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平安好运来 / 日本鬼子 /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看日军细菌战干掉多...

0 0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看日军细菌战干掉多少日本鬼子

2017-03-08  健康平安...

日本鬼子在二战期间的罪行,除了大屠杀,就是细菌战,数不清的中国老百姓和盟军战士深受其害,但是天理昭彰,报应循环,日本鬼子的细菌战,有时候也会狠狠地坑他们自己一把,现在有据可查的,日军就有两次品尝到了自己细菌武器的滋味,两千多鬼子直接被自己的细菌武器干掉,还有一万多被弄得半死不活,当成残废灰溜溜地滚回去了。

要知道,当时日军的编制,一个大队,相当于咱们的一个团,一千多人,一个联队三千多人,相当于一个旅或者乙种师。

日本人两次自摆乌龙,玩火烧到了鬼子自己头上,实际等于自杀了三个大队,自残了三个联队。

第一次投入实战 就干掉了一千三百鬼子兵

日本细菌武器的第一次投入实战,是用在了诺门坎战役,当时日军的对手是苏联红军。

那是在1939年8月下旬,被苏联红军打得焦头烂额的日军决定出损招--动用细菌武器。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多个日本鬼子保护着满满一卡车细菌培养液都倒进了战场旁边的一条河里,在倾倒细菌培养液的过程中,还闹出了一个叫人十分高兴的笑话:一个鬼子军官操作失误,被满满一桶细菌培养液从头浇到脚,变成了落汤鸡--也许叫落菌鸡更恰当,落汤鸡要不是落进汤锅里,顶多打几个喷嚏,但是落菌鸡的下场只有一个--嗝屁!

那个鬼子军官不负众望,果然很快就令人满意地死掉了,日军追认其为“战死”,其实应该叫“站死”才对,兜头一桶细菌从头浇到脚,那一定是站着的。

一看连自己的军官都被细菌武器干掉了,日本鬼子高兴得大叫“吆西”,等着瘟疫在苏军中传播。

可是日军等得花儿都谢了,苏军还是活蹦乱跳,一个生病的都没有。

原来穷惯了的日军以为苏军也像他们一样喝河里的凉水,可是却不知道当时的苏军财大气粗,不但武器几乎领先他们一个时代,就是后勤补给,也不是青山恶水出来的穷刁民日军能想得到的。人家苏军根本就不喝河水,人家普通士兵喝自己打出来的井水,高级军官有红酒和伏特加,连战马军犬都娇惯得不喝河水。

倒是一穷二白得只能端单发三八大盖的日本鬼子自己,没工具打井,有没有能力从后方运水(他们走到哪抢到哪,也没有后方),渴疯了的日本鬼子任军官怎么打骂,还是“勇敢”地饮(这个字应该读四声)起了已经被他们投入细菌的河水。

这时候河里的细菌一看主子这么喜欢,也不好意思不拿出点诚意来--瘟疫迅速在日军中传播开来,一千三百多鬼子直接毙命,为了掩盖自杀的真相,他们只肯承认那些喝了“细菌鸡汤”的士兵是“病死”的,而且是“病因不明的死亡”,连战死都没给算,估计抚恤金(如果有的话)也没给几个。

那次“成功的细菌战”,有多少日军中招后没死,没有统计数据,一种可能是一个都没跑掉,另一个可能是他们封存了档案,一直没有公开。

但是不管怎么说,超过一个大队的日军,被自己的细菌武器干掉了。

第二次使用下场更惨 一万多日军在劫难逃

在诺门坎自己摆了一道大乌龙,弄死了一千七百鬼子兵,但是日军却不吸取教训,又想把细菌武器用在中国人头上。

估计当时日军在想:中国没有苏联那么富,总不能也是就着大列巴喝伏特加呀。

那是在1942年的浙赣会战中,面对久攻不下的中国阵地,日本人再次决定使用细菌武器。这会他们汲取了“落菌鸡”的教训,不用人往河里倒了,改派飞机空投。

这次令人发指的无差别攻击空投,造成了大量中国百姓遇害,日本鬼子又欠下了有中国人一笔血债。

但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日军很快就有一次品尝到了自己细菌武器的滋味。

日军本以为细菌武器投下,中国军人应该伤亡惨重,可是日军鬼哭狼嚎着冲上守军阵地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中国军队早就撤了。因为太过轻松的提前“攻占”,所以日军冲上阵地后--“嘣”,细菌武器发挥作用的时间刚刚好。

瘟疫再一次在日军中蔓延,这回有统计数字了:中招的是一万多鬼子,死了一千七百。

无耻的是,日军军官为了欺骗手下,居然说这是中国人投下的生化武器,但是当时包括日本人在内,细菌武器是日本的“专利”,中国人别说细菌武器,连飞机坦克都少得可怜,步枪子弹都要靠援助。

日本人的细菌武器两次在实战中自摆乌龙,不多不少,正好干掉了三千鬼子兵,相当于三个日军大队,弄残了一万多,折合起来正好是三个联队的编制。

这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恶太多遭了报应。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