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ld / 记忆宫殿 / 各种“桩”的运用与比较

分享

   

各种“桩”的运用与比较

2017-03-09  icold


深度研究记忆术有一段时间了 ,在这里跟大家探讨一下有关桩子的一些问题。桩子大体分为: 数字桩,字母桩,歌诀桩,人体桩,矩阵桩,人物桩,地点桩,有人说还有电影桩,游戏桩,其实这些都是地点桩和人物桩之列,只是电影情节给了你一个序而已,好了言归正传,现在探讨这些桩子的优劣与运用。

首先,大家必须明白 桩的本质 桩首先是你熟悉的这点就不必说了,这是最基本的,哪怕你不熟悉的你记几遍就熟悉了,这不是本质而是运用桩的前提条件,那么大家想想,什么是桩的本质,无外乎俩点:


1.序——这点就不用多费唇舌了,你记忆元素的顺序就是你运用的桩帮你搞定的,就好像分尸还魂一样,好比一篇文章你不要记忆哪句话的前后是哪句,因为这个序是你已经熟悉的桩子帮你搞定了,就是文章的序附着在桩子的序上了,而桩子的序是你一开始就已经滚瓜烂熟了的,所以为什么用110数字桩可以正着背,倒着背,抽着背,点着背的原因 。


2.本身形态——第二点我用本身形态这个词表达的不是很准确,但是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了,这么说有点玄,我接下来讲你们就明白了,打个比方,数字桩的1对应树,那么立马在你脑中成像,这颗树是大是小,这棵树的树叶是什么样的形状,什么颜色,这棵树的树皮有没有开裂。。。。。。大体形状,小部细节,颜色等,更重要的,这个桩与下一个桩和上一个桩的关系,是无形的连结顺序关系还是有形的空间定位关系。这点尤其重要。根据这点就可以决断出各种桩的优劣了。

桩的运用也有两点不可忽视的性质:

(1).数量性——量的问题大家都在解决中,我不多谈,不过目前我本人已经开发出一套真正的记忆之宫系统,真正的无限桩,目前已经拥有10万个定位,之所以不发布,是因为已经交由一位业内人士继续开发,嘿嘿


(2).定位性——在这里提到一个概念,“飘”。

大家以前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时记住的东西,然后过会就记忘记了,并不是你忘记了,而是从你没有定位好,从显意识飘入你的潜意识了,因为只要提示你一两个关键词(提示词),你就立马回想起来全部,这就是你的记忆对象没有在你脑海中定位起来,飘走了。有时候甚至用数字桩,但是记住了,但是没过多久,不复习,又飘走了。咱先不谈这些桩的数量性,先谈这些桩的定位性,在用这些桩时,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只是把记忆材料给定位了,把记忆材料给定位在桩子上,那么我就要问了,桩子你定位在哪里呢,有些人肯定会讲,桩子本身就是定位,还定位个niao,嘿嘿,那么你把110数字编码连续运用个5遍,我看你混不混,你前面第一遍记忆的,第二遍记忆的,我看你飘不飘走,有些高手就说了,我把110编码换5种形态,这样不就不混了么,呵呵,你也知道是高手,那些想象力一般的,刚入门的呢,在这些桩中,桩本身被定位了的,只有人体桩,地点桩,人体桩数量极少,那么就剩下地点桩了。

我想大家都猜到了,我接下来要推崇那种桩了——地点桩,这么讲当然还不够,接下来是我的亲身体会:

1.数字桩,字母桩——入门必修,和大家一样,用来记忆数字,扑克等,一旦遇到大量的记忆材料,就萎了,不是说不管用,用马其顿方阵的话说,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和无力感,哪怕变着形态以扩充其量,但是在回忆的阶段,也要在脑中翻找半天,因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成套的是有顺序的,究其原因是因为没有把这些桩给定位住,几套还行,一旦套数多了,就无力了。

2.人体桩——这个就不多讲了,顶多就当个记事本,再要么就是起着帮那些记忆讲师消耗掉课堂时间的作用

3.歌诀桩——这个大家还记得“王安石变法”的记忆么,这个例子好啊,但是有局限性啊,考试的时候,题目会提示你王安石变法是什么?但是记忆一本书呢,你要先记忆来书名,然后用书名记忆章节,当然假设这本书的书名够长,然后用每章节记忆每小节,再用每小节的一句话记忆每句,嘿嘿,老托估计睡觉都会笑醒,这么好的徒子徒孙,恭喜你思维导图神般的运用,但是,同时你会遇到神般的纠结,因为你没有事先备好的桩,都是运用新接收的语句桩,当然了,你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说:爷用的是以新记新,呵呵,你硬是要这样,谁也不能难着你,讲到这,似乎有点离题,因为是讲歌诀桩,那么既然是歌诀,那自然是易于记忆或者先记忆好的,这里只是把类似的语句桩一起评断了,其实他们的缺陷都是同样的,那就是没有具体的图像,要靠想象去塑造,当然不排除某些人去收集图片然后固定起来,打个比方:床前明月光,以这句做桩,床,你是想象一张床呢,还是回忆一张床,注意,我提到“想象”跟“回忆”,哪个更有利于我们,哪个使我们更轻松,不用说了吧,哪怕你力气没地方花,选择想象,那么我告诉你,你也没有逃脱回忆,因为你是从你对床的已有概念中找出图像再加工,现在明白了吧,最简便,最王道的就是用你现在每天睡的床作桩。那么又有人说了,你刚不是说了缺陷是没有具体的图像么,那么我现在不是有了么,呵呵,那你现在用这句试试:道可道,非常道,这是第一句,你先做好图像再去找下文吧。

4.矩阵桩——嘿嘿,重头戏来了。初学者绕道,不是让初学者走人,而是绕去学学什么是矩阵,更重要的,什么是矩阵原理,建议学习儿玉光熊的数十物记忆万物的矩阵原理,那可是李刚啊,为什么?因为那是多米尼克矩阵他爹。不废话,上料,我用矩阵记忆书,我提炼了100个知识点,然后自己造了个10*10的小型矩阵,刚用时,那个得意劲啊,就不提了,可是用着用着,发现那是在虐杀我的脑细胞,对脑力是一个极大的消耗,对想象力是一个极大考验,我用的是1-10的数字编码和10个人物的2级矩阵组合,具体来说就是纵向是10个数字编码,横向10个人物,我不但要先想象好每个桩的形态,还要想好他们组合的形态,然后还要再加上编码,在这样的摧残下,开始的热情很快就消失了,在苦苦坚持下,背完了,结果发现前面的都模糊了,刚背的还好,但是时间花费的太多了,更要命的,就是需要复习的次数明显增多了,因为要用重复多次去弥补他们大体类似带来的易混淆的副作用。


5.人物桩——这个就不得不说了,这个先是我跟前辈观点的一点冲突,最后,我用我的体系把前辈们给吸纳进来了,嘿嘿,类似吸星大法般的快感。前辈有大奔(leneben),黎sir,这些赞同人物桩或以人物桩为优势的前辈,他们都主张人物桩,认为人物桩灵活生动,方便连结,但是我依然以地点桩为主力军,人物桩的连结部分是他和地点桩相比惟一自以为优胜的地方,哈哈,那么我告诉你,现在连结问题(记忆术三大问题:编码即译图,连结,桩子),已经解决了,我现在研究出了连结的一个公式,完全媲美数学物理的公式,那么人物桩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那么他的劣势呢,现在大家的耐心是否都消耗完了呢,呵呵,各位看官,各位读者,现在我要点题了。

小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你无论用什么桩,都无论如何,不论你是主观意向的还是无意识的,你这些连结好的图像都有会自动的置身在一个场景,具体来说。数字装:1,树,连结一个记忆材料,之后成为一幅图,这幅图一定是置身在一个场景中的,哪怕你在努力去掉这个场景,用作漆黑一片,或是雪白一片,那这漆黑或是雪白的布景就是场景,哪怕大奔以前举得一个例子,用“悟空”连结“股权”和用“门”连结“股权”哪个更有优势,他选的是用人物连结,但是用了人物后,这个图像决不会是就只是一个悟空连结个股权的编码2个元素的组合图像而已,而是会有那么一个背景场景,哪怕这个背景场景再模糊,再变幻不定,他都会不在你主观的控制之下冒出来。为什么?先不谈,再来谈谈牛bi的矩阵,他之所以没有把图像记忆的优势,快速,大量,少重复给发挥出来,只有一个原因,他的序是很序的,也就是非常的井然有序,想象的困难通过训练可以解决,那么他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 差异性 太小,矩阵的支柱就是差异性,依靠差异性以作区别,什么颜色换一换啦,样子(包括局部)变一变啦,都是靠变换某个或多个组成元素的性质来衍生的,嘿嘿,大家发现问题没有,大家回顾一下刚入门的时候,为什么都强调把图像变得夸张点,变得特别点,变得不同以往,不同平常一点,这就是图像记忆的本质了,图像化,视觉化,讲到这里又有人跳出来了,说什么变得夸张会耗费脑细胞,入门级的才这么做,那么我这么讲你就明白了,一个坐标轴,负数,0,正数,0是常态,也就是现在高手大师们用的,想象的都是平常区别的图像,正数是夸张变异,很大区别于常态的图像,那么矩阵就属于负数了,量大,但是都是微小的渐变性差别,这里又有人跳出来说了(这个人挺欠扁的),多米尼克不是用的矩阵么,他还蝉联了记忆冠军了,拜托,他的矩阵也是结合地点桩一起用的啊,每个地点桩上连结2个两位数,主谓 宾,国内的发展了连接3个两位数,主 谓 宾,讲到这里,大家是不是都明白了,海洋老祖也说了,人脑对空间识别记忆的能力是超强大的,无论是记住其组成还是记住其顺序,都是先天的大脑功能,因为空间是三维的,是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开始置身其中的,哪怕是人物都是身处其中的,我们的大脑思维从你没生下来在你妈肚子里就已经是这么以3个维度的方式生长发展的,有了上下潜意识就会去找左右,有了左右潜意识就回去找前后,那么空间就有很大优势了,跟人物的比,人都是靠外貌,无官等,甚至是性格特点(这些事无形的,需要视觉化后才能用)的各种各样的组合,那么世间万物以空间方式的组合,哪个更有优势呢?

     讲到这里,总结为一句话:桩,先有其差异性,才能有其序!哪怕是一面白墙,你也得用迷字法或是别的什么分出个前后左右出来才能作桩用。序是大家已经明白的问题,其重要性我不讲了,那么我为什么这么强调差异性呢?只因为一句话:只有摄取了够多的元素,才能形成清晰的图像,才能提供联想的必要元素。如果你摄取的元素够多,差异性够大,那么你就越能够连结住你要记忆的东西,越能够快速的检索出你要回忆的东西。


    桩的问题解决了没,还够没呢,决定用什么桩了,那么桩一旦多了(桩的数量衍生也是个问题,不过已经解决)呢,那么桩的管理问题就就来了,嘿嘿,遥想四百年前,老利提出了一套记忆宫殿只说,然后本人因为一部读心神探,误入记忆术,现在潜心而不可自拔,不过,现在已经小有成果,原来真的是有记忆之宫的,呵呵,可以放进去毕生所学,综合记忆界所有记忆方法,完全视觉化,游连其中,发现四百年前的老利和2000年前的罗马,首用并主用房间和地点等三维的空间,原来不是巧合,而是深有其意,如今,我的理论体系已经接近成熟,老利也可含笑九泉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