过快冲出赛道,不幸身亡。然而从12岁发动引擎开始,程丛夫的赛车之路就再没挂过倒挡。


“压力常人无法想象,也无法形容。只能反复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不要失误。”程丛夫回忆道。


即使后来没能驶入F1的赛道,但“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国第一人”的称号同样耀眼。

…………


他们都可以曾经很舒适,但拒绝了舒适,引燃了自己,成就了别人羡慕不已的“幸运”。


无法掌控命运,就掌控内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